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月

讓我講一個故事。

我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在鄉下一家人幾代同堂慶祝中秋節。那時候天已經涼了,幾度涼風,令門庭的掛鈴細細的響。可是大多沒有人留意,因已被室內的笑語聲蓋過了。

有一次,大夥正準備切水果,吃月餅,忽然一隻蟑螂不知從哪個暗處,忽喇喇鑽出來--那時候鄉下衛生環境不好--還在四處亂飛,嚇得大家都雞飛狗走。小東西那裡不好走,偏偏有一剎那,停在我的鼻子上。雖然很快又飛到別處,最後還給舅父狠狠打死了,我還是先驚魂甫定,後才懂得哭出來。高我一輩的表兄們,更說蟑螂有惡毒,給牠碰上了,可能會小命不保,我聽後恐懼,更是大哭不止。

大家看傻了眼,還不應該如何是好,婆婆年紀老,反應卻最快,她站出來了。說話慢慢的,有點鄉音,卻字字清楚:「噯,小華,別相信,我小時候和蟑螂一起睡呢,現在除了頭白點外,還不是啥事沒有。」我聽了,將信將疑,但總算停止了哭,一邊抽抽噎噎的,一邊呆了一般的望著婆婆。婆婆微笑著,皺紋絲毫不動,向大夥道:「好了好了,繼續吃,繼續吃。」好像沒有事情發生過,她打開了後庭的門,用手招我:「小華小華,來,來。」

我還沒有反應,婆婆拉著我的手,走進了院子。風霜不止在臉上留下了痕跡,她的手就像沙紙一樣,但是依然有力,堅強。婆婆慢慢的拿來了矮椅子,大葵扇,叫我來坐。她自己就在石階上,佝僂著身子坐下來,伴著一下嗚咽聲,她吃吃地笑著:「老骨頭真的不行了啊。」接著輕輕搖著扇子。院子很靜,只有風鈴的聲音,蟬鳴早就沒有了。

「婆婆……剛才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我不用去醫院麼?」我還是擔心得要死。

婆婆一仰頭,呵呵地笑了來:「別傻。我告訴你吧……婆婆小時候啊,和蟑螂是好朋友喔……晚上要清潔灶頭,你知道灶頭是甚麼嗎,就是煮食的地方……那個灶底下,髒得不得了!一打開,就有二三十隻跑出來,還是發著臭的。好噁心,但是你不把牠吞下肚,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呵呵。」

我總算放下了心,婆婆用她的手,摸摸我的額角,笑:「傻孩子,別想了。看月光,又大又圓,多漂亮。你不喜歡吵鬧不是麼,這裡只有你愛的風鈴聲,不是很好麼。」

的確如此。我那時托著腮,望著很高的月亮。月色像白色的碗糕一樣,晶瑩白亮,令人心神份外安定。當然婆婆也像月亮一樣。

「為甚麼中秋節要看月亮啊?」我不明白。

「月亮很重要呢。」婆婆沉思著。「每年也得隆重的迎接它,單是這樣便要花一天,所以十四號是迎月!然後再用一天來賞月,但那還不足夠,十六號我們還得追月,那麼她才會心滿意足,待一年以後再出來給大家看。」

「那為什麼月亮很重要啊?」

婆婆望著天空,若有所思,所有皺紋也聚在一起:「月亮現在很光,但是它的背面很昏暗,裡面住了很多人啊,不止是兔子和嫦娥。人死後靈魂會飛到月亮背面繼續生活啊。我們賞月,就是懷緬已逝去的親人吶。月兒高興,坐在上面的他們也會更高興了。」婆婆說完,又微微的笑,好像想到了些甚麼似的。

那時我多麼想說,婆婆,我根本不明白。 但是,很多年很多年過去了,今天的月亮在追月的時間,還是像白碗糕一樣,一樣皎潔。那麼婆婆,你可以小聲告訴我,現在在月亮的背面,過得還快樂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