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世界觀

世界真細小小小,小得真奇妙妙妙,
實在真係細世界,嬌小而妙俏。

我們這一代都很熟悉的歌,童年時曲詞琅琅上口。

但是世界是不是真的如我們想像中那麼小呢?好像是的。因為無論在電視抑或小說,還是現實生活,偶爾在街頭,也會忽然碰到相識,然後大家很老套地說上一句:

「咦!乜咁岩既/嘩,呢個世界真係好細喇。」

但是現在再想,這個推論實在過於粗疏。這種渺小,全因大家俗務繁身,才會產生的錯覺:要不三百六十五日上學上班,沒有旅行的興致;就算很想出外走走,假期、行程、金錢,通通要細意考慮,結果十居其九,還是得出「留在這個地方休息一下算數了」的無奈結論。

於是,到週末假日,大家又得以一同在銅鑼灣崇光門前的十字路口打招呼,又或者在某家酒吧,無獨有偶,一同看著曼聯對阿仙奴的英超賽事。不是世界小,大家才經常見面,只是大家都不能出塵脫俗,停吃人間煙火,轉而去重新認識這個世界的真正浩瀚、遼闊。

早前,和廷一起砌一個三千塊的世界地圖,起初以為很容易,後來才知道,原來辛苦極了。忙了整整一個星期,頭暈眼花,才勉勉強強完成了五大州的部分,但是還有七大洋,要慢慢一塊一塊沿著經緯線拼湊起來。無數的不知名國家、島嶼、湖泊,即使你看上十年的國家地理雜誌,你還是不會認識得到。在這三千塊的悠悠碎片之中,全因你要努力把它還原,它們到這一刻,才在你眼底呈現。

再看一看地圖比例,是一比三千四百七十萬!換句話說,一比一的砌圖,數量必定會成為天文數字,而所花的時間,亦不可估計。

明白這件事,給我的震撼,比電影院內那種全方位環球立體聲更甚。這個世界,原來除了美加澳紐,還是有許多許多,不為人知的空白,有待各位去了解、填上。如果貿然就說世界渺小的話,人類其實會不會顯得更加渺小呢?

有機會,真的要到處走走看。What a wonderful world,不要浪費了大好世界。

一起暢談世界的還有:tzigane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chilli mom 、Haricot、wanniHumptiDumptilongqt周游lomichee洛言Michelle軍師奶讀食hevangelathrunzMugen Ccoffeekemptonmad dog火羽 ……

5月15日第十四期題目由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擬定,為七百字英雄故事。

Share

隨機應變

每次Server重新修理好以後,都會做一些更新。這次也不例外:

  • 增加了一點博客的連結。
  • 增加了一個叫「隨機 」的Widget,把我和言雨年多以來一共四百多篇文章抽樣顯示出來。我覺得挺好玩的,悶得快要死的人大可來到主頁不斷Refresh,看看它甚麼時候才開始重覆(XD)。
  • 收拾了一點程式碼。
  • 史無前例把所有的Blog materials 全部Export 了出去Local,以後會作定期備份。
  • 為了提升更良好的服務態度,下一次Server 死掉的時候亦有了應變的方法。

這樣就算是「面壁思過」完了吧。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我和言雨的留言寫照,萬分感謝。

四月廿九日

南杏

Share

白白糟蹋大好天氣

豬流感爆發,全世界再次陷入恐慌之中;但是香港今天,像煞三流小說形容的「暴風雨前夕」那樣,天氣極好。好到一個地步,你會懷疑幾天前還下著毛毛灰雨、濕度百分之九十九、空氣溫熱的超壞情況,到頭來只是自己的幻覺。

陽光明媚,清風送爽,萬里無雲的晴空,這些十分秋天色彩的例牌形容,按道理,實在不應該在這個四月尾之中出現,但是,上天是慷慨的,衪即使不會給你一個輕易中六合彩頭獎的機會,對於好天氣這回事,卻毫不吝嗇,偶爾每到三頭半個月,便會施捨給世人一個半個「最佳戶外運動日天氣」,好讓大家幽閉了的心靈,能夠舒展一番。

但是,對於萬千個仍然要緊守崗位以免失掉飯碗的打工仔而言,這種天氣只像室內一幅吊牆的掛畫,只有欣賞價值,絕無實際用途。是的,金色的陽光,正映照在我的眼簾,但同時,新郵件的響聲,彷如葬禮之上的喪鐘,揮之不去;天空閃著深不見底的蔚藍色,但我卻低頭溺死於萬千的文件海之中,惶惶然不見天日……

某同事:「今日我地應該集體告假。」我:「你意思係想集體辭職渣?」

難怪那麼多人都嚷著要三十歲就退休,是很低能,但是這樣的天氣,真是沒了一日就沒一日。誰知道豬流感蔓延、全球暖化、甚至核子大戰過後,還會有甚麼好東西剩下來?

Share

重鍊 (IV)

終於,緊接上文,放上最後的一部份。

 (八)

少女靜靜地聽完,過了很久,她才道:「雖然這樣,我仍然很羨慕你。」

林偉軒(1)睜大了眼:「為甚麼?」

少女清澈的雙眸,望著剛拿來的咖啡:「至少你有書可讀,至少你有關心你的父母,那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

林偉軒發愕,也喝了一口巧克力:「那……我也很羨慕天使呀,可以在天上飛,自由自在,傳播福音。」餐廳剛好播放著聖誕樂曲,音調和諧歡樂。(2)

少女笑笑:「我們也有我們的難處。」

林偉軒詫異:「你們可以有甚麼難處?」

「不易地而處,當然想不到。人類就是這樣,大家也爭著羨慕對方,大家也想得到對方擁有的,自己本來所有的,卻不屑一顧。到了失去了,才懊惱莫及。」

「對……」林偉軒忽然覺得有點慚愧。

少女加強語氣:「這是一個充滿矛盾的世界。但人來到世界上,不是求死,而是求生。其實世間太多關於這些的道理了,什麼『天無絕人之路』、『船到橋頭自然直』,都是從小就聽過的箴言,老土就是老土了些,但大家就是記不牢,也沒有辦法。」

船到橋頭自然直嗎。林偉軒想。

少女把煙按熄,順手舉杯把咖啡喝光:「可別怪我太說教。不是這樣的話,我恐怕你過幾日,又要去服安眠藥之類。」

「你怎見得我真的會去自殺?」林偉軒不服氣。其實他想問這個問題很久的了。

少女冷笑一聲:「你不會嗎?不會的話我和你說那麼多幹嗎?」

「我就是覺得奇怪啊……我想說的是,我有想過自殺,但不代表我真的會自殺……我始終暫時沒有這樣的勇氣。既沒有生的勇氣,也沒有死的勇氣。」林偉軒沮喪地笑了笑。

少女一聽,吃驚得不得了,她一下子站了起來:「難道,剛才你不是已下定決心要跳下去了的嗎?」

林偉軒咳嗽一聲:「我想你誤會了……根本沒有這回事,我只是望著路軌,作一番想像而已。」

少女面色大變:「那你剛才又說『為甚麼不讓我死』?」

林偉軒攤攤手:「那只是我一時的氣話而已,沒想到你真的當真……」

少女靜了一靜,然後,慘叫一聲:「原來你不想死的啊!那這次大件事了!」

「什麼事啊?」

(1) 說起來,這是個極普通的名稱,隨時你的小學同學,或者隔壁的同事,也有差不多的名字。事實上,這個名字已經改過一次,之前那一個,被曾看初稿的一位超強中文系師姐狠批,所以沒法子只得改掉了,當然改了也不好,為甚麼呢?因為文藝創作的小說好講求細致這回事。就好像張愛玲的小說,名字都要和背後人物的身份和性格有關(或相反,諸如此類),當然我那個一點意義都沒有。當然那時候不想這些,就是只是要把小說完成,把稿投了,就算是達成了目標。

(2) 天使的確應該是在聖誕節才出現的。嗯,我也很喜歡聖誕節,寫小說總是要把自己喜歡的原素都加進去,寫起來才有意思,好像煮菜一樣道理。當然,比起表達「偉大思想感情的工具」,這是很膚淺的想法啦。

(九)

只見她急得團團亂轉:「我由上頭派下來,是為了救一個即將自殺的人。換句話說,我們部門不去拯救他的話,他必定會自尋短見,也必死無疑。剛才在火車站,我看到你眼神有異,四下又無人,以為那人就是你,一定沒錯。怎料原來你只是『邊緣個案』,根本不需要我的規勸,你也不會自己去尋死的!」(3)

「呃……那真對不起……」林偉軒低著頭。

這時少女的手提電話響起,她急忙拿出接聽。接下來她所說的,也只是惶惶然的一大堆「是是是」和「對不起」。

過了很久,通話總算結束了,少女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嘆一口氣:「這一次真是給你害慘了。」

「怎麼了……」

「行政部剛剛打電話來教訓我,說我又犯了嚴重的錯誤,我的專業試恐怕又要重考了。」(4)

「那……那個目標人物現在怎樣了?」

少女瞪了林偉軒一眼:「可以怎樣了?現在這些時間,應該已被押到閻王府去的了。」

林偉軒嚇得不敢吭聲。

「我說笑罷了,他被部門派出的臨時執勤勸止了……其實我們的工作實在太困難了!現今尋死的人根本實在太多。偶爾看看人間的報紙就知道了,自殺的報導天天也塞滿了一整版。悲觀的人也多,所以根本很難分辨清楚,誰真的想去死,誰只是想過卻沒實行。」說罷,又瞟了林偉軒一眼。(5)

「真對不起!」

少女又重新坐了下來,拉一拉椅子:「其實你們這一群也很值得我們觀察的。一不小心,你們再想歪一點,就變成緊急個案了。但人手緊絀,天使也不可能兼顧每一個人。」

「說得也是。」

少女凝視他良久:「雖然又把事情弄糟了,但今晚如果能挽救一個邊緣例子,也算是有點收獲。」接著,她握著林偉軒的手,「你得答應我,那些事,以後連想也不可以去想。」(6)

林偉軒想了一想,就十分鄭重地對少女說:「我答應你。」

(3) 強行把她的身份說得很曖昧,就是既是真人又可以,不是又說得通。想了很久的了。這個鋪排……個人來說,當然好亦舒。我想必其他人也會這樣覺得。我想她是誰?我當然想她不是一個天使啦,接著還可以跟主角談場戀愛,挺不錯的。不過主角這種乖仔類型愛上這樣的飛女一定會受傷,嘿嘿。真有這樣的情節,他不會有好日子過。折騰角色是我的專長。

(4) 簡直就像考車牌一樣!

(5) 要真的是天使的話,天使(防止自殺部)的設備也太垃圾了吧。XDD

(6) 只是拖手;唉,看,我那時的腦袋就是狗口長不出象牙(甚麼形容?)。某天前看港台節目閱讀解碼,說現在愛情小說點都即止的情節已經不再流行,現在都有大膽的情慾描寫。嘖,只是拖手,不,甚至只是握著而已,難怪這篇作品沒進三甲。(撒賴了。XDDDD)

(十)

少女重新笑了起來,笑容十分燦爛:「那就好了。」忽然,她用手一指,「看啊,雨終於停了,不是嗎?」(7)

林偉軒托托鼻樑上的眼鏡,從大玻璃窗看出去,果然,不知何時,雨真的已經停了。燈火通明的大街之上,還可以看到絲絨般的夜空,掛著一彎銀月,雖不比滿月圓滿,但依然流光四射。

林偉軒放下了杯子,和銀匙相碰,發出了清脆的聲響:「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甚麼?」

「你叫甚麼名字?」

「見習天使是沒有名字的。」少女掩著嘴笑。(8)

「這怎麼可能?你一定有名字的。」

「隨便你怎樣說。」接著,少女看了看錶,「咦」了一聲,「時間已經不早,我這次的任務又失敗了,還要回去寫報告,我要告辭啦。」說罷迅速站起,就推門走出了茶餐廳。

「等一等!」林偉軒匆匆拿出了鈔票,壓在杯下,也趕了出去。(9)

林偉軒瞇著眼左右顧盼,過了一會,總算找到少女的身影,原來兩人相距,已有一條馬路之遙。他急忙大聲喊:「喂!」

少女轉過身,瞪了他一眼:「又有什麼事?」

林偉軒笑:「讓我送你一程吧。」

少女皺皺眉,叉著腰:「天使也要你送?」

林偉軒聳聳肩,發揮極難得的幽默感:「我就是想看看天使如何回到天上啊!」

少女嬌嗔:「你別過來,小心我叫非禮!」

「天使是這樣蠻不講理的嗎?」

「天使又怎樣?天使也不是你們想像中這樣美好的!」(10)

林偉軒沉默了一會兒,終於他道:「其實我只是想和你說一聲……謝謝。」

少女嫣然一笑:「不用了,希望我們以後不要再見了--記住你的諾言啊。」接著她人影一閃,已轉入了街角。

林偉軒呆了半晌,才懂得追過去,不料,已經失去了少女的蹤跡。彷彿那漆黑的皮裙子,已經融入了無邊的黑夜之中。

世上真有天使存在的嗎?

林偉幹寧願相信本市有一個防止自殺的自願機構,日夜接聽來電,職員隨時出動提供心理輔導……

存在不存在,這個問題,已經不重要了。林偉軒會永遠記得這位打扮奇怪,沒有名字的見習天使。

林偉軒回頭,來到巴士車站,這一晚他決定乘巴士回家去。天氣還是冷,但風卻和緩了下來。林偉軒擠進了狹小的車廂中後,發現下層竟已坐滿了人,只好踏上那陡峭的樓梯,來到上層。汽車徐徐開啟了,他一邊抓著扶手,一邊跌跌撞撞的來到前排一個座位坐下。窗子還沾滿了雨水,林偉軒用力,把窗子推開了。極目而望,眼前是一片清晰的繁華景象,街燈與街燈之間,拉著一幅幅瑰麗的聖誕燈飾,甚麼顏色也有,燈火,如天上灑下來的點點流星。

林偉軒覺得他已欣賞夠了,便回過頭來,慢慢拉開背囊,取出一疊筆記。(11)

汽車過了一條斑馬線,又一條斑馬線。它停了,又開了。

不要輕易放棄。讓我們繼續旅程。

(7) 謝天謝地,雨終於停了,換句話說故事已經快到尾聲。XD

(8) 我敢肯定,那時的我其實還意猶未盡,很想寫伏線然後再在下一章再續情緣--不過,因為那個時候時間不夠,所以開始想草草收筆了!XD

(9) 電影電視經常有這樣的橋段,但我一次也沒有試過這樣做。家陣好有錢咩,錢都唔駛找。XDDDD

(10) 伏線二。當然,無疾而終。

(11) 重新拿起了筆記,代表他燃起了鬥志,準備繼續奮鬥。唉,真傻,為甚麼不死了便算呢。XDDD

(12) 人生的確如旅程。汽車、火車,好像交通工具都來用作比喻了。

(完)

今次大家沒異議了吧。

Share

劫後餘生

大概把東西都回復了。好辛苦……(我好像還差大家連載小說的東西?一會再補上吧。讓我先歇一會兒,但是算了吧應該沒有人願意知道結局的了,而其他人也已經看過無限次 XD)

留言寫照偶爾就會這樣,不過這次好像比之前都嚴重一些。但是沒關係吧,所有東西都要有風浪才會茁壯成長的,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但還是要跟大家說句對不起。因為故障,我沒辦法出星期一的稿,好可惜,得向廣大讀者道歉。就算真的沒有太多人期待也好,但現在知道,數目不是零,已經足夠了。我樂意為大家繼續提供無聊時偷得浮生半日閒(或者上班時蛇王)的消閒服務,套某人的一句話,我完全是樂在其中。

不過這次的問題,如果是使用了Google-reader真的是啥事也沒有,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而Back-up 也全靠是這東西弄過來的。不論如何真的要感謝Google的大能!所以我強烈建議你們,除了加入Fans page 以知道這個Blog 的最新行情,Subscribe  by Google Reader / Feedsburner 也是很好的選擇。(又在趁賣廣告嗎?你太多心了不是的不是的……XD)

順帶一提,臨急抱佛腳的Back-up,把所有文章全部放在一個Doc:

untitled-1.gif

LOL,是不是好誇張。XDD

Share

變變變生命力

近來娛樂版我很少看,原因是很多藝人的臉孔,我都分不清。

好像我有一次偶爾拿起了一張C1頭條,快速翻揭著,令同事很詫異,我便道:

「這些人我都不知道是誰,可能是太新吧,所以沒有甚麼興趣。」

同事笑:「怎麼可能?」接著把報紙搶去,逐張逐張照片指點著向我補課,「這個不就是xx,那個不就是yy嗎?我們都是同年代的人,代溝未致於這樣嚴重吧?這堆藝人你都一定認識。」

吓?怎麼完全變了樣子?同事聳聳肩:「整容lor。」

有道女大十八變,但是轉變這樣急驟迅速,如此滄海桑田,原因實在只得一個。但難得的是藝人們往往都堅決否認,還搬出很多匪夷所思的藉口:大病一場、 減肥成功、做了瑜伽、甚至是箍牙的效果……天呀,就算我真的生來比較愚笨,IQ below mean,你也沒需要搞爛gag來娛樂我們普羅大眾。箍牙?那麼便當就可以順便令眼耳口鼻的大小肥瘦位置通通改變,我明天第一個到相熟的牙醫診所排期了。

做了卻不敢認,實在不明白這些心態。學習人家南韓的技術之餘,也應該懂得他們的胸襟廣闊、光明正大。自小便由母親儲蓄整形基金,一到十八歲便把女兒 推出去,當生日禮物,不知多systematic。難道你以為還像某台女主持那樣,面容都快變得像Michael Jackson那樣了,還把頭埋入沙中那樣先欺欺人嗎?

Share

重鍊(III)

快刀斬亂麻。連載繼續,明天完結。

(五)

這一晚,林偉軒也站在月台邊,低頭望著火車的路軌發怔。(1)

雨下得更大了。它像一幅白霧,包裹著整個世界。沒有傘的人,如同沒有帆的船一樣,在茫茫大海中,毫無依靠。

雨點輕輕打在月台上的水窪,濺起了細細的漣漪。今晚,林偉軒感到格外的冷,月台的燈光也好像份外黯淡,空氣染著點點淒涼。

好冷,好冷。

林偉軒記得有朋友說過:「我們每個人都像小丑,拋著五個球,五個球是你的學業、健康、家庭、朋友、靈魂,這五個球都是用玻璃做的,掉了,就碎了。」(2)

現在他自己不是五個球都碎掉了嗎?

那小丑繼續生存下去,還有甚麼意思呢?

如果在火車快到站的時候,他從月台一躍而下,那麼,一切都會結束,他不必再這樣苦苦掙扎下去。

相信月台長也阻止不了,緊急煞車也要時間吧。

這時大堂傳出廣播:「往尖東的列車即將到站,乘客請勿超越黃線……」同時,遠處已悠悠傳來刺耳的行車聲,劃破雨夜的平靜。

來了。

如果要幹,就是這時候吧?

血將如雨般灑在車軌上,和粗沙細石混和。

肯定會轟轟烈烈,不枉此生。明天鐵定會上頭條的了:疑功課考試壓力過重,大學生深夜跳軌自殺……

但是,又怎可以這樣一死了之?

管它呢。

這樣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我負的責任還不夠多嗎?

世界上不止你一人!(3)

林偉軒的思想大概已經短路,紊亂不堪。他如著魔般盯著愈來愈亮的車軌,似乎將有所行動,但卻始終沒有動過。電光火石之間,他感到忽然有人從後,一手拉住了他的衣服。

林偉軒急忙轉過身一望,發現拉著她的,竟然是一位和他年紀相若的少女。在這個灰暗的黑夜裡,她穿一件黑色吊帶短裙,配上魚網絲襪,黑皮靴,長髮染了一撮紅色,再亂七八糟地紮成一鼓,像花灑一樣散開。雖然燈光昏暗,也可看出她的濃妝豔抹,以及她一雙閃亮的大眼睛。

林偉軒剛進月台時,明明一個人也沒有,因何忽然跳出這樣的一個美貌女孩來?

不是這樣時運低吧?

林偉軒嚇了一跳,醒過來,急急站開幾步:「你……是誰?」(4)

(1) 我並沒有貼錯文。這個完完全全和故事開首一模一樣的設定,個人那時認為是一個匠心獨運,因為可以更代表主角就是那隻天天到晚無無聊聊庸碌一生的白老鼠。每 天都一樣的,真的很可怕,完完全全是沒有意義的人生。現在,當然覺得這寫法沒有甚麼了不起的,甚至覺得有點低能。XD

(2) 的確是有人這樣跟我說過,還是看某些報紙雜誌專欄寫的?不記得了。

(3) 寫這段的時候自己真的覺得好高興,因為終於可以把自己一手創造和跟自己某程度相近的主角,親手推上刑場了。原來主角是想去自殺的!單是這個Topic 便覺得有市場價值;不過,我其實還是覺得應該之前再交代詳細一點才會合理些。這都和時間不足有關。

(4) 本來想寫主角已死,這個真的是個類似幽靈使者的東西。不過想一想,發覺不好,決定要把真實性加強加強再加強,所以這一個,至少在故事中段到後段雖然身份不明,但還是似一個真人。

(六)

少女卻沒有回答。這時,列車已呼嘯而至,剎那間,狂風驟起,雨絲亂飛。火車不久停定,車門打開,發出「嗤嗤」的聲響,門頂的小黃燈亮了起來。少女二話不說,就推了林偉軒進入車廂之中,自己也隨即步入。

林偉軒驚魂甫定:「你……」

少女貶了貶眼,終於開口了,但卻答非所問:「知不知道剛才是我救了你?」

林偉軒一頭霧水:「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少女直視著他,目光銳利,似可看穿人心:「你剛才正要跳下去,不是嗎?」

林偉軒大驚,正要辯解:「我只是……」

少女卻認為自己的推測沒錯,不禁歎了一聲:「現今尋死的年青人真多。」

林偉軒感到莫名奇妙,這句話說得她好像不是年青人似的!剛才他的確有一絲尋死之念,但想和做畢竟是兩回事。最近他每每看著車軌,都不知不覺會幻想自己跳下去時給列車輾過的情景,令他感到異常心寒。所以到最後,他始終不敢造次。(5)

現在這個少女忽然出現,拉著他說這個,究竟在幹什麼?

換著平時,林偉軒一定不會理睬她。但他現在一心抑鬱無處宣洩,已經十分無可奈何,忽然又被人誤會要自殺,更覺憤慨。於是他大聲道:「是,我想死……我已經受夠了,你為什麼不讓我死?」說罷,胃又劇痛起來,急忙用手按著。

少女無動於衷:「死,是解決不到問題的。」

林偉軒覺得眼前這位女孩的語調和她的外表,毫不相符,感到十分詭異,他決定再問一次:「你……究竟是誰?」

少女轉一轉臉,看看車外的雨景,道:「陪我去喝杯東西吧,我可以慢慢告訴你。」

林偉軒更覺得匪夷所思。雖然眼前的這個少女,絕不像一個壞人,但似乎也不是什麼善類。

貿貿然跟她走,不會有甚麼問題嗎?

但林偉軒隨即又想到,回到家中也只會又給痛罵一回。他握緊拳頭,索性今晚放肆一下,又有何不可?

就看看少女的葫蘆裡賣甚麼藥好了。

他們在沙田下車,走進了一大型商場之中。雖然還下著雨,但室內場所卻絲毫不受影響。晚上遊人還很多,觸目皆是的聖誕裝飾,配上華麗的燈光,有一種說不出的熱鬧。林偉軒想起,自己原來很久也沒有到過這樣多人的地方。

這裡有著生命的氣息。(6)

(5) 我的確經常想像很多災難場面。例如說有人跳軌會怎樣啦,列車忽然出軌又怎樣啦,汽車忽然甩轆又會怎樣啦……我覺得自己也實在有點心理變態的。XD

(6) 雨景和寒冷的場景正式轉換,帶出了故事的轉機。太有斧鑿的痕跡,不好。

(七)

少女看了他一眼,道:「我記得這裡有一家咖啡店,咖啡和食物都不錯,不如……」

林偉軒卻忍不住打斷了她:「你說咖啡店?太昂貴了吧……」

少女沒好氣:「錢財也只不過是身外物……最多我做東,好不好?」

林偉軒支支吾吾:「不如……或者,我們可以到快餐店去,我做東好了。」(7)

少女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好好。」

他們最後擠進了一家茶餐廳,好不容易才找到兩個位子,室內溫暖,林偉軒只得脫掉他那件灰絨大衣,搭在椅背上。

兩人沉默良久。

這時,侍應端來了兩位熱茶。少女對侍應說:「給我一杯熱咖啡。」

「我要一杯熱檸茶。」林偉軒接口。

「胃痛得要命還要熱檸茶?你真的執意尋死嗎?伙計,給他一杯熱巧克力吧。」

侍應寫好,就撕了字條,夾放桌子的玻璃下,走了開去。

「你怎麼……知道……你究竟是……」林偉軒結結巴巴。(8)

少女似笑非笑,大眼睛閃爍著慧黠:「我是天使。」

林偉軒呆了:「天使?」他崇拜科學,是一個典型的無神論者,自然絕不相信。換著平日,他一定會大力拍一下桌子,直指其荒謬,然後拂袖而去。但這一晚所發生的事,實在太不可思議。他糊塗了。

少女道:「我就知道你會不相信,不過相信或不相信,其實也沒多大關係。」只見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包煙和打火機,取出一根,燃點起來,吸了一口,徐徐呼出。

林偉軒咳了幾聲,用手撥開面前的煙霧:「我想,天使大概不會夜晚穿成你這樣子在街亂闖,還會抽煙吧?」(9)

少女一聽,笑得前仰後合,金色的耳環晃得他眼花撩亂。她道:「時代不同了,舊形象太土,不為人所接受,所以上頭下令改變了,要親民一點。現在這樣也不錯呀!多時髦漂亮。況且……」少女樣子忽然又變得極為認真,「外表和內在,根本毫無關係。」

林偉軒雖然半信半疑,但撇開是否天使這個問題不談,也覺得少女說的話大有智慧。

「很多人看上去都很堅強,但內裡卻十分脆弱,受了魔鬼的引誘,把持不住,就雙手把靈魂奉獻出去。」少女好像也十分感慨的樣子。

「很多人自殺時,都會覺得自己已經窮途末路。」林偉軒低聲道。

少女激動起來:「這只是魔鬼的把戲,把死亡的誘惑,粉飾得如聖誕樹一樣冠冕堂皇!到你真的跳下去,死了,就後悔也來不及了。」(10)

「很多人也不曉得這個道理,而且有時活著也實在很麻煩。」林偉軒也忍不住,對著少女訴苦,「就好像我上大學後,成績大倒退,父母對我失望,常常吵 架,大學生活又忙得要命,連睡覺也沒時間,弄得一身也是毛病……一切一切,都和我中學時完全不同了。壓力,已把我的性情完全扭曲,它乾涸了我的心。」

(7) 主角的寒酸,實在離譜。但是我很喜歡這個形容,因為好好笑,套現在的講法他實在是個不折不扣的港男。

(8) 真的,為甚麼呢?

(9) 我覺得這個天使的打扮和行為都很破格,但是她又救了主角,不是很有趣嗎?然後她還要老氣橫秋地為自己解畫呢,那時候覺得這個setting很有意思。現在當然覺得是奇怪啦!但是一時三刻,也想不好更好的設定。

(10) 饒有教育意義的。不過其實大學生的心靈的確很空虛,太多人也是渾渾噩噩的渡過三年,不知得到了甚麼。這個故事其實就想說,大學生雖然是天之驕子(如果尖子 更加是聲價非凡的樣子),但是他們其實也不是想像中那麼了不起,有時甚麼會有難以想像的灰色想法。所以這篇小說旨在指出大學生脆弱心靈的一面。

(待續)

Share

重鍊(II)

繼續上一次的小說。

聽取某人的意見後,一次過三章,可以把連載時間一下子縮短三倍!這樣你們就滿意了吧。XD

(二)

回到家中,已經十一時多。

「站著!」林偉軒甫打開家門,玄關也未過,已經有人朝著他的方向尖聲叫道。

林偉軒只好站著,一動也不動。

「你一整晚去了哪兒去了?」語氣像審問犯人似的。

「在圖書館溫書。」林偉軒目光向著殘舊的磁磚地板。

「去圖書館要去到這樣夜的嗎?你有沒有時間觀念?」

林偉軒心想:又來了。林偉軒實在想開口辯駁,但嘴才張開一半,已經先洩了氣。誰還耐煩和自己的母親,在午夜大吵大鬧?實

在太累人了。他只好將一肚的憤怒,強自吞了下去,然後用相當生硬的語調道:「大學的圖書館是十時才關門的,我也要找參考書做論文,一時忘了時間而已。」

「那為什麼又不接我的電話?」語氣依然咄咄逼人。

「圖書館是要關掉手提電話的。」林偉軒竭力按捺著。

「好,那你不懂得掛一個電話回家的嗎?一天上課,放學後又不回家,根本沒有人知道你到哪兒去!到圖書館可能也只是你說的

一篇鬼話!我告訴你,你這次考試考得不好,我揭你的皮!我警告你,別以為我會給你交學費……」

又來了,又來了。林偉軒意識到,再站著只會淪為箭靶。他只好抿著嘴,攤攤手,不再多說一言。只見他把破鞋脫掉,大力擲到一角,然後快步走進房間,把門關上。砰的一大聲,牆壁也給震了一震。

關上了門,利箭依舊穿牆而入,其銳利不遜於現時的冷鋒:「別以為關上了門就是皇帝!現在連母親的話也不屑聽了是嗎!父親,我早說你平時就該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兒子,你看他現在那副德性……」(1)

林偉軒只得搖搖頭,乾笑了幾聲,一邊卸下了重重的背囊和書本,順手開了燈。林偉軒和他的父母住在公共屋村,已經很多年,地方比較窄小。林偉軒的房間,其實僅僅放得下一張單人床和小書桌而已,兩者中間有一條小空隙,正好可坐在床上面向書桌。(2)

各式各樣的書本、筆記,雜亂無章地堆在書桌上。林偉軒每每在溫習、做功課前,都必須把它們都搬到床上,騰出空間來--他是連一隻像樣的書櫃也沒有的,不用的書都給放進鞋盒,再推進床底的黑暗角落。

今晚林偉軒當然也要進行這種「工序」。他甚至覺得,自己根本在進行某些邪教祭典的儀式。這時他一不小心,把一大疊文件夾摔在地下,紙張飛了一地。

「該死的……」

林偉軒只得彎下腰去收拾殘局。原來那都是些過了時的文件:中學時的筆記、試卷、功課……

林偉軒一時興起,索性蹲在地上細看。有一份是他中學會考的成績通知書。上面寫著:中國語文,優;英文語文課程乙,優;數學,優;物理,優;化學,優……報考的八科,沒有一科不是優等成績。(3)

林偉軒看了,不禁會心微笑,又去看下一份文件。這一份是大學寄給他的信,原來是他申請優先取錄計劃成功的通知書。林偉軒清楚記得那時他收到來信,知道自己不用考高級程度會考直升大學,高興得團團亂轉,把信看了又看,讀了又讀……

但這些都是過去了的事了,他想。現在他只知道,他將有兩篇論文下個星期就要交;現在他只知道,兩個星期後考試開始,歷時一個月;現在他只知道,他要努力溫書;現在他只知道,他很痛苦。(4)

現在他只知道,他想把一切都拋開。

(1) 安排這場和母親的吵架戲,比吃生菜更容易。因為這種情況經常就在我身上發生,當然,現實上我一定不敢大力地把門關上。最多只會靜悄悄地離開大戰現場。

(2) 其實我不在公共屋村居住,不過真正的地方依然狹小,和公共屋村也實在相差無幾。說公共屋村只為加強氣氛。

(3) 我當然沒有那麼好的成績。:P

(4) 現實生活中的我,其實很Enjoy快要考試的生活;課堂不多,時間自由,就是閉關練功即可,還可以很合法地把電腦的音樂調得很大聲,非常過癮。所以我其實這種痛苦,寫下來我也不會了解。

(三)

窗外,雨還在下過不停。街外無人,只有長長的街燈。那橙色的光,在深宵的雨夜下,顯得多麼的無力衰敗。林偉軒草草把文件

堆在床上,就回到書桌,開始漫長的溫習。

一如以往,林偉軒這一晚深夜四時才睡覺。

功課,寫得異常潦草,他也不敢多看一眼,就把它塞進了背囊中;溫習,以往可以輕鬆解決的習題,今晚苦思良久也想不到解答

辦法。他打了一個呵欠,又一個呵欠,眼淚不斷湧出,彷彿是一個沒給注射的癮君子一樣。

林偉軒感到天旋地轉,只得盡最後的氣力,把書本筆記重新移上書桌,然後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結果,在第二天,八時半的課,他九時半才掙扎著起來。

今天比昨天還要冷,寒風毫不客氣地闖進屋內亂鑽,令一切事物,都有著透骨的冰涼。而最令林偉軒驚奇的,是他匆忙套上衣服的時候,從小小窗口看出去,發現雨竟然還在下。在如此的嚴冬下,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但它果然還是一點一滴,而且細密無聲地,落下來。(5)

在他東歪西倒地飛奔出門時,不禁問:「這究竟是一個甚麼世界……」

趕進了旺角火車站,已經十時,林偉軒十分明白,當他乘火車到達大學時,已經遲了兩節課。一切都顯得多麼的無可奈何,但卻不得不面對--可以不面對嗎?不知何時開始,在等候列車時,他都開始沉思著這個問題。

可以不再這樣生活下去嗎?

林偉軒不禁低頭望著火車的路軌。它在黑暗處閃著詭異的光。林偉軒的心底忽然升起一種誘惑,但一閃即逝。

到他清醒過來,心已涼了半截。

林偉軒搖了搖頭,一抬眼,才恍然發現火車已到。

回到大學,林偉軒進入課室時,同學們都用極訝異的目光望著他--他忘了帶傘,少不免又弄了一身濕,此時的他,像煞一個沾了水的紙人,給糊在玻璃窗上一樣,狼狽非常。有些同學看了,更忍不住笑了出聲來的。(6)

林偉軒對這些情況,其實已經司空見慣。他一臉若無其事,在課室最後排的座位安頓下來。

「那個怪人幹嗎一身也是水?」

「嗡嗡……」

「是沒有帶雨傘吧?」

「嗡嗡……」

「才怪!我說他準是掉進了池塘!」

「嗡嗡……」

林偉軒忽然覺得,他今天應該再遲一點起床才對,又或者,他應該缺這兩節課,直接到圖書館溫書。

但他現在只能努力地扮作充耳不聞,雙眼發直地望著黑板上的算式和符號--即使他完全不明白,那是些甚麼。

但那又有甚麼關係?林偉軒想。反正這世界上不明白的事情已經太多,多一件也沒甚麼要緊的了。

這是一個混亂的世界。他想。(7)

(5) 「冷冷雨 woo woo」。繼續用這樣的環境去陪襯主角,主角的心境不轉變,天氣亦不會轉變,就是這樣。

(6) 我喜歡這個比喻。

(7) 主角明顯對生活厭倦。但是現在想起來,這個構想好像來得太快了,而且描寫的層次還是有點單薄,學內地經濟救市的說法,就是力度不夠。以致往後的劇情反而有點站不住腳。不過,或者也因為這樣,主角才不能痛下心腸立下決定吧?

(四)

下課前,教授宣佈派回中期試的答卷。整個課室立即引起一陣騷動,有些學生更立即離開了課室。當教授開始喚著一個又一個的名字時,課室重新沉澱著一種 異樣的死寂,只剩下教授的聲音,在課室中迴響。每個學生,都有著犯人等法官宣判時的緊張。他們接過了試卷後,大多面容扭曲,一臉痛苦;只有一小部份的人, 看到分數,歡呼起來,綻放出拿破崙式的笑容。(8)

還沒有叫到林偉軒的名字。林偉軒雖然看來一臉自若地坐在一角,但不久,他就感到胃部翻騰,如針扎一般刺痛。他忽然想起,今天趕著上學,原來也沒有吃早餐。他的胃向來就有問題,幾乎每個月就會發作一次,尤其在心情緊張的時候,更見頻密。

「林偉軒。」他的試卷恰好是最底的那一份。

林偉軒接過一看,就把試卷捲成圓筒狀,微笑著回到座位去。

有幾個同學擠著眼,過來問他:「喂,成績怎樣?」

林偉軒一臉淡然:「普普通通。」

其他同學一聽,紛紛笑了起來。同學甲搓著手:「那一定是非常高分了!可喜可賀!」

同學乙還要追問:「究竟是多少分呢?」

同學丙打了一個哈哈:「還用你去擔心?我看偉軒這副模樣,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你要記住,人家是『尖子』來的啊!」

其他同學連連附和:「對對對!」

林偉軒沒有再說話,逕自提起背囊,就要走出課室。其他同學問:「你不和我們一起吃飯嗎?」

林偉軒頭也不回,只拋下一句話:「真對不起,我還有課要上。」

林偉軒獨自走了出來。當他確定四下無人時,他一手把試卷丟進了垃圾箱中。動作是多麼的暴烈和迅速,表情是多麼的怨怒和憤恨,他簡直不像在丟垃圾,而是用一把匕首,使勁插進一個人的心臟那樣。(9)

林偉軒繼續上他的課,一課又一課,直至所有課都完成後,又到圖書館溫習。晚上十時多,圖書館要關門了,他才冒著寒風離開,慢慢走到大學火車站,乘火車回家去。

如是這般,又過了一個星期。生活沒有絲毫變化,林偉軒覺得這是一個殘酷的循環。他感到自己像一隻小小的白鼠,一天到晚,就在那個輪中亂跑,輪子不斷轉,白鼠不斷走,沒完沒了。白鼠的趣緻,倒還可博得其他人的歡笑,他呢?

盡了最大的努力,得不到絲毫的回報,還得受其他人的冷嘲熱諷……

(8) 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派卷時刻。搞得人心情異常緊張,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是網上可以自己查分的那一種,痛快得多。

(9) 這個說法其實是想講主角對自己的成績並不滿意。但是如果現在我再客觀一點看,又發現不一定是這樣。可能成績太好,但又不想人知道,才不試卷掉進垃圾桶也說不準呢。XD

(待續)

Share

快樂的講故時間

今天破天荒可以早點下班回家。心情之輕鬆,無以復加,那麼,先把昨天欠大家的文章補上吧。

俗語有句話,「順得哥情失嫂意」,原來是真的。把舊文刪去呢,人家說不好;到貼出來的時候,又有人指摘「翻炒冷飯,是最沒誠意的行為」,小小事情也可以明白,甚麼叫左右做人難!XD

我記得以前小學的中國語文,有一課書是這樣說的:

一對父子遠行到鄰村經商。開始的時候,父親騎著驢,兒子則在前面牽著,一切好像都合情合理。但是路人甲經過看見,就指罵道:「甚麼父親,一點也不愛惜子女,天氣那麼熱,路途又遙遠,卻一個人騎著驢自己享受!」

父親聽了,急忙叫兒子也上來驢背。但沒多久,又跳出了路人乙,他發出陣陣的嘆息聲:「可憐的驢子,竟給兩個殘忍的人同時一起騎著。」說罷,大概要到愛護動物協會舉報他們;父親只得下來,留下兒子在上面。這樣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好景不常,路人丙一看,彈眼碌睛:「想不到現在還有這麼不孝的兒子,難怪人人都說現在的教育制度失敗!」兒子苦笑,只得也下來了。兩人一同牽著毛驢,事情終於要告一段落了吧?

但是我們還有路人丁。她帶著一眾子女走過,隨口說教道:「看這兩父子多笨,有驢子也不騎,真戇居。」子女都咯咯大笑了,羞得兩父子無地自容。最後,他們決定:

兩人一起抬起驢子,繼續旅程!

結果,父子過橋的時候,力有不逮,把驢子和貨物都失手丟進河中了。

以前每次看這個故事,都笑得開懷;現在再想起,再也笑不出來了。人生實在有太多這樣的險橋,底下還是三千弱水,稍有差池,不單一無所有,隨時還會死於非命!

炒冷飯的連載會於今晚繼續推出。X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