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五年之後

530.jpg
希望五年後地球還有這麼美好的風景,讓我一一去見識。

五年之後,實在是個有趣的題目。

本來又想寫一篇故事,講述一開始在一個荒涼的墓地,有一群人來拜祭,從各人的對白裡,鏡頭轉移,慢慢的描述著四周的環境,以及墓碑,才赫然發現上面的銘文竟然鑿著南杏之墓……

我參加兩週一聚時,經常有個出發點,就是想寫一些別人想不到的文章,因為大家看起來都會開心一點。「喔,原來你有這個想法啊!怎麼自己會想不到呢!」這次如果寫到連自己也死掉的話(還不過五年的時間!),雖然自己覺得好過癮(這種東西也可以用來開玩笑?),其他人亦一定想不到(敢寫包單嗎?),但是到底不太吉利,也必定會遭到一些人的抗議。

(五年之後四處墳墓,其實原因是豬流感變種爆發,沒有疫苗,一直肆虐地球,但患者並沒有死,卻變成了豬飛上了天空,大家不明白箇中的「真相」,以為我死了,卻不知道我成了飛天豬。完全是發瘋的故事,但中心思想是為了呼籲各位在今天病毒未爆發時,就應儘量保持健康生活,其教育意義倒是很齊全的。XD)

與其說五年之後會有個南杏之墓,不如說會有個「留言寫照之墓」。究竟五年後這裡會不會已關門大吉呢?我還會不會一直在寫文章呢?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只要還有一個人在看,我一定會堅持到最後一刻的──就以此文為約定。大家如看見以後日子我有萬念俱灰的放棄之言,記得要把這文章掘出來再兜頭兜面狠罵我啊。

各位回到未來的朋友:

Sherry、wiwiana、yaya周游洛言Petit_melon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hevangelZeroHaricotCatherine LimBest Actor石先生leonahumptidumptiSilver、michelle、chilli momMiddlefolium、Watson、Janice、C+、 KemptonmingmanfredNatchanlomicheeC9讀與食 肥肥媽媽呆王火羽小孜媽longqt本棉_簡單快樂軍師奶

 下期兩週一聚,題目將由Sherry 擬定。

Share

不論輸贏,一律暴動

人是難以理解的動物。喜惡分明?小說才有。

天氣再反常,有時也不及人類這般毫無道理可言。

譬如就講昨天發生的一件新聞吧。歐冠盃決賽,曼聯大戰巴塞羅拿,大家有沒有捱更抵夜收看?我老早已不再是球迷,當然不會白白犧牲難得假期的睡眠時間,所以箇中的精彩戲碼,皆與我無關,就此一提,也只會保持中立──巴塞徹底打沉了紅魔鬼,捧走冠軍盃;其球迷欣喜若狂,上街慶祝,載歌載舞,當然可以明白。就算是跳入許願池游泳,又或者像癲佬般於大街上又叫又笑,雖然稍嫌失心瘋,但仍在常理之中。

但是慶祝歸慶祝,為甚麼到最後總會演變成騷亂,甚至要防暴警察發射橡膠子彈驅散那麼嚴重?

如果說曼聯球迷因為愛隊輸波,沮喪之情無法宣洩,於是四處破壞,燃燒雜物,這些情況,雖然惡劣之至,但到底尚算「出師有名」;自己的球隊成為三冠王,又在球賽中表現出色,漂亮地擊敗其宿敵勇奪錦標,巴塞球迷,你們還有甚麼不滿意,竟要張狂暴走,如入無人之境呢?真教人猜不透。

難怪之前有篇文章,不知何人所寫,說足球發達國家,其國民都有一定程度的足球狂熱躁狂症。患上這種病,只要到球賽完結,不論輸贏,只要之前幾杯啤酒下肚,四肢體內的血就會沸騰,瞳孔發出狂亂的光芒,一如亂葬崗找食物的野犬,聯群結隊,那怕只有一點風聲,就會立時失去控制,大幹一場……

之前聽新聞說,當局一早在決賽前便「真知灼見」,頒布了禁酒令。現在事件照樣發生,可見和酒精無關,當局捉錯用神,多此一舉,實在搞笑。也許,只能學Adam Cheng 話齋,「報告謎女皇,整件事都是一個謎」。

Share

準港姐伸冤書

今天生果日報娛樂版報導,收到一位名叫Lucy所發送的「英文」投訴電郵,內容指自己面試時評判態度欠佳。難得明天放假,我耐著最大的性子,把原信看完。由於內容精彩萬分,不得不詳錄如下:

我是Lucy, I went to Miss Hong Kong first interview. Wah d judges very not polite and nice law. Today I see a megazine saying this year’s Girls so ugly. I saw many good and pretty girls there but thy didn’t choose ja ma. Don’t choose mei suen law but the judge in first interview – most very not polite to many young girls and to to me law. I only 18 the judges ask me to “why join Miss HK go and why not study la u only F7 ja wor how can fright with other wor.” Also say my English bad… hurt die me.

Ho La, other girl teel me la, she study in University ok ga dou but little fat or short then the judge (woman) said “why you look fat or so short!” wah ho hort ga ma.

One girl is a 博士 student ar very high level and very nice ga dou cant get in second interview la. We think she will be in ga but she said no law. You can search her pic and my pic to see la. She gum high level dou ng dak, gum me ng duk duo rite get but i think the whole choosing is not fair law, choose model mei? young yau inch’, high study level yao inch, short yao inch… They onky choose rich girl law so bad.

We don’t go and let them inch ga law if the need tall or high level people then why not put in the application form lei.

Waste time !

dou um fair gei!

u can email me if u want.

Lucy

這樣的一封信,有何公信力可言?我反而十分同意評判的觀點,不但中肯,而且相當明察秋毫啊。如果信改成以下這樣,或許還會博得一點點的同情:

【範本

致生果日報編輯:

我的名字不重要,但出於禮貌,我還是簡短自我介紹一下,我叫Lucy。我剛去了無線電視每年舉辦之盛事--香港小姐的首輪面試。因為機會千載難逢,又獲得了丁點寶貴經驗和參賽心得,所以很想和大家分享,如果往有還有女孩子有興趣,亦可作參考用。

首先,我發現會場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但是交談下,發現她們竟通通落選。我好生奇怪:會不會是因為實在質素太高了?這個疑問,擱在心頭,本來也沒甚麼大不了,但到我正式面試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評判對參賽者的態度,竟然如此有禮貌和友善。我今年十八歲,評判便單刀直入,問我為甚麼要參加港姐,不去讀書;說我俱俱中七,很難和其他女孩子競爭--我聽了實在很有點傷心,雖然覺得自己因為無知才會這樣丟臉,但我多想提醒他們一句,很多國家、甚至世界小姐,當選冠軍時還不夠十八歲。再舉個例吧,你們的台柱李司棋小姐,那時選香江公主得了桂冠,還是虛報年齡參加的。

所以,聽到這說法,我實在很困惑。

後來完成了面試,有一位參賽者,是大學生,樣貌不錯,只是有點點Baby fat和身高不夠,但她跟我說,有個女評判在當時質問她:「為甚麼你又肥又矮?」;這樣問,不但有點搞笑,也實在太過份、太傷別人自尊了吧?

還有一個女孩子,是博士生,高學歷之餘,態度也好,論理次輪面試的機會,應該十拿九穩才對,這個推論,即使是其餘的女孩子,都一致同意,但結果卻背道而馳。你們大可以把我和她的照片找出來比較一下,我不行,實屬正常,但連她也名落孫山,我實在猜不透究竟遴選的條件是些甚麼。好像不很公平,難道這個原來是超模比賽?所以不論高學歷也好、年輕也好、身高也好,全部皆可成為運判針對的部份?我想他們的品味未致於那麼惡劣,只選家境富有的女孩子吧?。我對陳志雲先生好有信心。

但始終,我們願意參賽,也不代表我們可以受到百般侮辱,如果他們的要求真的那麼高,大可明刀明槍,全都寫進參賽資格裡,好讓我做少一點明星夢,乖乖繼續讀書去。做香港小姐,首要是自信,才能代表本港,試問沒有自信又怎會肯拋頭露面?只拿著小小瑕疵,就迎頭痛擊,粉碎我們對自己所有長處的自信,這樣到頭來,不公平之餘,浪費了我等鄙人的時間還不要緊,各位高層的寶貴青春亦一去不復返,這樣真的好嗎?

不論如何,事件應已告一段落了。這次見聞,我還是覺得高興的,也在此再此向無線電視致謝,給我明白到做香港小姐,的確比想像中更艱難。如欲刊登此文,無須另行詢問。我歡迎任何回覆。

P.S.:亦充心祝願TVB,無須再一次裁員,不然連港姐也搞不了,我一定會抱頭痛哭的。

Lucy 敬上

【後記】

即使如何潤飾,還是掩飾不了內容之單薄,以及邏輯完全倒錯的情況!不得不誇獎這位Lucy,你的英文實在太厲害了,此信一出,必定可為港女爭一口氣!

Share

神秘飯堂

中午十二時五十多分。

通往地下深處,是那道窄窄的走廊。在雨下,燈光衰微,看起來份外陰森,鬼影幢幢。

除了偶爾傳來的幾陣雷聲,這裡很寧靜,此時此刻,只聽到腳步聲在走廊迴響。忽然,有一人虛弱地道:「今次你要多少。」

另外一人聽見,吃力地在空中比劃了幾下:「我把錢都帶來了,有多少都盡要了,不快點吃……那個的話,我大概是不行的了。」

那人只好獰笑了一下。「想不到你的癮那麼深……來,到了。」他們終於在這間偏僻的小房間的門前停下。難道,這就是如劉德華電影《門徒》之中的地下製毒分銷工場?

咦,但是,為甚麼那麼多人都靜悄悄很有秩序的排成一列?

「糟了,我們來遲了一步,快點排隊!Oh no,我最愛的咖喱牛腩已經賣光了!好肚餓呀!」同事大呼小叫。

原來在公司飯堂的另一邊,有三個職員另闢一個四十多呎的小室,那裡甚麼都沒有,只有幾盤菜,一大鍋飯,異軍突起,為我們提供超平外賣飯盒。只需二十多元,就可以點兩個菜,加上冷飲,此外,飯的份量是多是少,可以任意決定。

別說有時因工作關係,非要買飯盒不可的緊急關頭了,平時能在中環擁有一個如此價廉物美的午餐,不知是多少貧困打工仔(包括在下)的夢想。難怪這裡地點雖然像煞做偏門生意的地方,但日常無論陰晴圓缺,依然客似雲來,甚至連警察叔叔也來幫襯!

看來,大家都吃得好過癮嘛。

Share

長長短短

香港這幾天都在下大雨。漆黑的天幕,讓人在辦公室內看也感到份外厭煩。

下雨需要打傘,是最直接令人不喜歡雨天的理由。雖然摺疊傘(即縮骨遮,一個很不美麗但傳神的名稱)輕盈方便,平時只要放在公事包或手袋裡,便可以到處行走江湖,從上環走到銅鑼灣;但到底張開面積太少,瘦小的鋼枝骨架亦像大家閨秀的水嫩手腕那樣,弱不禁風,遇上夏天的橫風橫雨,拿著它實在不能夠有甚麼保障。不單會落得全身濕透的下場,隨時連傘命也不保,一瞬間變成廢鐵,那種狼狽法,大家都很明白,無須多說。

(尤其是有些衣著性感的OL女郎,在惡劣天氣中還要兼顧上下,以防失守,實乃超高難度動作!)

我當然知道,拿著設計精美的短傘,在微雨之下展開再滴溜溜般轉動,的確羅曼蒂克,如果閣下有幾分姿色,在天地蒼茫之間,配上一個凝望著雨粉的迷惘眼神,相信整個環境會很徐悲鴻。不過,在狂風暴雨之下,加上豬流感似有還無的在打游擊,始終身體要緊,所以到頭來,笨重的長傘還是不二之選。

長傘堅穩,沉實,就像一個周身肌肉但沉默寡言的毒男。他隨時可以為你遮風避雨,但是過份老實,在這個社會實在沒有市場,所以到天氣轉晴,人們便會立即回到摺疊傘的懷抱。大家現在除了把短傘放在包包內,也懂得預留一把長傘在辦公室內,一長一短,隨機應變──但長傘永遠只是後備。如果有一百天晴天,它就會獨留在孤獨的辦公室裡,養塵埃養足一百日。單從這點看,也許就知道人的基因深處,從來就是如此諷刺地三心兩意的了。

Share

六六無窮追魂Call

手提電話簽的不是長約,幾乎是價錢最低那一種,分鐘不多,所以每當收到垃圾電話時總會特別惱火。

「請問是不是9xxx xxxx 的機主?」每當聽到這句開場白,便知道我又再一次中計。來電者通常都是女性,嬌聲滴滴,語氣溫柔,聘請她們作為前線,大概是因為心理因素,可以博取更多「對方掛線前的搶對白」時間吧。始終對方是女性,二話不說叮一聲就掛上到底不禮貌吧?就是趁著這幾秘的猶豫,對方便開始連珠炮發了:

「我們現在提供超低息的貸款,不是你有沒有興趣呢?」/「我們想阻你幾分鐘的時間做一份問卷,資料還會絕對保密的!」/「因為我們現在某公司抽中了你,可以獲得精美禮品一件,快點登記來領取吧!」

儘管,你告訴她們,對於以上的東西完全沒有興趣,但是對方還是不肯罷休,明顯她們的臉皮,就算不化妝,已經有足足三尺厚,隨時可當防彈玻璃使用,再加上她們滔滔不絕的三吋不爛之舌,兩個三加起來,就是六六無窮的毀滅配搭了,「我現在正在上班,實在不太方便……」

「幾分鐘,真係幾分鐘就有獎喎,你咁都唔要?」

「是,我真的甚麼都不想要,真對不起。」到最後倒過來還要我道歉,毫無感情的那一種,然後趕著她再搶上下一句對白繼續沒完沒了之前,緊急掛線。同事往往聽到,都會說:

「嘩你的涵養太好喇。換著是我,她發第一句話我已經狠狠Cut線,又不是男女朋友,平時聽的嘮叨還不夠多。」說罷,哈哈大笑。

Share

爆串沙皇

任總宣佈將辭去金管局總裁一職,行內人老早已經收到內幕消息,對此當然不感意外,但傳媒還是跨版頭條報導,講述這位沙皇如何在香港財金界叱吒風雲。

對於算是在行業內混口飯吃的我來說,任總當然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相信即使是行內其他人士,無論資歷長短,看法亦應當完全一致。儘管迷債事件人人都直指他失職,監管不力,但是熟知遊戲規則心水清的,怎會不知道這是反對派玩的政治把戲,目的就是要把任總一個人全拖下水。想找他祭旗以久,卻一直苦無機會,難得臨別秋波有齣好戲,豈會不密鑼緊鼓狂叫將軍過過癮。

前篇說過,自以為的天才,心高氣傲,必死無疑;但真正人才,即使態度傲慢、甚至目空一切,你還是不得不由衷佩服,因為他們實在是「串得起」。所以對於任總回覆議員提問時,被轟語調囂張,我絕對理解。試想想他是怎樣的一個官?

馳騁官場四十多年,內力深厚已可想而知,香港整個金融架構,就是他一手一腳促成。九八金融風暴,聯同曾蔭權許仕仁入市,在如同大時代般的驚濤駭浪之中,擊退炒家,當時雖備受批評,但後來卻人人大讚其「決定正確、干預得宜」(那當然,看看現在全世界政府在幹甚麼?),連格林斯潘也大讚他地位難以有人取代。勇救香港金融體系,單是這件功績,已經足夠樂足一世,睡覺時做夢也懂得笑,他怎可能不會這樣想:

沒有我,你們香港人還有今天那麼過癮?

的確,如果聯匯制度一下子崩潰,雷曼苦主大概連多餘去投資的錢也沒有。所以任總覺得無奈之餘,的確只會抬抬眼皮,「睬你都徙氣」。我認識的一些記者朋友,再反政府也好,提起任總,還是要恭恭敬敬說一句,「Joseph真係有料到,唔係講笑」,可想而知。

今天沙皇滿頭白髮,揮一揮衣袖,告別國金的雲彩,香港金融史其中一章,正式完結。往後的發展如何,真的無從知曉了。

Share

失敗的偶像崇拜

有些人,總是不能安安份份過平靜生活,非要幹點大事業,揚名立萬不可。

如果是奮發上進,好學不倦,廣結社交,這種人無往而不利,如非有人蓄意陷害,無論是否光明磊落,終可扶搖直上;但是這類人在社會中,通常只佔極少數,其餘絕大部份,卻是些道行不足,卻敢以天才自居;孤芳自賞,自以為懷才不遇而鬱鬱不得志的白爛人士。

他們都有共同點,就是要無時無刻、有意無意推銷自己的才能。

例如,把網上的一些智力測驗,做了一次了一次,到得到了「恭喜你!你是絕無僅有的資優人士」的評級後,立即在Facebook放在最當眼的位置,然後加一句「唉其實我根本沒有仔細去做」的註腳,Summit以後,不斷Refresh版面,盼望快點有人留言誇讚他們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他們終日陶醉於自己所營造的美好幻想,忽略客觀事實,就好像從沒有有考慮過所謂智力測驗,其實只是一個增強自信心的小遊戲。

這些人大多極為自我中心,因為一早因自信心爆棚而沖昏了頭腦,不接納別人的意見之餘,經常以為很多事情一早已經盡在自己的掌握、甚至是預算之中。假若有天忽然拾到死亡筆記,他們一定毫不懷疑自己就是新世界之神,甚至立即以夜神月自居,但不到第二天就已經因身份敗露而被警方拘捕。

這種人,犯眾憎是必然的結果,但正因為這樣可進一步鞏固「自己是天才所以不容於俗世」的主觀願望,他們對於這個情況,不但覺得無須自我檢討,反而極度歡迎。惡性循環,他們最後定必隻影形單,反覆問著「為甚麼沒有人賞識我」直至在公園的長櫈終老。

說實在,市場競爭激烈(無論愛情、勞工也是),充分的自信和恰到好處、不亢不卑的推銷,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是自恃為有能,卻無實事,一味只懂逢人說項,討厭程度,就如每隔幾天就收到的「你有興趣借超低息貸款」的電話一樣,一聽到聲音,便立即掛線。

Share

再說老餅

講起老餅野,其實自己或多或少,亦已經開始有一丁點點「老餅思想」在萌芽。

就好像在日常閒談間,如果忽然說起經典廣告之類的話題,隨時就因為年代不同,眾說紛紜。例如,若你問我哪些是經典廣告,怎可能不包括下列各項場面:

  • 可愛寶寶亂爬的樋屋奇應丸廣告;
    (「好駛好用三百幾年,家家傳頒」,我甚至現在還記得整首廣告歌詞!)
  • 狠狠地建議的士司機使用愛膚堅香港腳噴劑的乘客;
    (現在想起,小小香港腳發作竟能令整輛車在十字路口失控,已是奇跡,而意外沒釀成連環相撞之餘,乘客還可如此鎮定說出推介,更是奇跡之中的奇跡!)
  • 緊接著愛膚堅播放的黑旋風殺蟲水廣告;
    (「唔駛用劍既」真的堪稱經典。但我這麼多年來還未見過有一個家庭真的使用了黑旋風,大家還是忠於拜高、殺他死嘛,真是贏了口碑輸了銷量。)
  • 曾江的美源髮彩,真的不須再多介紹;
    (把他的舊剪影配到較新潮的女郎之間,使之如幽靈一般的存在,實在令廣告的含金量更上一層樓!)
  • 以出色武打場面作背景的天津露酒廣告。
    (「玫瑰露夠香,高梁酒夠勁,五加皮……夠醇!」)

還有許多許多,都數不清了。以上有一部份,基本上已經沒有再在電視放送,所以,當你如數家珍,但其他年青人卻一臉問號的時候,場面難免有點尷尬:

「壞了,原來我已經老了,竟然有Generation Gap……」不由得萬念俱灰!

嗯,由衷希望在這裡的列位看官,看得明白我在寫甚麼吧,否則我太傷心了。X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