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由式之拾柒】聖誕願

聖誕節已經過去了。

如果說有甚麼心願的話,簡簡單單,當然希望假期可以放長一點。

但既然願望肯定不會成真,又何必再許願?倒不如希望世界和平更好?

雖然行貨,但至少也是永恆而且美好的祝願。

而且人的願望有時也太多了。上天有神明,恐怕也照顧不來:

新年要有新願望;生日固然又要有生日願望;聖誕節復活節當然亦少不了;清明重陽祭祖向太太太太公婆時亦要口中念念有詞……總之中西合璧,滿天神佛,天下無敵。

這令我想起Kinder出奇蛋,在改變形象自毀長城前,向孩童標榜「一次過滿足三個願望」,因而深入民心的口號。但想深一層,人怎會只有三個願望?在著名的「三個願望」的故事中,我們往往亦玩對號入座,如果自己是得到神燈的主角,一定立即改變原有故事設定──因為本來的主角太笨囉,應該一早叫阿拉丁神燈,「我第一個願望就係要多十個願望」,才是正理──

單是這點,你就知道,多少隻出奇蛋也不夠!也許,甚麼願望也好,應該第一件事,就要求自己能清心寡欲,努力集中。這樣做起事來,可能還會事事如意一些。

Share

【字由式之拾陸】每天吃過午飯後

每天吃過午飯後,多半要立即繼續工作。這亦是很多香港上班族的寫照。

有人喜歡吃完飯立即睡一下,我很佩服這些朋友,因為自己完全做不到:食物還在腸胃,怎麼會睡得著?以前有閒暇的話,我便會出去走走,就當散散步,做運動(這也算嗎?),可以幫助消化。在中環的時候,離香港公園很近,到那裡打個圈,看看池塘中的魚和龜,一動一靜,尚算心曠神怡;如果夏天嫌戶外暑熱,可以去置地廣場和國金中心涼冷氣。但現在來到金鐘,麻煩了。

金鐘廊,海富,統一中心,除了人多和各個大銀行的自動櫃員機以外,甚麼都沒有。更加談不上有個像樣的公園(除非你把那個勞什子添馬公園也敢計算在內吧),反而沙中線工程倒也帶給我們一個巨大無比的沙塵滾滾建築工地。換句話說,即使敢於出去,還得義無反顧的吸塵。慢著,不還有一個美侖美奐的太古廣場的嗎?的確如此,但那裡已經離我們公司太遠。如果山長水遠跑到那裡,再乘電梯多上一層,其實已經可以回到香港公園!

所以到現在,每天吃過午飯後,還是躲在辦公室看看網上報紙算了──反正找到地方吃得飯來,時間也已所剩無幾。雖然辦公室已經像個精神病院,吃完飯還待在那,人早晚會瘋掉的,但也不理了。

Share

【字由式之拾伍】十五十六

中文有時很奇妙,而且不可解釋。十五是數字,十六也是數字,兩者都沒有甚麼特別意思,但一加起來,卻代表內心忐忑猶豫,夾在兩個選項之中難以抉擇,進退失據。

人一生十五十六的時間實在太多了。例如考試時,最討厭遇上這情況:多項選擇題裡五個答案,用Method of elimination 去掉了三個,偏偏剩下其餘兩個答案,看起來都正確。填了A,再看看B,又覺得B是正確答案的機會更大;於是擦掉A,重新填上B,但再想想看,愈看愈似,好像A才是終極正確答案……於是正邪交戰,弄個七竅生煙,一直到老師宣布考試時間結束,才得以解脫。

但通常最後改掉的,都不是正確答案。「怎會是B呢,那個答案明明就是A囉,很簡單。」通常高手同學這樣告訴你以後,你便會很想找個結結實實的石屎牆,然後低頭猛衝一撞,了此殘生算了。其他十五十六的情況如下:

  • 我很喜歡那位女同學,但和她瀕臨分手的男朋友,卻是我的死黨。十五十六,我應該趁機橫刀奪愛,還是繼續玩默默守護懶偉大?
  • 我明明在賭檯上,底牌是吸手A,外面還有一隻,已是三條;對方竟然花面,他大我一千萬。十五十六,去,還是不去?
  • 恆指衝上一萬九千點,我的熊證已經蝕了一半,但是人人都說股市快將再度回頭探底。十五十六,這樣的投資,放,還是不放?

一條路自然直接了當。兩條分岔路再煩人,但也許亦因是這樣,生活才多姿多采,正如:iPhone 還是Android?XD

Share

【字由式之拾肆】最近買的一樣東西

辦公室毒氣充斥,大家為此絞盡腦汁。

之前買了一包竹炭,有用,但還是覺得不夠;終於,我們公司仝人,組成了一團,由同事E做代表,索性一口氣向旺角花墟買入十幾二十株盆栽,作綠化及消毒之用。

我買了三株吊蘭,兩小一大。這種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無花植物,葉子細長,末端呈針形,中線偏白色,一株好多塊葉子從中間長出,看起來像一球球噴水的噴泉一樣。普通得來,又帶一點爽直的可愛。

同事E說,這東西不但極粗生,無需太多時間打理,而且聽聞他們,可以吸收裝修氣味,甚至甲醛!這很合乎我們的終極目標,不過實際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但是相信,心理作用是一定是有的──因為買了不夠兩三星期,大家都一口咬定說,空氣真的清新了不少(雖然沒有人可以為此提供實質的數據證明。)!

關於這個最近買的東西,還有兩件瑣事值得談:第一,經過格價,灣仔的花檔價錢是68元,在旺角,竟然只賣十多塊。食水之深,令人震驚,租貴也不見得差那麼遠吧!第二,我和同事H談起打理盆栽的問題。他臉如死灰:

「間中淋水,都好麻煩……」

我:「下,一星期兩次渣喎……」

同事H:「都好煩……不如快整死佢地算。」

我:「O_O…」

P.S:圖片遲點再補上吧。

Share

【字由式之拾參】朋友之道

不知那個人渣曾說的名言,朋友,是用來出賣的!

這樣的「朋友之道」,真夠驚世駭俗。雖然世人亦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講法,同樣大逆不道,但是起碼只是鼓吹一個人獨自行惡,沒有指明說過要利用友情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雖然這亦可以成為其中一些做法)。如果結識朋友,只為了出賣他們來為自己謀福利,這種人,一定可怕之極了!

假朋友四處都是,真朋友實在不多。前者只叫酒肉朋友,多數為著數而混在一起,一但有變,立即如烏掃飛散。至於後者,可以好如至親之餘,也可以分享一些連至親也不知道的秘密。朋友甚至可以互揭瘡疤,大家都不怕會生氣鬧翻,一來知道底線在哪,二來就算踩過了也沒關係──索性就打起來吧,翻滾在地一會,起來乾一杯酒,大家一起哈哈大笑,甚麼不快也一掃而空了。

而更難能可貴的地方是,真誠好友就算多年不見面,不說話,不通訊,也不損彼此之間的感情。只要有一天重遇,大家又會立即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了。

那麼,我的「朋友之道」是甚麼?當然是很簡單的一句:待人以誠。XDD

Share

【字由式之拾貳】中秋

中秋過了。屈指一算,隔了只有一個星期,但我幾乎已忘了那是怎樣的一天。

以前,會吃點月餅,賞月,玩燈籠蠟燭;雖然短短只有一天,明天還要上學,但總還有點興味。只要過得高興,時間短,也沒有關係。但現在,中秋節幹了些甚麼?

當然,立即九秒九就有了回答:

正日和翌日,都去了返工!

這樣的中秋,當然索然無味。我甚至連圓圓的月亮也看不見,只好自己解嘲:每個農曆十五也看得到,也差不多。

況且,中秋節,氣溫有廿六七度,算甚麼中秋?就算現在這幾天,有點秋意了,晚上睡覺不是仍要開冷氣?真夠搞笑。遲點聖誕節,不如大家一起穿泳褲吧!

四處都宣傳冰皮月餅。但這樣傳統的節日,吃得那麼潮,等於叫人結婚去麥當勞。蓮蓉月餅不健康又肥膩?Well,冰皮也沒有甚麼大不了,還不只是甜甜的一團,吃個幾塊,一樣飽到上心口。要吃不如吃雪米磁,也差不多。

家中當然一早沒了燈籠。我真的很懷疑現在還會不會有人吃完沙田柚,把它挖空了,再用粗繩穿起來在中間點蠟燭。現在興的是Angrybird,還要是電池點燈的那一種。

Oh my god. 遲點索性在iPhone download 個app就算了,更方便。

Share

【字由式之拾壹】社交網

二二xx年,如果世界還未末日,社交網大概已變成這樣:

先帶特製眼鏡,然後按按鈕,啟動。登入畫面是一道門,有人會問:

LOGIN ID是甚麼?就答南杏好了;然後它又問,那密碼是甚麼?

屆時,科技先進,當然不會只限於鍵盤上的英文或數字。所以,索性唸一首詩:東邊日出西邊雨,輕舟已過萬重山!

正確,歡迎你!門打開,裡面是一片世外桃源。先看一份社交網上報紙,Update一下各好友的近況以及他們想分享的內容。嗯,也沒有甚麼特別,大家還是不斷在城市論壇議論特首選舉,已經有幾百個參加者,幾千條信息及演講。

對政治不感興趣的你,當然不會加入。於是丟下報紙,就去自己的農地,耕耕田,淋淋花,吃個自己收割的西瓜,然後,才檢查一下誰人同樣在線。譬如ABC君都在,就遨請他們到葡萄架下,喝個下午茶,聊聊天,打打牌,多輕鬆。

然後忽然,有另一位朋友千里傳音般,問:喂,去不去玩兩手德州撲克?你走出籬笆外,發現果然面前立即出現一個無比宏偉,五光十色的賭場。只要答應一聲,手上就會出動十多個籌碼!

不過你今天想休息一下,就拒絕了邀請,蓬的一聲,賭場自動消失,變回原野。

這時,你決定還是打理一下自己的壁報版,像孫悟空呼叫如意棒般,心中一念,它就如萬里長城一樣,徐徐升起。

上面貼有各種留言、其他朋友的分享等等,全部都以立體方式呈現,尤如真的一樣。其實你更可以選擇將資訊在腦海直接播放,不過資訊太多,可能會有點困擾,所以還是在這裡慢慢揀……

如果社交網真的變成這樣,相信會累死人,而且社會問題,肯定比現在更多了!

Share

【字由式之拾】我的口袋裡

我的口袋裡,經常沒有錢。

但人家總不相信,我口袋真的沒有錢。

甚麼口袋?包括衫袋、褲袋、背囊袋、環保購物袋呢?

都沒有。但我問朋友借,他們總是不相信,只是訕訕的笑;後來,更漸漸的疏遠我。

銀行說我沒有人工,戶口又沒有多少錢,信用卡也申請不了,借甚麼錢?

他們說這裡不是善堂,真的有需要的話,去找社會福利署!

終於我走到了社會福利署。但他們說我不合乎資格。然後還笑:

想不用資產審查,等到七十歲好了!時間好快過!

於是我口袋裡,還是甚麼錢也沒有。

但我口袋裡,有一把瑞士軍刀。

但是回到銀行那一刻,我沒有舉起它的勇氣。

於是,我只是高叫了一聲打劫,希望他們給點錢我,放在口袋裡。

但,甚麼都完了。

我口袋裡,結果,到頭來,還是甚麼都沒有呢。我倒下時,最後只得這樣想……

翌日報紙小版標題:失業漢到銀行企圖行劫 被守衛開五槍轟斃。

Share

【字由式之玖】是日晚餐

是日晚餐,我們吃叉燒。

香港很有些家庭,在家吃飯,會「斬料」。這是一個有濃厚本地色彩的口語,所指的幾乎肯定是到燒臘店光顧,叫一些肉類的外賣。我們不會將到超級市場買金妹牌香腸說成「斬料」,儘管那同樣屬於加工食品;至於到燒臘店外賣一盒芥蘭,也同樣不能這樣說。這個「料」,無疑為加送而設,一定要夠分量。

「斬料」,一定要地點人物,同時配合。在那家小而狹隘又勉強堆滿了堂食廿蚊飯桌子的地方,燈光黃黃,空氣泛著各類肉味,一個披著一身油污圍裙的中年佬,他滿面油光,一邊聽馬,一邊手起刀落,劈開叉燒油雞叉燒紅腸,順手用中國古式的秤錘草草一秤,然後快速掟到一張薄紙上,放進發泡膠盒中,唯恐你知道他呃秤那樣,收錢,再找給你髒兮兮的廿元零錢,這樣,才算勉強合乎規格。最好,鋪邊極近馬路,不斷有巴士貨車呼嘯而過,排出一堆廢氣,路上還有幾個正吸煙的阿叔行過,整件事情才算真正完美。

不過話說回來,我其實不太愛吃叉燒,因為它真正好吃的時間太短了。大概只有剛從明爐燒出來的十數分鐘,肉汁仍豐,質地嬌嫩,味道甘香而濃郁。但一冷下來以後,如果本身肉就不怎麼樣,便會變得堅硬如柴。試想想,叉燒是那麼厚的一塊肉,硬起來真的嚼也嚼不動,慘過趙香口膠。壞的叉燒最容易看,不論肥瘦,紋理極粗糙,如同沙紙,筷子夾下去,毫無彈性,死氣沉沉,一如香港人。至於原本晶瑩的暗紅色圍邊,更會變成了腐屍一般的紫黑色,彷彿那是中炭殂死的。吃叉燒,實在得冒很大的風險。

那麼,究竟我是日晚餐的叉燒,怎麼樣呢?哦……不記得了。XDDD

Share

【字由式之捌】一首歌

一首歌,是用來悼念剛離開我們的Ms Hwong的。

這是初級合唱團時她教我們唱的歌。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
All things wise and wonderful:
The Lord God made them all.

Each little flower that opens,
Each little bird that sings,
He made their glowing colors,
He made their tiny wings.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
All things wise and wonderful:
The Lord God made them all.

The purple headed mountains,
The river running by,
The sunset and the morning
That brightens up the sky.

The cold wind in the winter,
The pleasant summer sun,
The ripe fruits in the garden,
He made them every one.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
All things wise and wonderful:
The Lord God made them all.

He gave us eyes to see them,
And lips that we might tell
How great is God Almighty,
Who has made all things well.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
All things wise and wonderful:
The Lord God made them all.

The Lord God made them all!

主懷安息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