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

夜半時分,街上車影稀落。寧靜無比,祥和的氣氛跟懸浮粒子一起在半空中浮游。昏黃暖目的街燈照出像在柔和鏡下一般,矇朧帶幻的效果。招牌光管和射燈,默默的日以繼夜以繼日地工作,發熱發亮,照耀一個又一個夜半無人的街角。而樓上的窗戶,則零零星星,透出黃的白的幾點光來。

路口的那株老榕,氣根密密麻麻地懸在空中,織出老人的皺紋。它在呼吸著朝朝潤潤的空氣,而在它的下面,卻是撒得一地雜亂無章的影子,只因太多的光源,從四方八面投過來,讓影子找不著重心。街道雖不致於光如白晝,景物卻仍是清晰可辨,地上的一塊垃圾,花叢中的一朵紅花,到底都逃不過一雙明眸。

仰首上望,被大廈重重包圍著的夜空,只向路人露出小小的一片。路人什麼也看不到。眩光刺目,就連天空的顏色也不怎麼黑。

月亮呢?大概不是在九霄雲外,只是躲在十多幢大廈身後而已。可是繁星呢?都給萬家燈火,趕出千萬光年以外去。

香港的光害嚴重。霓虹光管徹夜長明,而且人口密度高,大廈頂層在夜裏仍是閃閃發亮,把香港的上空照得燈火通明。不必要的照明,不斷的往上空投射,令教科書裏漫天繁星的圖片,變得像恐龍化石一般珍貴。

看著夜空,令人感慨萬千。突然想到摘星的兩句歌詞-星遠望似高,卻未算高-可是,看不見星斗,怎會知天有多高;看不見山海,又怎會知地有多大?

你有多久沒有在香港看過星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