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喜歡為思緒在某些時刻留下片言隻語,重看時,相當有趣。上年年尾,我這樣寫了:

……中東、印巴、朝鮮這些國家,預料會繼續成為爆發戰爭危機的火藥引。世界經濟受美國次按困擾,以及滯脹問題,觸發的骨牌效應,無人能夠估計其殺傷力。 和我相熟的經濟教授更斷言,次按問題有可能導致四十年代的美國經濟蕭條,甚至更嚴重,聽下去雖然相當誇張,但亦不得不令人憂慮。 正當大家仍然憧憬於零八年股票市場重上三萬點、繼續瘋狂的買賣時,新的經濟風暴其實是否悄然而至呢?

三百六十五天,轉瞬即逝,看完以上文字,首先不得不再一次大讚那位經濟教授,真的洞悉先機,預示金融海嘯的來臨。那時候這樣說,無疑駭人聽聞;但雷曼等大行接二連三爆破,以至金融市場陷於崩解,雖然影響為禍極為巨大,但始終已成歷史事件,現在再說,卻已經沒有人覺得驚訝,人人都已經戰戰兢兢地為零九年的經濟前景而憂心忡忡了。

股市果然沒有重上三萬點,甚至蒸發了一半有多;滯脹問題一下子好像要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令人聞風喪膽的通縮問題;這幾天以色列又再出動,瘋狂濫炸,油價急升,政局動盪之貌,一年前和一年後,看來像完全沒有分別,但是經濟體系已經嚴重受創。整個世界如同經歷了一場大地震,血流成河還不止,更要進入冰河時期,二零零八年的殘局,零九年可以如何收拾?世界真的好混亂,你身在其中,怕不怕?

奧巴馬一句「轉變」,為美國人從惡夢中帶來了希望。但是否單憑如此簡單的一句話,便可以逆轉乾坤呢?不可太樂觀,自己從事經濟研究,當然知道零九年一定不會是一個好年;但就算明天就世界末日了,剩下來的時間還是要過的。人死便死,爛命一條,何足懼哉?與其擔心世界末日,恆指再大插一千點,不如只管手頭上有的一大堆工作。

工作做好,有飯便吃,有酒便喝,單身的有女便溝,有伴的有拖便拍。人最緊要活好自己,且看零九年可以有甚麼轉變吧--當然,轉變可以好,也可以壞!但別緊張,會活過來的。

Share

倒數

二零零九年快到,相信很多人又會湧到時代廣場裡去倒數迎新年。但我最怕人多擠迫的地方,所以免了。

不知道甚麼回事,現在甚麼都好像可以倒數一番。這種熱潮不知是從哪裡帶出來的?我們以前小時候,那有這麼多以倒數為題的電視節目?最多只是倒數元旦和農曆新年。今年的北京奧運,先要倒數一千天、五百天、一百天(光是一個活動就要倒數幾十次真夠累的);現在平安夜迎接聖誕節,又要倒數,上個星期週末看電視,連距離世博會五百天也要倒數,總而言之,主辦單位才不理你們心目中的是否真的把那件事情看得很重要,先把那個歐米加的巨型電子鐘,扛了出來再說。這是本末倒置,給人的錯覺就是,既然有倒數,那麼事情應該很重要了!快去參加!

但是其實參與倒數的人根本上毫無樂趣,可能是強迫性參加,又或者只是人倒數他便如鬼上身一樣要一塊兒倒數,然後在大喊零那一刻,體驗思想上的高潮;這些倒數狂,如吸毒的癮君子一樣,很快腦細胞便會全部掛掉,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照我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倒數完全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吧!公司商鋪開業,要倒數;每天還有多少時間才吃飯下班,要倒數(這種時勢下無疑增添被炒的機會);甚麼時候百貨公司開始新一輪的大減價,也要倒數。總之到處也放一個倒數的時鐘,直至所有人都對莫名其妙的倒數,疲於奔命為止,屆時大家或許便知道,究竟倒數的真正意義才那裡。

唯一我覺得一定要倒數的其中一件,就是世界末日鐘。這個倒數,不定期更新一次,但是最近十年,卻不停向著十二時子夜進發(代表核戰爆發)。相信是世界上唯一長時間進行著而又毫無喜慶目的的倒數。還要倒數多少時間,也無人知曉,事情本身,挺黑色幽默(倒數可以撥前,也可以倒後),不過,我們當然不希望有天忽然原子科學家公報組織宣佈說,倒數已經完成了:不然屆時可能整個地球,已經爆散開幾千塊了!

Share

重開

有些事不能停,一停下來便完全沒有動力。結果聖誕節假明顯在躲懶;言雨繼續深潛,高手亦未曾現身,看來還得我繼續獨撐大局。

最近看了《葉問》。

這套片不知道為甚麼引起很多爭議,不知道是電影公司的宣傳手段,還是武林中事,無論在金庸世界還是現實生活,注定要鬧個沸沸揚揚才可以。有人批評說,《葉問》一片,由葉家後人製作,把葉問塑造成一個神級般的人物,以一可以打十,甚至挑戰了日本皇軍,利用雙掌喚醒了國人的愛國心,是誇張失實的;他的事跡沒有如影片中英雄,詠春也沒有這樣厲害,根本其實只是寂寂無名的一個小人物。只是機緣巧合下收了李小龍為徒罷了,但是李揚名世界的真功夫,根本不是詠春,而是自己創立,主旨快、狠、準的截拳道……

更好笑的是,武術明星吳京,最近說不知道葉問是誰,「激怒了詠春派」,眾詠春門人聯合作出聲討,更擺下慈善擂台,要求吳京出戰詠春門徒,一較高下,據說吳京有意應戰--事情發展至此,很難不令人忍俊不禁了。你們就打吧,娛樂性還真豐富呢,戲劇人生,戲裡有戲,戲外又有戲。但是話說回來,誰說進去看葉問,就會一定非覺得葉問在歷史層面上的武功高手不可呢?不是看閃電傳真機,也不再年輕,腦袋是懂得思考的,你們這些人在粗心些甚麼?

我不後悔看了葉問,那是一齣好戲,動作場面中亦有對人生的體驗和反省,部份對白更閃爍著智慧,這是我覺得比《霍元甲》精妙的地方。我看的,其實很清楚,是甄子丹對詠春的演繹,他打得精彩,我才不理會裡面的武術究竟失真的情況有多高。因為懷疑對事實有所扭曲而選擇要罷看一種藝術作品,是不合情理的。你看金庸,一大堆真實的歷史人物存在,難道你會相信他們真的身懷絕世神功?不說金庸,另外一個吹水的表表者《三國演義》,過五關斬六將、單騎走千里、百萬軍中藏阿斗,難道又會是史實不成?為甚麼還會列成中國文學裡的四大名著?

人是有成長的,有時對生活的思考不能片面。甄子丹這次的演出,不算脫胎換骨,但是也終於和只懂得打目無表情的一般武打演員說再見了。 那個和詠春樁獨自對打的場面,四周陰沉,撞擊聲空洞而明亮,甄子丹打著打著,終於停下來了,望向遠方,那種相對大世界的「渺小」而產生的無奈,是我認為最觸動心靈的一幕。最後打將軍,也連接回木樁一段畫面,就算在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下,但他沒有再停下來,這就是所謂人生的選擇。

是假還是真,不重要。葉問暫時在我看了的三部片子來說,是最好的一部。

Share

高手

只隔兩星期,甚麼都已經不同了。

這倒也符合新主題,顯得冷冷清清。

言雨見我不在,更努力把握著可以躲懶的機會;不過我不怪他,因為自己也其身不正,「一個唔該」,脫了稿兩星期之久。我相信大家沒有興趣聽我的解釋,所以我也不多話了,只能說是為了些無聊的事而忙,如果日後事情還有發展的機會(當然機會只有0.0001 %,即是所說的渺茫),我才招供吧。現在千頭萬緒,很難解釋得清清楚楚(通常不想講的時候,人總是用些莫名其妙似是而非的理由)。

本來在我「休假」期間,我找到了高人出山幫手暫代一段時間,難得他肯親自提起,必定會在我和言雨這兩個小廢柴忙得要生要死之時,為這個聖誕佳節帶來新氣象。可惜,兩個星期過去了,高人未有現身,可謂戲劇性之至,由此可見:

一)高人真的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高深莫測,無可以猜度。
二)高人答應的事,忽然不做,你還是覺得心悅誠服之至。
三)高人說過的事,現在沒有做,但不代表不做,我們應該相信高人的行事作風,雖然乖僻,但有誠信。
四)所以,高人看低手,全局了然於胸,低手看高人,也不宜過份膚淺。

我絕對相信,他兩個星期也沒有出現,其實是另有所圖。或許他覺得只寫兩星期實在不夠,所以現在暗地裡要我作出更多調整;又或者是他覺得兩個星期的空白,其實也是他即將要寫的宏大的圖騰之中要有的一些重要的留白,所以不是「非寫不可」、而且「非不寫不可」。大家不應該怪責他。

世上的高人,畢竟有太多。自己在學習路上,仍然雖然謙恭受教。不過我已經沒有藉口再躲懶下去,有興趣的話,還是先看看我這個低手的演繹好了。(當然高手,你也應該快點出手了,留白太多,始終有違整體佈局的和諧啊。)

Share

戰場

做生意的手法無奇不有,在利字當頭環境下,即使是大企業,也會是奇招迭出,甚至叫人瞠目結舌。這個情況在現時的情勢下,大概不難想像。

談得上大企業,人家道是內部管治好,成本控制足,可是這不一定是必然的因果。公司做得大,議價能力高,對內可以欺壓員工,對外可以欺壓供應商。錢不嫌多賺,賺兩趟總比賺一趟的好。人家支持不住,關門大吉,那邊廂再找另一頭祭品。

再者,欺壓手法曾出不窮,且無論內外均大同小異,讓人驚嘆原來做生意也可以那樣「爛仔」,談起條件來可以那樣「江湖」,貪起便宜來可以那樣「師奶」。或許這是一套成功的營商之道,欲發達致富者不能不學。

商場如戰場,打起仗來,自是無所不用其極,可是最終也只是苦了黎民老百姓。戰略方針即使是回歸原始,讓一切文明的痕跡都消失殆盡,也在所不計。爾等小僱員,猶如馬前卒,在漫天廝喊聲中,看不見滾滾塵土背後的利刃。

Share

招聘

近來事忙,脫稿數週,由南杏頂上,害得他怨聲載道,真的過意不去。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他找了怎樣的強勁人物來,大家還是拭目以待吧!

經濟轉壞,失業率驟升,裁員倒閉潮不斷,政府以其一貫作風,以慢半拍的節奏挽救經濟。早陣子報章上的報道,看了令人心寒。其他的都不說了,只說開新職位,政府文職職位,不須大學學歷,月薪萬餘,其餘工種,稍有要求的,起薪近二萬或以上,而且空缺有排山倒海湧至的跡象。這大概能一下子便吸納不少勞動人口,提升政府開支,對整體經濟有支持作用。

第一個問題是,這些錢是否用得其所,又有否擾亂市場秩序?

政府招聘,要求同等學歷經驗的,薪金一般比私人市場高約三成。然而,除了近年有審計署的報告以外,似乎從來也沒有一套為大眾所知的標準,去審核公務員的效率和辦事能力。每天出門,我必能看見一隊為數四五人的食環署人員,站在街頭有講有笑。老實說,許多年來我的確不知道這隊人馬,每天定時定候,集四五人之力在幹什麼。我在想,若他們有一天不站岡,難道小販們會把檔攤放到路中心?抑或路人便會隨地吐痰掉垃圾小便?

因此,政府要吸吶市場上過剩的勞動力,必須要確定他的有工可做。正確的取向是,趁經濟不景,在市場上吸納人才,為政府的行政創造價值,即使到頭來這批人在經濟轉好時轉工跳糟,他們在任內也會有所貢獻。社會大概不須要太多只求安穩,逐年等加薪點的官僚。

第二個問題是,在經濟轉好時,這會否成為政府的財政負擔?

天好收柴,雨來生火,大概沒有不對。最理想的景況是,好景時政府增加儲備,不景時增加開支,減低經濟週期對社會的衝擊。然而,這假設經濟好時,政府能囤積足夠的儲備。雖說現時已沒有了長俸的制度,更有不少公務員採用合約制聘用,但新增的這些職位,總不能在經濟重拾升軌時一下子裁減下來。加上政府支薪優厚,公營部門文化又跟私人市場文化有距離,這批政府新血,似乎沒有多大機會會成為私人機構的挖角對象。要其自然流失,亦有難度。

所以這筆錢,很大機會會成為經常開支,若然用得不得其所,那只會令公務員架構更加欠缺效率,令政府在經濟好轉之時難以囤積足夠儲備,應付下一個風暴。但願那幫食環署人員,每天都真的在幹實務。

Share

通知

你當我外遊也好,事忙也罷;總而言之二十號前我大概沒有任何貨物上架。

幸好言雨說他這個星期應該會回來的了,即使他不回來,我還請了一個強勁的外援。

希望大家在聖誕前夕,繼續支持留言寫照。(新版面不是很漂亮嗎?快點把它Bookmark了呀!)

Share

幸運大獎

人與人之間既不能心靈相通,溝通總有誤會,結果便會鬧出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大多的紛爭,若不出現在家庭,就在情侶之間;其中以情侶之間那些紛爭,最不可思議,最莫名其妙,叫人摸不著頭腦之餘,也很令人憤慨。例如,有一種叫「關心」的,很容易出事。或許你聽到後會滿腹狐疑,嗄,不是吧,關心另一半也會變成吵架收場?很容易的。因為關心這回事,你聽得懂就知道是關心,聽不懂,就不叫關心,那叫「麻煩」。

有沒有試過嫌你另一半說的話很不受落,很麻煩?他說你這樣不好,那樣不對,這個最好跟著他做。家中對著父母,已經一大堆噓寒問暖,一早便聽夠了,根本不需要再有一個人在尋開心的時候嘮嘮叨叨。明顯,對著另一半的忍耐力,往往比父親母親兄弟姊妹甚至朋友更低。不知為甚麼,如果說的話來自一個毫不相熟的網友,你還是會真誠的多謝他,甚至覺得很感動:啊,毫未謀面他也這樣關心我!

再者,另一半的關心,多數很不客氣,有時甚至會態度很差,直斥其非,是一劑相當苦的藥。你不會輕易就聽得入耳,反而會覺得他們在處處「玩針對」、「睇死你」,便反唇相稽,大戰一觸即發。開始找晦氣的時候也不先好好想一想,他們那麼不客氣那麼著緊,其實是為了誰呢?如果是街邊的路人甲做了些他們認為不恰當的事,他們會不會那麼花時間在婆婆媽媽向他說教呢,還是自己上上網聊聊天說些更輕鬆有趣的話題更好呢?

說「玩針對」和「睇死你」 ,這兩個在吵架時常常抬出來用的詞,想一想,其實有甚麼不妥呢?他們就是了解你,才會得出一個只是為你度身訂造最合乎常理的推論。說看扁你,他們也實在不想,但是偏偏在如此客觀因素下你走了岔路的機會真的很高,現在拚死一諫,我們實在應該虛心接受,就算覺得他們說的話是錯的,也應該以此為戒:最親的人也這樣想,會不會自己真的有問題?

把話說滿了,反而到頭來罵他一頓,以後他們失去興趣,你的缺點便隨日俱增,對一段關係完全沒幫助。不過世界往往就是如此,所以感情真的很脆弱,除非,找到一個真的肯聽的人,又或者找到一個永遠都很長氣絕不氣餒的人,不過在茫茫人海中,兩者皆如幸運大獎,不太好找。你說關心和麻煩是不是一線之差,不,沒有一線,很多時候關心就是自找苦吃。人真的好犯賤。

Share

積慮

人生第一次轉工。不夠老練,是故有很多感慨。

辭工時也不是沒有罪疚感的。雖然兩位老細都很贊成我離開,認為這樣發展對我的仕途很有幫助,但是說到底我也只是幹了幾個月,而已。短短二十一星期,經歷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自己正正要研究這個大課題,身歷其境,真的學了許多許多,所以臨走的時候,還是不很捨得。看見還原得很乾淨的辦公桌,心裡還一陣愀緊:市還未轉好我就離開整個Research Team 了,感覺上好像背叛了整支團隊似的。(同事開玩笑說我是叛徒嘛,絕對道出了我心中所想。)

清電腦的檔案,收拾到處散落的文件,又要傷春悲秋一番:啊幾個月就可以save 了幾百mb幾千個檔案啦,那個最好做一份拷貝放進自己的手指裡呢?只揀幾個還是全部有紀錄價值一點呢?這份文件是第一份Publication,不好丟;那本booklet是有自己的名字的,又不應該撕爛;還有這個那個,或許在新工作時一時要翻查起來,也會有用?(根本自知不會再翻查……)

情感總是一絲一滴地積慮,每天每分每秒過去,彷如輕煙的根本不覺得,但它有它的份量,會計算利息,然後慢慢在心裡種植出一個非比尋常的空間。對工作如此,何況是人。難怪有了另一半過後,忽然有一天,要全部斬斷所有你和他/她之間的種種因果,是多麼的難。你會發現,你拿著剷子,正要把它夷平之際,它原來已經變成了一座圖書館,甚至一座城池、國家。

才花幾個月時間做一份工作,已經彆扭成這個樣子,如果幾年,那還了得?心裡暗嘆一聲,最後決定,公司裡的物事,非私人的,還是甚麼也不帶走最好。同樣,如果失戀,請不要覺得顧忌,狠狠把所有東西全都放進廢物箱吧。我們的心,說實在,裝不了那麼多。

Share

火鍋

喜愛冬天的原因一大部份是因為有火鍋,即打邊爐。

用「打」字,顯示了其興高采烈,「邊爐」兩字亦相當傳神,就是要有一大班人圍在火爐邊,鬧哄哄的朝 著一湯熱食,爭舀爭吃,這才有意思。你有沒有看過有人在街邊一個人自己打邊爐?我可以說絕無僅有。他要不是剛失戀,就是某個區某個社團的江湖大佬,好想自殺或等待被殺。一個人在街邊的打冷火鍋,單看背影就知道,那屑火苗,那件隨風飄揚的外衣,在寒風之中,無疑有著太多的悲傷。

現在時代進步了,不單是酒家有邊爐可打,大型的專門火鍋店亦很盛行,每一張餐桌都安裝了嵌入式的電磁爐,只要把湯底拿出來放在中心,便可以開始吃, 方便得很(想起以前還得用火水爐,在家中火鍋簡直如同舉行祭典一樣隆重盛大!)。只要一進門口,便發現裡面吃聲震天,如同戰國時代,四方百面都升起那陣長 長的白色烽煙,蔚為奇觀,於是自己也急不及待要和三五知己,急急圍著一圈地,以圓桌為城池,把點菜紙亂剔肥牛金菇一大堆過後,就要立即開火,不甘後人,加 入戰線。打邊爐實在是嚴冬裡的最佳娛樂節目。

有人不喜歡火鍋的原因,是因為和不相熟的朋友一起,在同一個火鍋裡你夾一塊我煮一塊,不單像在互相交換口水,也彷彿在一起「洗筷子」,好像不太衛 生……我的確有些朋友對這種情況極度反感,每每談起火鍋也做出一個鬱悶作嘔的神情,好像叫他去吃也會立時中毒,含笑而死。Well,火鍋這類活動就是這樣不拘小 節、熱情奔放的呀,就好像你打麻雀的時候,一家輸三家兇狠起來,粗口不爆幾句也不會安樂的吧。

現在是甚麼年代了?別說「大菌食細菌」這些老生常談了,只看那鍋湯不斷煮沸,蒸發了的水份又要再不斷補充,甚麼菌基本上都要死了。社會不斷進步 ,所以人的思想也要變開放點,才是正理。我才不會因此而不吃火鍋呢,還一定會吃到最後,當湯底吸盡所有食物的精華,再施施然放下一個即食麵,那麼,即使 出面已經下大雪,忽然零下三十度,一跑出去就會全身結冰,也會死而無憾,因為吃了這個麵,便清楚明白,這個冬天,應該也沒有白過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