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翁

大富翁這個遊戲很好玩、很耐玩。玩時運氣固然重要,可是策略才是最重要的一環。跟對手討價還價,審時度勢,衡量價值,都是資本主資社會下常見的事。任誰都知道要是控制了最後的兩塊地皮,建成酒店,只消對手光顧一遍,便足以致人於死地。可是勝利的一方,往往並不是以最後兩幅地皮致勝。只在平價地段以低價建小屋,不建酒店,是其中一種策略,一則於早期便能以低成本換取較高回報,二則在於能霸佔市場上有限的資源-小屋,弄得坐擁貴價地段的對手,即使在後期資本充裕時也無法興建小屋。

於是,怎樣衡量收購或出售地皮的作價,成為勝負成敗的關鍵。當市場上有無數的對手時,遊戲自然易玩,只要有其中兩方在衡量價值有出入時,便會促成交易。可是在一個只有少數玩家參與的遊戲下,每一項交易決定均可以造成此消彼長之勢。

這似乎是美國銀行業的寫照。

在資金成本低的牛市時候,只務正業,不冒風險肆意掠地的銀行是笨蛋才會投資。所以當有利可圖,同業的樓按以低息搶客,甚至瞄準次按業務時,不加入戰團而袖手者,實是坐以待斃。而當其他投行都在衍生工具和對沖基金市場玩得不亦樂乎,收入屢創新高,那家投行堅持只做上市集資,早晚便也會被市場涂汰。

到現在次按爆了煲,不少銀行如玩音樂椅般相繼倒閉,於是倖存的幾家便像玩大富翁一般,要瓜分市場。花旗美銀富國這幾家大銀行這時的投資決定,跟大富翁中段的換地交易一樣關鍵。以它們的財務狀況和經營環境而言,在資金緊縮的情況下進行這樣的大型併購活動,風險甚高。但正如涉足次按一樣,這種決定不做不行,皆因若然對手趁機坐大,往後的日子將更難熬。境外的銀行和一眾投資者沒有這樣的顧慮,因此在前景不明朗時,接手倒閉銀行的態度比較保守。君不見巴菲特入股的不是華互雷曼,而是轉營的高盛?

金融海嘯下,另一趣聞是,平保個半月前才宣佈合作入股的富通,昨天便得被歐洲多國聯手注資拯救。雖然震盪來得突然,富通受累也屬意料之外,但亦我不禁懷疑,平保在事前有否做足功課。中投公司如是,全都是甫入股便損手,哪像人家巴菲特般點石成金?似乎中國人還未是大懂玩資本主義這個遊戲,但願這種看法只是出於我的無知和短視。

Share

愛講話的人

和老朋友短聚,大家都問我為甚麼還有閒情逸致,每天寫Facebook Notes又寫Blog(有時連Xanga也寫),還要一天幾篇。

論理我應該沒有空。工作時間又長,精神虛耗又大,回到家實在甚麼都不想做。

看到其他Blogger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我寫Blog 來幹甚麼?是否應該和別人有所交代,還是只應該向自己交代?如果只是為了迎合讀者的喜好,而強迫自己寫網誌,是否就扭曲了寫的原意?對於我來說,寫文章不是一件痛苦吃力的事。甚至當有時候朋友說我寫的東西沒有味道,根本不值得一看,我還在堅持,那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用自己的文字,表達對世界的看法。

我當然希望自己的說法,寫出來得到其他人的認同,有知音,有忠實的聽眾;但是就算沒有,我覺得我一個人自己唱獨腳戲,也不會覺得難過(點點惆悵總會有的,呵)。因為我自己還可以當觀眾。對於我來說,Blog,始終失不了日記的本質,我每天在寫,就是為了到將來自己可以回味一下,當初的事情如何,當中的想法如何,無論是垃圾也好,還是偶爾出現的上品也好,都值得自己從頭審視,對於我來說,這是絕佳的娛樂。我取悅了自己,便已經得到一定程度的滿足,所以之前寫過日記,也曾沒有對外公開--當然有人參與,也有其樂趣。你說我是白痴也好,我就是努力的想把一些平凡事,記住,保存,好像風乾的臘肉一樣,留待日後細細品嘗:

這是甜的!那是苦的!這一塊好難吃!都會成為深刻的印象。

對於我來說,這是個很好的訓練。人久而久之,對於生活已經沒有任何觸覺。每天上班下班睡覺,簡化成一堆程序,如同機械人無異。但是我覺得只要破開侷促的所謂「條理」,走一個稍稍不同的路線,將一些古靈精怪的想法,加諸於看起來天天如是普通之極的事,情況便會變得有趣。我便覺得可以寫下來,和大家分享。那就似搓麻雀防老人痴呆一樣,其實自己也在做同樣的事。最緊要開心,我覺得可以發掘到這樣的事然後寫出來,感覺實在太棒了。

和言雨寫了留言寫照,將近一年,沒有甚麼大成就。當然,最好是有人在很無聊的時候,會記起留言寫照,是一個天天會更新的Blog,然後不嫌麻煩Click進去看看,就當是解幾分鐘的沉悶也好,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是個空前的成功了--雖然很難做到。「是很傻啊。」我也是這樣想,覺得自己真的對寫作,沉溺到無可救藥,才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所以其實說有空,根本一點空也沒有,只是心裡說要寫,就滿腦子在想題目,我管它上班下班,吃飯去廁所。

這是精神虐待,是,我一早承認我很變態,只是還未致於會割去自己的耳朵。

Share

是這樣的

看愛情小說呢,最大的樂趣是洞悉一對情侶之間的猜疑角力。

「你不喜歡我嗎?」他以極度普通的語氣,淡淡的提出來,好像根本完全不當一回事,但其實此時內心卻緊張得不得了。

「絕對不喜歡。聽清楚了,一點也不。」 她斬釘截鐵,毫無餘地。心裡的另一邊廂,卻已經有另一個我捏緊拳頭喊:這些問題還需要問?他是傻子不是?

以全知的角度,把平時一竅不通的謎題全部揭開,很開心很痛快。這個當然,因為自己根本做不到嘛,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讀心,但是要知道對方內心的想法,卻是維持一段關係的終極內容。當然有些人也會覺得這樣天天互相Mind Game 一番,很刺激很過癮,但這些人未免過渡沉溺兼心理變態。

女的口不對心,向來是出名得到了家,就好像一場雀局裡面,所謂出口術,就是裡面有太多謊言,滿天在飛:我說叫東,其實糊出的是西;我說過不做大牌,只是說清一色,卻不代表十三么……

你有沒有碰過口對上心的女人?我曾經一度以為,這個問題大概不能得到一個像樣的答案。但是到了今晚,我忽然醒悟,當女人到了某一個階段,就好像冰山融解那樣,開始坦率得令人吃驚,得到這驚世啟蒙,全仗母親大人。話說今天吃飯,一家人沸沸揚揚在吵應不應該昨天從東亞銀行提錢出來的問題。本來問題是無聊得很的,但他們也說得面紅耳熱,終於到最後,母親使出必殺技:

「我依家係唔講道理,咁點呀。」

這句話真的如綸音貫耳,明朗痛快,切入命題。原來當女人變成了孩子的母親過後,她們就會立即像鬼落身(即鬼上身的相反)那樣,放棄一切假話,不再掩飾,不再迂迴,不再虛偽。想深一層,的確如此:直接問你拿家用,而不是甚麼「我喜歡你的人不是你的錢~」;直接說你又胖又矮啤酒肚一地也是,而不是甚麼「在我心目你永遠最英俊~」;直接說嫁給你是世界上最悔恨的一件事,而不是當初的「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啊~」……

(下省一萬字)

母親都很坦白。這是湊仔練出來的。零分打,一百分有Kinda出奇蛋,公私變得分明,心明如鏡,於是對丈夫也一樣,有話直接講,不再兜圈子,只要大房子。所以奉勸諸君,現在解不透女性心事不要緊,努力熬過這些歲月吧!每天守在她身邊,直至她變成日日用SK-II 也掩飾不到她的黃臉和Who Cares的皺紋後,她便會在梳妝台拉長臉,吐一句:

「我真係好老,不過好彩你個粉皮都唔係好我好多,一樣咁樣衰。」接著哈哈大笑,屆時一切當可雨過天晴,不用再多想,她這句話有三個解讀,八個闡釋,再跟之前案例有三四十個關連和引伸等等。

Share

父母

昨日在地鐵站內,遇上了兩位很可怕的母親。她們同樣帶著年幼的小孩上幼稚園,但卻展現著截然不同的風格。

第一位母親拖著一位男孩,眼睛又圓又大的男孩隨便地表達他的想法,說他真的很愛上學,說時兩顆閃爍的黑寶石在他的臉上躍動,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之所以興奮,皆因上學可以與玩伴相聚,又可以參與遊戲活動,他七情上面地一一道來。怎料此語一出,拖著他小手的母親突然肝火大動,在擠迫的地鐵車廂內直斥其非。

「你同我講!如果返學無左同學仔無野玩,你仲返唔返?」

男孩一臉天真,還不知大難臨頭。「唔返。」

其母聞後更是光火,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以質問的態度說:「無野玩,無同學仔就唔返拿?」

「唔返喇。」

要哭斷腸般模樣的母親,此時苦口婆心地勸教:「你返學係為左玩架咩?你返學要讀書架!」

接著更是要脅「你再係咁,我cut哂D圖書呀,玩具架喇!點可以掛住玩架!」

男孩十萬個不願意,要跟母親拉鋸,他知道這樣於理不合,可是小腦袋卻想不出理論來。他的手臂,一直被母親用力扯著,一邊肩膊比另一邊高了一截。

他們的擾嚷聲很快便被另一位女孩的嚎哭聲蓋過。這陣哭叫由大堂直傳到月台上,女孩嚷著要母親抱抱,在地鐵閘機前死不肯動。提著書包手袋,狀甚狼狽的母親拿女兒沒辦法,唯有強迫女兒出閘,但哭聲卻在此時突然停止了。

女兒眼睛紅紅,含著兩泡淚珠,竟已伏在媽媽的肩膊之上。

我不能想像男孩在家中的生活是如何的過,也不能想像女孩將來的生活如何的過。孩子要上幼兒班,父母應先上育兒班。

Share

風打不成

明天要上班,心情不好,後補。

不得不意氣用事,連手上的工作也丟下不幹,在辦公室臭罵所有和風有關的東西:

這該死的黑格比!早不來遲不來,偏偏在下班時間來,然後在上班時間離開,你不知道這是和香港打工仔為敵嗎?還說是第三級的超級颱風,也不動腦想想自己命繫多少香港人的夢想,可以在該死的星期三來一場偉大的革命,強行把我們的工作週斬成一半!現在甚麼都沒有了,嗜賭的你竟然視東方之珠於不顧,直過大海到澳門那邊去了。講,何老燊給了你多少錢!最教人心痛的還是,我知道你可能有惻隱之心,不想為香港帶來重大破壞,但是你只需稍移玉步,向北略行五十公里,把八號風球變成九號就好了呀,我們也不希望太多,就是把天文台逼上絕境,要在中午才除下所有風球也聊勝於無呀!

還有天文台也一定是該死的,昨天明明風力比上一次九號風球的鸚鵡更大,你還是紋風不動堅持八號,這不是你們最善長玩的賤招拖延時間戰術嗎!你們知道如果九號掛上了,不可能一兩小時就除下來,而且還要把它重新降為八號才可以變成三號,變相令我們假期的機變高,所以就狠下心腸,管它出面風大雨大,也堅持著八號風球;妙啊,這一招真的是太妙了!在六時至七時說考慮改成三號,其實就表示一定會做嘛。天文台最拿手的總是一下子就搶掉人們所有的希望,真的是絕望天文台,連紅雨黑雨也不施捨一個,實在豈有此理。

今天回辦公室看到老闆一臉神采飛揚說,我早就知道風不會來!看著他那個死相,我真想立即爆一句粗,罵上他祖宗三百二十四代(18 x 18),為甚麼可以給這些小人當道?昨晚父母已經大唱反調,說我明天一定要上班,嘿,不用上班的人都心腸涼薄,不知道早上起來那種苦困;黑格比和天文台,我恨你們!

寫完,心情舒服多了。繼續狗一般的生涯好了,這就是命,唉。

今天所有打工仔,同聲一哭吧。

Share

債券

曾叱吒風雲的華爾街投行,接二連三的倒下,就連剩下來的兩間,都已宣佈要放棄投行這種經營模式,轉為普通的商營銀行,受聯署局監管。過往投資銀行家羨煞旁人驚人的高薪厚祿,有可能成為絕唱,即使投行繼續招攬大學畢業的尖子,其入職薪酬也大概會低了一截。未來的金融市場會怎樣,會否是回到像十數年前,結構產品還未風行的年代,現在還難說。

讀報說有投資者因為「債券」二字,以為屬於低風險投資而買了雷曼做擔保的迷你債券。其實那些「債券」,實為結構性的投資產品。所謂的結構性產品,跟一般的股票債券和物業投資不同,投資者所買的並非實際的資產,往往只是一堆債項或有條件期權未來的現金流。投行每年花不少錢聘請專才去設計這些產品,計算它的現金價值再轉售,背後的理念是把風險轉移到各地投資者的身上,促進金融系統內的資金流動。因此,一些在一般市場上再難轉讓的資產或風險,也可以從中找到買家。

從前這類產品因為複雜,一般都是大戶才會沾手,但近年投行積極拓展零售市場,將其分折包裝成五花八門的投資產品,並透過地區銀行分銷。雷曼這種迷你債券便是其一。

這個世界真的沒有大隻蛤乸隨街跳的,尤其在金融市場上,人們每天就是花時間去計算怎樣才能賺多一點子的回報。要是風險一樣的話,那些「債券」的息沒有可能會比定期存款的多,這還未計算設計和包裝銷售「債券」的專才的高薪。

銀行職員在巨大的銷售配額壓力下,固然可能有隱瞞或誤導的行為,這得作進一步了解。但消費者在此也有責任先了解產品的內容,才作出投資決定,而坦白說我也不大相信,把自己畢生積蓄拿去投資「債券」的人,會在事前不先了解清楚,而只相信銀行職員的推銷美言。大概他們即使在事前知道雷曼是擔保人,在這幾星期前,也從沒想過它會在一夜間倒閉。

貪婪終歸是人的本性,不是嗎?

Share

叛道

最近在自己的Facebook評經濟,談股票,已經太多,所以不想再在這裡講甚麼單日轉向。

分享生活上一件小事好了。晚上乘地鐵回家,很累很睏,坐在旁邊的男人卻大聲講電話,不用多描寫也知道他在和另外一邊的人爭吵。很奇怪,講電話明明應該是私事,但在不少場合,你也會發現很多人,聲量之大,完全在出演一個活生生的單邊廣播劇。就算你早上沒拿都市日報,傍晚也忘了抓一份Metropop,這些演員一出現,只要他不早於你下車或終於忍無可忍Cut線,你的旅程立即變得異常娛樂性豐富。

今天,這位陌生男子,來到最後,最激動的一句就是:「你有無當過我係一個人呀?」

在人際關係中,存在很多這樣「你根本沒當我是人」的例子。很普通,俯拾即是,這其實是奴隸制度的現代化復辟。例如,你的老闆,要你不斷加班,就沒有當過你是人,而是一頭毛驢;你的父母親,如果不斷迫使你賺錢養家,也沒有當過你是人,而是一個金礦;你的丈夫,如果不斷要你跟他一起追仔,你不是人,只是一枚基因拼湊的機器。

情侶關係中,這些情況更多。通常到其中一方發表這樣的言論,這段關係,便變得岌岌可危。因為往往來到這個地步的時候,被責的一方,百分之九十九,完全沒有覺得自己有把對方當成一件物品,反而覺得異常冤枉--因為久而久之,大家已經習慣了。雙方都急於把自己自我催眠,變成提款機也好,苦力也好,床上用品也好。這些都是悲劇,但是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付出了太多,追不回來,就便成惡性循環,直至到爆煲為止。

「無,你根本由頭到尾無當我係一個人……」看著其他乘客為之側目,我沒有一同去看著他熱淚盈眶,車門打開,我靜靜離去。

Share

中英

「Before I start, I would like to show you a few examples.」

「在我開始前,我想向大家舉幾個例。」

「Before我start之前,我想show幾個examples俾大家睇。」

在香港的特殊文化背景下,說話中英夾雜已經算不上是什麼問題。即使教育界在年來費煞思量,希望既能提升學生英語水平,又可保持中文潔淨,但情況顯然仍沒有改善。越來越多人說話半中半英,寫中文的語法西化,都是不爭的事實,而且已漸成為香港人獨有的語言。

「O唔Okay」,「得閒call你」,「book張枱dinner」等等,都已把廣東話跟英語融和得不可分離。「Yes! It blends!」這些話,要脫口而出,根本不須要半微秒的思索。

而在職場上,人們大多數也不會介意中文夾雜。公司用人須要的是員工有良好溝通能力,而不是字正腔圓的中文教師。曾試過面試前,考官大方的說,中英夾雜並無不可,皆因這已是我們的日常習慣,只要能暢順表達自己便可以。其中暢順表達自己,真箇是可圈可點。能以一兩個英語單字,取代累贅的中文,或以較具邏輯結構的西化句式,表達覆雜意念,想來便應是考官所指「暢順」的要求了。

可是日常中西不分的例子中,有多少是「應西而西」呢?

近來電視新聞節目的訪問,都已不太介意受訪者的回答夾雜中西,然而不少受訪者(都是社會上的成功人士),都有同樣的毛病,就是喜歡把用英語單詞說過的字,用中文再說一遍。就例如:「呢個problem,問題就出於香港係logistics上的infrastructure,同基建配套等都meet唔到standard。」受訪者的說話速度很快,大概他的話速比思考快很多,迫著要重覆一兩個單字來填補時間。

「Before我地start之前…」更是一個經典的例子,而且差不多每日都會聽到。而每逢聽到,我均不禁在心裏輕嘆:「何苦呢?」

文貴簡潔語貴精。

Share

經典問題

寫Blog有時力求簡潔,讓讀者知道重點,留下深刻印象就夠了。

所以,在風雲變色的今晚,我這樣寫:

困擾著男士們的最經典問題,莫過於由世界上、甚至全宇宙內,最麻煩的兩個女人的任何一個,所發問的超無聊極膚淺假設性問題:

我同你阿媽/你老婆跌左落海,你救邊個先呀!」補充,發生的機率少於百分之零點零零一。

Optimal Solution是,兩個都救,或兩個也不救。如果加諸甚麼「一定要只救一個」的條件,她是全心找晦氣的,不用理會。大可敷衍了事算數。其他人毫毛也不掉,眉也不眨一下。

現在,困擾著聯儲局的問題是這樣的:

無數間爛晒既金融機構,你救邊個先呀?」補充,事情已經實現,機率達百分百。

全部救?死。

全部不救?死。

只救幾個?現在不是他們跳草裙舞,而是真是即將沒頂,你卻只有幾個水泡在手。但誰真正值得救?誰又會打劫水泡?誰又怨聲載道說你不揀它?全部不用理會?全世界在看著你老大哥美國來行事,因為現在是名副其實的火燒連環船!除了南極北極,其他經濟板塊都在震動。

經典問題,變成全球化版,沒有大富翁變成全球化版那樣開心了。大家,真的要,小心留神。是大龍鳳,前所未見,會開眼界,但是,後果不是你能夠預想的。等運到?Yeah。但是幸運女神這次大概是開小差,甚至是已經告長假了。現在是大富翁裡掌管銀行的破產,你說,遊戲還可能玩下去嗎?

Share

賺蝕

大約兩年前,一時興起,用紐約時報網上版的輔助投資工具,「買入」了幾隻股票,時值一萬美元。說「買」當然不是真金白銀的去買,不過是輸入幾個數字,把買入價和數量記錄下來,日後翻查便可自動結算賺蝕。由於它只支援美國市場,當時只好隔山買牛,在沒有仔細研究下,便挑了Google Inc.,Apple Inc.和Exxon Mobil作了一個組合。後來又在不同時期加進了Amazon.com Inc.和Abercrombie & Fitch Co.,並增加了Apple Inc.的比例,但總投入的資本依然是一萬大元。

兩年多後的今天,這個投資組合總值一萬五千九百,意味著平均年回報超過百分之二十,在今年的市道環境下,這個結果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也許亦跟我當時未有打金融股的主意有關,要是買了個貝爾斯登或雷曼兄弟,這個組合恐怕便要遭怏了。

細看結算,原來Google升了一成多;Exxon Mobil也升了兩成過外;Apple漲了一倍;Amazon.com更是翻了三倍!只有Abercrombie & Fitch Co.因為在較後時間「買入」,蝕了四成。

選這幾間公司的原因,純粹是因為我在日常生活裏有切實地「見過」它們的業務。

比方說,在美國大學校園裏,Bookstore賣的,不會是IBM或現在的Lenovo,甚或是Hp和Dell,十居其九都會是Apple的Mac。年輕人的消費能力不容忽視,子女升上college,要獨立生活,要一台新電腦,要租房子,要買汽車,要添置新傢俱,做父母的無不乖乖俸上。年輕人又討厭Yahoo的累贅,微軟的專橫,而獨愛Google的簡潔和大方。Amazon更是不用多說,已化身為網上百貨公司,年輕人足不出戶,在房間裏的Mac Book上指指劃劃,最新款的耳筒和唱機便於日內送上,還不時有名牌衣履割價傾銷,最美好的還是以信用卡結脹,出的又是父母的錢。至於油嘛,夏天長開冷氣,冬日整天暖氣,想來也要耗不少電費。

可是說到尾,有這樣的結果都是碰巧而已,若真的有深謀遠慮過,那一萬五千九可能已成為真金白銀了!

在得悉上月的強積金,在不到廿日的時間便跌了百分之三的消息後,就讓我以這份虛無的結算表,阿Q一下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