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真係好好睇!

從奧運,體會人文精神。在香港,體會方式,包括:

  • 跳水的時候,看半裸型男淋水,然後將圖片放在Facebook瘋傳;
  • 到男子體操的時候,看到一截截肌肉賁張的男運動員,又繼續把圖片上載到Facebook,評論不外乎真係好靚仔、好Man;
  • 但不要以為男方會比較高尚。到女子體操,看哪個未發育,哪個樣貌標致,哪個身材最好,這些都是比甚麼轉體曲體更亮的亮點;
  • 於是延伸閱讀是那個女選手有上花花公子的雜誌;
  • 因此,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去看那些看不清選手面容的直播;
  • 沒有人關心港隊任何一個選手的結果,直至去到八強以上;
  • 然後一輸波,就叫人發表感受,再草草評論一句:賽事很精彩,雖敗猶榮;
  • 大家都很關心究竟奧運選手村是不是真的有精彩的胡天胡帝派對;
  • 大家都不關心勝負以外的比賽規則以及運動員的表現和技術;

所以司徒兄說得對。這樣的奧運,是否直播,其實沒有甚麼關係。下屆可選擇在東張西望,或娛樂直播時段內播出,再加插匯應通(不現在用手機App即可)玩競猜中國獎牌數目,搞掂。大家都開心。

不過值得補一句:Alpha台是大贏家。國際台竟然有破紀錄的高收視,開心死高層了。

Share

有動漫嗎?

話說一眾o靚模過不了書展的難關,給貿發局來一招堅壁清野,其中某某的寫真,因為尤如三四級無疑,甚至慘遭封禁,書籍直送淫審處,如是者今年o靚風稍息。不過,無法再書展插旗其實也沒所謂,她們已經立即轉戰動漫展,即他們的發祥地。期間又一次成為肉海橫流的龍友天堂,自然不在話下。

雖然我有看動漫的習慣,但卻一次也沒有去過動漫展。因為普遍的觀感是,如果說書展已經屬掛羊頭賣狗肉,那麼我也不知道動漫展應該用甚麼也形容。之前,是刀刀劍劍的炒賣展,正因為這樣,很多青少年甘願訓街,徹夜不眠通宵守候;然後一開幕,大家沒命的奔到心儀檔位掃貨……

後來,Cosplay風起,卻不是講扮演角色的神髓,反而斟酌女角的三圍數字以及英文數字的編排。周秀娜的抱枕,甚至連孩童也瘋狂搶購,於是造就今日o靚模橫行的新時代。沒有人再理會,究竟有甚麼動漫好看;大家只會理會今次青山謝檸檬龍心究竟又會發咩癲。

說起漫畫,最近因《鋼之鍊金術師》風靡世界的女漫畫家荒川弘的新連載《白銀之匙》(Silver Spoon)講的是日本農業大學的趣事,當中對人、牲畜以及生命、食物之間的關係都有輕鬆而深入的探討。離奇的是,故事不血腥,不色情,但有知識,富哲理,畫風繼續走樸實路線,但竟然仍然大賣,簡直是日本漫畫中的一道清流。大家有興趣的,可以一看。

Share

再談國民教育

最近大家都熱哄哄講國民教育。有人說,這類教育是必須的,因為雖然回歸多年,但人心仍然未回歸,所以才會出現七一遊行藍色獅子旗旗海的壯觀場面。

其實不然,他們過份憂慮了。

怎麼還未回歸?這是擾亂人心的言論,絕對是妖言惑眾,其心可誅!舉一例即可自明:君不見最近城市煙霞滿山,酷熱非常嗎?出外吃飯,深深呼吸一下,竟然感到空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鐵鏽味。一聞之下,感覺多麼熟悉──

每年夏天回廣州,一出和諧號,那種沉鬱而略帶焦土味的空氣,撲鼻而來。陽光是灰橙色的,樓宇是灰白色的,呼嘯而過的車輛,亦夾著灰黑色的霧。整個地方都灰濛濛的,但你千萬不要皺眉頭。因為,這正正就是我國繁榮的象徵,是經濟帶動了火車頭高速向前的最佳證明!

本來,香港是不會有這種氣味的,它不配。但現在不同了,整件事像CEPA的簽署一樣,連空氣溫度濕度都無縫交接,雖然汗流浹背,但你們應該高興。這種空氣,是阿爺的黃土大地所獨有,感動啊!可歌可泣啊!幾乎要即時面向紅方的太陽,唱首我和我的祖國了。

所以,只要多呼吸這種空氣,少點批評空氣的污染水平,多歌頌祖國美好的事情,我相信國民教育,經過一輪的口諸北伐後,仍有一番美好的將來的。大家說對不對?

Share

噫!

書展幾年以來的發展,一直不愁缺乏話題。由o靚模平賣「健康性感」寫真集,又嘔牙膏又流口水,到藝人充當才女出書字體已經接近24,以雙行排版再加一頁一版圖片,但結果仍遺憾地充滿白字,以致高登友寫有味小說亦告成功上位,都令人不得不深思,書是甚麼,閱讀是甚麼,而舉辦書展去鼓吹的所謂閱讀文化,究竟又是些甚麼。

我們且不去再談「當代教育」佈置得尤如成人影碟鋪的事了(反正相片也看過了,一幅圖勝過千言萬語不是嗎?)今年書展會場內,明顯更為「多元化」──這亦是貿發局一直大力推動的事──不單食物攤位更多,而且更有不少攤位不是賣書,反而是賣化妝品、首飾,甚至是衣服。無疑,這個聲稱是書展的東東,已經成功演化成一個貨物集散嘉年華。畢竟也是要做生意,檔口也要用價Bid回來,不賺錢的話,怎麼說得過去?你養我們嗎?他們會這樣反問。

一件事如果有商業的性質,就難以自鳴清高嘛。書展說到最後,也只是英雄塚,亂葬崗。試想想,一年有幾多作者出書,有自資的,有被人發掘的,有已經是名家的。大家都想在名利場上,分一杯羹,賺錢,添人氣,所以在書堆的鋪售榜上,一樣要努力向上爬。賣不好的,作家生涯便完結,書會賤價促銷,即使不需一綑一綑的送到堆填區,也許也會在下年書展的10元區中出現。所以去到最後,少不免還是要各出奇謀,鑽空子,搞噱頭。

書展人愈多,聲譽卻愈差,真的可惜。還是懷念以前進場根本沒甚麼人,可舒舒服服看中國文化典籍看半天的日子。這不僅是禮崩樂壞,而是名乎其實的「風流絕」。

Share

國民與教育

依我說,幾千年的美好傳統傳承下來,最好的國民教育莫過於現在的身教。

例如現在某些人的說話能力,十分高超,集百家之大成以後,自成一派,說了可等於沒說,又可以若無其事的為自己開脫,竟像魔術一樣。

簡單的操作原理背後,亦往往經過長時間的沉淫,才達到面不改色的效果,教人嘖嘖稱奇之餘,不得不慨嘆這種功夫的偉大。

而這能力昇華到一個階段,已經是一門藝術,有藝術美,亦達致天人感應的效果,所以,亦應該是所有莘莘學子應該學習的技巧。老師亦可以人頭保證,只要充份掌握,則可以頂天立地,無往而不利。

畢竟,要在公眾場所,睜大眼說大話,已經不容易;而更高尚的是,解釋不是解釋,而是十足十的廢話。要衝破這個心理關口,真的很難,但他們到底做到了。

你怎不能給他們熱烈的掌聲,去歌頌他們一心一意報效社會所作的努力?

還是那個例子:我沒有拍檯,只是觸碰桌子,這說法,真的很高。孩子可說自己沒偷吃糖果,只是喉頭一甜;丈夫沒有出去偷食,只是和其他生物有若干接觸……

只要大家都接受,社會更文明,經濟更繁榮,城市更穩定。這種技巧,好處很多,早該大力推行。那就天下太平,四海歸心,萬國來朝──國民教育的最高境界,莫過於此。

Share

問與答

經過我們一班同事討論,現在主流的問答,應該是這樣的:

「究竟你有沒有……?」

「這件事我一定會開誠佈公,但因為……所以現在不能向大家披露(其實不論甚麼理由,到最後也得出如此結論)。」

「你說過……現在這樣,不是反口是甚麼?」

「其實你不應該這樣看,應該……(下半段其實和回答問題完全無關)。」

「我只是問你簡單問題,你為甚麼不直接回答?」

「我已經清楚回答,所以沒有其他額外的補充(沒有人知道他原來已經回答)。多謝你的提問,我也會繼續努力改善……」

「很多人都向你批評,指你……」

「這些事我是清楚的。我會繼續虛心聆聽,繼續務實處理問題。但因為……所以我遲點會再在適當的場合作全盤交代。(這回答可以重覆使用上千次)」

「……(不論問甚麼問題也好)」

「……(以上所有回答的混合,或再另行加入配搭。)」

這種現象令人震驚。而更令人震驚的是,為人師表,竟然不肯承認拍檯,反而只是說自己觸摸了檯面。這個世界,明顯已經完全瘋癲。

Share

顛倒

有人批評七一遊行人數就算多,很多都是烏合之眾,他們想表達的都只為謀「一己私利」而胡亂呼喊、漁翁撒網式的「訴求」。例如拿著藍色舊殖民地時代的龍獅旗的「港獨分子」,抑或是要求娼妓合法化的「社福界團隊」……都很明顯和大會主題格格不入。所以,七一遊行人數多少,根本不足為懼,到遊行過後,明天還不是一切都回復正常,大家照常返工返學?

但其實這種真的有很實在政治訴求的人,應該只佔遊行人數的很少部份。我相信很多市民其實沒有甚麼「政治目的」,也沒有「政治背景」,某些政策究竟要怎麼進行,可不可以進行,他們根本不太關心,他們要的只是政通人和,安居樂業,衣食住行有所依據,就是這樣簡單。為甚麼現在三十幾度的炎熱高溫,也要走出來,任毒花花的太陽燒曬著,也義無反顧地要行到政府總部?不在室內嘆冷氣更好?真的為了看回歸煙花而已?

最多人叫梁振英下台。人家才第一次上班,已經收Warning,你說慘不慘。是不是有四十萬人一起叫,這不重要,問題是政府看到這樣的人龍,把銅鑼灣整個區每一條路都癱瘓了,難道還可以當沒有事情發生?某某還嘗試企圖騎劫說:這正正代表了市民支持CY求變的政策思路。

嘩,這不是顛倒是非黑白是甚麼?真嚇人!

Share

大話西遊

如果遲點要教育下一代的時候,一定很難告訴他們做人要誠實,有誠信,不說謊。

這其實不是甚麼新事。魯迅寫立論時,已經提及「說謊的得好報,說必然的遭打」。現在不也是這個情況嗎?結果魯迅以一連串的大笑聲就敷衍過去了。

的而且確,真心待人又有甚麼好處?我的子女會問。

「你說啊,這根本就不合乎邏輯,就算是特首講大話也沒有事。」他們會鼓起腮,口齒伶俐的駁斥我,「為甚麼我這等小小平民,還只是小孩子,偷吃了糖果不承認你就要打罵我?這不公平。」

「說謊是不對的,我們騙了人家,他們不高興,你就會失去別人的信任……」

我還想老三老四的說甚麼「民無信不立」、「特首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

「沒有問題的。只要大家都覺得沒有誠信不是問題,繼續開開心心的互相合作,不就行了嗎?你不是說大人的世界,根本就缺乏互信的嗎?人本來就會互相猜忌,互相妒忌,到最後互相傾軋自相殘殺的動物嗎?歷史上這樣的故事也太多了。所以我同情特首先生,他沒有錯。」

到時,我會很無言。總不能和他們說:是呀,你已經得到了世界的真理吧?這樣下去,人人以無誠信為榮!

Share

重回洪荒

在一個智力退化的新時代,不講理性,不講科學,只求大腦皮層一下子興奮而破口而出的那種快感。對與錯,無人敢講公道說話,大家索性也不去分清楚。所謂是非曲直?早忘了。這些東西太艱深,也不好理解,不如別提更好。

人類不分東西文化,都經過不少的時間,再加上數不盡的人命作為代價,再到達了新時代的所謂文明。哲學的形成,思想產生飛躍,加上以科學作為分析基礎,人類終於脫離野蠻,迷信,唾棄了鍊金術,也不再捕殺巫女,結束了黑暗時代,而傳統最高無上的教庭、以致典型的君權神授受到挑戰,於是歷史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流血的革命,換來民主政制的雛形。就算是中國、日本,一樣都要開海禁,接受西方思想的洗禮,不論醫卜星相,行軍打仗,講究的都是科學驗證真理的客觀精神。

雖然,後來獨裁者的出現,引爆了兩次大戰,一些國家仍然採取極權的殘酷統治手段,但普遍來說大家都意識到和平,理性時代的重要,並一定要繼續以此為基礎,發展社會,人類才有未來,才有出路。

但是二次大戰結束後接近七十年,社會是不是真的更理性呢?我現在真的說不出來。就以香港這個小城為例,就算通識教育、判斷思考已經講了很多年,由上至下都看不出有這樣的質素,反而言論卻更像六七十年代那種徹底顛倒黑白的血腥歲月了。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也沒有任何人意識到,應該怎樣扭轉這個情況。難怪有人說社會已到臨界點。稍有差池,隨時一發不可收拾,重回黑暗時代。

Share

快快樂樂學僭建

最近的新聞真的很好笑。我真擔心2017年就算真的有特首的普選,門檻也不是人人能夠跨得過。

首先,一定要家中有豪宅。不是在九龍塘的約道,就是山頂,普通一介草民,除了甚麼女明星忽然富貴,又或者突然成為炒樓股神,怎麼去搞一間?

然後,家中還要有僭建。Oh my god,我家中其實要找個地方搞甚麼玻璃棚,花棚,真的好難,更不要說在地庫變成游泳池了。

唐唐因為這件事,狼狽地給民眾和傳媒轟下台,現在都不知潛到那裡去了。振英哥以為得登大寶,可以大展拳腳,強政厲治,不料原來自己家中也有問題。一開始抨擊別人的時候,還敢說自己的地方,一定不會有問題。現在呢:

只是無心之失,其餘是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他的幕僚更出來公然護航說:梁生的僭建規模,和唐唐的並不一樣。嘩,這都算開脫的理由?

人人擔心回歸十五年,法治會蕩然無存,本來我是不太擔心的。但是聽到這番話,如果居然有人還覺得有道理的話,別說立法會,香港也玩完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