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那呵欠絕得不能絕

沒有寫那麼多天。原來一下子補完,也不是太難,只需要幾小時的時間。

如果賺錢也那麼易,那就好了。寫到這裡我才想起,我擱筆期間,還是有引起一點點人的注意的。為此,我要逐一致謝:

首先是作家K。雖然我忽然把他稱呼為作家K,不知他會不會生氣,但在我眼中,他已經算是一個作家了,如果硬要降格,那麼就是文字工作者吧。但這個名稱不是更難聽麼?不理了,他是唯一一個在MSN問我為甚麼忽然不寫的人,於是我隨口答:很簡單,到時寫一篇小說就已經足夠把窿窿都填了。很對不起,沒有兌現承諾。

另外是讀者V。話說廷也有向我傳告,問我為甚麼忽然沒有寫這回事。不知她最終有沒有告訴你,其實除了太忙,沒心機,應該沒有其他的原因。所以現在重新寫起來,也沒有原因。當然你旨意廷寫,就稍微有點困難了,不過我歡迎你繼續為止進行遊說的工作。至於讀者I,一向是我舊日記的常客,但是自從我把舊日記通通都剷光,她看見我Facebook也不出文,以為我不寫了。其實那當然不是事實,但好笑的是,偏偏她在我不寫的時候才留言,好明顯是有意找渣的。所以,嘿嘿,我不會讓你這個新晉煮婿得逞的。

最後當然要多謝廷。完全不介意我躲懶,甚至很支持鼓勵,哈哈哈哈哈。對於之前記錯地方,走錯地方,真對不起。因為我真的忙瘋了,所以搞錯,真的不稀奇。以後這些事還會陸續有來,請有心理準備。

最後引用白老大的一句話:今天說到這裡,也差不多了,哈哈!

Share

回來,並不代表打完Diablo

各位,我回來了。不過,雖然沒有寫十多天,但其實大家還不是一樣繼續如常過日子。這令我覺得很寬心,不寫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但總還是故意砌詞解釋一下這一次究竟發生甚麼事。當然,有人可能會推測,我去了買Diablo III,然後大玩特玩,所以沒有時間寫Blog。這個想法當然大有理據,但可惜,不是事實。

Diablo 是講人類和地獄的邪惡力量對抗的故事。如果是這樣的話,即使我沒有安裝遊戲,但在日常生活中,我還是每天都在打Diablo──而且打不完,打不死,打極還有。

真羨慕那些真的有空閒時間,可以正正經經打Diablo(隻Game)的朋友們。而我,只能繼續每天正正經經的Check數,又或者戰戰兢兢的把可以看到的錯誤都改正過來。

你,又是否打了Diablo了嗎?還是已經被你那現實世界的Diablo幹掉了?

Share

碰上

我在下課的地鐵碰到老同窗肥莊。

他和師弟一起,端坐在車尾車廂。依然是一臉佛相,只是聲音低沉了,多了一丁點的滄桑。

「很久沒聽你這種笑聲。」

「應該是m加n加j年沒見了。」

真的忘了有多久。中六,我在理,他在文;大學,他在科大,我在中大。大家各有經歷,各有遭遇,但就在這一晚,還是會遇上。信緣,就有緣。

「我在這年的校刊,也看到你寫Miss Hwong的文章了。我們兩篇放在一起。看起來很長很長。」

肥莊有點訝異:「哦,啊啊,想來,這大概是我們的文章第二次同樣在校刊出現囉。」

和我一樣,他也有寫點東西。我們初中就投過學校的文學創作獎,有次,他是冠軍,我則是亞軍。這件事他一提,我也立即記得。師弟在一旁聽,都呆了:

「差不多十四五年前的小事還記得?」

看來,文字還是將我和他連繫,就像Whatsapp。

不久我就在油麻地下車,和他匆匆道別。下一次再見,如果再這樣無心插柳,可能是k年後。我從月台上來,努力去想,才記得他那時寫的,好像是論成功與失敗。剛才在車廂上,他還懷著謙遜的聲線,說:

「那其實是抄的。」

「沒有甚麼要緊的,還是一樣的贏了,誰還在乎?」

繼續寫吧。寫在各個人生邊上。

Share

加一

食飯最怕聽見加一。加一服務費,但不代表服務一定好。

有時,勢兇起來,例如農曆新年等大節,甚至加二、加三。不單止「食你隻車」,根本是想把你整個荷包鯨吞。

時常想,真的服務好,給貼士一定疏爽,反之亦然。強迫的加一服務費則像強暴,令人反感。

但是在香港現在很少餐廳沒有加一服務費了,連一向最以顧客為先的港式茶餐廳也不能免俗。沒辦法,這肯定是最低工資作的孽。

話題再一次說遠了,其實只想興奮的大聲宣佈Blog 也新增了Google的+1功能,和Facebook的Like一樣。只要喜歡,便按一下,輕鬆分享,沒有感覺的,就不用多花精神了。自由得很。

換句話說,你是Facebook 死忠也好,Google的擁躉也罷,大家繼續努力Sharing,不分地方界限。

你加一了嗎?

Share

甘露之變

話說在剛剛過去的Long weekend,言雨竟忽然良心發現,蒲頭出文兼改Banner,這如同久旱逢甘霖,實在教人感動不已!

對敝博客稍有了解的讀者們都知道,主筆除了我,其實的而且確,還有言雨這渾球存在的。當初大家約定好,一起分工合作,他寫少一點,但可以在美術、圖片方面多下功夫。不過,好景不長,就在二零零九年初開始,這小子推說公私二事皆忙,於是開始倦勤,無論我怎樣苦苦哀求,他也是閉門不出。廣邀高人代筆,卻未有英雄肯真正出山。為免就此關門大吉,我當時決定捱義氣,暫且一星期頂足五天,以廢文娛樂大眾……

「而想不到光陰似箭,這樣就竟然已兩年多啦~」言雨早幾天前,在MSN可謂毫無悔意地對我說。

我不怒反笑。可以的話,我會無聲無息地,把他完整地分屍,再拋進七大州五大洋不同地方(!)。稍早前的一文,亦充分表示了我對他無窮無盡的悔狠和殺意。我立即告訴他,經粗略估計,欠稿兩年半,以一年52星期計算,一共130星期。而他本來一星期答應寫兩篇,以每篇500字計,他所欠的文字就高達130,000字!他聽了,慘叫一聲:「這麼多!」

「無錯,你只有兩條路了。要不以一元一字還清債務,即一共十三萬元;要不你重出江湖,交回十三萬字。」

「我都覺得自己有點兒過份(不愧為銀行家,夠厚顏XD)。但十三萬字,豈不是要寫小說了……」

事後,可能是真的覺得良心有愧,他才終於作出「改版還記息」的舉動。但我在這裡公開說吧,這是沒用的──是人是鬼,你這十三萬債一定要還清!追文當然不止「勢洶 (兇)」,而且「夾狼」。

Share

作文 (V)

有人覺得意猶未盡。或者再分享一點膚淺但寶貴的經驗:曾回到舊校教師弟們寫作技巧。

起初,還有點猶豫,因為自己應該連誤人子弟的資格也沒有(XDD)。不過可以的話,出一分力,讓學生知道寫作會犯的毛病也好。這是相當容易了解的事,只要記住幾個法門,每次審視自己的文章,一一核對,慢慢改正就可以。就似英文一行一行的proof-read,數學做完要對數、Check數,都是一樣的道理。好多人都以為中文是母語,就代表可以一揮而就,但結果寫出來的東西大多不堪入目。為甚麼呢?因為他們懂得MSN,懂得講廣東話,就以為可以寫成通順的白話文。這當然大錯特錯。

不過上課期間,進度並不理想。第一,學生不肯寫東西;踏出第一步也不肯,連他們的程度到哪裡也不清楚,也實在很難指出當中最主要的問題;第二,學生覺得寫作不好只是件小事,也沒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對補課的態度也只是但求出席率合格便了事:不交功課,不聽書,不討論,你說他是塊木頭,又略嫌不貼切,因為他們至少還懂得玩手機的。人不自救,別人想拖他一把,當然無法成事。但畢竟還是師弟,不能為他們弱小的心靈帶來傷害,搞不好回家還對著家長哭訴,那還了得?所以,我全程也對他們客客氣氣。課很快就完了,講的東西對他們是否有用,天曉得。

寫作和很多其他東西一樣,肯練的話,一定有修為。基本功,一定可以練。就如同踏單車一樣,摔過幾次,就會知道其中竅巧。你看地鐵用iPhone 的人,打得多快!是不是第一日就可以做到?當然不是。不過對很多人來說,打機比寫作快樂,時間分配當然會因此有所參差。這是說不來的。以現時香港教育制度而言,真的像中史一樣,多三十年,沒有人會重視,也沒有人會選修的了。

Share

作文 (IV)

(上接寫作的難忘事件……)

第二,在中文大學修讀中文,亦見迿到另一個世界(文學院?)的讀書模式。可能這就是文人雅士的氣派吧,大家都似乎很不拘小節,上課用心聽講,導修又熱烈討論。而且補充資料真的一大疊又一大疊,看來看去也看不完。主修的同學還不斷借出參考書籍,整件事只能用強來形容。也令我覺得自己(不論在主修還是副修方面)都很頹廢。

參加公開的比賽也有很多奇怪的經歷。譬如有一次去香港作家聯會交稿,那裡竟然只是某商業大廈的一個小單位,按鈴後,門打開,出現的一位老婦,裡面的擺設亦極其簡陋,彷彿那裡只是某殘破小學內地庫的校務處。那時我就意識道:做作家,是絕不能發達的。XDD

Q14: 既然寫稿可以賺錢,為甚麼不索性全職寫作為生?
A14: 這真的不可能。有時候也會有人告訴我:喂你寫了那麼多,不是可以出書了嗎?說不定還會大賣呢。這的確是個很好的夢想,但機會應該比中六合彩還微。而且道行不足,憑甚麼呢。況且本身公務繁忙,也實在力不從心。現在寫的很多都馬馬夫夫了事。能夠單憑用筆養家的,世上真的沒有幾個,自問不是異能人,理應亦安份守己。

Q15: 有人說,寫作如同孤身上路,十分寂寞。這不是很悲慘嗎?
A15: 才不是,很熱鬧呢。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遨明月,對影便成三人。要不孤獨很容易!

(完)

Share

作文 (III)

終於來到第三天。寫完這個應該差不多了(除非還有其他人有問題,但應該沒有 XD)。

Q11: 寫作最大的困難是甚麼?
A11: 最大的困難不是沒有靈感,而是寫完不滿意,過不了自己的一關,把它登出來。不過想法也經常出錯:譬如說參加比賽,明明根本不滿意的作品,一切只像是臨時拉伕的炒雜碎,卻會無厘頭的得獎;覺得佈局精奇,運筆如飛的,卻名落孫山。所以到頭來,我也已分不清自己寫的東西是好是壞了。

Q12: 你寫的似乎都以散文為主,有沒有在其他文體作其他嘗試?
A12: 如Q4所講,其實我一開始是貪好玩先寫小說的。不過修完中文課後,「眼界大開」,原來小說可以那麼精深,自己的真的很像過家家酒,所以索性求其寫幾句便算了,況且寫小說真的很麻煩,又長,又要鋪排,也不是人人有耐性看的。但除此以外,也跟林Sir學過寫詩、填詞、行古文,不過似乎也沒有甚麼修為(的確是只懂得敗壞門楣的學生 XD)。

Q13: 在(學習)寫作的過程中,有甚麼難忘的情況?
A13: 有很多。例如:

說起跟隨林Sir學寫其他文體,有很多東西值得講。那時候我們一起聽他的課,可謂精采萬分。尤其是一次的炎夏,在中學的某個課室,他向我們分享自己的作品,表示「不是為了Show off,而是現代的普通人一樣做得到。」其中一首《水調歌頭》,那種字字都看到血淚、子彈橫飛的震撼,林Sir補充:「事件發生後,我未再踏足那片赤色的土地。」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待續)

Share

作文 (II)

這個題目可以講的還有許多。我們繼續談談。

Q6: 你覺得一直寫下去,還可以寫多久?
A6: 可以一直寫,一直寫,直到死為止。當然,如果忽然中風,或者患上柏金遜,連筆也拿不起了,那也沒有辦法。別以為我說笑,在現在身體狀況已經急速走下坡的情況下,這是異常認真的。

Q7: 如何能做到Goma 在上文中講到的「言之有物」?
A7: 寫東西,和說話真的很相似,你總要有個重心,不然人家不會知你在說甚麼。有些時候,寫廢話也是一種言之有物,但你要讓人家知道它是廢話,甚至是有目的地寫成廢話,廢到一個地步,人人都叫好了,笑出眼淚了,這也需要一種很高的技巧。先從腦裡面想想會牽涉甚麼畫面會容易得多。

Q8: (承上題)那就像是拍電影般,把那種感覺寫出來?
A8: 電影的確是個很好的形容。無論是寫實,還是天花龍鳳,你還得令人家在腦裡作出想像,才算得上成功。金庸的武俠招式,相信在現實世界上沒有可能存在,但是中港台還是一部又一部把它們都拍出來。好的文章,故事,都能找演員來演,或者找配音員來聲演。要把握這個重點,相當緊要--不過我可沒說話我能做到。

Q9: W 老師有另外一個見解說,與其說寫東西與生俱來,不如說畫畫。贊同嗎?你會傾向寫,還是畫?
A9: 不能同意更多。葉聖陶的《以畫為喻》,是耳熟能詳的,根本不容在這再多講了。在過往粗淺的中國文化訓練中,也聽過詩書詞畫等等的藝術同源這回事。到最後最高境界都講求天地人三界合一,表現的不單是美,而是內裡那包含的情操和靈魂。如果對寫作沒有興趣,繪畫也可以,而且表達起上來,往往比長篇大論的萬言書更直接有力。不過畫又有更深層的圖像表達意義,抽象起來,卻也不容易明白。

Q10: 寫作有沒有為你帶來一些恐懼感?譬如,想來想去也沒有甚麼寫出來?
A10: 寫不出來,倒也罷了。出去走一個圈,又要有的。但最驚還是寫著寫著,執筆忘字,才最恐怖。感覺像大腦給莫名其妙的病毒吞食。有時連最簡單的字,也擠不出來(我不是說爨/鬱/釁這些怪獸……)。難怪甚麼正字工程裡那些藝員別字可以多成那樣。真的要唱一句:別怪他。

明天再續(能否寫一個星期?XDD)。

Share

作文 (I)

看報紙有人講作文,自問自答了一整篇出來。好像很好玩,不如我也來寫一些吧。

Q1: 作文是否有秘訣?
A1: 秘訣這回事,因人而異。愛充的人,他會說,連洗手也有一套,會洗得特別乾淨,只是他不告訴你--這種人世界上有很多。殺也殺不完。如果是我的話,乾脆會索性說沒有,省事得多。但甚麼事情,也可以有技巧。只是你別問我,答不到你,上完三年中文課,一大堆理論,全部半懂不懂的。

Q2: 人活著,應該作文嗎?
A2: 其實很應該。寫東西應該是生活的一部份。譬如說現在很多人愛拍照,花很多功夫學照相,買起單鏡反光機來,一擲千金絕不糊塗,卻很少人會花幾十元買本書,看看人家寫的是甚麼,也重新去嘗試把自己想講的東西也記下來。以前熱過Xanga,大家都還會留點東西作點交流,即使是火星文也有意義。現在Blog世代也過去,微博也以少字多圖取勝。寫字,甚至打,也嫌花時間。總覺得欠了文字,世界也冷冰冰的。

Q3: 但有很多人都說,不是不想寫,是沒能力。又或是沒時間。
A3: 第一,沒時間向來都是最廢的藉口。第二,沒能力的話,用口語也行。有些名家寫起口語來,一樣讀來生意盎然,流暢好看。如果說話是與生俱來,寫作也應該是。況且沒能力,可以練習,甚至重新學起,也成。不過不放下iPhone的話,的確是很難做得到的。遲早連筆怎樣拿,也不懂了。人類會墮落到一個怎樣的地步,真的無法估量。再過三十年應該可以像中史課一樣取消。

Q4: 你一直如此堅持地寫,究竟多久了?
A4: 小學看過小說覺得有趣就開始試寫,然後一直都停不了。而開始作有系統的備份,還多得互聯網,中六開始寫網上日記,幾乎到碩士畢業,也盡量維持天天去寫。現在工作很忙,也會嘗試維持另一個Blog的發文量。Facebook的note也很多。

Q5: 作文有甚麼好處?
A5: 很好的,可供發洩用。不喜歡某幾個人,某些事,也可以無情的進行一般人難以想像的鞭策(XDD)。而且寫的東西沒有保留,可以很坦誠,也可以很虛偽,怎樣也成,很自由。最重要的還是,對維持僅有的中文水平很有幫助。而市儈點說,投稿有稿費,參加徵文比賽也有獎金獎品,夠強的話,還可以成為JK 或金庸,萬世不朽。後者,當然我做不到,但偶爾替人寫寫這個那個,也很開心。

(待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