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天災人禍,無可以避

金融海嘯爆發以來,各國經濟盡如骨牌,應聲而倒。

零九年以為偶有轉機,但是豬流感又忽然爆發,以勢如破竹之勢,迅速蔓延全球。

今晚,特別新聞報道,香港正式確診本地首宗豬流感個案。

沙士的情況依然歷歷在目。那時候,戲院空無一人,地鐵每行坐位都空空如也;記得還是學生的我,和同學一起去大學聽講座回來,大家口罩都蓋了半邊臉,眼神空洞,未來如同隧道般前路茫茫,無比黑暗。

世界之大,人類雖然自稱萬物之靈,以極先進的科技文明,統治地球,但面對著未知的領域,仍然極為渺小,如今,病毒洗洗牌,我們又再一次束手無策。金融海嘯,最多只會令自己身家縮水、失業破產,但是疫症流行,幾百年前和幾百年後一樣,就是掉命。或許是神靈對人類破壞太多的懲罰,這次沙士之情況或許會重現,天災人禍一起來,情況堪虞,我們又可以如何安身立命?

沒有甚麼可以做的。沙士時怎麼過,我們現在也只得怎麼過,不可能沒有最壞打算,但亦無須杞人憂天。想起來,沙士時,香港已經一片灰色,大家都相信恆指甚至會穿六千點,結果還不是絕處逢生,活過來了?這一次,也許更糟糕,但不要忘記--亦或許會更好,不能夠擔心的事,就不好碰它。路,怎麼看也是那一條,不論如何,只能繼續走下去。

希望這一次,不要好像沙士時那麼壞,已經夠好。大家加油吧。

Share

記住記住記住 

豬流感還未到達香港,但是,公司各仝人戴上口罩的數字,正不斷上升。

經反覆思量下,我也不甘後人,繼沙士以後,再次成為一個口罩人。

為甚麼呢?一來,反正現階段在大堂可以免費索取,如此員工福利,實在沒有理由不好好善用(XD);二來,本身並不怕死,但卻害怕「一個唔該」生病了,已經堆積如山的工作更加做不完,屆時,就算真的成為豬流感的個案再大難不死,回到公司也要當場切腹,一死以謝天下蒼生(這個倒不是開玩笑!)。

三來,我們公司亦有人零星出現疑似個案,更恐怖的是,病患者的癥狀,全部都是所謂上呼吸道的感染。其中的同事C更變態,不單一臉興奮,不斷逢人便講自己罹患的一定就是豬流感,所以好快就命不久矣;而且,她故意一連數天也不戴口罩,還許下豪情壯語,說出自己的目標就是要把我們「通通都傳染了,癱瘓整個部門」。這個想法無疑瘋狂,但是,一山還有一山高,她還有一個更喪的信念:

「只要我把病毒傳了給你們,我自己很快便會痊癒的了!哈哈哈哈哈!」

大佬,家陣玩鬼上身咩!而最無奈的是,同事C正正坐在我隔壁,平時距離不到五米。為了不成為復活式化武炸彈恐怖襲擊(自殺式的相反?)的祭品(或犧牲品),我只好先走一步,戴上口罩扮病人,自求多福。

不過,一但成為口罩黨,每一個人看見了,都會立即問:「喂連你都病左呀?」結果一天要回答這類問題三四百次,好無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