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層疊的碌架床

偶爾翻揭傢私目錄,看到碌架床,設計得精緻無比,總覺得那不是碌架床,而是一個放在客廳的花樽,一如藝術的擺設。

因為碌架床本身就不應該是甚麼美侖美奐的產物,它在窮等人家眼中,沒有漂亮的外衣,卻是偉大的發明。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公共屋村林立,雖然解決居住問題,但寸金尺土,地方狹小,碌架床是解決空間問題的最有力辦法。很多草根小朋友,就是幾兄弟姊妹擠在一起,分一個大地牌棉花枕頭,攬著不黃不紅、有著奇異花紋的「朱被」,睡在幾條鋼架疊成的碌架床,慢慢長大。

床,即使是精鋼砌成,但那瘦小的枝架,實在沒能給人多大的信心。在上面一輾轉,整張床就會一同搖晃,那不安的感覺,彷如在黑暗之中坐帆船,令人很難忘;而睡在上面那一個一開始更是心驚肉跳,時常擔心半夜整個人飛跌了出去。我家中排行最小,也最亂來,所以父母擔心,從來沒有讓我睡在上層。

最簡陋的碌架床,都只是鋪一塊薄薄的木甲板,一躺下,吱吱作響,當然談不上甚麼彈簧,或者人工力學之類。但是睡著睡著,竟然甚麼也習慣了,反而覺得很方便。兄弟吵架,在下面甚至可以怒踢上層洩憤(當然我沒做過 XD)。

碌架床,總令人容易回想起無數個天氣燠熱的不眠之夜,要自己起來一邊搖著大葵扇,一邊趕蚊子,又或者是開亮床邊小小的電筒,蒙著頭偷偷看著三國演義。現今家庭富裕,獨生子女又多,年紀再小,也有自己的單人床,有些人大概畢生也沒嘗過睡碌架床的滋味──也不知是幸福呢,還是損失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