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春

我出的題目沒人報名。難得的聚會在我的手上斷送了嗎?

真不受歡迎呀我,嗚。

不論如何,我「出師未捷身先寫」了!

【春之一】

印象中最近五個用過「春」這個字的日常生活片語。

一、「我真係好憎春天。」

大地回春,萬物欣欣向榮……對不起,這些描述只存在於小學科學常識課本。二月初本市天氣回暖,大霧非常,處處潮濕,天色昏沉,感冒傷風人數急劇上升,人人沒精打采,街上如同死城。清早上班,床也不想起,欣欣向榮?

二、「除左開麗春院,仲要開麗夏院、麗秋院、麗冬院……」

鹿鼎記電視版某集,韋小寶對娘親韋春花所說的孝敬說話:打本給你繼續開妓寨!他的娘一定高興死了。不過這句話實在有深度,完全顯示出這個市場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絲毫不受季節影響。只換一個字,有甚麼問題?

三、「其實究竟燒春雞係咩雞?」

先旨聲明,不要把這點和上段放在一起看!

有一天同事這樣問我,我答不上來。或者應該請教剛剛復出的讀與食,指點一下迷津。照我看來,春雞應該和乳鴿的類別差不多吧?大學時飯堂有這個飯的話,我們總是搶著叫,因為貪它「抵食夾大件」。當然,雞無雞味,只有自己選的醬汁味。有四款,幾乎像去吃麥樂雞。

四、「多春魚用來BBQ,結果爆晒!」

這是廷上次去和友人燒烤的見聞。事實上,我亦很難想像有人會在燒烤時用上多春魚這種食材。大多數的人都不懂得好好的用竹籤穿好魚然後放上碳爐上,結果當然很慘不卒睹。燒烤要穿要燒更要一邊慢慢以四秒一圈的方法來把食物燒熟,已經很煩人,換著是我,一定寧願燒雙腸算數。

五、「你係度up咩春呀!」

不知是否個人喜好問題,在這種情況下用上春字,甚至比用上四大助語詞聽下去更教我感到不舒服。聽到這個的話,我便會很想冷冷地回答一句「揮春」然後拂袖而去(雖然很爛)。那麼喜歡用春罵人,自己去叫飽它吧。

【春之二】

寫了詩一首:

連山疊霧蓋天來,細雨飄零積綠苔。
盼得夜來風有意,愁雲盡去千花開。

其他人的春天:

周游
Athrunz
Michelle
Sherry

yaya
longqt
mad dog
軍師奶
木棉_簡單快樂
揚眉女子
小孜媽
lomichee
阿四
加燦
微豆

下一期每週一聚(15/3)的題目是近日大熱:【我博十六點】

欲知詳情請到周游的網誌去!

Share

我睇你唔到、我睇你唔到

今天出文時間晚了,為甚麼?

友人N在工作遇上麻煩,晚上向我吐苦水;我愛莫能助,職場之事,一向黑暗。

本來對某個大型項目一向不用沾手的他,忽然被上司安排列席下星期的例行會議,原因是N一向對數據處理有點認識,上司想他為一個數據預測模型給一點意見。會議前,N把相關文件打開,便立即發現了不對勁。詳細情況或許不便透露,但當他在細細打聽其他專業人士的意見,幾可肯定:

全部數字,一個也不能用。

出自誰的手筆?卻是另外一個部門派來的高級職員。

嚴格來說,雖然是暫調,但也算是N的另一位上級。可笑的是,除了他可能沒有人知道問題所在,因為這些像怪物一樣的複雜方程,如梵文一樣,凡夫俗子根本連本相是甚麼也看不清,遑論發現了問題。即使連N的上司,似乎也不知道。

最絕的一點是,這位高級職員,即將調回舊部,換句話說,他很快就會「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點雲彩」!

現在N來問我,他應該怎麼辦?Consider the following factors:

1)N的試用期還未過。
2)他只是提意見,並不是大型項目的核心人物。
3)現時的失業率已急升至4.6%。
4)N上有高堂,下有妻房。

不說,到事情爆發出來,一整個部門(牽連甚廣,所以是整個),一定沒有好結果。

說了,則可能是N自己一個英勇跳進糞池。

人生交叉點!

Share

「你地一早俾我睇穿晒!」

財政預算案毫無驚喜,社民連三子的激烈行動,因為一早也在眾人的預算之中,所以令這一年的直播娛樂性更低,公司眾人一邊看,一邊呵欠連連,甚至不久便回到工作崗位去。但是,有趣的地方畢竟還是有的,例如:

曾司長目擊變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毫不動怒,對比起之前黃毓民掟蕉時,曾特首緊繃著臉,明顯高下立見。久聞曾司長吃過夜粥,甚至曾與「再世葉問」甄子丹切磋詠春心得,今天看見他一副武功高手的風範,面露笑容時,嘴角微微向上彎,絕不過份輕佻,恰到好處,不由得令人佩服:難怪之前有兇徒(好像是長毛)向他施以香蕉,他也可以輕易接住再擲回去!

財政預算案往往長達百多段,即使一口氣讀完,花費時間約兩小時,通常會悶死議事堂中不少政客官員。今天曾司長宣讀到中途,遭到社民連示威打斷,會議因而暫停七分鐘,事實上,大家應該沒有想過,曾司長可以這樣作報復:

「主席,因為預算案遭中途打斷,為免引起法律問題,我誠懇要求重新由第一段開始。」

同姓三分親的曾鈺成主席,相信也不敢造次:「要求獲准。現重新二讀《2009年撥款條例草案》……」

全場昏倒。到時你地班死剷,睇下仲夠唔夠膽亂咁示威!所以,曾司長武功高強,海量汪涵,胸襟廣闊之至,實在是香港不可多得的政治人才,乃全公務員的楷模!(鼓掌)

Share

一個唔該俾人兜左點算?

亦舒說,泡一個熱水浴可救賤命;上職場後,對這句話實在深有同感。

綠色力量的朋友,請不要立即跳出來,批評我不用蓮蓬頭,反而開一大缸水浪費資源。現在其實很少浸浴了,一來是真的不太環保,二來是沒有甚麼時間去細意享受浸浴的樂趣;但是,當來到一個四肢也癱瘓,大腦完全失去意識的時候,強行把自己丟進一窩熱水之中,你便會立即清醒過來,萬試萬靈。

你或許會問,甚麼時候身體機能會有以上的情況出現?很簡單,通常在一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然後回家已經是深夜的時候。如果你不想立即倒頭便睡,還想看看報紙上上網的話,你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甫關上家門,立即直奔浴室,不浪費多一秒的時間,沖涼!

如果只用於緊急時候,偶一為之,便不為過了。那種感覺真的是妙不可言,好像所有繃緊了的肌肉,一下子都鬆弛下來,身體各處的酸痛,亦慢慢消失,有著說不清的舒服,幾乎想把頭也浸進水裡面(如果可以的話),都不願意上來了。世上的煩囂,工作家庭瑣事,通通都可以暫時拋諸腦後。

我真的好喜歡浸浴。唯一的不好處是,它感覺太美好了,令人迷醉,很容易在浴缸中睡著。其實來到這一步的話,可說是一個完美的休止符,如果你把會患上感冒的可能撇除在外的話。現在可承受不起胡亂請病假的風險呢,已經人人頭上都有一把鑊剷了!

Share

原來你唔知拍拖可以只係為左分手?

今天有同事講,七年之癢,原來真有其事。

我笑了,他們以為只是老一輩的炒作?

感情這回事,每付出一次,就會淡一分。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因為人會學懂保護自己。頭幾段戀情總是很轟烈,像劃一枝火柴,先爆出一閃華麗的火花,然後卻立即燃燒殆盡。這剎光暈,可能會令你目眩,甚至因為縮手不及,而燒傷了手指。痛苦,但享受。

不過你深知道,這樣的感情,不可能持久,幾許分合,滄海亦已經桑田,就算點起一根煙吸起來,也份外索然無味。你開始明白如果非要維持一段感情不可的話,把功率調低是必須的,就好像一個省電的燈泡,最好把它調暗,還要細心呵護,有需要時才接上電源。

淡淡的,像一道偶爾吹過的海風,不徐不疾,不仔細留意,或許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你會和那個人一直平平無奇的相處下去,不再有激情,當然也不會有差池,沒有意外,兩人當可白頭偕老,結婚,生子,然後在一大團兒孫簇擁下在安樂椅上安詳逝去。

聽來好像很好不是嗎?如果是這樣,世界上離婚個案不會比結婚還多。你們最近有看報紙嗎?有沒有發現每天的新聞都不一樣,但是還是會因為內容差不多,所以只會略略翻兩翻便放進垃圾箱呢?好像不是千年奇聞的話,也吸引不了我們多一秒的目光。愛情對某些人而言,也是一樣的。

年輕一代別說七年,三年也已經覺得悶死了。所以說結婚是愛情的墳墓,只是追求目標不同而已。就像有人喜歡飲Vodka,有人喜歡飲Sparkling Water,最緊要知道自己在追求些甚麼。

Share

如意棒伸長長長長長

現代化妝品的科技發展,時常令我很震驚。

且不要說甚麼牌子的「神仙水」,又或者是「能讓皮膚飲飽水」的保濕美白面膜了,我最感興趣的是那些眼睫毛增長液。不單刷毛相當考究,甚至聲稱使用了納米技術(無論甚麼科技,一但使用了這兩個字,就顯得走上了尖端),再加上那種超級秘方,眼睫毛能成功增長20至30%!

廣告即席示範,眼睫毛立即像孔雀開屏那樣,開出一朵向外翻捲的黑色菊花。嘩,吃著飯也要立即忍住呼吸,不然隨時會有嗆死的危險。是真的很神奇,甚至可以說好壯觀,但是可能我不能樂在其中,所以無法表示欣賞。眼睛像變成了鬼太郎裡面的妖邪,眼一眨動,睫毛一條一條粗粗的長長的,像煞急速聳動中的蟑螂腳,好可怕。

如果不用睫毛液,據聞也可以把假的眼睫毛黏上去,而達到同樣的效果。黏上去?聽上去像勞作,是要用上膠水的嗎?很難想像為了這些,花上這麼多的力氣。眼晴看來會更明亮啊,更大更精靈啊,你根本不明白!是,很多事情是窮花畢生精力男女相方都不能互相了解的,這是上帝為人類偷吃禁果的最大懲罰,兩性相處,因而少不了互相傾軋。

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把眼珠面積加大的隱形眼鏡。為此,我只想講一句:眼珠大了≠眼睛大了呀!效果只像瞳孔放大,午夜碰上了,心血少的話,大概會嚇得昏死過去。

Share

黑社會就一定係黑色?

自小在龍蛇混集的地方長大,每當看見電視電影講述黑社會的所作所為,發現和平時觀察的有很大的出入的時候,都會忍不住笑。

最近三色台播出第N 個Season的《學警》系列,於是我們又得以重溫一下黑社會的普遍印象:

一)永遠也是黑衫黑褲,偶爾在項上掛上一道粗粗的金鏈。高輩份者,得拿手杖,戴玉戒指,彷彿要塑造成甚麼門派的第幾代掌門。
二)不知道為甚麼,鏡頭前的爺叔輩,說話溫文有禮,思路清晰之餘,更很哲學,不知道還以為他是後現代的詩人。
三)黑社會大佬和大佬之間講數,往往也在某些燈光昏暗的地方打邊爐。那麼夏天的時候怎麼辦呀?
四)黑社會大佬在街上走,後面總跟著一大堆小混混招搖過市。遇到警察,甚至會把警察包圍,對他們拳打腳踢。
五)黑社會管理的行業,離不開黃賭毒。而那些的士高,永遠都烏煙瘴氣,像在開Rave Party。

然而,據我所知:

一)黑社會對Dress code沒有甚麼要求,基本上和普通人沒有分別。
二)我只知道黑社會的粗話說得很流利。不知道是不是電視不能出街,所以反其道而行之,變得文質彬彬了。一句話,可以有百分之八十的字是粗話。
三)因為黑社會其實衣著著通,行事通常極為低調,亦可以在任何食肆出現。
四)黑社會極少引人注目,所以晒馬行動基本上不可能發生。而且黑社會和皇氣一直有某種默契,會敬而遠之。有些動作甚至得到警方的准許才做,不然便會立即失蹤。
五)別老土,日本的甚麼組甚麼組一早已經在搞上市生意了,你還以為香港那些只靠祖業?

Share

「快樂」不知時日過

最近公司裡很流行一句話,叫「快樂不知時日過」。

在公司工作真的很快樂嗎?不是。但日子過得很快,的確是真的。

早上回來,先接幾個電話,快速改好幾份文件,再和老細討論一下工作的進度,然後才能回到座位,好像沒做些甚麼,但這時瞄一瞄電腦右下角的小時鐘,已經是午飯時間。急急出去買一個飯盒,狼吞虎嚥過後,又再繼續埋首於機密文件之中,不分東南西北。

上午的時間,像一下子蒸發了。

下午更加不消提,完完全全迷失在茫茫的文件大海之中。到忽然間同事的聲音響起,把你的精魂拉回凡間,你這才發現他原來已經來到你的跟前。只見他道:「喂,放工啦,仲做!」你精神渙散,四肢已經像打了全身麻醉一樣,略略轉動一下還可以控制的頸部肌肉,看一看錶,已經是晚上(不是傍晚!)八時多,太陽亦早已下班。正當你發出一下不可思議的低呼聲說一句「吓原來已經咁夜架啦」的時候,我們的同事,大多便會面露狡獪的笑容,說:

「很明顯,你快樂不知時日過啦。」有夠調侃的。

明明昨天還好像是一週之始,今天卻已經是星期四,感覺像思覺失調。吃喝玩樂令時間飛逝,我樂於接受,但絕對不能是工作!由此可見,不單是快樂不知時日過,有時痛苦也不知時日過,但感覺上那麼快又臨近週末,心中也不是不竊喜的,這或許就是痛苦不知時日過的唯一好處;但在超光速飛行下,我們不是很容易也會踏進所謂的「中年結構性危機」嗎?What the well…

Share

我無醉!都話我無醉啦!

香港這城市,愈見光怪陸離。一些以前從來未想像過可以發生的事,如今竟會變成新聞。

以下有一段故事是這樣的,很曲折離奇,諸君且宜細聽:

自從醉酒駕駛釀成巨禍引起廣泛關注,警方嚴厲打擊醉駕。一位人兄很乖乖,這一晚喝得爛醉,沒有駕車,截了一架的士回家。但是他醉得太厲害了,竟然在乘車途中,不顧自身安全,採用了一鑊熟的方式,不斷扭打正駕駛的司機。好一個的士司機啊,他真的是再世葉問,或者是頭文字D藤原的混合體,沒有被毆至不省人事、繼而失去車輛控制之餘,竟然還可以從東區走廊一直堅持、駛至尖沙咀!

但是醉酒人兄意猶未盡,忽然成龍上身,使出了幾招八仙拳的奧義,竟然將司機打了出車外,他奪了的士,繼續再市區橫衝直撞,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可能他嫌風馳電掣不夠過癮吧,他還要下車找一家店鋪,用玻璃樽擊傷裡面的兩名店員!然後,他繼續駕駛的士逃去,終於,他與另外一輛的士相撞被捕,現被控以七項罪名,包括醉駕、危機駕駛、襲擊等等。

由此可見,本年度AO考試的處境題,各大考生大可發揮創意推斷:
1)最直接了當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在本港實施禁酒令,蘭桂坊一律轉喝有汽利賓納。
2)所有的士司機應該加強自身詠春的訓練,熟習以黐手控住馱盤,防止駕駛權被奪。
3)肇事者竟然大難不死,可見特區政府洪福齊天,經濟即將全面復蘇。

最後,考官問道,為何那位人兄會醉得那麼厲害?這時,你要從容不迫地回答:

他買了8號仔,是長期捧場客。

眾考官必定驚為天人,於是,你有望問鼎第N屆的特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