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墓

在自幼亦舒的薰陶底下,結婚是個悲劇這個概念,一早先入為主,深印腦海。

因為「結了等於沒結」、「世上最沒約束力的合約便是婚約」以及最膾炙人口的「XX(指某件事)慘過結婚」,向來是亦舒小說系列內數一數二的金句。然後看現今社會,離婚率比結婚率更高,更加證明結婚沒有好結果。那麼還結婚來幹甚麼,不如同居算了,好來好去,就算扯爛了臉,也總算省了中間一筆,還有其他秋後算帳問題,例如分身家,贍養費等等,都可以一一避免,算是符合經濟原則。

但是如同副局長事件一樣,有人辭官吹水,隔岸炮轟政府算數的同時,亦有人甘願受靶,也要趕到科場。這邊廂舊人約律師在中環甲級寫字樓辦離婚,隔幾條街一對新人被親戚以及其他不知名的湊熱鬧人士簇擁著,從大會堂的婚姻註冊處跑出來,乘上綑滿花邊的白色房車離去(我常常想,這樣告訴人家結婚,是世上其中一件最招搖白痴的一件事)。甚麼婚姻是戀愛的墳墓,這般老生常談、警世通言,還是有人置諸不理,偏向虎山行,根本毫不合理。難道一切只是如同玩過家家酒一樣兒戲,沒有深思熟慮便去做,到錯了再算?於是,我開始胡塗了。

到了我這種年紀,已經有朋友,或者是朋友的朋友結婚了。看到結婚照片,如詩如畫,拍攝出來的效果如重點樓盤廣告一樣絢麗。婚紗禮服,夕陽西下,水波粼粼,中歐背景,浪漫得沒辦法說。看著他們親密的神態,一致的甜蜜笑容,根本完全聯想不到黑暗的墳場。看完了這些照片,誰也立即變得想結婚,儀式夠美麗,雖然背後的條款很殘酷,也甘願放手一博,把手上的籌碼都推出去。如果說愛情是瘋的,結婚便是傻的。燃點了的火,還相信會燒足一生一世,誰會相信?雙方都竟然相信,肯定傻得不可救藥,於是步入教堂,由神父見證他們的愚蠢。

離婚是家常便飯,等於報紙放久了發黃自然會碎掉,是一樣的。甘願被綁,看看腐爛的愛情長成甚麼模樣,實在可歌可泣,如同傳說中勇者由Level 1 出發去攻打大魔王那樣,值得景仰。死亡可以預見,但通常在結局還會有人成功破關,原因不外乎「有打不死的精神」,創造了「奇蹟」這些老掉牙情節。勇者也是傻子,但因為夠傻,才有好戲可看,由衷祝願他們好運,能夠排除萬難,修成正果。

或許亦舒還是對的。結婚很慘,一條已枯萎的路,但是肯走,可能,起死回生,成就更大。相信這句的話,你有做勇者的材料。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