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思剪影

日前華南虎偽照案的創作人,是一位農民,他被控偽造及發放假虎照,收監十年八載。該照片以電腦合成,可是根本追不上網路上移花接木的水準,地方幹部照單全收,自吹自擂,到事情穿幫便隱影。

施政報告把要領生果金的老人通過資產入息審查,似乎曾班子忘了那是為敬老而設的安排。再者,資產審查亦是要開支的,只怕有關部門無謂的行政開支將增加不少。

銀行把回購雷曼債券的事一拖再拖,政府自是高姿態要求銀行處理,可是早前熱心的議員卻逐步隱形。何解?民意取態開始不值那些要求賠足投資本金的苦主。

美國挽救經濟,先用千億掃入垃圾資產,本以為是治本之算,既不用動搖金融體系,維護自由市場原則,也可以起去毒之效。可是卻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最終還是要多拿二千多億,直接注資銀行,還要給英撥贏盡面子。

大郵輪來香港沒有泊位,要乘駁船出入,香港代理說是丟架,不配為國際都會。個人認為他沒預先安排妥當,是他的失職。我也想不到理由,支持香港去擁有一個容納得下巨形郵輪的碼頭。老實說,政府自行發展啟德郵輪碼頭,我實在不大看好,因這跟一般基建有別,牽涉太多策劃與營運,即使由半公營機構負責也想也未必太具成效。希望最終它不會又淪為豪宅項目,益了地產商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