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

四年一度奧運,當然開幕式閉幕式都是眾人的焦點所在,但是始終戲玉還是世界級水平的比賽。

鬥快的跑步遊水競技自然刺激,而平時熟悉的計分球類活動亦一定會看得投入,不過平日絕對不會留意的運動,例如射擊、跳水、體操,既考技術,定力,又挑戰諸位選手的耐力及心理質素,亦相當好看,一向都是我的心頭好。尤其是看一些怪物級的演出,其精湛到極致的超人技藝,實在無法不令人歎為觀止。

例如看今晚的飛靶射擊,根本不明白那些奧運選手是怎麼做到的。那麼小的飛靶,這樣的速度飛出來,要在幾十米以外擎槍擊中,真是談何容易?不過看著他們若無其事的,舉槍,扳機,然後飛靶在上空爆破,噴出有色的煙霧,整個動作在兩三秒完成,就好像只是手到拿來的一樣容易。

當然偶有失準還是有的,亦也是因為這些失誤,才分出高下。不過世界第一,又豈非等閒之輩。剛奪金牌的美國選手,看來只是個其貌不揚的肥胖女人,但是她把槍一上膛,整個人就像變成一個會旋轉的炮台那樣,那精準度和反應,令人聯想到的,甚至不是人,只是機器。決賽要打一百個靶,資格賽七十五個,最後再打二十五個。結果,前者失一,後者全中,是新奧運紀錄,亦平世界紀錄──

即使不是百發百中,也百發九十九中!家中相顧駭然:

「千萬別得罪這類人。」

「一定會射中,無論怎樣跑。」

「當然啦,人怎樣跑,也不可能比那個飛靶更快吧!」

Share

Puny!

好久以前,我們中學德高望重的已故英文老師K,在學校禮堂做Talk Show。雖然只講中英文學以及翻譯,以及唱唱歌,唸唸詩,是很認真甚至帶點學術性的節目,但不知為甚麼,台下一眾學生舊生還是好像看黃子華般,笑得很高興。記得有一次,他開場白就講一個英文單字:Puny。意思是自己很渺少的意思,為甚麼他這樣講呢?

因為眼看當年所教的學生(即七八十年代那一堆),現在已經全部變成社會上的棟樑,名士,不少還赫赫有名的,所以不其然覺得自己「渺小」了。當然,我覺得老師K只是口中說說而已,他心裡不會這樣想的,始終他的英文水平太高了,高到一個程度,根本是後人無法超越的。所以,一時的謙卑之言,其實也算不上甚麼,甚至可能是反話──難怪大家聽出弦外之音,都哈哈大笑了!

至於為甚麼忽然想起這件事,正正就是那天赴中同聚餐時的感覺:因為當天我們除了上文提及,銀行界的朋友言雨,張神醫外,另外還有大律師C、電腦達人D、會計R、顧問E……連缺席的是搞精算的,難怪同學D也跟我講:你們華山論劍的話,我們這些嘍囉,先撇了吧!那又不必,反正聚聚會,聯絡一下感情也很應該,但我這些既無專業資格,又無高薪厚職的,真的要在心底講一句:

Puny!

Share

呵!

好不容易約到為數十人的中同飯聚,單是推敲對上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也幾乎講足半天。因為很有一些朋友們,自從我辦公室搬離中環以後,已經很久很久沒見。

久違的言雨亦是座上客,總是在問我:「有沒有好路數?有沒有好路數?」然後就大呼小叫:「我公司最近好唔掂……」他的獅子銀行,雖然最近涉嫌洗黑錢,但我心想,怕甚麼。獅子銀行始終還是財雄勢大的,就算是俱俱幾十億的罰款,也絕對應付有餘。更何況今天報紙已經又報道,據聞銀行能交出比預期亮麗的成績表,股價在今日亦告急升。所以,言雨,千萬不用擔心,希望在明天。

另一方面,我已經完全沒有問:「究竟你甚麼時候才回來寫文?」人長大了,做人要識趣!嘻嘻嘻,所以我索性絕口不提,只顧和他爭菜吃。不過講搞笑,可能真的比不上張神醫。黃金蝦球端出來時,他就以自己的專業身份字正詞嚴講:

「這個真的很不健康,很高膽固醇!」但吃了幾口,又說:

「但真的很好吃!」於是,左右問:「有沒有降膽固醇藥?」他又答:

「當然有。」其他人聽了都很放心,於是繼續發狂的吃了。事實上,那天是上海菜,大多醬濃味重,怎會有不高膽固醇之理!高鹽高油,甚麼都爆錶了!

Share

噢!

十三年後,再次十號風球。

我還記得當時,珍而重之收起那時的頭條(雖然現在已經不知放哪了。XD)。1999年接近入秋時份,只是熱帶風暴的約克,同樣不被人看好,同樣到南中國海後幾乎停止移動,然後忽然爆發成為颱風,更直趨香港。那時的十號風球,掛上接近十一小時,是有史以來最長的紀錄。雖然比不上溫黛愛倫露比,但破壞力仍然驚人,新聞當時拍攝到近灣仔岸邊幾座大樓極多玻璃窗爆裂,印象至今仍然極為深刻。上學途中,到處也看到連根拔起的大樹……

小時常渴望十號風球,因為未曾得見,但對於六七十年代的上一代人來說,打風活脫脫是場災難,在十號波下,不單真的會把人吹飛,而且風暴潮降臨,曾經淹沉整片新界土地,其間翻船溺死的不計其數。明白這道理後,覺得這態度實在要戒,所以轉為以「客觀科學的態度去探討天文現象」(LOL)。今次掛十號,心情也很平常,只是對於光陰荏苒,有些微的感慨──終有天,一生中幾個十號,也會變成同輩間的集體回憶。

話說回來,現今科技進步了,預警和警告都有系統,加上互聯網資訊發達,大家容易掌握風暴的第一手資料,有助減低傷亡。但這同時亦令人不夠警覺,以為不用做足準備。始終發十號仍是大事,不明白還是有人當Party,甚至還去岸邊觀潮睇浪,出了事還得連累家人、救援隊伍,真的是完全痴線。

Share

嘖!

本來一大清早,精神是不錯的。不過在吃麵包的時候,高層F忽然跟我講:

「昨晚去廁所,看見蟑螂。」

其實看到蟑螂,對於高層來講,真的沒有甚麼大不了,為甚麼還要宣告?

於是我語氣也很平淡:「哦。那你把牠打死了嗎?」

「沒有。」

「嗄?」我驚異,論理高層F沒有留活口的理由。

他解釋:「漆黑之中,找不到報紙,又不好用拖鞋。於是我把牠活活捏死了。」

我O嘴:「OoO!!!」

而更驚嚇的還在後頭:「牠的內臟在我手上擠出來。真的很臭,洗了很久才乾淨。」

真令人作嘔。就是這樣,一個星期的開始,本來應該是用來賣麥記開心樂園餐的廣告的,現在甚麼都沒有了,只想到那可怖的場景。我幾乎連麵包也吃不下嚥了。

Share

生蛋與熟蛋

我熱愛雞蛋煮出來的食物,但唯獨是對生蛋沒有甚麼好感。

現在很多飯呀甚麼的,不論是石窩,瓦煲,還是普通的大碗飯,總喜歡煞有介事的,直接打一隻大蛋上面,然後才端出來給客人,以示營養豐富,特惠超值。但是滑潺潺的半透明狀蛋白,真的很可怕,中間那個蛋黃也是流體狀,只要用筷子一刺下去,鮮黃色的蛋汁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地溢出來,很像恐怖片的橋段。

可能本來的賣相很好看吧。但是到最後還不是要將蛋和飯一起拌勻?於是一些如同黏土狀欲斷難斷的外太空食物產生了。我十分懷疑,如果外星人看到地球人這樣的進食方法,可能會立即嚇得昏死過去。羅茲威爾不怕沒有多餘的解剖對象,下次太空總署如果想再次捕獲外太空異物時,這是最節省成本的辦法,不妨一試。

不過高層F知道我這個類乎偏激的喜好,不以為然:車,我地舊時咩都唔識,又無禽流感,返學就咁食隻蛋打落去樽牛奶度就當早餐添啦。

我:嗯……No comment.

Share

馬場看

為甚麼有人山長水遠也喜歡入馬場?我懷疑,這真的是男人的浪漫。

天時暑熱,通處是人,個個攤開馬經,傻子一般全神貫注在看台,但其實大部分時間,仍然是看著和家中電視一樣的顯示熒光幕。即使在開跑時,氣氛是很好,現場感十足,但其實頭一二千米根本甚麼也看不到──這甚至比不上家中電視。到最後四百米,衝呀,但興奮的時間太短,根本就好像拉水馬桶一樣,一下子就沒了。然後大家垂頭喪氣,又回到廂房內繼續在大鴻運扇下,汗流浹背的刨他們的馬經,根本沒有甚麼值得過癮。

以上只是一名路人甲的觀感。但只要代入一眾麻甩的心理,就像心戰的靳少楠一樣,乖乖不得了,視野一下子豁然開朗:有甚麼比這處地方更妙?三十元一杯青酒,英雄氣慨,豪氣干雲,然後還可以夾著香煙,在難得的吸煙區看台,和身邊的同好一邊吞雲吐霧,粗話亂飛,爽到震。沒有了老婆的干涉,每一句都格外開心,藍天碧草,看著馬兒奔跑,自己彷彿也感染了那種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萬里馳騁的空氣。說不定如果遞他們一個麥克風,他們真的會唱林子祥的成吉思汗。

寫到這裡,我也不知道馬季歇暑後,他們應該怎麼辦。忽然覺得,英國鬼當初的確極為高招!

Share

粒子炮

最近,其實已經不是最近,甚至已經是舊聞:

有些科學狂人,進行了瘋狂的物理實驗,將幾個粒子以近乎光速相撞,終於證實了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但當然,你不要問我甚麼是希格斯玻色子,而我現在的記性不好,也一直記不好這個子的名稱,現在不暪大家,也只是維基裡Copy and Paste出來的。如果我要硬把它重新命名,大概叫希色格斯波子會比較親切些。

這粒波子聽聞是上帝粒子,可以尋找世界萬物的根源,我知道的只有這些。因為不是物理奇才,頭腦又不聰明,所以對此也沒有再深究下去。與其繼續研究這個上帝粒子,不如想想上班時的地鐵,如果迫滿列車的乘客都是粒子,車門一打開的時候,粒子一下子擁出來,然後又沖過去另一邊月台的列車中,很乾脆,很純粹。

首先,明明沒有額外的推動力,粒子竟都各自高速向著同一個地方行進;然後,雖然粒子的密度極高,但每一粒粒子幾乎都不會相撞,大家各自就好像有引力一樣;最後,粒子對其他外圍環境一概不關心,亦不受影響,總之就是純粹沒有感情的粒子,和中學那些描述Browian Motion的示意圖差不多。

其實,為甚麼人會變成粒子呢?這不是也很值得研究的現象麼?

Share

睇波

歐國盃結束了。不過整件事好像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當然在Facebook還是看到很多評論,很多Friend甚至穿起波衫拍了許多照,支持愛隊,然後到自己隊輸波後又在Status寫了許多愛之深責之切的感歎……但整件事還是和我格格不入,甚至到西班牙蟬聯冠軍了,我才懂哦一聲,說:「西班牙真厲害,又拿世界盃又拿歐國盃甚麼的……」但其實我不知道陣容,喊不出隊員名字,甚至連進攻模式也不知道,你還算不算男人?

但這種直播時數,不要說我本身沒有收費電視了,就算有,怎樣半夜三更滾起身看,才是真正的問題!有時聽人講還要互射十二碼搞到四點幾,嘩,天也快光了,人都癲,怎麼睡兩小時然後精神奕奕仆出去再上班然後照例開兩三個會?這些都是超人嗎?究竟是怎樣去繼續維持日常的工作效率的?

歐國盃完了,又到溫布頓網球賽。寫的時候費Sir剛剛擊敗祖高域,對首度打入決賽的英國希望梅利,肯定是世紀之戰。你問我,我當然捧費Sir,他的永不放棄態度著實令人敬佩,如果老馬有火,再奪殊榮重返世界第一,然後才真正掛拍退休,真的此生不枉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