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度報告趕著出爐,大家連日趕工,來到死線前一日,所有人幾乎不想離開寫字檯半步。作戰的氣氛,已經掩蓋了冷氣的聲音。

很快,就到午飯時間。換著平時,十二時半已經有人問「今餐去邊度食」,然後有三四把聲音加入;但今天到十二時四十五分,辦公室之中,仍然沒有人願意從座位站起來,不單鴉雀無聲,彷彿大家的屁股都塗了AA超能膠,沒人能夠輕易得脫,似乎大家已經倒了吃飯的胃口。

好不容易三催四請,終於召集了一小撮人(其餘人士決定一點以後才去大家樂),出發到樓下食堂買廉價飯盒拿走;來到走廊,各個老細的房門通通已經關上。正當以為老細們果然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即使死線臨頭,仍然從容若定出外進膳之際,迎面而來的秘書E、秘書V和秘書S,卻剛從門口進來,而她們都各自拿著一大袋飯盒……

我們看到,即時O嘴。想不到連諸位神級,都如此搏命!

「索性叫人專門每天定時定候來這裡派飯算了。無論職級高低,都全部甘願吃飯盒算數,這門生意還不大賺?」

到了飯堂,因為時間不早,菜色都所剩無幾,我們只得揀骨頭幾塊、青菜幾箸,就匆匆回去了。這才覺得老細一早就召喚秘書大軍,實在很有先見之明……

同事J:「唉,這星期天氣真好呢。」

我:「那又怎麼樣?」

同事J:「看見這樣的天氣,就令人很想就這樣逃出去了~」

Prison Break?Office Break?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