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腳

南杏追文勢洶,我這個他口中的「渾球」,再無賴也不好意思一直潛水,是以新版面代息。

新字款正是要顯示留言寫照,有其畫蛇添足的怪相,卻又不失體統;結合起來,意趣猶在。這也是南杏所謂「無聊,但也不壞」的體現。同時,兩種字體的拼合,亦隱喻了留言寫照是由兩位文風迴異的寫手拼湊而成的本質。

Share

牛年大吉

上班方近半年,已病倒了三趟,不知緣故。

信方術者,會謂坐位方向不吉,桌上宜放乜乜物物,附以靜水一瓶,則大病化小,小病化無。

信科學者,會謂辦公室內空氣不通,氣糟風口位置不妥,多開窗戶,勤洗濾網,則病毒無容身處。

信吾母者,則謂外間飲食,油多熱氣,多吃上火,宜每日早歸,佳餚白飯,送蔬果一堆。

如此情況,還是信母親好,願諸君牛年少病少痛,身體健康!

Share

一件小事

擱下了好一陣子,要重拾起寫作狀態,原來不易。每每遇上想寫的人,想寫的事,卻總是落筆打三更,三句過後便寫不下去。我的寫作度該不算太慢,但要完成一篇像樣的文章,大概也要一個小時,可是比起南杏這廝,已是千里之差。他寫作,該比光是說話還要快。因此要他扛起五天的文稿,絕對不是問題。況且,產量少,質不高,給人淘汰只是自然不過的事。可是這並不代表我會就此擱筆,閒來偶有所思,賦文數篇,堪稱寫意,於是就忍耐一下南杏的埋怨好了。

近來工作上忙得不可開交,雖非披星戴月,夜以繼日,卻已教寫作的閒情逸致遠去,文思枯楬。又在工作上主要用英語寫作,且講求速度功效,跟此時咬文嚼字,大相徑庭,每每在迷矇月色中,心境仍是混沌一片,難以下筆。今天難得賦閒在家,方得草草數行,算是重新起了個頭。

南杏說我早陣子忙著辦的週年晚宴,上星期終於曲終人散。一群不是專業的年輕小伙子,用工作及工餘時間辦出來的晚宴,算是不過不失。節目裏的任何閃失,都可以成為參與者不滿的理由,要令一個晚宴達至眾賓歡也,絕非易事。同樣地,要一個工作團隊,做到合作無間,也甚是艱難。做人處事,情緒控制非常重要,非說要你木無表情,永不發火,而是要你在適當的時候,以適當的情緒辦事。而情緒控制這門功夫,最好別留到登陸職場後才磨練,否則便要為自己及他人添上不少煩惱。

年幼時候,做任何事也只從自我的觀點出發,為自己想得出理據的,便奉是真理。就像爭玩具時,你搶我奪,一味就是不服輸,贏了得耀武揚威,輸了得找媽討回公道。什麼是公道?那時沒有觀點與角度的概念,不曉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故事,因此不懂顧人感受,率性而為,情緒宣發沒半點修飾。

記得還在小學,一班同學要集體作以聖誔為題的畫一幅,大家同意畫上聖誔老人,在太空中撒下千百份小禮物,於是各自埋首在空位繪製禮包。那時的我,自詡創意不凡,要到處留下奇形怪狀的禮物,破壞了整個構圖的平衡,給師兄斥責過後,心心不忿,又明目張膽地抄襲師兄的獨特畫法,還要誇口說畫得比他的美。師兄弟吵過面紅耳熱,最後落下我怏怏不快。自此引以為戒,逐步戒掉小孩子氣,免得羞家。

而自初中以後,不論自己抑或共事的人,都已減卻了這種稚氣。怎料今趟辦晚宴,竟又遇上了一位外表成熟,思想細路的同事。大會之上,拍枱發脾氣,像是眾人與之為敵,意見不獲眾人接納,便一副氣忿樣子,離座抗議。晚宴過後,仍不忿氣,把節目上的失誤,加以放大,指罵眾人幼稚,不識辦大事。於此,只好嘆句,這個世上無奇不有。起初一眾共事者對其面色言辭,仍甚為憤惱,可是再三觀其言行,當真跟三歲小兒沒有兩樣,不禁啞然失笑,謂其可悲!在職場上,恐怕沒有媽媽再跟你漫談道理,教你如何處世,人人冷笑一聲,就連你跌倒的一幕也懶得去看。

Share

戰場

做生意的手法無奇不有,在利字當頭環境下,即使是大企業,也會是奇招迭出,甚至叫人瞠目結舌。這個情況在現時的情勢下,大概不難想像。

談得上大企業,人家道是內部管治好,成本控制足,可是這不一定是必然的因果。公司做得大,議價能力高,對內可以欺壓員工,對外可以欺壓供應商。錢不嫌多賺,賺兩趟總比賺一趟的好。人家支持不住,關門大吉,那邊廂再找另一頭祭品。

再者,欺壓手法曾出不窮,且無論內外均大同小異,讓人驚嘆原來做生意也可以那樣「爛仔」,談起條件來可以那樣「江湖」,貪起便宜來可以那樣「師奶」。或許這是一套成功的營商之道,欲發達致富者不能不學。

商場如戰場,打起仗來,自是無所不用其極,可是最終也只是苦了黎民老百姓。戰略方針即使是回歸原始,讓一切文明的痕跡都消失殆盡,也在所不計。爾等小僱員,猶如馬前卒,在漫天廝喊聲中,看不見滾滾塵土背後的利刃。

Share

招聘

近來事忙,脫稿數週,由南杏頂上,害得他怨聲載道,真的過意不去。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他找了怎樣的強勁人物來,大家還是拭目以待吧!

經濟轉壞,失業率驟升,裁員倒閉潮不斷,政府以其一貫作風,以慢半拍的節奏挽救經濟。早陣子報章上的報道,看了令人心寒。其他的都不說了,只說開新職位,政府文職職位,不須大學學歷,月薪萬餘,其餘工種,稍有要求的,起薪近二萬或以上,而且空缺有排山倒海湧至的跡象。這大概能一下子便吸納不少勞動人口,提升政府開支,對整體經濟有支持作用。

第一個問題是,這些錢是否用得其所,又有否擾亂市場秩序?

政府招聘,要求同等學歷經驗的,薪金一般比私人市場高約三成。然而,除了近年有審計署的報告以外,似乎從來也沒有一套為大眾所知的標準,去審核公務員的效率和辦事能力。每天出門,我必能看見一隊為數四五人的食環署人員,站在街頭有講有笑。老實說,許多年來我的確不知道這隊人馬,每天定時定候,集四五人之力在幹什麼。我在想,若他們有一天不站岡,難道小販們會把檔攤放到路中心?抑或路人便會隨地吐痰掉垃圾小便?

因此,政府要吸吶市場上過剩的勞動力,必須要確定他的有工可做。正確的取向是,趁經濟不景,在市場上吸納人才,為政府的行政創造價值,即使到頭來這批人在經濟轉好時轉工跳糟,他們在任內也會有所貢獻。社會大概不須要太多只求安穩,逐年等加薪點的官僚。

第二個問題是,在經濟轉好時,這會否成為政府的財政負擔?

天好收柴,雨來生火,大概沒有不對。最理想的景況是,好景時政府增加儲備,不景時增加開支,減低經濟週期對社會的衝擊。然而,這假設經濟好時,政府能囤積足夠的儲備。雖說現時已沒有了長俸的制度,更有不少公務員採用合約制聘用,但新增的這些職位,總不能在經濟重拾升軌時一下子裁減下來。加上政府支薪優厚,公營部門文化又跟私人市場文化有距離,這批政府新血,似乎沒有多大機會會成為私人機構的挖角對象。要其自然流失,亦有難度。

所以這筆錢,很大機會會成為經常開支,若然用得不得其所,那只會令公務員架構更加欠缺效率,令政府在經濟好轉之時難以囤積足夠儲備,應付下一個風暴。但願那幫食環署人員,每天都真的在幹實務。

Share

是夜大腦拒絕運作。

雖然白天動得不算太多,但整天盯著電腦熒屏,實在也有點吃不消。出來做事,身不由己,時間往往給緊急但不重要的工作佔據,可是重要的目標卻完成不了。遠期目標跟短線的不相符,似乎是一切問題的癥結所在。即使這樣草草地說了,以後還得再詳談一遍。

Share

冬裝

天氣一涼人便懶,晨早起床甚艱難。可是雙手戴著手套,捧著熱燙燙的一杯朱古力,那感覺畢竟也很窩心。只是,在香港冷得須要帶上手套的日子,著實也不多。今天過街上,看見上班族全副武裝,大衣配上毛冷頸巾,心裏不禁竊笑。感覺有點像荒漠居民,因未見過大海,指湖為海一樣。

香港近年天氣暖和得很,再冷的天氣大抵也徘徊在十度左右。雖說沿海濕氣重,冷風拂至刺心入骨,但相較起北方及歐美的許多地方,香港的冬天還是暖洋洋的。北歐來的交換生,會以warm來形容十來度的天氣,外出時只穿一件單薄的短袖衫。這也難怪,香港的冬天差不多比他家鄉全年的所有日子都要暖。

為何香港人在穿時那麼大陣仗呢?

與其說港人集體畏冷,不如說他們把握機會穿冬季的衣衫。港人穿衣講究,世界各地名牌春夏秋冬的衣飾,統統有售。愛消費的一群,面對著冬裝精緻的服裝和配飾,自然不能自拔,每季儲起一堆。看冷鋒一到,即擲下一句:此時不著,更待何時?

再者,冬日服裝用料較厚,更不乏大衣外套,售價高昂,若然每季只穿一次,幾年過後款式過了時,豈不蝕了大本?轉冷第一天怕誇張,不敢穿,不要緊,看見辦公室內漸漸多了冬裝族,過幾天頸巾大衣便會成行成市。

Share

工作

你有多愛你的工作?

這道問題不易回答。

有人甫上班便等著要下班,也有人還沒有吃過晚飯,便期待著明天的工作。可是準時上班下班的,不一定對工作不投入,相反每天朝八晚十的,也不見得都是天生工作狂。每人喜愛自己工作的程度不同,不可以單以工時來衡量。

有人總是希望每天無驚無險,坐到六點,也有些人總是不甘寂寞,左抓又撈,就是要多做一點點。做多一點的,可能在爭取表現,以獲得離開現職的機會,坐到六點的,也可以是對現狀非常愜意,沒有半點不滿。可是滿意現狀,是否等於愛自己的工作?

任誰也想把興趣當作終身事業,但當興趣成了賺錢的工具,它會慢慢地變質。只有極少數的幸運兒,能夠把其關係倒轉過來,讓賺錢成為尋找興趣的途徑。這須要相當大的勇氣和智慧。尤其在這樣的一個拜金的社會氣氛底下,要不顧生計,讓興趣先活起來,實在不容易。況且,對於一個連自己興趣在哪也沒能了解透切的人來說,這樣的思想,很不切實際。但這絕不等同工作必會是不愉快的體驗,上班的也不一定是金錢的奴僕。

在此選擇的權利很重要。能在工作上,有選擇權幹或不幹的能力,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即使是年薪百萬的人,若任何事情也是看錢份上地去幹,便是跟在刀口子下幹活的人無異。

任你怎樣去活,人生都只是那麼一點點的長度,倘大的一個餅,工作事業家庭嗜好等等怎樣分配,決定權還應該落在自己手裏吧。

尋理想工作,可也不可以顧此失彼。

Share

嘆氣

今天如果要數從早到晚我嘆氣的次數,恐怕近半百之數。

受金融海嘯所累嗎?生活不稱心嗎?工作不如意嗎?前途很惱人嗎?可以答你,統統都不是。不自覺地,原來身處在工作環境裏,我會為一些很小的事而唉聲嘆氣。大概我不得不同意工作上是有未盡人意的地方,可是唉到葉落,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早陣子已發現了這個問題,今天多了一份自覺,發現果然如是。理性上我不覺得工作壓力大得這樣厲害,而工作上的阻滯也未至於這樣嚴重,也許是我習慣了以嘆氣的方法來自我排遣。然而,嘆者無心,聽者有意,落到同事的耳中,始終不是一樁能提昇士氣的事兒。我不是個會發脾氣的人,遇上多不順心的事,唉一聲過後,便會著手處理好。壓力當前,我是會不茍言笑的。

因此,我十分佩服那些時時刻刻,都會為團隊製造歡樂的開心果。他們彷彿沒有自己的情緒,以娛人樂已為任,是每個團隊裏不可或缺的一員。最可怕的還是那些裝眉弄眼,人前人臉,人後鬼臉的人。那種人虛偽得令人發寒,臉容變化千垂百煉,能在最短的時空中,呈現出最微妙的變化,或許這才算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只是我不贊同而已。

每人的工作態度不同,是可以理解的,做不了提高士氣的一群,也不好讓大家士氣低落。秋日已至,葉黃枝寡,我還是提醒自己,每天要多笑一點點。

Share

寶劍

古有寶劍贈英雄,現代的英雄不去打仗,但人們依樣以各式各樣的寶物相贈。其中一種是筆。古時衝風陷陣方能得到的東西,可能今天金筆一揮便能得到。很難想像一個有派頭的人物,在簽字之時,拿出來的一支筆,筆尖竟會黏著一片墨漿,寫起來時斷時續,筆色既不純也不勻。因此一枝稍具氣派的簽名筆,動輒千元上落。可是每個人對筆的要求也不一樣,人和筆的配,或許比筆本身還要緊。大概浮華細琢的一枝鋼筆,落到一位作家手上,也會在原稿紙上顯得笨拙。作家須要的,也許只是書寫流暢,筆桿便利的產品。書法家的要求,卻又有點不同,這趟就連筆觸軟硬,也要納入考慮要素之中。

今天家人以筆相贈,即時拿來白紙躍躍欲試,鬼五馬六,亂書一通。此時,我倏地想起,不知多少時候,沒有認真的用筆寫過一篇中文。於是在紙上寫著默著: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寫不下去了,字體還不是那種鬼模樣。我們這一代人實在太不注重字體了,小學到中學,寫過多少趟毛筆字?不要說毛筆字了,就連硬筆字也寫得不工整,更談不上秀麗了。

看來我要多加練習。像英雄接劍過後,劍舞花飛,筆走龍蛇的畫面,看來過份浪漫了一點。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