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的文字宴會

雖然心情好差,但是還是不得不說,今天留言寫照有著難得的熱鬧,其實應該很高興才是。

好喜歡其他人看完自己寫的東西會有Feedback,雖然唱獨腳戲不是不行,但總有些納悶。更何況自己舊的日記明明可以成為好友的聚集地,一日一個廢Post也可以有三四十個留言、而現在Facebook的垃圾Notes更甚至有一次到達超過一百個Comments的時候(當然好多也是同一人所為) ,我常常懷疑是不是自己認真起來寫在博客的東西太差勁,反而引不起共鳴。

就算找個人罵我寫得不好也是一件挺棒的事呀,至少自己會知道。

我自小常常不理人家理會不斷寫寫寫,是一種怪癖。私人日記積存有一大堆,就算是交功課用的中學週記,別人頹寫一版,我也非寫得像章回小說一下筆便五六頁,引得連中文老師也大讚不可。文字有凝聚力,可以引起共鳴,有無限的可塑性,就是它一直深深吸引著我的地方。所以,如果真的寫得不好,我還是會不斷練習,直至有人讚好為止。

有好朋友一早就叫我關掉這個Blog。但我總是在垂_掙扎(未過十五,不說不吉之言。XD)

不想講太多自己的寫作歷程,只知道我一早便想當作家想得瘋了,雖然經歷了若干成功失敗後仍然一事無成。總之,Blog 聚這些好玩的東西或許要多點參加,讓大家可以多點了解一下我那個天馬行空的瘋狂文字世界。

Share

【Blog聚】旅遊

「我們這次旅行到哪裡?」她興致勃勃。

「你拿主意好了。」你漫不經心,聲音刻板。

「旅遊去英國好,現在英鎊跌了許多。」「別那麼市儈,況且我不喜歡英國。」「那麼不如去法國?」「不要,不懂得法語,好難溝通。又不夠錢,Shopping逛名店也不夠過癮。」「日本?」「去過好幾次了,而且,待櫻花或楓葉漂亮時才是真正時機。」「那麼,中國!中國很多地方還沒有去,不如去西藏?一定好新鮮,現在還有鐵路。」「不要!!得了高山症怎麼辦?」「……」「……」

終於,她按捺不住,大喝一聲:「算了!你自己去澳門住威尼斯人好了吧!」她氣壞了,轟一聲站起來。

你沒有反應。

「我們分手!別打算我會再找你!」

說罷,她一把抓起手袋,奪門而出。大門關上時的巨響,幾乎要把整層大廈震壞。

Dead air。

你和顏悅色,打開電視,三色台剛好播放著蔡瀾歎世界。這時電話響起,你急忙接過,聲音忽然變得像張國榮,道:「喂……是是是,去哪裡都去,只要跟你一起。」只見你慢慢把聽筒轉一轉手,又繼續說,「我計劃好了,五天四夜,酒店行程都定下來了。到甚麼地方?給你一個驚喜,遲點再慢慢告訴你,我有三個計劃,包你有一個滿意……好開心?我才高興呢,和你一起把臂同遊,真是我的榮幸……」

半句鐘後,你放下電話,哼著小調,回房收拾行李去也。電視的蔡瀾正和他的女主持調笑,蔡生說:「那個人愛不愛你,叫他和你去旅行就知道。不愛你的睬你都傻,飛上天也不去。」

港姐作一個誇張的表情,問:「那如果愛你呢?」

蔡生呷一口紅酒,施施然道:「愛你的話,甚麼都準備好了,你根本甚麼都不用操心。」說罷,眾人哈哈大笑。

其他旅遊人士:

石先生
讀與吃
michelle
周游
natchan
木棉_簡單快樂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herry
阿三
Mad dog
Coffee
醫書直說
Athrunz
軍師奶

Share

媽咪我默書唔合格都唔一定代表唔好架

想不到假期過得像光速。明天要回到工作崗位去,還好,兩天後又是週末。

求得下籤,煙花船失火,小狗失救:乙丑年甫開章,已經像封神演義,情節曲折離奇,充滿玄幻色彩。這樣的題材,足夠寫三天。

為香港求籤,向來吃力不討好,今次更在零三年SARS後再次抽到下籤,適逢金融海嘯肆虐,輿論嘩然。肇事者劉皇發發叔強自鎮定,幾乎要立即抹白花頭上太陽穴的樣子,揮一頭汗,勉強扯著笑容,解畫說,下籤不一定代表不好;但同時,他又強調「車公又真係好靈架」,其言論之矛盾,令人摸不著頭腦。

如果下籤未必是壞事,那麼同樣道理,上籤也不代表好。換個科學化一點的說法,「呢套system根本都唔work」,還求來作甚?

但同時,往年抽到上籤,為甚麼大家卻不會說「上籤暗藏殺機,凡事仍應謹慎」?反而立即如同抽中頭獎那樣,笑得見牙不見眼之餘,還斷言「香港一定一帆風順、財運亨通」?

別說同人唔同命,同籤也不同命!

不過看生果日報細說「問卜往績」,原來把兇籤無效化,早有前科。92年蔡根培求得下籤,立即把籤燒掉再求;曾特首任沙田政務專員時,抽的籤不好,即有人說「不夠誠心」,應「再接再厲」,順理成章Take two再求一次。

真精明。但這樣事後補鑊,無疑太小家氣,視車公如無物了。籤筒有籤96支,下籤只有17支,機會率0.177,五分一也不到。與其抽到下籤後誠惶誠恐,不知如何解釋,下次索性先把這17支籤也換成上籤吧,那樣會更省事。

【乙丑香江風水奇譚.一】

Share

赤口繼續牛牛牛牛牛

cow.jpg

無聊一畫。

現在拜年真的好無意思。

永遠都很例行的,大家先約好了時間,然後準時來按門鈴。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大家像傻瓜一樣叫幾句,像喊毛主席萬歲一樣形式化。坐定,大家派好了利是這個軍機大事後,鬆一口氣,幾乎想立即離開,但是半句鐘的法定時間未過,到底有失體面,於是三姨媽喝口普洱茶,清清喉嚨,開始對你問話了,過程離不開幾個定式:

「最近返工點呀?」「拍拖/結婚未呀?」「辛唔辛苦呀?」又轉頭對你父母說:

「你個仔/女真係乖/叻/勁喇,我自己個衰仔/女就唔係呢……(下省幾萬字)」像個自我檢討會,你父母又會適時客氣幾句,「邊係呢,佢都唔知幾無用……」真是肉麻當有趣。

到最後,兩方總會爆出些虛情假意的笑聲;似曾相識,就像幾千集真情入面薛家燕飾演的好姨,尷尬時發出的打圓場聲。面對這種場面,不免納悶,即使禮物是藍罐曲奇也彌補不了這種折磨。其實拜年為甚麼還要搞那麼多花樣?先錄一段音,放進IPod,每年聽一次就好了。就像現在頭柱香也有網上版,大家也應該與時並進。

照我看,扮mud鬼!一進門,立即埋位,攻打四方城,鬆脆刮辣先來一記十二圈的自動波,豈不更妙?後輩若然不打,則乘勢奪門而出,唱K踩車,各取所需,這才是過年。

Share

牛年大吉

上班方近半年,已病倒了三趟,不知緣故。

信方術者,會謂坐位方向不吉,桌上宜放乜乜物物,附以靜水一瓶,則大病化小,小病化無。

信科學者,會謂辦公室內空氣不通,氣糟風口位置不妥,多開窗戶,勤洗濾網,則病毒無容身處。

信吾母者,則謂外間飲食,油多熱氣,多吃上火,宜每日早歸,佳餚白飯,送蔬果一堆。

如此情況,還是信母親好,願諸君牛年少病少痛,身體健康!

Share

牛牛牛牛牛!

新年快樂!今年是乙丑牛年,在下生肖亦剛好屬牛,正是本命年。最近Facebook 流行「個人十六件事」,所以,新春第一篇,亦為牛大做文章一番,以賀新歲。

一)股市中大熊橫行霸道,大家都希望牛市快來。有人說因牛眼向上,所以以牛市解上升之市,我卻認為牛本身勤力耐勞,默默耕耘,必有回報。大家努力工作,力抗海嘯,牛市必會重臨。

二)真的好喜歡吃牛肉。肥牛打邊爐實在一流,另外常常在電視看飲食節目,講名人吃和牛吃得滋味,云其入口即化,自己也想試試,可是實在太貴,短期內當無法達到。

三) 兩年前讀碩士,和內地生一起在辦公室共事,才知道他們會用「牛」才說很了不起的事或人。這件事真是太牛了!阿張,你真牛!希望承他們貴言,大家在來年也會成為一頭壯牛。

四)Red Bull 紅牛是很多大學生的捱夜”chur”行恩物。能量飲品,有大量咖啡因,喝下去精神無比,可以肆意開夜車。但是如信用咭一樣先駛未來之精神,效力一過,即累得如死人一般;有人甚至說多喝這類飲品對身體絕對有害,所以我沒有碰過。(扮潔身自愛中 XD)

五)Chicago Bull 芝加哥公牛是我看NBA 時曾捧的球隊。當然啦,N 年前還有籃球之神米高佐頓、柏賓和洛文的超級無敵鐵三角,加上禪師積遜……現在已經沒看NBA 了,高比拜恩一場入了多少分也和我無關係。

六)娛樂金魚眼是一套很舊的爆笑動畫。據聞現在在J2 重播,當中有很多叫不良牛的乳牛,經常和華美子一起怒跑,一邊「牛牛牛牛牛!」的怪叫著,好可愛。

七)牛年,電視上,收音機裡,很多人都會提及「牛」這個字。但是因為懶音的問題,結果都把”ngau4″變成”au4″,不是邪音正音的問題,也很礙耳。

八)希望奶粉不要再出現甚麼三聚青氨。毒奶粉事件令中國知名品牌蒙牛也牽涉其中,結果,之前的品牌推廣毀於一旦。拜託,各牛奶供應商,別再利字行頭了。

九)從西班牙的鬥牛,學會牛總會對著紅色的東西猛衝。但是為甚麼呢?聽聞牛看見紅色就會生氣,不知是否事實?我覺得如果人看見某種顏色就會衝過去,是挺悲哀的,但很不幸,不少男人果然看到女色就會撲過去。

十)蝸牛、犀牛和牛是不同的動物。同牛唔同命,蝸牛是特別可憐的,經常下雨才出現,然後給路人踩碎。那時初中科學實驗要抓蝸牛,對牠們也百般折磨,太慘了。

十一)犀牛真的是很奇怪的樣子,鼻上長一隻角。我記得小時有一隻叫Jacob的餅乾,廣告中總有一隻犀牛撞進來,把餅乾撞碎。到現在我也不曉得裡面有何深意。

十二)說人是「牛精」,即代表野蠻;但是說市況「牛皮」,卻代表不上不下。「吹牛皮」更會變成誇大!可見牛在中文詞彙的用意還真廣泛。

十三)高中生物課,要解剖牛心牛眼,真是恐怖的經歷。那些vitreous humor,啫喱一般在眼中翻跌出來,好變態。

十四)物理課也要學牛,是甚麼?那就是牛頓(Issac Newton)的力學定理。想不到牛一早就在學校生涯和我們息息相關。我的力學最差,考試差點不合格。

十五)陳奕迅的《阿牛》是我所喜歡的一首歌。好難唱,但是歌詞中「就是不開心,不過我肯等,等一生都等」和「一頭蠻牛」,真的很岩Key。

十六) 我認識的阿牛有兩個。一個是社民連的曾建成,一個是馬來西亞歌手陳慶祥。後者和我更同一天生日。

Share

重要日子是應該忘記的

如果有情人忘記了你們之間所謂重要的日子,你會怎麼辦?

生氣?興問罪之師,發一場脾氣,然後把事情推上分手議案中的談判桌?

從女方看來,太多的重要日子,忘掉了,都是死罪。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吃飯,第一次牽手……以至其他林林總總的一切「第一次」,還有一大堆紀念,週年週月,甚至週時週分週秒,好像都值得拿來慶祝,懷緬一番,回首當中的喜怒哀樂同時,又希望在這「特別」的一天,雙方又有所表示;結果,少不免又繁文縟節,繼而大灑金錢。

為甚麼拍拖要受這麼多的規條呢?

記得便慶祝,不記得就算了,有甚麼大不了的呢。你說結婚週年也忘掉了,當然離譜,但是那些甚麼「第一次和你吃到七成半熟的牛扒」、又或是「一起養的小狗逝世三個月紀念」,忘記了,實屬人情之常,除非你以為自己的伴侶,都像電子手帳一樣有著超人的記憶力吧。

哼,你或許會嗤之以鼻,笑我不懂得羅曼蒂克:這是情趣呢。就好像倒數一樣,不單物以罕為貴,大家一起享受的才是情趣,大家一起強行記住互相應酬的叫受罪。以種種物質和條約把兩人的手綁實,血液不流通,久而久之手是要立即切掉的。所以,我不相信這回事。

要紀念,每一天和他/她一起的日子都值得紀念,不必像歡樂滿東華、慈善星輝仁濟夜一樣,把紀念日變得生硬公式兼老土。我愛你,這一刻撥一通電話,便可以說出口;想念那個人,這一秒便可以趕過去找。與其守於過去每一個已經過去了的中途站,不如開創出以後更加值得紀念的未來,好讓忽然到某一天,兩人都是老夫老妻了,才說起,啊,今天,我記起來了,甚麼甚麼年前,你曾為我做過些甚麼甚麼的傻事!另外一個人才接上說,是嗎?都不記得了。兩人大笑起來,聲音歡快得如天上的雲雀,才是正道。

還有一個月便是情人節。想著那天有甚麼特別的表示,不如今天先做了。她/他平凡的日子,需要特別的你去點綴。

Share

賽馬本來不是貴族玩意嗎

賽馬日,經過投注站,總會看到一堆麻甩佬在刨馬經。

有空,不妨駐足望望,了解一下,甚麼叫男子氣概。

首先在那裡聚集的人,神色都很猥瑣,就算不猥瑣,也好像剛剛從廁所出來沒洗手,但又唯恐有人發現,因而展示的那一種鬼頭鬼腦的衰相。

他們要不斜啣著半根未點完的香煙,就是很有鹹濕伯父格調的,戴著那對幾乎要從鼻子丟下來的老花眼鏡,然後歪著三角眼,按著一邊的耳塞聽賠率,同時聚精會神,看著那份充滿了紅色字藍色字精深研製的「發達馬報」。

那份報紙是靈魂呢。摺疊是有技巧的,不是縱橫馬壇的老手,很難將它摺成完美的長方形,剛剛好放在後褲袋,好讓自己無論在茶餐廳也好、投注站也好,甚至是後巷的公廁也好,都可以隨時抽出拜讀。還有,在投注站外長時間駐紮,是需要極長時間對耐性的鍛鍊和自我意志的提升,漠視世俗的眼光,才可以辦到的。

看他們神色自若,你便明白箇中的精神,簡直是一門藝術。

高層次的老油條,甚至已經達到人、馬、經三合一的境界。他們採的打坐姿勢,尤如出恭,半蹲在階級上,兩腿同時,盡量分開,左右手分擱其上,氣勢磅礡,儼如關公神像,達摩入定,悠然自得,有氣吞天下之勢,彷彿背後隱隱然有三千伽藍加護的霞光。

你或許會問,為甚麼雙腿非要分得像摩西分紅海那樣,涇渭分明才可以呢?那是因為只有這樣,馬報才可以藉此放在中間的石屎地上,那麼低頭一看,便可細閱其中利害,而再抬頭時,又可即和其他戰友一起嚎叫小喇叭,發表「鬥up」辯論,進可攻,退可守,方便之極!

觀乎如此眾生相,各界姊妹便需明白,擇偶極宜謹慎。如果嫁著一位好老公,十年八載後,落得如斯田地,就算是我,也會即場中風而倒。且聽我母親今天一言:「如果我老公係咁踎係度,我即刻係佢後面,兜腳趁紅燈踢佢出馬路!」切記、切記。

Share

看韋小寶時別想不開啊

男人看鹿鼎記裡的韋小寶權傾朝野、美女在懷左擁右抱,心理不經過輔導的話,很容易會胃酸過多,引致消化不良,氣血上湧,妒火中燒。

怎麼不酸呢。假設你年輕有為,自詡才華橫溢,先畢業於名牌外國大學,然後過五關、斬六將,以迷人的笑容加一段慷慨激昂自信十足的自白,成功說服一家公司管理層,成為重點培育份子。不足幾年,刻苦耐勞,披星戴月,髮線如工作量般上升了50巴仙後,終於升級為經理,加薪四成。衣錦還鄉,正要出席大學的週年舞會,乘機和之前的同窗--那個你一直暗戀但沒敢表白的Daisy--打個招呼,聯絡一番,評估以後發展的可能,不料,你竟碰到你的同房John。

噢,Hi,你草草問好,正要把這個大學時代的頹友甩掉,不料他卻死纏爛打不放,言談間說到自己的工作。好了,你心想,正要把自己是甚麼MT晉升的輝煌戰績亮出來,把他技術性擊倒,不料他也拿出一張名片。你不以為意接過,一看,竟然已經是xx企業的聯席董事!?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家公司的市值是你自己在打工的十倍。看到他的擠眉弄眼,你以為自己在做夢。他明明只像個混混,進大學也是僥倖「碌」進去,主修的是頹科,GPA不過2,還是無榮譽學位僅僅畢業……他?他?

怎麼會,你問自己。這時Daisy 出現了,一襲黑色的低胸晚裝襯得她美豔不可方物,她對著你笑呢,「今鋪掂喇」,你故意裝出不經意,正要慢慢的抬起頭,作一個很型的動作,綻放出一個如權相佑一樣的笑容,不料那個John忽然一聲大呼,已經飛撲了過去,兩人擁作一團,難捨難離,兩人含情脈脈,幾乎要立即來個法式的濕吻;瞪著那個John 的手,放在Daisy的香肩上,掃來掃去,你如墮冰窖,好冷,但這個情景,卻又令你眼火爆……

「Daisy 是和你同系的對吧!Oh nice!我和Daisy 要結婚了!」那Daisy 甜甜的笑著,笑容幾乎要把你像巧克力般溶化,而她手上的幾卡鑽石戒指,更令你後悔沒戴墨鏡才出來亮相。看著John那奸狡而淫賤的笑容,卻丁點皺紋也沒有,自己卻已經未老先衰,你覺得這一切都不公平之至:明明我才是才華智慧的化身,還是財務學碩士,以勞力換取財富地位,為甚麼這廝,草包一個,卻飛快的一步登天!

終於,你忍不住捏碎手中的酒杯,如狼似虎,怪叫一聲,向著Daisy 撲去,John一聲令下,一群保安湧出,把你制服,先教訓一頓,才拋出場外,這時,你已經神志不清了,衣衫襤褸,橫躺在街上,大聲道:

「韋小寶,你這個烏龜王八蛋,給我記住,韋小寶……」人們經過,都以為你瘋了,只得搖搖頭,在你身邊投一個五角的硬幣,以表同情。

Share

一件小事

擱下了好一陣子,要重拾起寫作狀態,原來不易。每每遇上想寫的人,想寫的事,卻總是落筆打三更,三句過後便寫不下去。我的寫作度該不算太慢,但要完成一篇像樣的文章,大概也要一個小時,可是比起南杏這廝,已是千里之差。他寫作,該比光是說話還要快。因此要他扛起五天的文稿,絕對不是問題。況且,產量少,質不高,給人淘汰只是自然不過的事。可是這並不代表我會就此擱筆,閒來偶有所思,賦文數篇,堪稱寫意,於是就忍耐一下南杏的埋怨好了。

近來工作上忙得不可開交,雖非披星戴月,夜以繼日,卻已教寫作的閒情逸致遠去,文思枯楬。又在工作上主要用英語寫作,且講求速度功效,跟此時咬文嚼字,大相徑庭,每每在迷矇月色中,心境仍是混沌一片,難以下筆。今天難得賦閒在家,方得草草數行,算是重新起了個頭。

南杏說我早陣子忙著辦的週年晚宴,上星期終於曲終人散。一群不是專業的年輕小伙子,用工作及工餘時間辦出來的晚宴,算是不過不失。節目裏的任何閃失,都可以成為參與者不滿的理由,要令一個晚宴達至眾賓歡也,絕非易事。同樣地,要一個工作團隊,做到合作無間,也甚是艱難。做人處事,情緒控制非常重要,非說要你木無表情,永不發火,而是要你在適當的時候,以適當的情緒辦事。而情緒控制這門功夫,最好別留到登陸職場後才磨練,否則便要為自己及他人添上不少煩惱。

年幼時候,做任何事也只從自我的觀點出發,為自己想得出理據的,便奉是真理。就像爭玩具時,你搶我奪,一味就是不服輸,贏了得耀武揚威,輸了得找媽討回公道。什麼是公道?那時沒有觀點與角度的概念,不曉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故事,因此不懂顧人感受,率性而為,情緒宣發沒半點修飾。

記得還在小學,一班同學要集體作以聖誔為題的畫一幅,大家同意畫上聖誔老人,在太空中撒下千百份小禮物,於是各自埋首在空位繪製禮包。那時的我,自詡創意不凡,要到處留下奇形怪狀的禮物,破壞了整個構圖的平衡,給師兄斥責過後,心心不忿,又明目張膽地抄襲師兄的獨特畫法,還要誇口說畫得比他的美。師兄弟吵過面紅耳熱,最後落下我怏怏不快。自此引以為戒,逐步戒掉小孩子氣,免得羞家。

而自初中以後,不論自己抑或共事的人,都已減卻了這種稚氣。怎料今趟辦晚宴,竟又遇上了一位外表成熟,思想細路的同事。大會之上,拍枱發脾氣,像是眾人與之為敵,意見不獲眾人接納,便一副氣忿樣子,離座抗議。晚宴過後,仍不忿氣,把節目上的失誤,加以放大,指罵眾人幼稚,不識辦大事。於此,只好嘆句,這個世上無奇不有。起初一眾共事者對其面色言辭,仍甚為憤惱,可是再三觀其言行,當真跟三歲小兒沒有兩樣,不禁啞然失笑,謂其可悲!在職場上,恐怕沒有媽媽再跟你漫談道理,教你如何處世,人人冷笑一聲,就連你跌倒的一幕也懶得去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