癖好

在蠟筆小新動畫裡看到媽媽美芽帶著她的小新去百貨公司,總會有這樣的場面。師奶兵團圍著一堆衣服「開P」,大家你爭我奪,一時間,幾十件貨品翻來覆去,有些甚至飛往半空,如武林各派高手對壘,不亦樂乎,美芽看了也急不及待,立即要加入戰團。一起為不同的衣服而戰,誇張之極,但是現實也確是這樣。聽人家說,現在的女孩子們,大多相信「飯可以不吃,衣服不可以不買」的終極教條。胡亂在假日跑進任何大型服裝的連鎖店,不難看見人頭湧湧,交投之暢旺,可媲美股票市場。

除了看到眾麗人容光煥發,一但看到合乎心意的衣裳,立即急不及待要拿在身上比的那種見獵心喜、心花怒放的可愛神情外,還會見識到不少人因看到太多華衣錦服,一時樂不可支,面臨失控邊緣。她們圍著陳列品團團亂轉,或尖叫,或傻笑;或嘀咕,或高呼,反應之大,令人深信「購物」果然應該接上「天堂」一詞:因為看她們便知道,那種高興,比吸食可卡因還要飄飄欲仙。當然,最普遍的,還是冷若冰霜那一群。一看便知是掃貨老手了,熟悉行情,絕不胡亂出招。行動迅速,用手「掃描」幾個衣架,擦擦擦幾聲,又到另外一邊,又擦擦擦,如此類推。到發現了獵物,更不打話,如鷹隼般把東西抓上手,仔細看看,便立即掏腰包,絕塵而去。

在女孩子們細細挑選著她們的心頭好時,最痛苦的,相信是那些不想來又被押來的男伴。在空間中是最勢孤力弱的一群,只有選擇性話事權,跟在女士的後面,通常都有著行屍走肉的表情,像是給打敗了被強行拖回家的癩皮狗(還要是頸上套上鎖鏈那一種)。 沒有這表情的,多數已經自己坐在一邊,打開PSP/NDS,不再理會人間何世。總而言之,當有人下達了走的命令,他們便會懂得乖乖的跟著離開了!溫順得如一頭久經訓練的信鴿,不,是鴕鳥。不過,相信我,狗又好鳥又好,你很難在他們身上看到笑容,彷彿比受炮烙還慘。

仔細留意過,看外國女人買衣服,多數自己一手包辦,不是拖狗散步;即使男伴跟來,也必定神情自然,不亢不卑,而不是如港男,如喪考妣似的。不明白香港為甚麼有這種情況?背後有甚麼問題,我們不去深究了。

Share

拉扯

有些感覺很難宣諸於口,你想其他人知道,但自己不會出聲。如果其他人不理會,那就算了。

於是,你把報紙從茶几翻出來,重新又仔細看了一遍,頭條似乎都和自己沒有切身關係,那種感覺在這時份外沒格調。電視節目不好看,劇本不知和哪一本偵探小說的橋段完全一樣。頭忽然有點痛,把視線轉移回到手提電腦--這時有點痛恨自己把一天手頭的工作都做完了。電郵沒有新郵件,MSN 安靜得可以把整個電腦搬去圖書館,不調靜音也可以。恆生指數今天收報多少,已經不知重新整理了多少次,或許你閉上眼也幾乎會記得。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浮躁,打開手提電話,也當然沒有Missed Calls,瞄瞄小小的螢幕,才九時半。

這一個晚上顯得格外昏沉。客廳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房間的燈光從門縫漏出來,漸漸消入無邊的黑暗。倒一杯清水,那清脆的聲音,彷彿能夠引起陣陣的迴響,但這裡卻不是甚麼精心設計的音樂廳。忽然,下起雨來,淅淅瀝瀝,你不由自主走往窗邊,像是要努力看見小小的雨點,從哪裡丟下來。又或者,可不可以數得清,究竟在那個深綠色的簷下,這一分鐘有多少雨點降落?隔了不知多久,你笑了,聲音當然只有你自己才聽得見。在雨中,笑聲像在遠方傳過來。

把水杯洗乾淨,聽著自己的腳步聲,關掉電視,關掉房燈。漆黑一片,或許,更配合心境,雖然其實已經沒有甚麼分別。你悄悄跟自己說一聲:晚安。閉上眼,果然看到22455,於是你知道,這一晚一定會睡得很好。

Share

小城街巷

belgium_12.jpg

歐洲的城市多喜歡以環狀模式興建,以幹道繞著市中心逐層擴大,其他街道再作網狀伸延。建設得最為工整的一個莫過於荷蘭的阿姆斯特丹,運河水道,配合著其他電車線,以火車站為中心劃了一把扇的扇骨。布城市區面積不大,亦是一個環狀城市,其第一環呈一個盾形,基本上把所有名勝建築都包進去了。

這樣的城市規劃,跟其歷史源流有莫大關系。就以布市為例,立城至今已超過百年,跟許多歐洲城市一樣,其城市中心部分仍甚具古風。大廣場附近的道路,仍是彎曲狹長,沒有人車之分,由石板舖砌而成。當年沒有汽車,亦沒有供電系統等現代化設施,一切以人為中心,設計均以方便人的行路為主。因此,生活的所需都不過幾步之遙。又路道不必開發得井井有條,總之能方便各處的人流,來往住處中心的市集便行。因此,圍繞廣場的都是狹長網狀的彎路,而且四通八達。汽車只走大道,自然不方便,但人行巷里,卻是處處通達。

belgium_13.jpg

工業革命過後,當地人仍沿用這套邏輯,不過將其按比例擴大,延伸開去,在城市中心外興建環路,中心裏掘隊道,以便汽車通行。很難說這樣的規劃比美國的一眾城市,諸如紐約曼克頓和三藩市的字母數字方塊街好,畢竟交通擠塞都是大城市的通病,然而,以遊人的角度看,這樣的城市卻別具魅力。

要不是你是個地圖方向盲,而且趕時間,這些街巷總會帶給人柳暗花明之嘆。花上半天,拿著一幅地圖,穿梭弄巷之中,走訪大小建築和商戶,聊有尋寶之趣。

布市的一條海鮮街,便是位於幾條相連的弄巷之內。小巷兩旁都是以海洋為主要食材的餐廳,主打菜式除了地道的青口窩,還有一盤盤豐富得不得了的海洋拼盤,教人垂涎三尺。餐廳通常會開僻行人路上的一些位置來作戶外雅座,令整條街巷更加熱鬧。歐洲大陸空氣乾爽,甚少下雨,而且布市中心附近汽車流量不高,這樣的露天位置,比沒有安裝空調的室內,更為舒適且具風味。

belgium_14.jpg

Share

風神

天文台事先張揚在晚上十一時前改掛八號風球,實在少有。

現在打風,缺少了些氣氛,一點也不緊張刺激。以前中小學時代,等了又等,匍匐在收音機前,甚麼高級科學主任還是很口硬的宣佈「改掛更高風球機會不大」,聽來聽去,不得要領,氣得我們這些一天到晚,想停課想得快瘋的不良學生牙癢癢。後來才漸明白,原來天文台的口徑,比風更難測。所以,每次好不容易等到了,心情如同中頭彩般,立即開電視,一邊看風暴消息,取笑在維港兩岸拚死報導的記者同時,一邊還要致電志同道合的同學。除了發出陣陣怪異的歡呼聲以外,其實沒有甚麼值得講,但八號風球那時是大事,大家既有程度不一的過度活躍,不趁機胡鬧,奔走相告,總會覺得不身在其位。現在卻連提起的意欲也幾乎沒有。

打風等同吃開年飯。一家團聚,還要在辦公時間,很難得,也份外矜費。當外面狂風怒號,亮著全屋的燈,都抵不住那種昏暗的時候,我們開罐頭,吃午餐肉、豆豉鯪魚,依然不亦樂乎。草草填飽了肚,便嘩啦嘩啦地搓起麻將,風吹到了那裡,時速幾多公里,不再關心。管它呢,反而另一種風,清一色、對對糊,東南西北轉幾圈,我們更著緊,嘻嘻哈哈,時間便過得快。現在可不同了,甚麼風也好,還得在辦公室苦苦的寫論文。

甚麼都變,但有類事情,仍很常見。那是市民去岸邊看浪然後給沖走的新聞,每次都矚目。今年不知道又會不會有?在大自然的波譎雲詭下,人的想法也變得很古怪。由小到大都不明白,究竟浪有甚麼好看呢。

Share

大廣場與童子

belgium_07.jpg

belgium_08.jpg第一趟走進位於布市的大廣場(Grand Place)時,感覺異常震撼,不是那種浩瀚宏大,感吾身渺小的情懷,反而是被它精緻,古舊的氛圍攝住了。這個面積還不到一個標準足球場的廣場,地上舖的是四角磨得圓滑的石磚,四邊圍著的都是有數百年歷史的建築物。其中最高的市會堂(Town Hall),高約一百米,從市內的其他地方已清晰可辨。它始建於十五世紀,是哥德式建築,後在歷代均有重修改建。哥德式建築的門窗,都狹長細小,而窗框門廊,更無不精雕細琢,以人形游雕作裝飾。整幢建築崚角俊美,氣勢一層層往上推進,尖塔一個個望天而舉,往上簇擁著主塔,宏偉而秀麗。若在廣場從低處仰觀,更感其氣勢迫人。其餘的都是哥德和巴洛克風格的建築,雖然氣勢稍遜,但各具特色,無負它們數百年的滄桑歲月。

初探大廣場時,還未曉得它的歷史,原來這裏大部分的建築,從前是各工藝協會(guild)的所在。歐洲人很注重工藝,釀啤酒的、造朱古力的、製皮革的、造織花的,都會組成協會商會,研究技術及促進貿易。今天,廣場上的建築物,有改建成形形色色的博物館,也有改建成酒店,商戶和餐廳。其中有些餐廳更設露天茶座,讓遊人能在陣陣濃郁的十六七世紀氛圍下,呷一口咖啡,嚼一口甜餅。

belgium_11.jpg

雖然現在廣場經已變作很商業化的旅遊點,但我仍是十分享受在這兒遛躂,那怕只是路經一下,都會像充了一下電般,想一想當年馬克思在這裏的足印,感覺就像跳進歷史的洪流中,浸了一個轉。對於一個未嘗接觸過歐洲文化的青年來說,自然更是妙不可言了。事有湊巧,我在比國的兩個月裏,碰上了兩年一度的花地毯慶典-人們用鮮花在廣場上砌出一幅巨形圖案地毯。除了基本圖案,近年還會加上活動組件,為其添上動感。可惜廣場空間有限,若非走進週邊的建築中,實難以一窺地毯全豹,無奈當天的商戶坐地起價,廣收入場費,我只好在附近找個台階,盡量覓個高點去拍幅照片-一幅沒甚驚喜的照片。

在布市穿梭半天,便會發覺她的景點集中得驚人。從大廣場往南走,不消一會便會看到佇立在街角,小便延綿不絕的撒尿小童。這個童(銅)像已成了布市的像徵,遊客必到的一景。大多數的遊客都驚訝,原來他是那麼的細小。細小的不是別處,而是整個童子也約莫只有一尺高,可說是平平無奇的立在一個平凡的街角上。大時大節,市政府會替童子穿上得令服飾,過去亦有不少國家,將其傳統民族服裝製成童子裝,贈予比利時,現時不少都存到博物館中展出,可見平凡童子其不平凡的象徵意義。

遊客對這個童子相當感興趣,無不蜂湧上前拍照,可是那裏地方淺窄,要等候拍一張獨照恐怕半天的時間也不夠。我沒有這樣的耐性,倒看看遊客爭相拍照的表情,也算是一種娛樂。belgium_061.jpg

Share

我們這些年紀,舉辦的所謂同學聚會,不外乎說說近況吹吹水。朋友周遊列國,或是旅遊,或者留學,偶爾難得有幾天大家都在本市,有空出來,喝一兩杯東西,專揀是非來講,正經事完全絕口不提,也可以算是歡樂的時光。其中必定有類似這樣的一幕--

「喂,X和Y怎麼樣,他們還在一起嗎?」某個人不經意的提起,雖然早在一個小時前已經在暗暗在心中忖度,如何淡淡的提起才最自然,可是,她還是緊張了,用手不經意攏了一下頭髮。

另外一個本來還喝著Latte,一聽,立即把印有綠色圈圈的杯子放回矮桌,雙眼同時,睜得如銅鈴大:「嗄,你還不曉得嗎,他們幾個月前已經散掉了。現在X的新女朋友可是Z,還是我們A的同房呢……」

散。這個字,往往在如此一個環境下,說得很輕鬆,無論是否當事人也好。

廣東話的造詞一向快狠準,就好像散這個字,就沒帶半點泥水,極度瀟灑。基本上用一個字就代表了分手這個意思,很乾脆,如果不想直接提起分手這個字,嫌語氣太重,難講出口,只是說一聲散了,至少,一個單字,純向字數計,也可以把傷痛減低一半。我時常很想知道這些用法是誰發明的,竟然有那麼高的智慧。這個散字一出,幾乎沒有人會誤解意思,相比起來,分手還比較婉轉、抽象。說散,便散,輕率,故作若無其事,充份顯出現代愛情態度。

雖然聽下去好像輕鬆,但是散這個字其實仍然如綿裡針,數秒過後,便會感到背後意思,比分手其實更痛。散,零零碎碎,一下子全部粉碎開,才有散的意思,一分為二,不是散,只是整齊的分成兩半;「散」告訴我們,一段關係的終結,不是一刀兩斷那個簡單,反而像是一大堆棉花,欲斷難斷,好不容易全扯開,棉絮爆開成千塊百塊,萬天飛舞,場面更混亂無常,如同人死之前進入瀰留那樣,可以很安詳,也可以吐血不止。也請別忘記,如千百塊積木般散開的感情,不容易再砌回來。散,包含了不會回頭的意味。曲終,人散,心碎,分手兩字相比起來,太不夠味道。

最弔詭的是,散這個字一用,便如同局外人在輕描淡寫說書,彷彿一切已經和自己無關。因為在真正在分手的時刻,沒有人會這麼說:不如我們散了算吧。由此可見,分手還是有它用法上的超然地位,就像法律之中說離婚一樣,用於正式公文,此詞一出,即一錘定音,以後是否還上訴,則閣下自行決定。散,用於往後的日子。回憶起往事,談起來,像是已經歷盡滄桑的樣子,才會說:「Well,我和John是散了,但始終也曾經快樂過。」其他人必定會默言,數秒過後,話題急急轉變了,一夥又重新爆發出轟笑聲,彷彿剛才,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切像一縷輕煙,風一吹,便消失了。

Share

過橋抽板

之前曾寫一篇文章講去某些食店吃飯等位的苦況,講的就是板_壽司。曾經是那麼多人去啊,門庭若市,聲勢浩大,彷彿它每一件壽司裡都滲了罌粟,教人吃了欲罷不能的樣子,才剛走出去又要拿票子再光顧。不料最近幾天竟爆出食物中毒事件,事情鬧大了,還要封店進行大清洗。不知道之前幾天去吃壽司的人,會不會嚇破了膽,就算沒有中招,以後也不再光顧呢?我看了報導,不知怎麼,竟然有點心涼哪。

日本大罵中國輸出有毒餃子餘波未了,香港竟發生異曲同工之事,各傳媒卻未有大肆炒作,愛國一番,實屬豈有此理。依我說,不把這個升級上外交風波,是對不起各同胞們了。日本向來的食物都十幾張紙包著,像穿了和服,經常強調用料的新鮮,製作過程的絕對衛生,以及味道的超保證。我們在以前都見識過,每每日本企業爆出醜聞,其董事長非得受千夫所指不可,不但被各方打成箭豬,在電視上每每看見其表情也十分悔疚,九十度鞠躬一次又一次,幾乎要立即從整齊的領帶拿出武士刀來當眾切腹,一死以謝天下的樣子。可是,時代改變了,日本現在也墮落了!

如果大家有留意新聞,日本接二連三揭出食物醜聞,不是牛奶過了期,便是和果子用了不合規格的材料。現在連壽司也出事,我們大中國還不應立即來一個鯉魚翻身、窮追猛打?還說甚麼捏一個飯團,溫度要準,師傅非得有數十年功夫不可,那個刀切出來的刺身,每個的厚度都不可以有零點零一微米的差誤,卻想不到這些都是幌子!用照妖鏡一照,卻驗出桿菌超標!我們不指摘日本再發動細菌戰,還等甚麼?日本憑甚麼把台灣的漁船撞散了?我說我們應該要發起一人一簽名,全民罷吃日本菜運動!

看到這裡,有人會嘔血了,指摘我是甚麼內地糞青--太過譽了。我會笑嬉嬉地告訴你,到有這麼的一天,全港無論甚麼壽司也要五折迎賓,我第一個去排隊拿籌。香港人最現實,只要減價,一吃便足以泯恩仇。屆時,幾塊超值的三文魚下肚,八年抗戰,油田爭奪,甚麼仇都報盡--依我看,這件事壓根兒是個陰謀。幹得好!

Share

車站

belgium_09.jpg如果說比皇宮等同比國家歷史,有欠公允的話,那麼也可以談談大城市不可或缺的交通建設-火車站。布魯塞爾主要有三個火車站,當中以南北兩站較大,中央車站最細。南站是往來巴黎的歐洲之星列車的終點站,內部比得上一個內陸線小型機場的離境大堂。可是那種米黃的燈光色調,加上人多擠迫,和不太清晰的指示,最好還是別要以它為集合地點。北站比南站要小,燈還要暗,人也不多。站內店舖零星,而且更連一個公眾電話亭也沒有。也難怪,當列車將要駛進北站時,若在車廂外望,會看見不少殘舊的樓宇,有一些窗戶半掩,內裏透著紅光,原來這地段是一個紅燈區。最後是面積最小的中央車站,它位處布市的中心,亦是三站中最古舊,較有歐陸建築特色的一個。每逢假日,在由地鐵通往車站的一截隧道裏,都會有小數族矞小販售賣毛毯和飾物,可是價錢一點也不便宜,行人也少有會駐足觀賞,因為早一晚醉酒客的尿臊,在清潔工休息的日子裏,格外刺鼻。到了車站大堂,樓底約有七八米外,有點豁然開朗(加上空氣清新)的感覺,可是畢竟地方有限,平日總是迫滿候車旅客。中央車站的月台也不多,且都設於黑暗的地道裏,只靠疏落的光管照明,有點像紐約曼哈頓的混亂擠擁的地鐵站。

belgium_10.jpg零六年五月方啟用的柏林中央車站是我到過的最新穎和寬敞的車站,在一大塊天幕之下,多層的店舖林立,單是商用樓面已有15000平方米,約莫是現時紅磡車站的三倍。德國南部慕尼黑的車站也同樣現代化,它以單層設計,所有月台均置於地面,旅客毋須上落,方便至極。莫說布市的三個車站難跟德國的車站相比,就連其他大城市的古舊車站都能輕易將之比下去。如巴黎的北站和羅馬的中央站等,不少都已翻修擴建,除了提升效率,也渴望能成為區內樞紐。也許,就是因為布市在歐洲盟邦中的特殊地位,令她不用在基建上大費周章,仍能站得住腳吧。

雖說布市的車站在許多方面都不甚特出,但這三個車站貫穿市中心各處,無疑地理位置非常便利。甫走出中央車站,過一條馬路,再前行二三百米,便是一處熙來釀往的市集。這裏有公園、有廣場、也有特色餐廳,而且餐廳都在門外設露天雅座。街角的一間,是窩夫專門店。那是比國著名的食品之一,香軟鬆化配上各式醬料及雪糕,是上佳的甜品。向前拐一個彎,是一條彎曲狹長的街道。兩旁盡是特色商店,都是主打遊客生意。走到盡頭,豁然開朗,嚇了我一跳。

Share

Chur?

因為「見鬼勿O嘴,潛水怕屈機」,考評局的插科打諢令香港的潮語引起全城熱話。

媒體爭相報導的潮語字典,我算是看過了,發現漏網之魚很多,例如說,Chur2。

這個字(或者音)大家不會感到陌生。如果對某些事情感到失望、沮喪,不想說單字的粗話,但仍想表達其激動之情,我們經常會用到Chur2。例如:

「我中了這一期的3T,有一億五千萬。」
「真的嗎?」
「我只是在說笑。」
「Chur2!」

尾音還刻意拉得很長。

這個音,類近廣東話的「扯」。有時,為了表示極度的不屑、嗤之以鼻,甚至會變成「車」音。「車,好巴閉咩,錢我夠有啦」,都是很古舊的通俗用法。

但是最近Chur2脫離一般助語詞的境界。不知怎麼,竟進入了動詞的大門。在身邊愈來愈多人總是會這樣說:

「我尋晚又通宵打機。」
「嘩,你Chur2 到咁行,會唔會有事架?」(1)

「今日俾阿媽係咁Chur2,執左成日屋,依家想死。」(2)

這裡的Chur2,意指做一件事,體力,或者精神力,都達到難以負荷的地步。(1)的對話中,有人徹夜不眠打電玩,結果給對方質疑他這個燃燒精力的舉動,是否會出現問題。(2)這個被動的用法亦很常見,即受人差使,完成某一件工作,而工作大多吃力不討好,苦不堪言。有沮喪疲憊的語意。

出處我當然不知道,有待高人解答。但在這不中不英的潮語裡,中文我聯想起剛提及的「扯」字。扯,即是拉的意思,而這個Chur2絕對有可能是扯的變種,把人比喻為橡皮圈:一枚小工具,給拉拉扯扯,至斷方休,有主僕的支配關係。如果把扯字嵌入原本的Chur2,剛才的例句完全講得通,意思也沒有任何的改變。至於英文,Churn指劇烈攪拌(Stir Vigourously),也是帶有強硬意味的動作。語言的流動性極高,是否因為有如此的背景,才達至這個Chur2字的流行呢?

為潮語追本溯源,也很有趣,這只是一時的猜度,沒有甚麼學術成份,但也算是不錯的了,至少不會像Hea那般,更令人摸不著頭腦。不論如何,做人還是不要事事Chur2到盡,否則會很短命--凡事,Hea一點更好。與其閉門造車,寫出甚麼見鬼勿O嘴,不如只列出一堆潮語,要求學生以正規中文自由抒發己見,短短六百字,可觀性可能更高。我真害怕考試局以為今年大受好評,下年再獻新猷,堆砌出甚麼「Hea爆見長城,人Chur2我又High」這些不明所以的四不象,屆時真的比看希特勒大戰藺相如還要過癮--不要笑,受過公開試洗禮的都知道,

考評局有咩做唔出?

Share

布魯塞爾

belgium_04.jpg
晨早空氣清爽怡人,路旁閃過一個黑影,一隻花貓站在前面馬路,定眼注視著你的舉動,又一蹤躍上屋簷,揚揚長尾而去。馬路兩旁是四五層高的住宅,不算豪華,看上去更是有點破落,可是滲出淡淡安逸的感覺。遠離大馬路的煩嚣,加上密度不高,打開窗戶,即使眼前盡是樓景,感覺也是開揚舒暢。

拐一個彎角,便是小區內的一條購物街,這裏商戶林立,上班的一段時間,人潮川流不息,然而,人車之聲卻絕不吵耳。超級市場的員工,忙著把新鮮的士多啤梨,一盒一盒的堆到門前的架上,一時之間,鮮花鮮果鮮艷無比,明碼實價,任由路人選購。對面的香腸店才剛營業,櫥窗滿掛林林總總的香腸,一節一節駁成長長的一串,像麻繩一般綑在一起,路過的狗,無一不行注目禮。街角的面包店外,排著幾個上班族,等候挑選新鮮出爐的面包。面包店的裝潢很具風味,枱櫈全以木製,擺設以木色為基調,配以不锈鋼的器具和射燈,古樸中見時尚。它的另一特色是附設茶座,而且上連閣樓,倚欄坐於閣樓之上,輕鬆品味包點咖啡,算得上是偷得浮生半日閒。一客面包,配牛油或果醬,再附上飲品一杯,這樣簡單的一個早餐,堂食要賣三歐羅多。現在看來,好像不太貴了,那只不過是星巴克的價錢。在比利時街頭,根本沒有人願意光顧星巴克。這裏的人,對物質生活要求不算太高,可是對生活品味卻非常講究。

兩年前夏天,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兩個月的短住,便是由一盒士多啤梨和這份早餐開始。尤記得初到布魯塞爾,便給那個細小而陳舊,規模比啟德機場還要小的機場嚇著。要命的是,苦候良久,才發現航空公司把我的行李寄失了。找機場的職員詢問,語言是一個障礙,填表格時,想不到連阿拉伯數目字亦然-當地人習慣書寫的4和7都跟鍵盤上的形狀有少許出入。最後,走出了大樓,回頭看去,竟像一個位於市郊的停車場。

這個地方卻是歐盟的政治中心。

比利時北接荷蘭,一海之隔便達英倫諸島,而且東鄰德國,西南面更可通往法瑞等地,位處西歐幾個大國的中心,因此歐盟議會政府等機構均設總部於其首都布魯塞爾。可是在這裏,不但機場算不上國際級,她的建設,跟其在歷史上的影響力一樣,都好像不算顯眼。就以比利時的皇家公園為例,雖然它為處於市中心不遠,但算其面積,竟與一個標準草地足球場相去不遠;而且,青草的質素更是參差,行人道上舖的是細如紅豆的碎石,正是飛砂走石,其貌不揚。間中,會有幾位學生坐在噴水池的旁邊,為幾條羅馬石柱和人頭石像作素描。

belgium_03.jpg

belgium_01.jpg

belgium_02.jpg

belgium_05.jp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