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仔幫你一Cue清袋

對於所有在香港的投資者來說,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是?

畢菲特?錯。

任志剛?也不對。

那麼,難道是曾蔭權?當然也不是。

如果對答案竟然還不清楚的話,在下絕無僅有為某機構賣一個廣告:請由今晚開始,晚上九時半至十時半扭開電視,看三色台的劇集。有甚麼特別?純粹要你知道,再緊記在心上:那裡有秋官的桌球天王!

在香港炒股炒得勝起的「資深投資者」,哪有一個沒有聽過「秋官/丁蟹/楚留香(或一切有關角色名字)效應」?因為秋官的劇集來臨,而及早在之前一星期放貨的朋友,恭喜你,你果然明察秋毫,縱觀全局!看吧,丁蟹效應實在駭人,今天恆指應聲急跌約七百點,同時世界股市亦同聲下跌,好像真的有人故意為秋官駕臨造市一樣。即使我在這個行業工作了好一陣子,對這些完全不科學的異端邪說,應該堅決否定,但是要知道,股市和狂牛一樣,從不理性,就如Technical Analysis一樣,如果你會信那幾條平均線,為甚麼不再胸襟廣闊一點,一併也相信秋官呢!

你笑我太以偏概全?先看看網上的資料搜集再算吧,得出來的結果嚇死你。我實在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無聊到做Empirical Study,以統計學上的實證研究來得出得有力的證據,但是也不要緊了,傳統智慧有云「寧可信其有」,反正經濟還是一樣不穩,現在放一放貨瞄瞄環境再說,有甚麼問題?

正當秋官又在公仔箱十分型棒地打桌球時,先小心他為你的財富一Cue清袋。這時造好的,還請小心了,嘿嘿。

Share

【Blog聚】傳統智慧

傳統智慧,四個字冠冕堂皇。在小時不知有多少不可解的規矩,以及動作,需要按足其指示進行,稍有不慎,即被高層破口大罵,嚇得不敢作聲。到長大了少許,總算敢防於提出其疑問,但有關當局卻必定會有這樣的回答:

「Hey(作第五聲拖長狀),呢 d 傳統黎架嘛!」

一切都這樣理所當然,就像教廷那時堅信地球是方的一樣。兩週一聚愈搞愈旺,正當想著大家都要在今天,對各項傳統智慧歌頌一番之際,我卻想淘氣搗蛋,在旁靜靜地澆上一杯冷水:要懂得欣賞傳統智慧之餘,亦要有反傳統智慧的決心!

舉一個好簡單又合乎現時環境的例子。自次按危機爆發開始了漫長的熊市後,不少投資名人不止一次站出來,強調趁低吸納的重要;正當人人又對恆指在某天暴跌上千點而瘋狂沽貨止蝕的時候,又被那些股壇高手高手高高手所恥笑,因為他們深信「人人貪婪時就要恐慌,到人人恐慌時就要貪婪」的傳統金科玉律,現在反而是入貨好時機。

結果大家都知道,即使強如股神巴菲特,亦在是次投資損手,向各股東道歉。

這種情況,有個很生動的形容詞,叫「老貓燒鬚」,就好像叮噹偶爾百寶袋失靈那樣,經驗再老到,積聚了上千年的傳統智慧於一身,也不代表沒有失敗的可能。「一本通書不能看到老」,這句話,正正是以傳統智慧反傳統智慧。

所以,有些傳統智慧,還得看環境情況,再細細評估其準確性,尤其是在這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很多事,或許一早已經變天,再也行不通。就好像有一天,你的伴侶有天灼傷了手,你竟然還拿來豉油,說要用來浸傷口,結果不是可想而知嗎?XD

其他傳統人士:

加燦 (出題者)周游hevangelSherrymichelle軍師奶IanC9讀與食lomicheezero、mad dog、chili mommingmanfred、hongkieatlarge、athrunzHaricot 微豆Silver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hihisimonlongqt肥肥媽媽

下期兩周一聚(十二)四月十五日題目:怕 (出題者:hevangel)

Share

同成功人士食飯

之前曾幾次提及的投資銀行家Y,最近生日。

本來想著扮一下好心,給他寄一封電郵道賀;寄出的按鈕才剛剛用滑鼠Click了下去,更新頁面已經出現「你有一個新郵件」的信息。那時候心想,嘩,Ibank人玩Blackberry轉送電郵,竟然達到這種超神速的地步,真令人歎為觀止!不料,打開一看,卻是:

Out of Office AutoReply:

I am currently out of office and will return on March 26. I will have limited email access.  For urgent matters, please contact my assistant blah blah at +852-2xxx-xxxx. Your mail will not be forwarded.

那個混球,甫生日便立即出外風流快活了!

看到回條的一剎那,不知為甚麼竟然有點激到爆肺的感覺,大概是因為我那時還在辦公室吧。要知道,在這世界上,有假期的人和沒有假期的人是處於涇渭分明的對立面上的。

來到今天,我們約好在中環某餐廳午餐。要他老人家在這等檔次(即離國際金融心一百米直徑範圍外、甚至不用刀叉的小館)地方吃廉價套餐,他的嘮叨當然特別多。

「那天到了澳門旅行。(有沒有甚麼豔遇?)沒有!(激動狀)和家人去,可以有甚麼特別!生日放假逃離本港,純粹不想給召回公司工作而已……現在我們那裡水深火熱,聽說下個月又進一步裁減人手。(你也會被炒?)我看機會有75 %。」不愧為投資銀行,連自己的去留機會率推測,也這麼Quantitative!

談到感情生活,他完全抱放棄態度:「沒一個談得來,算了,現在戰爭時期,誰還會理會花瓶。有時就算搵到個食飯,一傾偈,就發覺唔岩嘴型,唉,無架喇!」

我忽然想起港男港女節目其中一個接受訪問的女士說「我沒碰上一個月薪比我還多的男朋友」。她的圈子也許太窄了,因為我眼前就有一個。Y這些成功人士,在市場理應搶手之極,怎會這樣?

想到這裡,幾乎無法忍笑。只得喝一口水,暗暗祝禱,希望Y事業愛情,都有好運吧。

Share

餅碎係肚餓個陣都好重要

事忙,很晚才回家;或許今天只有工作時的幾點記趣。

主菜:

冷鋒南移,中午繼續下雨,氣溫好像急降了十多度似的。

面對如此天氣,大家都沒了出外覓食的興致。「不如在Canteen吃算了。」這個講法立即得到了共識,可見人懶不一定只是上廁所頻率高,才看得出來。期間要外出,經過停車場的一道有遮蓋的小徑。望著蒼白無比的天空,低能人士X忽然道:

「啊,不知道呼氣的時候有沒有白霧呢。」接著竟作勢立即深呼吸一下,好像要立即進行實時驗證的樣子!

在身邊的是弱智人士Y,立即拍打他一下,看來像是要勸止X:「白痴啦你。」

緊接著,Y停了下來,很茫然的瞪著上空的某一點,隔了好一會,他竟然仰起頭。

「嗄~呵呵嗄呵呵~~都無既~」

甜品:

大家吃飯時,可能到室內的地方,人多溫暖,興致變好了,嚷著要蒸魚吃,因為便宜而且聽聞好味道。幾個小菜都吃完了,大家的白飯卻都剩下戰略儲備若干,務求到魚來時才作最後衝刺。不料,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終於,我們不耐煩了,找了侍應來問。

「對不起,魚已經賣完了!」只得乾啃白飯收場,大家一邊吃,一邊啣著淚……

水果:

「你終於完全駕馭了文書處理的技術了!」同事A讚歎。

「這個當然,現在整份文件只有一個字來形容。」同事B興奮莫名。

「甚麼?」

「就是 。」

Share

有時落下雨都幾好

三月尾,香港天氣依然惡劣。幾天涼,幾天熱,叫人無所適從。

今天正如常要從中環地鐵站皇后像廣場K出口步出,不料電梯走到一半,已經看到視線上方,有著一堆如企鵝一樣傻站著的人群,心知不妙。

果然,外面的風景,解釋了一切。滂沱大雨,雨點,密不透風,情景之誇張,連對面馬路的匯豐獅子像,也看不見。當然沒有甚麼人會預料到這場大雨,白領們被殺個措手不及,受困於這開放式的臨時監倉。大家的眼神,焦急,無助,欠缺靈魂(畢竟時間還早),有些還拿著熱乎乎的早餐。這時候,雨傘就是全部,即使你有名廠皮包、Blackberry、「挨瘋」手機,各項中環上班族的必備配件,都不能助你解決當前的難關。

嘩,你咁風騷係度講,梗係有一遮在手啦?

可惜,不只是雨傘,我手上空無一物。當然,只是小文員嘛。

傻傻的看著雨,心情卻有點輕鬆愉快,因為幾天前毒霧籠罩所帶來的無比鬱悶,在這樣大雨下,終於可望一掃而空。新雨所帶來的點點清爽氣,正是它難能可貴之處。忽然想起Lipton 的奶茶廣告,裡面所用的一首背景音樂,是老歌《Rain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

我有一剎那衝動想把旋律哼出來,不過看來監倉裡的諸位,面罩寒霜,都沒有興趣聽吧。心裡暗笑了一聲,便回到地鐵大堂,改走置地廣場了。路途雖遠了點,但除了最後一條馬路,其餘時間全在室內,很安全。偷偷從回收箱拿一份都市日報,擋在頭上,大叫一聲:殺呀,便衝過斑馬線,不是沒有大學生的亂來風格的。

Share

盲俠座頭鯨

盲俠座頭市,熱愛日本文化的人或許會聽過。是小說,也是電影,以盲俠浪蕩江湖、警惡懲奸為主題,很受民眾歡迎。

最近香港也有盲俠,卻是一尾座頭鯨。

誤闖本市的水域,傳媒先說牠雀躍歡欣,幾次上水玩噴泉來個鯨魚翻身,顯示牠活潑好動;幾天過後,牠還沒有離開,報紙竟然又說牠戀棧香港,遲遲不願離開。記者朋友的擬人幻想法,已經達到九十九級的無極境界,再寫下去,恐怕說牠是神仙下凡,會七十二變,特來地球解決金融危機。

p.jpg
設計對白

至於香港的市民,對座頭鯨的到來亦採取了「有朋至遠方來」的積極態度,即使漁農處、海洋專家一致警告,外出觀鯨會令牠受驚、惶恐,因而更難找回歸航的路線,不少人還是像上世沒有去過海洋劇場那樣,鍥而不捨,開水上電單車也好,划獨木舟也罷,非要上這一課通識教學不可。遊人絡繹不絕,簡直就像清貨大減價的最後五天特賣場,人人都唯恐執輸。

但是你問我,觀完鯨,會有甚麼得著嗎,嗯,好像沒有。把米高峰遞上去,訪問路人甲,他會一臉輕鬆:「返屋企講俾d細路知,鯨魚原來真係咁大條,都好有教育意義呀!」

上維基百科,難道真的會差那麼多?座頭鯨啊座頭鯨,我當然希望你能大步檻過,但是或許,你這陰差陽錯的一泗,壽元大概便定死了。下一世,記著,認清楚海水的氣味,才好過去。

Share

考試大過天

人生有很多避無可避的關卡,其中一個,叫考試。

考試最討厭、最殘暴。從幼兒的智力測試以至小學入學試開始,考試在一生人中注定如冤鬼一樣不斷纏繞住你,決定你以後人生的路向。在香港,每一個考試,竟尤如高懸的路標一樣,權威無比:中學、獎學金、等級、榮譽……稍有差池,即粉身碎骨。

你或我,都可能曾有「以考試定生死是如此的不公平」之歎,但是對不起,遊戲規則是這樣。要不淘汰別人,要不被人所淘汰。

這件事,即使到了大學畢業,來到職場,還是金科玉律。為了「自我增值」,我們不自覺的繼續參加各種考試:應徵新工作而接下無數的Aptitude Test、Written Test,拿取更多專業資格而考的CFA、CPA,甚至因為可以在Resume寫下更多學位文憑而考的不知所云Admission Exam……

久而久之,有考試如吃飯一樣重要的錯覺。於是,我們的一生,就在考試之中虛耗;我們的精神,就這樣給考試消磨得一乾二淨。

在香港,哪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少來了。

畢業前後考試唯一的分別是,以前,總有些時間給自己,安安定定,找個圖書館,翻開筆記,那怕是做個樣子也好,都算是「溫習過」;那麼即使出來成績欠佳,也對得住自己的良心。現在的考試,夾在繁重的工作中,下班回家,所剩時間不多,也連提起課本的力氣也沒有。

結果打開試卷的一剎那,切骨還老師,切肉還Professor,貿然打天才波,當然只有一個命運。心中苦痛,便有一句老生常談在腦海升起:「書到用時方恨少!」

Share

呢幾日人人講Laughing

原來唔係指笑緊,真係Out。

近年TVB的劇集,通常以廢見稱;但最近只因一個配角,他竟成功跑出。

表面為黑道人物,實質是臥底,故事中段因為身份被揭露慘死,如無間道一般的劇情,本來悶得可以早點熄電視上床睡覺;但是,好一個謝天華,把本來鬆散的劇情,用超越自我的演技,演活了天不怕地不怕的「Laughing哥」,成功扭轉了乾坤,繫住了觀眾的心。於是大家追學警狙擊,焦點只放在這位夾在黑白兩道之中,情義兩者皆不能享有的悲劇人物。

或許謝天華飾演了太多好好先生、任勞任怨的斯文白領,這次脅著Laughing哥那單是聽名字已經感受得到的豪氣,在公仔箱面前狂野奔放,桀驁不馴,反而為觀眾帶來驚喜。而他演出之精彩,去到一個地步,甚至給人有種錯覺,以為Laughing哥才是真正的主角,結果在昨晚,我們看到他意外身亡,全港觀眾幾乎同聲一哭,與此同時,Facebook為他設立的群組,加入的人數已經突破十萬。

真可惜Laughing只是配角,中段便告退場,再看不到他「毫無底線」的表演,十分傷心。也還好他只是配角,沒有突然的死亡,沒有遺憾的話,就成就不了傳奇,世事往往如此。而且以他綠葉之身,搶鏡到這個地步,也實在死得瞑目。試想想,為甚麼鍾立文,出鏡機會還多的是,卻始終不能成為港人的「飛佛」?

如果忽然謝天華和唱K所演的角色互調,不知會變成怎樣呢?或許,現在我們歌頌的,便是幸運王子了。

Share

所以,唔好包二奶

AIG收到政府的救濟金,轉個頭便大派花紅,其他銀行亦得以飽餐。

據知奧巴馬得悉後,怒髮上衝冠,要求財長採一切手段追回這筆錢。

哈哈哈,太遲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夠薑的話,一早就撒手不理,任由AIG關門大吉就好了,何必又要以鹽水吊命呢?好了,現在它屍變了,彷彿像恃寵而驕的情婦,拿了錢,嘗過腥,當然會伸出手要完再要,此乃人之常情。開口閉口,總說是緊急生活費,但其實她只為自己的私人LV Collection作儲備。

AIG之前亦早有前科,政府當時首次出手相救,議案通過,其高層立即額手稱慶,外出渡假,陽光與海灘,雪茄魚子醬,繼續過風光生活。你們即管放聲大罵吧,他們只說應該尊重合約精神。但是如果一開始AIG便如雷曼兄弟一般下場的話,甚麼合約花紅,不是連談也不用談嗎?Well,這問題值得繼續思考。

那麼問題出於哪裡?一大顆牙石,人人皆知,本應去之而後快,但是口腔若已罹患牙周病,牙石要是用超聲波震碎了,其他牙齒也會一併掉下來。是的,過往,你可以兜巴星那個情婦,叫她閉嘴,但是現在你已經失勢,江河日下,你再也制不住她。你說忍無可忍,那敢情好,她說要找你的正印,甘心情願和你一鑊熟。你的人命現在反而牢牢給她掌握的手心,沒救了。

拿到支票,那婆娘頭也不回便走,夕陽西下,身無長物,你跪在地上,只得抱頭痛哭,發出一聲聲的哀鳴。

Share

潮拜教主(II)

我和大老細H下班一起乘地鐵的故事,引起了些迴響。

首先是不久從公司調職到別處的舊同事Z。舊同事Z之前曾和她共商過「大事」,兩人一起以經天緯地之才,進行了很多驚天動地、兼幾近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請自行想像),而Z對大老細H一向亦推崇備至,所以我這麼的一寫,Z果然立即寄電郵過來,向我提出詰問,內容很好笑:

  • 「嗄,那麼結果你有沒有跟她去跳舞?」

我這樣回覆:「痴晒線,怎麼可能會這樣。」但是Z卻覺得這是難能可貴的機會,或許他覺得我可以就此上位吧!我很沒好氣,只得說:

「跳舞要講Partner,我如此一個小輩,實在係未夠班。」

至於舊同學D提出的觀點,更是跡近瘋狂:

  • 「沒有不去的理由,你真笨,說不定會有更有趣的事情在等著呢……嘿嘿。」

在此我不得不澄清一下,大老細H雖然保養得宜,但實際上,她已經有兩個女兒了(雖然初初知道這件事,也覺得難以置信!)。或者上一篇用的筆調,是浪漫了一些,但是我抓破了頭,也想像不到竟然會有這樣的回應。大家要留意Entry並沒有「文藝創作」的Tag,所以小說般的情節是不會發生的。給了大家有任何過於美好的幻想,實在不好意思!

  • 同事A的反應,最為直接了當:「明日之星!」

再這樣說下去,連我也真的有點懊悔的時候,便認真大件事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