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模式

個人來說,挺喜歡仙人掌這種植物。

雖然更多人嫌他樣衰。但沒有辦法,世俗的眼光就是會選出像狼一樣的特首。可見,別追隨世間的品味,一定有你著數。

Share

天地蒼茫

img_8929.jpg

大廈深鎖在迷茫之中,不及岸上這對璧人吸引。

男性全神貫注,女的也一本正經擺好姿勢。

有個懂得拍攝的男朋友真好。難怪人人都買一部在家中傍身。

Share

【Blog聚】五年之後

530.jpg
希望五年後地球還有這麼美好的風景,讓我一一去見識。

五年之後,實在是個有趣的題目。

本來又想寫一篇故事,講述一開始在一個荒涼的墓地,有一群人來拜祭,從各人的對白裡,鏡頭轉移,慢慢的描述著四周的環境,以及墓碑,才赫然發現上面的銘文竟然鑿著南杏之墓……

我參加兩週一聚時,經常有個出發點,就是想寫一些別人想不到的文章,因為大家看起來都會開心一點。「喔,原來你有這個想法啊!怎麼自己會想不到呢!」這次如果寫到連自己也死掉的話(還不過五年的時間!),雖然自己覺得好過癮(這種東西也可以用來開玩笑?),其他人亦一定想不到(敢寫包單嗎?),但是到底不太吉利,也必定會遭到一些人的抗議。

(五年之後四處墳墓,其實原因是豬流感變種爆發,沒有疫苗,一直肆虐地球,但患者並沒有死,卻變成了豬飛上了天空,大家不明白箇中的「真相」,以為我死了,卻不知道我成了飛天豬。完全是發瘋的故事,但中心思想是為了呼籲各位在今天病毒未爆發時,就應儘量保持健康生活,其教育意義倒是很齊全的。XD)

與其說五年之後會有個南杏之墓,不如說會有個「留言寫照之墓」。究竟五年後這裡會不會已關門大吉呢?我還會不會一直在寫文章呢?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只要還有一個人在看,我一定會堅持到最後一刻的──就以此文為約定。大家如看見以後日子我有萬念俱灰的放棄之言,記得要把這文章掘出來再兜頭兜面狠罵我啊。

各位回到未來的朋友:

Sherry、wiwiana、yaya周游洛言Petit_melon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hevangelZeroHaricotCatherine LimBest Actor石先生leonahumptidumptiSilver、michelle、chilli momMiddlefolium、Watson、Janice、C+、 KemptonmingmanfredNatchanlomicheeC9讀與食 肥肥媽媽呆王火羽小孜媽longqt本棉_簡單快樂軍師奶

 下期兩週一聚,題目將由Sherry 擬定。

Share

明信片(II)

516.jpg

好多向日葵。大陽之花,充滿了朝氣和希望。

的確是我們這些常常在絕望界線徘徊的人,應該多觀賞的東西。

這次看相片的註腳,是中富良野。

想起日本的向日葵花田,不其然就會想起幾年的電影,《藉著雨點說愛你》的一個場面,

中村獅童和竹內結子在一片向日葵之中,成為了一對,

戲外也是,最初引為美談。

但好景不常,最後卻離婚了。真辜負了這些向日葵啊。

Share

明信片

furano_1.jpg

中學讀《我看大明湖》,裡面寫人們對文人多大話的強烈指責。甚麼百花亭沒有花、千佛山看不到倒影……

而這裡也一直有人說,留言寫照,有廢文若干篇,卻沒照片,不是也在走「大明湖路線嗎」?

言雨仍在他的鬥獸場奮戰,要等他凱旋回陣,恐怕還「未有確實時間表」 ;

那麼怎麼辦?看來,還得借外援。這次有人慷慨送贈照片,實在至深銘感。我不諳拍攝,但只知道照片實在拍得很好看;原來他把外遊拍來的照片,造成一系列的明信片送朋友了。難得他也不介意,那麼我也把他這個意念在留言寫照之中,發揚光大好了。

接下來幾張會放上的相片,都在日本的富良野拍攝。在香港,看富良野的田村風貌,別有一番感受。因為要在本市欣賞到這樣一大片綠色,也實在太困難了。

Share

拾遺

以上的多篇,都是我在布市住時零零碎碎的憶記,拼拼湊湊,總算也各自成篇。當中我也盡量讓各文連貫一點,好讓各位看倌不致看得茫無頭緒,也使文章更有系列的味道。而本篇寫的則一如標題,是記一些更為瑣碎,卻又不忍棄之的片斷,似乎都跟飲食有關。
belgium_20.jpgbelgium_23.jpgbelgium_21.jpgbelgium_22.jpg

在布市吃過最美味的街頭小食,非在一間鮮魚吧嚐到的沙甸魚多士莫屬。這間鮮魚吧位於街角,鄰近海洋市場,魚鮮味美。廚師即席在鐵板上炮製不同食材,香聞千里,看著他一把胡椒,一把蒜鹽,將鮮魚煮得油香撲鼻,魔術師一般的手法,又怎能不食指大動?廚師還會為客人配上一杯白酒佐魚,而且價格相宜,難怪在下午的「歡樂時段」,引來了大批白領食客,站在吧外,執著酒杯的獨腳,談天說地。也許這裏的吸引之處,還在於廚師跟客人的交流,廚師像個主人家一般招待來客,談笑風生,令整個氣氛更添輕鬆歡樂。最後,不能不說,那客沙甸魚多士,不但香酥可口,微酸的醬汁過後,更是魚鮮四溢,加上置身異邦的種種氛圍,是說不出的美味。

belgium_32.jpg

比利時的啤酒名聞如世,據說單是比國出產的啤酒便多達三百種。我不好啤酒,也對其認識不深,但在布時住時,也經常會到超市搜羅一些特別的味道來嚐嚐。其中個人偏好車厘子味的一種,入口清甜,彷彿是果味氣酒。另外還有一種以香檳樽裝,開瓶時「卜」一聲,酒未入口,聞聲先喜,同樣也是清甜一類。我顧不上那些什麼男人大丈夫,不喝嗆喉的啤酒不像樣的道理,反正我就是喜歡一陣果香,一些氣泡和少許酒氣混和一起的清新感覺。(別以為那只是Jolly Sandy,比利時啤酒的金漆招牌不是浪得虛名的。)

belgium_24.jpg belgium_25.jpgbelgium_26.jpgbelgium_27.jpg

龍應台說過了咖啡館在文化上的位置,說它們為人們創造了一個可逗留的空間,間接滋養了人文生活。歐洲的咖啡館自然也不比台灣的遜色,在住宅區中街頭巷尾,總會有一兩間小本經營的咖啡館,提供咖啡、啤酒和小食等。咖啡的質素都很高,通常還會附上一小塊甜餅。讓舌尖交替在甜與甘之間,是一天工作過後最美妙的獎勵。布市的咖啡館我到過好幾間,都沒有令我失望,其中一家古色古香,有著悠久歷史,收銀枱上還放著一部古董收銀機。幾個中年男士在一邊下棋,旁邊的茶几上放著甜餅咖啡,一派貴族氣,不知他們會否亦會因為旁觀者說三道四而間中大打出手。

順道一提,歐洲不少咖啡店都由Illy供應咖啡,而Illy去年也與大家樂簽了合作協議,可是即使咖啡的味道跟世界接了軌,氣氛和環境還是模彷不了吧。

Share

別墅

belgium_36.jpg布魯塞爾的中國領事館旁,一幢樓高三層的古雅別墅,便是我工作的地方。或許用別墅這個稱呼始終不太準確,但我找不到更好的,因為它的確是非一般的辦公室。

別墅外貌古樸,但內裏卻甚是前衞,牆璧髹著黃色,配上紅色的書架,令整個工作間的氣氛格外活潑,生氣盎然。老闆既是個藏畫之人,當然也不會放過自己的辦公室,於是這裏都掛著一幅又一幅的畫作,當中以近代平面藝術家的作品為主,有幾幅更是出自華人手筆。

belgium_35.jpg

倘大的地方,計算老闆在內,高峰時也只有十一人工作,頂層三,中層六,地下兩人。地下一層,三分之一是大堂接待處,其餘兩份分別是一個陳設像圖書館的會議廳和會計先生的工作室。這工作室的大小,就大約等於我們樓上,除老闆和他的秘書以外四人共佔的兩個房間的面積。別以為我們一眾低級職員都迫在四乘四的工作空間裏,這裏的寬敞程度,令只當兩個月暑期工的我,也佔得一張大書桌和一張大班椅,算來每人平均空間沒有七十也有五十方尺。

belgium_34.jpg

由於這裏位處城市的邊垂,相鄰不是使館便是豪宅,故此要在外邊進午飯,也省不得一程電車或私家車。所以多數人都會預先準備午飯,到時到候,便到地牢的一個更大型的會議廳去食。這裏即使不開會議,用來設宴也不會失禮,皆因這個地牢並非完全設在地底裏,不見天日,它的一邊是落地玻璃,外接後園的花香鳥語,要不我們也不會每天選擇到此進餐。這裏也可說是風光明媚,雖不是什麼湖光山色,但後園以後便是一片叢林,兩邊亦種了高樹,待在這裏,彷彿有點遠離俗世煩嚣之感。

不過,工作貼近自然,偶然也會帶來不便,盛夏之時,就嘗有不少黃蜂誤闖我們黃色的工作間,惹來不少尖聲怪叫。此外,每日午後欲昏欲睡之時,窗外清風輕撫,花草相聞,其誘惑不是一兩杯咖啡可以遏止下去。

而且這裏一如中歐地方的許多房子一樣,都沒有空調,近年歐洲熱浪不斷,炎夏正午之時,頂層的氣溫超過攝氏三十度。歐洲人專重勞工法,在這裏工作的一位同事,便以室內氣溫過高,不適合工作為由,請老闆在室內氣溫超過三十度時讓員工下班。(她說勞工法裏註明了合適工作環境,我今天到網上查閱,只能找到法語版本。依據某程度上是網上字典賦予給我的理解能力,它列明在潮濕時二十五度、一般時二十六點七度、或乾躁時三十度下,僱主應為僱員提供適當的安排,包括確保空氣流通,避免曝露陽光之下等。那位具法學背景的同事,好像就是以房間通風效果不理想,而大開窗戶會使陽光直透房間,令氣溫升高為理由來向老闆陳情。)雖然沒有明顯理虧,但老闆照做如儀,如是這我便有了多個合法早退下午。其實,歐陸氣候一點也不熬人,因其濕度偏低,又不像香港高樓大廈密集,室內的三十度不算得上是甚麼。

不經不覺,在這所別墅度過了零六年的大半個夏天,點點滴滴,不論是當天閒的悶的樂的笑的,在今日看來竟都化成了一股衝動,簇擁著我去故地重遊,細味一番。

兩年後的今天,我正在往布魯塞爾的火車途上。

Share

作客

belgium_30.jpg

在比利時實習時的公司老闆是英國人,臉長鼻高,面色殷紅,整天一副半醉模樣,談吐像英國紳士般有禮,只是間中有點不修邊幅。有一趟他請員工到他家中作客,是一頓溫情晚飯。既是人家盛意招待,作客的也總不能兩手空空。我不太識紅酒,一時之間又想不到什麼體面禮品,於是便到Leonidas買了大盒朱古力。正所謂雞脾打人打骹軟,朱古力也甜得要人心軟吧。結果有同事買了紅酒,也有人送了花,而我的那盒朱古力也總算沒令我尷尬。

老闆住的是獨立兩層洋房,家裏養了一頭狗和一隻貓,是理想生活的典型。以木為主的裝潢,配上暖目的燈光,很有家的感覺。靠牆放著一個古董木櫃,裏面是老闆家傳幾代的物品;玄關跟樓梯走廊都掛著他到處搜羅的名畫,當中不乏當代藝術家的前衛之作,也為這間歐陸式的精緻樓房平添趣味。他帶我們走了一圈,一一介紹,名副其實是如數家珍。

belgium_28.jpg

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下來,眾人提著酒杯閒聊,主人家的那頭Grey Hound趨前而至,也想一盡地主之誼。她線條修長,肌理細膩骨肉勻,全身都披著灰色的軟毛,而且色澤潤麗,至於那雙水汪汪的明眸,更足證她是個美人胚子。女主人家說,這幾天他們正收拾行李,準備回英出席女兒畢業禮,狗兒看見主人整裝待發,竟鬱鬱寡歡起來。話畢,眾人轉頭齊看著她,只見她伏在窩中,把濕潤的眼珠轉上來,果真是一副可憐模樣。至於那隻貓嘛,卻正低頭啃著牠的晚餐,似乎也懶得理會一眾賓客。

那時正值黎巴嫩戰火重燃之際,老闆特地找人準備了一頓黎巴嫩菜,多少有點不要忘了遠方苦難民眾的意味。可是我對著美點佳餚,感覺倒卻像把快樂建築在人家的痛苦身上,大概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吧。席上菜式的味道,到了現在已經不再清晰,我依稀還記得有點像印度菜,不少都是把菜跟肉砌得細碎,再放在包餅裏吃的。畢竟,怎麼樣的飯菜,在這樣的氣氛中都只是配角,主角還是席上笑語,賓主皆歡的畫面。

夜深,回家路上悄靜無人,輕風送來寒意,心裏卻仍是暖盈盈的。

(註:相片純為布市街景,跟內容無關。)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