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開會

開會,大家發表意見,有交流,工作做得更好。大家是開誠佈公也好,是打開心窗說亮話也好,總之暢所欲言,無高低之分。

但這只是開會的其中一種方式。這種開會方法,不是沒有,但很少在平日發生。

而另外還有一種更常見的是,你跑到老細房裡,然後幾位老細一同連珠炮發,坐而論道,談笑風生,一下子,已經把你的Idea通通都講了,還要是改良版2.0 Plus。很快的,大家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話題已經變成退休年齡,法國餐,或者倫敦奧運這些毫不相干的事了!

這個時候,除了一同哈哈大笑以外,真的想不到有更好的應對方法。當然,你也可以突然力排眾議,轟然大叫一聲,說你想到一個絕世好橋,甚至可把之前老細的方案都比下去。

但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想到?

而再來一個跟進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肯定你的更好?

而再來再來一個終極問題是:

就算真的最好,你是不是要衝著多位老細的面前講出來?在心中想了那麼多問題,一下子要找出答案,並不是一時三刻的事。到你下定決心的時候,老細們已經拍下手說:好搞掂,就咁做,大家散會!然後眾人已鳥獸散。

你愣在一旁,默默看著手中剛抄的筆記,心想:果然,做細的還是不容易啊。沒你的價值,請你回來又幹甚麼呢?想到這裡,背脊已爬了一身冷汗。

Share

表現給誰看

我不知道投資銀行家Y是怎樣去管理他的下屬的,但是今時今日,他們失驚無神暴走,不論大小公司,都不是甚麼奇聞,甚至可以說已經會司空見慣。例如以下再轉載朋友E在Facebook的數例:

而家啲90後嘅辦公室表現真係好得人驚:

  1. 同Senior食完飯之後話:丫返嚟涼一涼冷氣,陣間再落去飲杯野,哩啲生活你冇咖喇;
  2. 三個鐘Super long lunch之後,返嚟話:肚痛(痛咁耐,不如去醫院Check下好冇?);
  3. 交野俾佢做,同佢話啲Data仲Gen(ereate)緊,佢答:唔好急,我唔想做住。

看完以上的例子,我覺得那些遲到、或者開會不見人,已經算是小兒科。其實怪不了他們的,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有甚麼問題。道理簡單,他們就是欠缺Incentive;通常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外乎幾個原因:

  • 家中有米之餘,而且極多,是否工作,並不重要,不過為消磨一點時間,費事給人當異類看待;
  • 自己雖然沒錢,但可能是極有勢力的後代,隨時和你老細,甚至你老細個老細Friend底。就算甚麼也不做,一樣到時有功課交,然後升職比你快;
  • 性格問題。這份被炒,又找下一份,純粹為找樂子。老細是人,不是神明,唔高興一樣照樣開拖,是破辦公室封建的孫中山,同樣偉大。

我相信投資銀行家Y最後只是想講一點:這世界是不公平的,So what。你看不過眼,是你太Out,進化亦不夠。說罷,照例乾笑幾聲。

所以我常說:投資銀行家Y眼光的闊度,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比較的……

Share

食鬼人

有時辛苦了一個上午,真的很想午飯吃好一點。

但是有時偏偏端出來的食物不合乎預期,會感到很沮喪。

你說頹的都算了。頹的當然指食物求其但價錢相宜;但嘩成舊水掟出黎,你都仲揸流攤Hea我,教人怎能夠接受?(廣東話真的極傳神,如果變成書面,只能寫成:但把一百元拿出來,你也只是給我敷衍了事,太淡而無味了!)

我發現午飯的質素,對下午的工作效率往往有決定性的作用。如果吃得好,吃得愉快,吃得飽,下午很容易就會進入狀態,繼而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至於剛吃著了垃圾的,很容易下半場半路已經無油,然後只顧吃零食,弄至滿指餅碎,更加軍心渙散,毫無戰意,一蹶不振。我人抵不了餓,一但肚子打鼓,就立即舉白旗投降,你叫我寫一個字也寫不出,計數也會立即計錯。

還是食鬼好。它的工作就是食豆,然後食鬼,可謂寓工作於娛樂,根本不存在以上的問題。而且一直沿著豆吃,也很容易就能夠勝任,不用想太多,人很輕鬆。我估計Pac-man應該是個快活人。

Share

實習

以前做Intern不知道,原來Intern在公司可以是件雞肋。

人家青春少艾,剛剛大學畢業,甚至仍然在學中,活力充沛,對職場黑暗一概不知,一心想來公司一展拳腳,學有所成,一展身手,既可以充實自己的CV,又可以充實自己的暑假和荷包,可謂一舉數得;但是公司原來根本個個忙得打跌,原來新人來了,卻沒有人有閒暇「湊雞仔」,那怎麼辦?

打著Intern的旗號,人人都知道他們短期內只打一點風流工就走(當然以往以Intern直入長約的Ibanker則例外),時間那麼短,需要長時間去Pick-up的Project不可能handle,又不能碰和機密有關的事情,換句話說,也實在不可能交心,於是大家強顏歡笑,好像歡迎新人來到,為大家增添偉大的助力,但其實到頭來,又只能夠叫他們做些無聊的研究,寫點無聊的報告,再到最後做個無聊的powerpoint presentation,那就算了。

很慘的感覺。那時做Intern覺得被投閒置散,但原來部門亦有苦說不出。究竟Intern這個制度,是甚麼人想出來的?真的正正經經想要人家學東西的,實習期拜托就長一點啦。只得一個月,兩個月?就算人家是天才,老細天天頻撲,連Intern甚麼時間first day last day 可能也不知道,怎可能傾囊相授?屆時又可以有甚麼建樹?

所有事情都是掛名而已,Intern也不例外。畢竟從沒有人尋根究底,問你究竟Intern中做了甚麼。只要是大摩、IBM、Google……誰還在乎?

Share

中伏餐廳

星期五,同事D和我打算找家好點的餐廳吃飯,說是慶祝一星期的辛勞──

是,本來是想去吉野家的(不要笑,吉野家在我們的心目中絕對稱得上米芝蓮一星),但是忽然同事D眼尾一睄,竟然看到前面有一家新開的泰國餐廳,於是他說:「喂,不如試下囉。」怎知一拉開門,踏進,發覺──

裡面只有小貓三四隻。原來是新開張的?在出於禮貌的情況下,又實在不好意思推出,於是只好坐下來了,反正座位多的是……我和同事D交換了一個眼色,都知道大事不妙,這裡中伏味極澴,後來店員遞來一張餐牌,更發現感覺無錯:

簡單的黃色小紙上,只有幾多餐。但所謂餐,其實只有一個飯,不配餐飲,沒湯也沒甜品。我只好小心地揀了個泰式海南雞飯,也要$69元。叫汽水,要再加$15?痴線的嗎?同事D就問:「Could we have two cups of water please?」不料店員耍手擰頭,說這裡沒水提供。

同事D冷笑聲:「水也沒有怎做生意?」

不過,店員講簡單英文,和其他同伴即轉回泰文,那食飯應該很正宗啦?先不要那麼擔心,或者不是那麼差呢……

飯端來,只有半碗左右;雞只有數塊,伴醬汁一碟。味道是不錯,但這份量,這價錢,侍應十問九唔應(因為言語不通的問題),實在令人很無奈。很快,我們吃完步出。我笑笑:「以後還來不來?」

同事D嘿嘿笑:「來!討厭哪個都邀請他來!」那,不就是我麼?LOL

Share

工與求

老細一聲令下,得去負責下一個臨時文員的招聘事宜。

做應徵者被公司面試的機會當然很多,但去面試別人的機會還是第一次。雖然只有好幾個人,但是每個面試就算只花上幾分鐘也會很累人。有甚麼感想呢?

原來First Impression,真的很重要。他們甫進來,就如同下棋的開局,一子錯,則滿盤皆落索;走得好,自然順風順水。問題懂不懂回答當然也重要,但有時就算真的不回答也不要緊,最緊要是應變能力,還有答案是否合乎情理,僅此而已。覺得面試者適合,真的會不由自主問更多的問題。至於沒有興趣的,自然不多想問,匆匆就已經想打發他們走了。面試就是這樣無情實際的一個活動。

不過「假公濟私」,還是閒閒地問了很多關於之前工作經驗的問題。大家都不約而同說,工作工時很長呀,加班很辛苦呀,有些就算只是寫字樓的文書工作,一樣要在星期六、日準備好心情隨時上班……有個人還說之前住上水,還得天未光就起床更衣上班……

果然在香港要找一份工,真的不容易呵……

Share

杯具

一個星期,幾十條死線要趕。甚麼才算真正的死線?就是那些上午Send個報告來,下午就要你回覆那一種。下午回覆也算了,打開文件一看,發現原來裡面三百幾頁。三百幾頁也算了,但還要錯漏百出。錯漏百出也算了,原來之前叫他們改的,還沒有改。

這樣的死線,Set來幹甚麼?然後更好笑的是,忽然間同事D同我講,「他們一會又有另一個版本給我們看,但是只有十五分鐘。」現在是玩舊時閃電傳真機那種奪寶奇兵式遊戲節目嗎?是不是不能在限時內搞定,就不能擊敗女巫的譚玉瑛姐姐?對口真的以為我們坐擁超級電腦,還是覺得我們都像復仇者聯盟一樣,通通是異能者?

另外有一件很令人討厭的是亦值得提。為甚麼要在臨吃飯的時間才把文件放出來,然後Seek urgent input 呢?擺明叫人不去吃飯。知不知道吃飯時間是很重要的?那是監犯唯一可以稍事休息的時間。你看不到以前很多劉德華周潤發式的監獄片,都是食飯時間拎住個橙等派飯是最精神最多野講的嗎?而王光亮往往就是這個時間走出來跟主角一起開P開大片的。為甚麼要連這樣寶貴的時間也要剝奪呢,跟這種對口工作,真倒霉。

最可惜的是,到頭來跨越死線,也不一定能生存。套內地一句老話:真杯具啊。

Share

邊有XXYY咁理想

老細發火,非同小可。就算他們發火的原因是否與你有關,你當時身在其中,都應該立即擬定好策略,以確保能夠全身以退。

當然,最理想的方法,是巧妙地令老細收火,甚至笑逐顏開,但這樣需要很高的技巧,不熟悉其性格,自己不挑通眼眉,而且應變速度極快,能力極強,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且危險性極高:天曉得會不會火上加油,到時由本來不關你事,也變成連你一起夾生燒死?再試想想,如果親如女朋友老婆,都不能夠妙手回春,你,憑甚麼?

不夠藝高人膽大,只想明哲保身,那應該怎麼辦?繼續面帶微笑,又或者神情維持應有的肅穆,學CY話齋,保持謙卑的心,偶爾點頭,進入Yes man模式,然後如果知道老細有責怪之意,又無化解之空間,當然要即時道歉為萬全之策──而即使事情與你無關,你也應該道歉,自行揩野上身,負荊請罪,以表忠心。

你話吓?唔係呀嘛,打份工啫。咁最後一條,就是扮死狗,不作聲,直至老細的怒火燒光燒淨為止。不過也不一定行得通,你甚麼也不做,可能隨時會推你出去直接問斬。說到最尾,都是那句:並無定法,世界難撈!句號。

Share

來去

同事S離職,例牌的官方活動,包括歡送儀式,Farewell card,老細的通知……

已經如同結婚行禮一般的例牌。

我們部門一直缺人,工時特長,雖然每年都有新招聘,希望能有新血加入,減輕其他同事的負擔,但同時每年亦一樣有人另有高就。有些可能是高薪挖角,有些可能是讀書進修,有些甚至只是想忙碌過後先休息充電一下。換句話說,一出一入,勉勉強強打個平手,缺人還是一直繼續缺人下去。加上工作量又愈來愈多,所以有人離開,其實著實沒有甚麼高興。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但歡送過後,大家各有打算,很快就已經忘了當天的那位舊同事。直至忙碌過後,有天偶然經過,不期然望著本來有人有文件的坐位,忽然間已重新回般成一個吉位,你才恍然發現原來那人一早已經不在,這個時候,你會否會一絲茫然,一點悵惘?很快又會有一個人來填充,走馬上任,放上他的文件,他的東西,一個屬於他Style的新Partition又誕生了。

舊事已經不需再記,新人亦不知道這個位置上,曾經發生過多少歡笑,多少血淚,背後有多少故事。沒有驀然回首,因為在他眼中,這些甚麼的都根本不重要。那個是誰……?

Share

打電話去

因為經常要開OT,所以不能回家吃飯。但我們家還是有家規要守的,沒有合理的理由不回家吃飯,可能是死罪。所以,不論如何,要先打給高層,以免煮多了飯,去街市買菜,也會因應減少一些,不用他們多想。如果這個電話不早點打,待他們都買了菜才打,又會被罵的。所以當知道當天的工作多半做不完,就快快打電話去做通知。

一開始的時候,語氣很懷疑,多半是這樣的:

「有無搞錯呀,呢度做唔係應該無野做架咩?」

「吓,又OT,係咪真係咁多野做?」

然後就開始抱怨:「晚晚都唔返黎食飯……」

但是自從大老細即將上場後,高層的語氣竟然出現改變:

「哦,唔返黎食飯,咁好啦……」

「依家係咪好多麻煩野……」

「唉,點解你部門唔請多人呢?」語氣少點一點冷漠,多了幾分同情。

其實我想講,我們部門每一年都有請人,只不過,每一年也有人離開咁解。

難過的人生啊~~不過因為即將出現的大人事變動而得到諒解,真是太好了。XDD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