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串沙皇

任總宣佈將辭去金管局總裁一職,行內人老早已經收到內幕消息,對此當然不感意外,但傳媒還是跨版頭條報導,講述這位沙皇如何在香港財金界叱吒風雲。

對於算是在行業內混口飯吃的我來說,任總當然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相信即使是行內其他人士,無論資歷長短,看法亦應當完全一致。儘管迷債事件人人都直指他失職,監管不力,但是熟知遊戲規則心水清的,怎會不知道這是反對派玩的政治把戲,目的就是要把任總一個人全拖下水。想找他祭旗以久,卻一直苦無機會,難得臨別秋波有齣好戲,豈會不密鑼緊鼓狂叫將軍過過癮。

前篇說過,自以為的天才,心高氣傲,必死無疑;但真正人才,即使態度傲慢、甚至目空一切,你還是不得不由衷佩服,因為他們實在是「串得起」。所以對於任總回覆議員提問時,被轟語調囂張,我絕對理解。試想想他是怎樣的一個官?

馳騁官場四十多年,內力深厚已可想而知,香港整個金融架構,就是他一手一腳促成。九八金融風暴,聯同曾蔭權許仕仁入市,在如同大時代般的驚濤駭浪之中,擊退炒家,當時雖備受批評,但後來卻人人大讚其「決定正確、干預得宜」(那當然,看看現在全世界政府在幹甚麼?),連格林斯潘也大讚他地位難以有人取代。勇救香港金融體系,單是這件功績,已經足夠樂足一世,睡覺時做夢也懂得笑,他怎可能不會這樣想:

沒有我,你們香港人還有今天那麼過癮?

的確,如果聯匯制度一下子崩潰,雷曼苦主大概連多餘去投資的錢也沒有。所以任總覺得無奈之餘,的確只會抬抬眼皮,「睬你都徙氣」。我認識的一些記者朋友,再反政府也好,提起任總,還是要恭恭敬敬說一句,「Joseph真係有料到,唔係講笑」,可想而知。

今天沙皇滿頭白髮,揮一揮衣袖,告別國金的雲彩,香港金融史其中一章,正式完結。往後的發展如何,真的無從知曉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