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裙

不論季節,現在香港的女孩子穿裙,有愈來愈短的趨勢。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咄一聲,從心裡叫了出來:這不是很平常嗎,有甚麼稀奇。男的看到會暗地裡稱妙,女的既有本錢可秀,穿起來又涼快,正所謂各取所需,達至均衡,不知多好。你不是想因此發表甚麼批評港女的文章,說穿短裙的女孩子全部都是膚淺的吧?

當然不是。

我這人很奇怪,對短裙子沒有極大的興趣(信不信由你),反而是長裙呢,有一種浪漫的美好幻想。可能是小時候看小說荼毒太深,最漂亮的女主角,穿著總是極為普通,但是一襲粗布長裙,便已經顯出她「身形高佻」,風吹起來時「裙袂飄動,灑脫得來又婀娜多姿」,即使只是穿著波鞋,仍然一副極有氣質的樣子。在露與不露之間,後者更勝一籌,基本上違反常理。

但是我卻願意相信,長裙能給女孩子一種額外的美。優雅,柔和,清秀。這純粹個人意見。

現在周圍都是迷你裙子,獨孤一味,也不是人人穿得好看。為甚麼除了牛仔褲以外,不能穿長裙試試?就算在夏天,也可以穿沙龍呀,不是一樣的涼快嗎。不過,長裙其實也不易穿,太矮不能穿,不夠纖瘦也不能穿,不然不是顯得更矮,便是顯得人太臃腫,而且鞋子的配搭方面也有麻煩。難怪在街上幾乎看不到有女孩子穿長裙,實在感到有點惋惜--我甚至懷疑,長裙已經不合時宜,OUT了,始終現實歸現實,不是小說世界,現在正是按高中時國文老師所述的時代:演講辭和裙子一樣,愈短愈好。

那麼,婚紗呢?希望這個例子,在數十年後還是例外吧。

Share

咀嚼M&M’s

創製M&M’s的公司Mars將收購香口膠大王Wrigley’s Jr. Company,金額是二百三十億美元。若大家身邊有香口膠,不妨翻轉包裝,看看是那一家企業的出品。我敢打賭,十居其九你都能找到這間公司的名稱,皆因市面上差不多所有主流香口膠,不論是賣清除口氣,抑或防止蛀牙,都是它旗下的品牌。所以奉勸各看倌還是別太迷信廣告裏陳述的功效,畢竟那些只是品牌之間在市場上劃分地盤時所用的伎倆。別小看香口膠,若不是這神奇又不可吞的丸子,Wrigley’s的銷售額不可能每年有五十四億美元之多。我忽發奇想,最好香口膠的成分是可以被生化分解吧,否則,這東西每年不知為地球帶來多少污染。話又說回來,Mars收購了香口膠大王,其意念多多的M&M’s品牌,或許正在創製不黏在口,只黏在手的新口味。

Share

搬家

bee_02.jpg

搬家需時,雖然載在留言寫照上的資料還不算太多,可是一點一滴,還得小心傳送,待一切安排妥當,留言寫照將再蜂飛花舞。

Share

再度

上一次伺服器失靈後,曾提及把資料搬到另一處地方,但是在此之前,有很多東西要處理,也要幾方面的朋友配合,同時進行,才可以把錯誤減到最低。

現在,一切差不多準備就緒,我們決定搬遷將於這星期內進行。

如無意外,由明天開始,我們會暫時停止留言寫照的運作,直至資料傳送完成, 便重新開放。

所需時間,至少四十八小時,在此期間,網址不能進入瀏覽,乃正常現象,

請不要誤以為我們就此關門大吉了

往後的網址仍然是paragraphy.net。如有不便,請諒。

Share

幸福

一)我極度喜歡吃巧克力。
二)我極度喜歡吃曲奇餅。

相當合理地,我極度喜歡吃巧克力曲奇餅。

以前我時常幻想,如果有一天有女朋友願意給我親手做巧克力曲奇餅的話,我的人生可以死而無憾。巧克力曲奇餅,不是沒吃過,但是總是嫌巧克力碎不夠多,於是便開始不知死活的奢想,如果忽然有一天,有一整塊曲奇餅,放在我面前,內裡有好多好多巧克力,是多令人心醉的一件事。

慢著,這樣還不夠完美。

應該指定是要剛剛出爐的那一種,騰著蒸氣,有一陣烘焙的味兒,外面是脆的,裡面是鬆軟的,洋溢著濃濃的可可味,只是咬一小口,餅和巧克力那濃烈兼且配合得天衣無縫的甘香,便會像火箭升空那樣從口腔衝上鼻樑,我敢肯定,大腦那一刻必定因為覺得太幸福,繼而亂發信號,結果換來天旋地轉的感覺。說得像吸毒,但我可以肯定吸毒沒吃這種巧克力曲奇餅般這樣有益身心。

愛情和食物,向來有很多共通之處,兩者都能帶出幸福的感覺。合二為一,更是天下無敵。為所愛的人下廚,做出來的食物,必定洋溢著久久不散的幸福味道。吃下去的那個人,會飄飄欲仙;看著伴侶吃得如鬼上身般樂不可支,另外一個也必定會忍不住傻笑起來,眼前一陣薔薇色。所以,是我的話,不需要甚麼九大簋,也不需要滿漢全席,我只要巧克力曲奇餅,於願已足。屆時即使是我愛你,說一萬次也不好像太少了吧。

嘖,好像太容易滿足了點……才怪。

Share

火併

因為明早要趕赴刑場,生死關頭,揮筆亦難書。

是生是死,還需向大家交代。待明早行刑過後,再紓後感。

有人問我是不是因為會考,所以才作出一番如遺言一般的留字。熟悉我的朋友當然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其已經離會考這件事情太遠了, 雖然有人以為我還年輕,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我也不能因此故意欺瞞大家,現在得失公眾的罪名,實在不輕,甚麼高官也因為這樣而烏紗不保,抱頭鼠竄,所以,這一點必須先行澄清。

但是這個估計,雖不中,其實亦不遠矣。今天是我為自己的碩士畢業論文作口頭報告的日子,三位評審教授會坐在一塊,一邊聽我的陳述,一邊看我的論文,有疑問便會立即指出。聽來十分簡單,但是稍有不慎,很容易會給群起而攻之,亂箭射死,感覺比會考更為恐怖。再加上兩位評審,一位向來積極,要求多多;另一位輩分甚高,之前又因事曾得失這位老前輩,對我印象不太好。所以臨行前,實有必死之決心,想著今天戰況,必定會十分慘烈。

但不知是否自己小病未愈,在簡報會中咳嗽連連,獲得教授們的同情,以致今天的第一次口頭報告,竟能夠順利完成,並無大風大浪,算是撿回一條小命。不得不感謝上蒼,竟然一份如此無聊的論文,也能成功僥倖先過一關;不過驚喜未完,又要繼續投入剩餘的研究部分。生活就是有太多關,會考是一關,現在又是另一關,一關比一關難過,可以是苦,也可以當成樂,視乎你怎看。無論怎樣,也只得硬著頭皮向前闖。

Share

鐵窗

還讀小學的時候,坐在房間裏,面對著大開的幾扇鐵窗做功課。偶有分神,總愛放眼眺遠,神遊外面的風光。窗子都有窗花,一條條橫向地把視線割開,於是我愛倚窗外望,爭取最廣闊的視角。迎著撲面清風,仰首廣闊天空中的斜陽落霞,是厭倦家課時的最佳消遣。不若俯首低視,也別有一番情趣。下面的幾株長青的大樹,不問春秋晝夜,其枝葉都會隨風舞擺,其影子都會蔭著細小如蟻的過路行人。不論是早上的是晨運客,中午的主婦與小童,抑或到下午時分課後的學生,都是生活點滴的印記。

可是要窮千里目,還得從水平望過去。前方三幢大廈,雖阻擋了大部分的視野,卻載著百戶燈火,小時候曾幻想做功課時受人監視,曾嘗逐個窗戶搜索,去尋找那些“在工作但又看著我”的人。跨過大廈,視野廣闊無垠,遠方是一部分太平山的山脊。當年沒有到過山頂的我,還道上面的雷達站便是名聞中外的老襯亭。至於凌霄閣嘛,則很長時間成了我測試視力的工具。那時候還未有近視,景物遠近層次分明,質感細膩,哪會像現在一般散亂無章?令眼前一幕散亂的,或許還有今天每況愈下的空氣質素。今天莫說是山脊了,就連對岸的高樓,也是難得一見。

近年西九龍發展迅速,摩天巨塔如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一排排的立在我家窗戶跟遠方美景的中間,逐步蠶食我往窗外望的樂趣。這份樂趣還包括農曆年初二晚看煙火。縱使只能窺得煙火的鳳毛麟角,又不及電視播放的那麼清晰,可是那種真實,和遲緩兩秒的噼嚦聲,總是教小孩興奮莫名。

可惜此情此景,俱往矣。到九龍站上蓋的環球貿易廣場峻工後,美麗的太平山山脊又要磞缺多一塊,真不敢想像,再多十年過後,當旺角及大角咀一帶陸續有新廈落成,這幾扇曾幾何時伴我做功課,慰我入眠的大鐵窗外,又會是何如的景像?社會的建設,沒有人阻得了,只願那些樓房的尖頂,還不致於被關在重重濛濛的空氣裏吧。

Share

煮食模式

談起傳送聖火的問題,最近引來連串風波,甚至升級成外交問題,中國與西方國家關係緊張,我覺得無聊極了。好好一個奧運會,找一個人拿著火炬,跑一小段路,算是宣揚一下奧運的精神,想不到也會出亂子。

聖火傳遞,不分國籍,走遍世界各地,官方的中心思想是甚麼,我沒有仔細查看過。但是箇必然包含世界之大,但仍和而不同的道理。現在既然大家口和心不和,再傳聖火,穿州過省,似乎也沒有意思。一會火炬手笑容滿面,正想向途人揮手時,卻忽然一堆不明分子拿著滅火筒突圍而出,火炬手花容失色,立即要倉皇跳入一輪密封式客貨車,匆匆駛走,感覺如同押送囚犯,這又何必。

這時候,應該要有高人來出謀獻策了。經過占算後,臥龍派第十六代真傳風虛道長指示,火炬傳送決定臨時取消,改成一輯跨國際作的飲食節目,名為《奧運聖火,煮出世界夢想》。由Yan can cook甄文達主持,高清錄影,作現場直播,拍攝時間和地點完全保密,原本的聖火要傳到那裡,就以一道該處的名菜作代表。拍攝和製作皆極為認真,節目一開始,必先奏起中國國歌,然後再來該處的國歌,火炬手這時才一臉肅穆,徐徐步出,舉起聖火,點起灶頭,動作和跑步步姿一樣,要有嚴格規定。熊!點起了!奧運精神,照耀萬民!聖火熊熊,暖在心中!接著,我們有請世界名廚Wasurachi師傅,用聖火煮這道奧運菜,wow,marvelous,Look at that,beautiful……

菜煮好後,主持必定要煞有介事,進行封存儀式,再以奧運大會指定速遞,U公司,轉送到下一個目的地。製作組要立即準備好,披星戴月,趕往下一站。這樣做天衣無縫,示威人士也只得徒呼荷荷了。妙極。

Share

聖火

近來的電視新聞,相當淹悶。上週五聖火傳遞綵排,電視台動用多隊攝錄隊,在港九各地直擊,當中不乏現場報導,特寫第一次以龍舟運送火炬及一間開放作公開試考場的中學。加上各地傳送火炬情況的外電,及在香港誰是火炬手等的花邊,結果,那天的午間新聞,有八成時間都是跟聖火有關的報導。六點半新聞呢?也超過一半。

聖火還未抵達泰國曼谷前,電視台又派記者進駐當地,視察情況,並準備作實地報導。印像中,不論是數月前緬甸僧侶示威引發騷亂,軍政府武力鎮壓,抑或是之後馬來西亞的國會大選,都未曾看見電視台如此慷慨。

聖火傳遞的確隱含不少意義,包括國際政治和西藏獨立等敏感議題。可是看一看香港電視台採用的新聞視角,竟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如考生擔心聖火經過時會有噪音,校方希望屆時校門以外不准途人逗留(相信沒有太多人會選擇在一所學校門前圍觀聖火,而且火炬手跑過那段也想必用不上一分鐘);參加綵排的“火炬手”對有份參與感覺良好(難怪香港選拔火炬手的爭論可以這樣叫人啼笑皆非)。而跟公眾利益較為有關的一個,就只有火炬經過中區時或會引致交通擠塞。這些報導,令人啞然失笑。

難道這樣的新聞,便叫做事事關心?

市民對每日社會大事的主觀印像,主要來自新聞媒體。可是礙於時間和資源所限,他們每每未能夠準確把社會真實的一面呈現,於是在報導上有所偏頗。以電視新聞為例,採訪主任最喜歡現成和容易完成的東西,如某某研究報告出爐,將舉行記者會,或是像這次聖火綵排,早已有參考路線。這樣,早於前一晚,他們便可以為可以調度的幾隊人手悉數安排工作,確保翌日的午間新聞,至少會有數段港聞報導。然而,事情一日還未發生,其新聞價值很多時候都是難以估量的。可是,攝錄隊是電視新聞的珍貴資源,最理想莫過於如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因此,即使最後的報導新聞價值欠奉,多數仍會播出。相反,一些偶發的事件,若須經多方求證,或有資料不足的風險,電視新聞都會不聞不問。

日復一日,採訪主任的責任,便是要把當天的新聞時段填滿。他們深知發探新聞是有風險的,於是寧可在新聞不多的日子,報導大幅向現有的材料傾斜,即使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不願嘗試新的新聞角度。雖然這樣的情況,甚少在報章上出現,可是對於依賴電視新聞而知天下的市民而言,這個“客觀社會印像”又可以說有幾分真實呢?

到聖火傳遞當天,即使掀不動全城市民,至少也會叫全城傳媒蜂湧。

Share

自殘

孖寶兄弟,相信大家一定有玩過吧。就算沒有玩過,也一定聽過這個名字。它算是電視遊戲開發的鼻祖了,也是任天堂(Nintendo)的元老級吉祥物。很厲害的是,雖然數十年已經過去,遊戲機也由笨重的「紅白機」,轉變到現在輕巧的NDS,但你還是可以看見這位頭戴紅帽,身穿藍式工人褲,矮矮胖胖的鬍鬚大叔,活躍於螢光屏上。

但不要誤會,這次我要說的,其實和瑪利奧這人物沒有甚麼關係。在網上有很多以Flash製作的小遊戲,給大家平時消閒用,不用下載,玩法簡單,我很喜歡。在今晚,友人A給我一個遊戲連結,玩法大致上和孖寶兄弟十分接近。其音樂、遊戲操作和背景設定也和前者幾乎一樣:

LINK: http://www.geocities.jp/z_gundam_tanosii/home/applet/Main.html

但我奉勸各位,打開之前要慎重考慮清楚,因為這是一個陷阱。不是說這是一個散播病毒的惡意程式,而是因為遊戲的難度,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無論你怎麼努力,可能也只會在遊戲裡不斷死了再死,直至你失去耐性放棄為止。我在過去一小時,陪上了一百多隻「性命」後,終於放棄。現在還卡在第二版--有興趣的可以繼續嘗試鑽研破關,不過小心氣死沒命賠。

這個遊戲令我想起,之前在網上討論區見識過的另一個小遊戲,名為「人生的考驗」。難度比這個更高,陷阱的設定更為七葷八素、兼不知所謂,達到瘋狂的地步。我甚至懷疑根本沒有任何過關的方法,遊戲的目的只是要告訴你:「人生就是這樣的了,絕望吧!啊哈哈哈哈哈!」其實人生有時亦的確如此,無論你怎樣步步為營,避過了一個陷阱,令一個災劫已經在背後等著你;很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的佛家意味。

人生受到挫敗,當然不可放棄。但是這些遊戲……最後忠告:覺得有趣就好,切勿廢寢忘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