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問到篤,唔駛去占卜……

(言雨,如有機會看到這個Post,準備膠袋吧,恐怕看畢你會吐血數升。)

今早上班前,坐在書櫃旁,等待著父親整理好身上衣裝,便打算一同出門。無聊之下,竟然翻出一本中學時的校刊。嘩,一懷緬起學生時的美好時光,即時覺得自己現在上班,像行屍走肉,因為已無上學時每天那種輕鬆愉快不怕死的殷切心情。果然,我們的黃金時代,一早已過。

或者趁言雨不在,也應該扮一扮掌故王,細說前塵往事。說實在,我和言雨是怎麼認識的呢?

首先,我們讀預科時同班;二,那一年的校刊編輯部,言雨任職高層,統籌一切軍機大事;而我則處於嘍囉階層,平時專做些文字上的跑腿工作之類。話說當時經同學兼好友Z的描述下,我一早已經對言雨的文字攝影排版美術設計的功力,驚為天人,後來看到其產品,更加是推崇備至,敬佩萬分。而正因為是如此的相識,在一年半之前,才斗膽應邀他參與留言寫照的玩意兒。

所以呢,雖然我代稿代了好一段時間,但仍有必要澄清一點:即使言雨甚麼也不寫,也沒有虧欠我任何的東西,因為由始至終,只是我「又哎又篩」力邀他出山而已。他何時重出江湖,我當然有興趣,但無論長短,時間的流逝不會動搖到他在我心目中於blog裡的地位!XD

set.jpg

不過,現在看回去,這本幾乎全部由學生一手一腳編輯發佈的校刊,即使過了那麼多年,依舊覺得製作異常精美。這都是言雨所立的功勳!

sixis.jpg

無意翻揭,還找到我們的班相。嘩嘩嘩,那時樣子還不是那麼腐壞嘛,青春真好(好老土)。當然,隨你們去猜,也不可能會知道我和言雨是在那裡的了(當然知情人士又作別論)。現在捱得又殘又老,難怪即使是隨便找個在Big 4工作的人出來,相貌也會給比下去了。

(圖縮得那麼小,怎樣看?別問,這是故意的。呵呵。)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