今天

是言雨的小登科。如果要找個地方,留下片言隻語,相信沒有比這裡更加適合。

留言寫照是我倆合辦的網誌,不過因種種原因,塵封已久,更曾一度關閉,但多得阿史的贊助,所有的貼文都得以重見天日。

而更難得的是,我竟然還記得登入密碼。這本身已經是一個小小的奇跡。XDD

我們都年輕過,浪漫過,附庸過,亦風雅過。言雨在中學可是我們校刊的總編輯,難得的鬼才,能文能武,平面設計更獨步天下,為學校網站設計的Dongle,一些現在竟還在使用。可見其質量之高,後亦鮮有來者。而該年出版的校刊,大家爭相搶購收藏,可謂洛陽紙貴,風頭一時無兩。

如今他抱得美人歸,「掹個車邊」,我也算是他半個筆友(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在寫),當然替他高興。希望他能幸福,兩小口子在人生路上,不論順逆,夫唱婦隨,安然渡過(是否早生貴子,則悉隨尊便/聽天由命了 XD)。

說起來,我們身邊的同窗好友,都先後進入墳墓(LOL)。正正呼應我們那時唱合唱團的一首歌: 很久很久之前,有三隻鳥在灰色的石頭上棲息,結果飛了又一隻,飛了又一隻。到最後,石頭上已經一隻鳥兒都沒有了喔。

時間過得真快呢。哈哈。

南杏
3.12.2016

 

Share

奧運真係好好睇!

從奧運,體會人文精神。在香港,體會方式,包括:

  • 跳水的時候,看半裸型男淋水,然後將圖片放在Facebook瘋傳;
  • 到男子體操的時候,看到一截截肌肉賁張的男運動員,又繼續把圖片上載到Facebook,評論不外乎真係好靚仔、好Man;
  • 但不要以為男方會比較高尚。到女子體操,看哪個未發育,哪個樣貌標致,哪個身材最好,這些都是比甚麼轉體曲體更亮的亮點;
  • 於是延伸閱讀是那個女選手有上花花公子的雜誌;
  • 因此,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去看那些看不清選手面容的直播;
  • 沒有人關心港隊任何一個選手的結果,直至去到八強以上;
  • 然後一輸波,就叫人發表感受,再草草評論一句:賽事很精彩,雖敗猶榮;
  • 大家都很關心究竟奧運選手村是不是真的有精彩的胡天胡帝派對;
  • 大家都不關心勝負以外的比賽規則以及運動員的表現和技術;

所以司徒兄說得對。這樣的奧運,是否直播,其實沒有甚麼關係。下屆可選擇在東張西望,或娛樂直播時段內播出,再加插匯應通(不現在用手機App即可)玩競猜中國獎牌數目,搞掂。大家都開心。

不過值得補一句:Alpha台是大贏家。國際台竟然有破紀錄的高收視,開心死高層了。

Share

回到三國,再自刎於赤壁

TXB向來喜歡挑戰觀眾的底線。新播的回到三國,單用低能兩字,雖然傳神亦不足以形容。如果說把三國演義中的歷史描述當真會倒大霉的話,把回到三國的劇情理解成史實等同自殺。

當然又會有人出來說不用太認真呀,人家本身的劇情就是惡搞呀,你沒有足夠的幽默感等等。老實說,惡搞也不是罪,但找林峰做諸葛孔明?真的是連最基本吐糟的能力也會立即失去的呀!我不是開玩笑的。看見他那個Chok樣,一臉患得患失貌,皺緊眉頭,沉低聲線,呼喚一聲「主公,此事的係萬萬不可呀」的時候,倒胃口之餘,隔夜飯也幾乎盡數要吐出來。

你拿金曲金獎都算了,你幾多奪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都算了。但孔明是普遍男生的神級膜拜對象,你明不明白?且不說出師表那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那些已經說得白爛的事了,就連蘇東坡這樣的大文豪,都寫詞說他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這是何等文才武略,何等英雄氣慨!

羅貫中甚至一手一腳,利用他的神筆,把他塑造捧成鬼神難測的天下奇才,通曉奇門遁甲,呼風喚雨,決勝於千里之外……諸葛亮之所以千古留名,除了多謝諸位詠嘆有加的詩詞人外,一定要感激羅貫中的戮力提拔。

而林峰,偏偏在劇中飲醉酒,更在妻子懷裡痛哭,然後繼續Chok chok chok。媽呀,在這樣下去,人怎能不瘋掉呢。所以我決定有空,要重讀三國演義。

Share

有動漫嗎?

話說一眾o靚模過不了書展的難關,給貿發局來一招堅壁清野,其中某某的寫真,因為尤如三四級無疑,甚至慘遭封禁,書籍直送淫審處,如是者今年o靚風稍息。不過,無法再書展插旗其實也沒所謂,她們已經立即轉戰動漫展,即他們的發祥地。期間又一次成為肉海橫流的龍友天堂,自然不在話下。

雖然我有看動漫的習慣,但卻一次也沒有去過動漫展。因為普遍的觀感是,如果說書展已經屬掛羊頭賣狗肉,那麼我也不知道動漫展應該用甚麼也形容。之前,是刀刀劍劍的炒賣展,正因為這樣,很多青少年甘願訓街,徹夜不眠通宵守候;然後一開幕,大家沒命的奔到心儀檔位掃貨……

後來,Cosplay風起,卻不是講扮演角色的神髓,反而斟酌女角的三圍數字以及英文數字的編排。周秀娜的抱枕,甚至連孩童也瘋狂搶購,於是造就今日o靚模橫行的新時代。沒有人再理會,究竟有甚麼動漫好看;大家只會理會今次青山謝檸檬龍心究竟又會發咩癲。

說起漫畫,最近因《鋼之鍊金術師》風靡世界的女漫畫家荒川弘的新連載《白銀之匙》(Silver Spoon)講的是日本農業大學的趣事,當中對人、牲畜以及生命、食物之間的關係都有輕鬆而深入的探討。離奇的是,故事不血腥,不色情,但有知識,富哲理,畫風繼續走樸實路線,但竟然仍然大賣,簡直是日本漫畫中的一道清流。大家有興趣的,可以一看。

Share

再來開會

開會,大家發表意見,有交流,工作做得更好。大家是開誠佈公也好,是打開心窗說亮話也好,總之暢所欲言,無高低之分。

但這只是開會的其中一種方式。這種開會方法,不是沒有,但很少在平日發生。

而另外還有一種更常見的是,你跑到老細房裡,然後幾位老細一同連珠炮發,坐而論道,談笑風生,一下子,已經把你的Idea通通都講了,還要是改良版2.0 Plus。很快的,大家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話題已經變成退休年齡,法國餐,或者倫敦奧運這些毫不相干的事了!

這個時候,除了一同哈哈大笑以外,真的想不到有更好的應對方法。當然,你也可以突然力排眾議,轟然大叫一聲,說你想到一個絕世好橋,甚至可把之前老細的方案都比下去。

但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想到?

而再來一個跟進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肯定你的更好?

而再來再來一個終極問題是:

就算真的最好,你是不是要衝著多位老細的面前講出來?在心中想了那麼多問題,一下子要找出答案,並不是一時三刻的事。到你下定決心的時候,老細們已經拍下手說:好搞掂,就咁做,大家散會!然後眾人已鳥獸散。

你愣在一旁,默默看著手中剛抄的筆記,心想:果然,做細的還是不容易啊。沒你的價值,請你回來又幹甚麼呢?想到這裡,背脊已爬了一身冷汗。

Share

再談國民教育

最近大家都熱哄哄講國民教育。有人說,這類教育是必須的,因為雖然回歸多年,但人心仍然未回歸,所以才會出現七一遊行藍色獅子旗旗海的壯觀場面。

其實不然,他們過份憂慮了。

怎麼還未回歸?這是擾亂人心的言論,絕對是妖言惑眾,其心可誅!舉一例即可自明:君不見最近城市煙霞滿山,酷熱非常嗎?出外吃飯,深深呼吸一下,竟然感到空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鐵鏽味。一聞之下,感覺多麼熟悉──

每年夏天回廣州,一出和諧號,那種沉鬱而略帶焦土味的空氣,撲鼻而來。陽光是灰橙色的,樓宇是灰白色的,呼嘯而過的車輛,亦夾著灰黑色的霧。整個地方都灰濛濛的,但你千萬不要皺眉頭。因為,這正正就是我國繁榮的象徵,是經濟帶動了火車頭高速向前的最佳證明!

本來,香港是不會有這種氣味的,它不配。但現在不同了,整件事像CEPA的簽署一樣,連空氣溫度濕度都無縫交接,雖然汗流浹背,但你們應該高興。這種空氣,是阿爺的黃土大地所獨有,感動啊!可歌可泣啊!幾乎要即時面向紅方的太陽,唱首我和我的祖國了。

所以,只要多呼吸這種空氣,少點批評空氣的污染水平,多歌頌祖國美好的事情,我相信國民教育,經過一輪的口諸北伐後,仍有一番美好的將來的。大家說對不對?

Share

怪物

四年一度奧運,當然開幕式閉幕式都是眾人的焦點所在,但是始終戲玉還是世界級水平的比賽。

鬥快的跑步遊水競技自然刺激,而平時熟悉的計分球類活動亦一定會看得投入,不過平日絕對不會留意的運動,例如射擊、跳水、體操,既考技術,定力,又挑戰諸位選手的耐力及心理質素,亦相當好看,一向都是我的心頭好。尤其是看一些怪物級的演出,其精湛到極致的超人技藝,實在無法不令人歎為觀止。

例如看今晚的飛靶射擊,根本不明白那些奧運選手是怎麼做到的。那麼小的飛靶,這樣的速度飛出來,要在幾十米以外擎槍擊中,真是談何容易?不過看著他們若無其事的,舉槍,扳機,然後飛靶在上空爆破,噴出有色的煙霧,整個動作在兩三秒完成,就好像只是手到拿來的一樣容易。

當然偶有失準還是有的,亦也是因為這些失誤,才分出高下。不過世界第一,又豈非等閒之輩。剛奪金牌的美國選手,看來只是個其貌不揚的肥胖女人,但是她把槍一上膛,整個人就像變成一個會旋轉的炮台那樣,那精準度和反應,令人聯想到的,甚至不是人,只是機器。決賽要打一百個靶,資格賽七十五個,最後再打二十五個。結果,前者失一,後者全中,是新奧運紀錄,亦平世界紀錄──

即使不是百發百中,也百發九十九中!家中相顧駭然:

「千萬別得罪這類人。」

「一定會射中,無論怎樣跑。」

「當然啦,人怎樣跑,也不可能比那個飛靶更快吧!」

Share

Puny!

好久以前,我們中學德高望重的已故英文老師K,在學校禮堂做Talk Show。雖然只講中英文學以及翻譯,以及唱唱歌,唸唸詩,是很認真甚至帶點學術性的節目,但不知為甚麼,台下一眾學生舊生還是好像看黃子華般,笑得很高興。記得有一次,他開場白就講一個英文單字:Puny。意思是自己很渺少的意思,為甚麼他這樣講呢?

因為眼看當年所教的學生(即七八十年代那一堆),現在已經全部變成社會上的棟樑,名士,不少還赫赫有名的,所以不其然覺得自己「渺小」了。當然,我覺得老師K只是口中說說而已,他心裡不會這樣想的,始終他的英文水平太高了,高到一個程度,根本是後人無法超越的。所以,一時的謙卑之言,其實也算不上甚麼,甚至可能是反話──難怪大家聽出弦外之音,都哈哈大笑了!

至於為甚麼忽然想起這件事,正正就是那天赴中同聚餐時的感覺:因為當天我們除了上文提及,銀行界的朋友言雨,張神醫外,另外還有大律師C、電腦達人D、會計R、顧問E……連缺席的是搞精算的,難怪同學D也跟我講:你們華山論劍的話,我們這些嘍囉,先撇了吧!那又不必,反正聚聚會,聯絡一下感情也很應該,但我這些既無專業資格,又無高薪厚職的,真的要在心底講一句:

Puny!

Share

呵!

好不容易約到為數十人的中同飯聚,單是推敲對上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也幾乎講足半天。因為很有一些朋友們,自從我辦公室搬離中環以後,已經很久很久沒見。

久違的言雨亦是座上客,總是在問我:「有沒有好路數?有沒有好路數?」然後就大呼小叫:「我公司最近好唔掂……」他的獅子銀行,雖然最近涉嫌洗黑錢,但我心想,怕甚麼。獅子銀行始終還是財雄勢大的,就算是俱俱幾十億的罰款,也絕對應付有餘。更何況今天報紙已經又報道,據聞銀行能交出比預期亮麗的成績表,股價在今日亦告急升。所以,言雨,千萬不用擔心,希望在明天。

另一方面,我已經完全沒有問:「究竟你甚麼時候才回來寫文?」人長大了,做人要識趣!嘻嘻嘻,所以我索性絕口不提,只顧和他爭菜吃。不過講搞笑,可能真的比不上張神醫。黃金蝦球端出來時,他就以自己的專業身份字正詞嚴講:

「這個真的很不健康,很高膽固醇!」但吃了幾口,又說:

「但真的很好吃!」於是,左右問:「有沒有降膽固醇藥?」他又答:

「當然有。」其他人聽了都很放心,於是繼續發狂的吃了。事實上,那天是上海菜,大多醬濃味重,怎會有不高膽固醇之理!高鹽高油,甚麼都爆錶了!

Share

噢!

十三年後,再次十號風球。

我還記得當時,珍而重之收起那時的頭條(雖然現在已經不知放哪了。XD)。1999年接近入秋時份,只是熱帶風暴的約克,同樣不被人看好,同樣到南中國海後幾乎停止移動,然後忽然爆發成為颱風,更直趨香港。那時的十號風球,掛上接近十一小時,是有史以來最長的紀錄。雖然比不上溫黛愛倫露比,但破壞力仍然驚人,新聞當時拍攝到近灣仔岸邊幾座大樓極多玻璃窗爆裂,印象至今仍然極為深刻。上學途中,到處也看到連根拔起的大樹……

小時常渴望十號風球,因為未曾得見,但對於六七十年代的上一代人來說,打風活脫脫是場災難,在十號波下,不單真的會把人吹飛,而且風暴潮降臨,曾經淹沉整片新界土地,其間翻船溺死的不計其數。明白這道理後,覺得這態度實在要戒,所以轉為以「客觀科學的態度去探討天文現象」(LOL)。今次掛十號,心情也很平常,只是對於光陰荏苒,有些微的感慨──終有天,一生中幾個十號,也會變成同輩間的集體回憶。

話說回來,現今科技進步了,預警和警告都有系統,加上互聯網資訊發達,大家容易掌握風暴的第一手資料,有助減低傷亡。但這同時亦令人不夠警覺,以為不用做足準備。始終發十號仍是大事,不明白還是有人當Party,甚至還去岸邊觀潮睇浪,出了事還得連累家人、救援隊伍,真的是完全痴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