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

在虛妄的世界,連七一遊行的數字,不同機構所估計的結果,竟然可以出現那麼大的差別。警方說只有六萬多人,而民陣卻說有四十多萬。至於較為「中立」的港大調查,說大概遊行人數屆乎九萬至十一萬之間。

其實這些數字,真的得啖笑,警方和民陣的數字幾乎可以肯定一定和現實不符,一個報細、一個報大,報出來的目的只為嘩眾取寵,不然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至於港大的調查,透明度高,估計方法皆有跡可尋,但是不是代表數字就一定100%準確,然後大家就可以奉若神明呢?當然不是。但這裡不是研究學術的地方,所以它有甚麼Limitations之餘此類的,按下不表。

或者只在這裡舉一例,說明統計學是一門甚麼的一回事。

記得那時讀計量經濟時,那位德高望重的教授W,所出的試題,都以難度極高見稱。如果你搞不清楚概念,只盲目背誦公式,很容易便會中陷阱,然後死傷枕藉。其中有一條很經典的便是Hypothesis Testing 中的選擇題,就問如果p-value細於0.001時,是不是就代表能「證明」Hypothesis 正確。結果很多人都答錯了,受到眾學生的詰問,教授呵呵笑,答:

「統計學永遠不能證明甚麼,最多只能說99%不能被推翻,但也不代表那1%不存在!」

所以現在看到有人Quote數字,想證明甚麼時,先想想究竟數字從何來,有甚麼理論基礎!

Share

任出招

最近有件事,震驚了財金界,當然也包括我們的辦公室:

前金管局總裁,有金融沙皇之稱的任志剛先生撰文,說「定海神針」聯匯應該脫勾──

這是報紙的說法。有興趣知道真相,或者要「獨立思考」(現在通識,很喜歡這樣叫,或者說是「批判性思考」,都難聽得要命),還是上網找原文看看吧。其實他的文真的沒有甚麼特別的,很三幅被,但也未致於陳腔濫調,至少他是以自己怎樣一步步去建構香港聯繫匯率制度為歷史背景去寫的,的而且確沒有人能夠好像他更清楚制度的運作,而在香港也許沒有幾個人可以像他更有資格去講這件事,所以有興趣的人,還是值得一望。

他沒有主張些甚麼,只是列舉以後的方向,所以其實政府或者各界會不會反應過大呢?當然,最耐人尋味的還是,還是發表的時間和動機。生果報甚至說他起義,簡直誇張得要命。其實他現在已經解甲歸田,能夠做些甚麼呢?真的擔心被秋後算賬,所以索性先發制人,「叫人地唔好搞佢」?我覺得坊間現在的分析都太流於表面了。任生曾這樣攀上如此高位,謀略有返咁上下,他怎不會預計到有人批評他「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我看還有幾個後著未使出來,大家以後還得用心看了。

曾幾何時...

不過想起98年金融風暴,他、煲呔、飛龍,三人聯手打大鱷時眼神堅定不移的合照,一度傳為香港公務員基石的美談。現在十多年後,眾人下場如何,這才是最值得再探究的問題。任總,你得小心撐住了。

Share

股價反映在電視上

Sell in May and go away. 中文亦有云:五窮六絕七翻身!

是不是六絕七翻身,還有待觀察,但股市在樓價上揚之時,的而且確一洩如注。江湖友口痕友又出來歸咎,這是丁蟹效應。不錯,鄭少秋主演的TXB心戰,正正在此時開始上演。有人甚至聲稱,由於劇集播映的時段極接近美股開市的時間,曾不止一次看到主題曲一播之時,立即令道瓊斯平均工業指數下挫,然後到劇集完結之時,才慢慢回穩。

很神奇對不對?不過當然,在另一邊廂,亦有統計友出來護航,說丁蟹效應沒有根據,如果真的認真地走一個Empirical的Correlation test,發覺其實只是傳媒在穿鑿附會。Well,過份否認一件事亦是一種迷信,誰知道當中的一切來龍去脈?況且研究丁蟹效應,必須計入本地色彩,大家一看到鄭少秋一出,個心寒一寒,先已肴底,賭仔最忌沒有氣勢,容易輸錢,誰能判定真的完全沒有影響?

我看,有大貨的朋友,還是先走走貨,比較安全。因為,這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反智社會。

Share

與此同時,破頂的樓價……

香港的市民,多數關心的議題只有幾個:

樓價,股價,以及大肚的女明星,究竟嬰兒何時出世。

很多人都出來解釋,樓價為甚麼繼續上揚。但是他們沒有發現,其實這些解釋,除了回應一句Noted,或者Noted with thanks以外,根本沒有甚麼其他特別。

財爺跑了幾次出來,說現在的樓市是冰與火。我不知道財爺之前有沒有看天與地,但是自從天與地打後,大家都喜歡用x與y的方式,而x和y又是對偶。多作這種例句,對於對聯或者詩詞的撰寫,會有幫助,但對於樓價,我相信除了很好笑之外,想不到其他重大的影響。

另一邊廂,西班牙深陷債務危機,一家一家有花園的豪華洋房,在香港分分鐘幾萬銀一呎,價值上億,但在彼岸,卻已跌價不止六成。

如果要選擇樓價高,難以買屋自住;還是國家破產,不知大家會怎麼選。你問我,一定要揀寧願破產。

Share

專家

閱報,見某新聞標題:

美專家:明年五成機會衰退。

心中竟不由自主,立即稱快。這就是經濟學家應該做的事!

不要以為他們只懂得需求供應,然後把一道道斜線移來移去,就說已經漂亮地完成了分析(其實現在還有人「敢」這樣做嗎?誰會用IS-LM等來演繹零八年至今的美國宏觀經濟情況?)。不少還是統計學的高手哩,所以演算機會率這回事,當然只是小事一樁,甚麼都可以從此推算出來,十分準確。多看這些新聞,多看這類專家發表的專業意見,一定對認識未來更有幫助,例如──

歐專家:希臘破產機會不高,但也不是完全沒有。

意專家:意國總理已經下台,局勢穩定的機會或會上升。

日專家:如果沒有進一步惡化,輻射的水平應該不會顯著增高。

港專家:特首選舉,唐梁兩人勝負機會各佔一半。

澳專家:買大小的時候,不開圍骰的話,買大和買小勝出的機會理應是均等的。

當然,我們亦一定記得,本地著名的足球專家,也曾經以極其獨到的分析,贏取各球迷的歡心。那句話就是: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

這個世界有這麼多專家,真好。不要問,只要信。明天會更好。

Share

救世/騙世之學

作為修讀經濟的門外漢,總得留意每年頒法的諾貝爾獎。 今年,是由宏觀經濟及經濟計量學家Thomas J. Sargent 和Christopher A. Sims獲得。

簡介說,他們得獎的原因是其「對宏觀經濟因果分析中實證研究」的貢獻(for their empirical research on cause andeffect in the macro-economy)。

這聽下去好像是個很不得了的Achievement。當然,在現在環球經濟異常不穩,歐債危機四散之際,誰得到經濟學獎自然引人注目。頒給宏觀經濟研究的學者,亦有鼓勵作用,委員會大概希望在云云的大師之中,有人能為現在的經濟把脈而斷症,對症而下藥,把世界的秩序導回正軌。但有趣的是,得獎者竟然都表示,他們也沒有解決的良方:「若我們有簡單辦法,早已傳遍世界,但不幸地我們觀察數據極費時。」

不錯,做研究的不一定代表能救世,這就是經濟學中的現實。得獎者最偉大之處莫過於為宏觀經濟分析提供了一個統計學上極為嚴謹的數理框架,通脹,息率,經濟增長,通通可以放進模型中逐一測試其關係。這個辦法,經簡化後,在大學二年級的計量經濟課也一定有包括在內,我們管它叫VAR。在這裡我不詳細講,大家如有興趣,可以自行上維基或找參考書看。

但問題的核心是,以過去的過據做出了若干的分析,反映出某些關係,不代表以後他們會繼續一如以往地走。零八年的金融海嘯,英女皇簡單拋下一句:為甚麼你們些學者通通預測不到?教在場一眾高手無地自容。事實上,現在已經有不少人要把經濟學整個重寫,因為它解釋不到現在發生的事。解釋不到,還讀來幹甚麼?

經濟學還是新興的學術。世界變化如此之快,往後要發展的道路仍然漫長。

Share

Esprit

Esprit 的股價從百多元跳下來,最低只剩下八塊錢。你玩股,股玩你,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會因此而傾家蕩產。有些人常說:別玩二三線股,因為太危險;所以最緊要還是要渣大藍籌,最好還要是恆指成份股,準無錯的--這些哲學,在最近五年,通通都給推翻。

所以我們還是不要給金漆招牌所迷惑,只要看得出企業前境暗淡,都可以給大行一個狠狠掟貨的機會,不是說你是紅底股實力股就會輕饒。匯豐銀行在零八年發生了甚麼事,大家相信仍記憶猶新吧?至於今次的跌浪中,中國四大行,中工農建,還不是全部跌個四腳朝天?農行還在短短幾星期,已經跌了超過三成,極恐怖。所以在這市場中,千萬不要守甚麼信條!

話題說遠了。其實我還是只想講Espirit的廣告而已。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甚麼,自從Espirit 的股價大插後,我在地鐵站就經常看到它煞有介事鋪天蓋地像是要告訴大家現在開始就要救亡了似的巨型燈箱廣告。但是驟眼看去,竟一點也不吸引,顏色是灰褐色,已經十分教人沒有勁再看下去。至於請的模特兒,一點也不美;賣的衣服,也完全不好看。嘩,這不是救亡,是進一步趕客吧?

老實說,我不知道Espirit在港是怎維生的。我有時經過鋪頭,也只是有疏疏落落的幾個人。談熱鬧,向下比比不上甚麼IT/b+ab;向上又比不上Gucci LV吸引大陸客的揮金場。真的只靠歐羅食飯?這樣說回來,當初是怎麼把自己搞上去的?邢先生真有辦法,抵他發大達。

Share

燈神

上一篇文章登出之後,就有人爭相詢問那個開口中的期權專家是誰。其實我不想打破人家的寶貴飯碗(也應該不會有這麼大的影響),所以才絕口不提,但如果大家真的要知道其蘆山真面目,事實上有又何困難?現在是高科技資訊爆炸的網上年代,凡事只要Google一下,就知道答案了。我又何須一語道破呢?

只要知道指路明燈,就會發財。但是你也許會怪我,說找個燈神,又如此準繩度高,絕不容易。此言差矣,現時單單在香港,靠財演混飯吃的人何其多,只要平時細心留意報紙電視電台,都不難發現他們的蹤影。花多點時間,做多點功課,你很快便會發現,其實總有一個係左近。

別的不說,即使是最大名鼎鼎的其中幾位,也在九月一直飾演著大好友的角色,從沒有改旗易幟,形象真的十分鮮明。例如大師,他就幾次提及「歐洲壞因素已經反映,所以港股已經見底」;「萬九支持強勁」;「股票很多已經超賣,十分吸引」等等。一直到九月尾,才轉轉口風,說淡友造市,市況極不穩難睇等等,為自己開脫。但你別批評他,某位股壇大明星亦一度說內銀股極低殘應該低吸云云。可惜這些股票,每天繼續7-8%般跌,跌到你驚。

所以呢,你別以為人家出來侃侃而談,真的完全沒有用處。只要分析運用得宜,就算是流料,你也可以進一度掌握時況,真正洞悉先機,做股壇大贏家。這個做法,成本又低,效率又高,好過信技術分析睇陰陽燭仲搞到錯晒啦!

Share

雜談 (II)

有人問,財演的功能究竟在些甚麼地方。當然有用!只要找到明燈,你要在股市獲利真的不難,甚至是太容易了。最近我找到一個例子,就是個好榜樣。齋講未免缺乏支持,我們以九月的數據說明之。

恆指在九月一日以20,585.93收市,九月三十日則為17,592.41,換句話說單是這個月二十多個交易日,便累跌接近3,000點,說股災月絕不為過。雖然過往的高位在於24,000點,但如果能在九月前沽清離場,相信可以減低不少損失。不過,我們可以在網上看到某位聲稱期權專家,竟然在整個月份中在其專欄中不斷唱好,情況教人咋舌:

****

2-Sep-11 20,212.91 -372.4
即市開始呈現嚴重超賣(按:事實發現並無此事,因超賣可再超賣)

5-Sep-11 19,616.40 -596.5
下午反彈幅度有望擴大,惟難完全補回裂口

6-Sep-11 19,710.50 94.1
等候即市反彈浪的開始

7-Sep-11 20,048.00 337.5
為何先挫後揚市況令組合進一步跑贏大市?(按:可惜他自己卻站錯邊睇錯市)

8-Sep-11 19,912.82 -135.2
昨天已加注買貨,逆勢看淡者須面對虧損(按:結果看淡者獲得厚利)

9-Sep-11 19,866.63 -46.2
恒指19175支持可靠(按:下個交易日即穿)

12-Sep-11 19,030.54 -836.1
繼續保持觀望態度

14-Sep-11 19,045.44 14.9
先看反彈(按:反彈浪不夠五百點完結)

15-Sep-11 19,181.50 136.1
等待b浪完結

16-Sep-11 19,455.31 273.8
市況逐漸轉強,反覆橫行局勢不變(按:下跌趨勢一直無停止跡象)

19-Sep-11 18,917.95 -537.4
期指即市重要阻力看19278(按:即穿)

20-Sep-11 19,014.80 96.8
即市形勢正逐漸轉好(按:兩日後,恆指跌近一千點)

21-Sep-11 18,824.17 -190.6
低位主動買盤回增,市況仍待進一步轉強

22-Sep-11 17,911.95 -912.2
下午或略呈反彈,惟短線仍淡(按:反彈亦無出現)

23-Sep-11 17,668.83 -243.1
港股低位主動買盤明顯增加

26-Sep-11 17,407.80 -261.0
期指小時圖不宜錄得低於313的時段收市位

27-Sep-11 18,130.55 722.8
即市形勢顯著轉好,期指須守穩通道中軸(按:無法守穩)

28-Sep-11 18,011.06 -119.5
反覆偏穩,伺機再升(按:升市並無出現)

30-Sep-11 17,592.41 -418.7
港交所應展示明文規定,支持最後結算價安排

****

準繩度之高,教人佩服。一張大期,3,000點已經是巨額款項。信他的話,便會傾家蕩產;敢於和他對賭的,自然倒過頭來,便會發大達了!

Share

雜談

很多人讀金融經濟,偉大的想拿諾貝爾獎,否則大多只是為了投資,甚至只是炒沙炒石,賺錢。但是天跌下來的錢,不易執,隨時貪字得過貧,貧字得個忿。

三年前,零八年次按爆破至金融海嘯,大跌20,000點,大家都痛悔錯失大好時機;好了,現在牛市都還未數夠一二三,已經從24,000點跌至接近16,000點,跌幅已剛好達三分之一。問題來了,有錢,入不入市?應該不應訓身,博一朝富貴?

相信技術分析的,和零八年跌市比較,現在走勢浪數何其相似。要是果真如此,市將反彈,然後會繼續尋底(即跌市三部曲),但這樣轉瞬即逝的機會,不博也罷。況且技術分析這回事,當參考也太多,例如說牛三的急速上升根本在今年完全沒有發生;十個月內九個月也在22,000至24,000點徘徊,而且大部分二三線股根本不跟大市,沒有道理可言,再加上現在熊蹤忽地出現的瘋狂洗倉場面,這一年真的很容易輸死人!

看基本因素,今次的情況比上次更奇詭。例如看本港失業率,竟然還在3.2%的低位,還沒有見底跡象。不同零八年上半年已經在3.3%停滯,而市亦在那時急速下瀉--當然那時雷曼還未爆煲。但現在說來說去的希臘危機,也還未爆啊?失業率和經濟數據大多滯後,但這次卻滯得不尋常。現在香港經濟來到第二季,還有超過4%的正增長,恆指卻已掉了8,000點,這還好像只是剛剛開始,十月業績期,P/E在盈利預測修訂後還有上調空間,整件事未免太可怕了。

經濟周期變短,牛熊分界亦理應一樣。最大問題是之前的升市,也沒有多少實質的世界經濟(尤其是美國)去支撐,換句話說,現在的玩法已經不一樣。所以一但恐慌再次蔓延開來,市便很容易爆開。如果真的是大熊市,洗倉遊戲一定異常徹底,上次大家都對匯豐極其信任,結果齊齊訓街;今次我們應該看異常堅挺的中移動。此股一但跌穿七十元,大家便應該知道,又一次要血洗太平地了。

大家一起儲定彈藥,看準時機吧。我們亦要密切留意第三季經濟數據給我們的啟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