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食好好食

近日三色台連環炮製飲食節目,於週日播放,繼《日日有食神》後,又推出《咁至識食》,但數目繁多,不代表質素有保證。說實在,我打從一開始,就已經很不滿三色台亂派藝人出任飲食節目的主持了,到現在更可以說是討厭了,簡直是一聽見他們說話,便立即想轉台。

首先毫無改善的,是所說的對白全是廢話。這和鬧人鬧到超興奮的蘇絲黃論調完全一致。我明白來到某間餐廳試菜,不論如何,也應對菜色誇獎一番,但來來去去也是那幾句「好好味」、「個魚生好新鮮」又或者是「呢個蔬果好爽脆」,試問邊位唔識講呀?找點詞彙,想點新意思,就是做些白爛的比喻也好。飲食主持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我們家庭觀眾只能看,不能吃,不能嗅,色香味單能得其一,其餘則有賴飲食主持去補充。來來去去只是那三幅被,質素之低,無法不令人想起奧運時三色台的所謂專業評述。

第二點要說的現象,是最近才有的。不知是不是諸位主持覺得自己力有不逮,詞窮理短,所以試食的時候,強行把自己的感覺放大了一萬倍;於是,無論吃的只是一個普通的洋蔥圈也好,美女主持的眼睛必定會半合半閉,從鼻孔發出一下長長的「嗯~」,以示讚嘆,然後再雀躍莫名、驚喜萬分,用像煞前世未吃過飽飯的語氣尖聲叫道:

「真係好好味呀,呢個瓜,又有d 甜,又有 d 酸,好入味,好好食呀!」

學現今的說法,完全覺得Undingable(即頂唔順,不能忍受)。談食,似乎看讀與食的文章,更為實際。

Share

抵到爛

家中電腦壞了,今早回到辦公室才能寫。幸好在週末已經寫了一篇,算是提早交了功課。

提起家中的老爺機,已用了差不多六年,也許真的大限已至吧。不能抱怨更多,因為自使用以來,長久相安無事,無緣無故「輕機」的情況極少,而且速度也沒有顯著減慢。想來自己使用時也很愛惜吧,平時只用來上上網、做些文書處理,沒有BT下載過些甚麼;玩些機能要求很高的遊戲;也沒有胡亂安裝些莫名其妙但根本不管用卻佔用大量電腦資源的免費軟體。

(我曾經造訪別人的家,看見他們的電腦,嚇死人,不單桌面全是圖示,預載那些所謂Desktop Optimizer,已經不知要把開機時間拖長多久!)

記得那時候跟著幾位電腦高手(他們整天聲稱唔識電腦,其實字裡行間意思只是唔熄電腦,Fake爆!)去電腦中心找相熟鋪頭砌機。期間,他們雙方討論用甚麼牌子的零件,砌一部需多少錢的電腦,我全程只得個聽字。嘩他們那些高手對答完全是武功秘笈中的內容,用甚麼Chipset的主機版才穩當啦,用甚麼火牛才夠火數啦,門外漢實在無法能明白一二。

但是最型的是,觀乎幾位電腦高手在場的神情,似乎只是像去街市買一尾魚那麼簡單。

埋單計數,只是三千多元,完全在預算之內,我開頭還不相信電腦那時候可以便宜到這個地步(再對上一部家兄所用的電腦,大概是十多年前的吧,用了萬三元!),用足六年,每年只需五百元左右,除了「抵到爛」這句極傳神的廣東話以外,已不知還可以用甚麼其他形容詞來說明了。

Share

【特稿】開到荼蘼盡

傳奇是某些人的專利。

這種事情,命中註定。才華,與生俱來,性格,品性難移;加上一個機會,便足以產生奇異的化學作用,成就一生的絢麗璀璨。那已經不單純是運氣,而是絕對。旁人往後,只得崇拜、模仿,但永遠永遠,只得學其一二,他的地位,不能移拔;他的名字,肯定會在死後,寫上歷史。

這就是傳奇,而今天要講的傳奇,叫米高積遜。

King of Pop。三個音節,已然足夠,不須再加上其他長篇大論的形容。所謂傳奇.就是應該像他這樣,單單他一個人,足以移風易俗,改變整個世界的文化生態、歌曲潮流。我常常覺得,看他跳舞表演,你才知道甚麼叫天皇巨星。穿著奇裝異服,誇張地搖擺著肢體,甚至忘情地抓著褲襠,只有他,才做得好看,其他人,誰學,要不笨,要不就是俗。現在的所謂歌壇,那些人,站著唱歌,還要走音,仍算是歌星?會沒有侮辱了Star這個字呢。

可是他忽然走了。最後的演唱會,將成為歌迷畢生的遺憾。他的死,縱然令人婉惜,卻合乎所有巨星、天才都英年早逝的特點。蘇東坡所說的但願生兒愚且魯,是有道理的,因為這些人,都是從上天的手上,溜出來的一顆奇異的珍珠,光芒萬丈,凡間是受不了的,所以注定就要提早收回。約翰.連儂被槍殺,李小龍離奇倒斃,又或者是更本港的Beyond黃家駒,這些例子,實在太多太多了,與其說是不幸,倒不如說像人類得到了火以後所換來的懲罰。

但要明白,這或許也是傳奇的一部份。加上要亦正亦邪,行為跡近乖戾,才有力去顛覆社會。是故他雖然是黑人,卻愈變愈白,甚至五官幾乎崩塌;他憑歌唱事業創造巨富,卻因懷疑孌童惹上官非,瀕臨破產邊緣。人氣大跌,甚至要擲仔落街製造新聞;如果他不是神經病的話,我想,或許巨星身影背後,還是太寂寞了。他不甘心,要東山再起,可是上帝大筆一揮,強行為這位歌舞之王,畫上一個毫不圓滿的句號。

這一晚看著YouTube,懷緬一下他飛快打轉的身影,如夢幻般向後退的Moonwalk舞步,很明白為甚麼年過三十的人,堅信他們的80年代,才是真正戰後的黃金年代。現在一切都開到荼蘼了,滿院落花,不知還只剩下些甚麼。

Share

我自求我道

有些時候,午夜夢迴,總會覺得很惘然,不知自己在幹些甚麼。

從小雖不算很用功,到底也努力過,但到頭來,我卻得到了些甚麼呢?一切都像向著自己的目標前進,無大風浪,不應埋怨,更不該悔恨,但此時此刻,心卻依舊戚戚然。是我自己本來就太不安於現狀,還是從頭到尾,這都不是我自己想要的東西?

天天這樣由朝到晚工作,花費著所謂的青春,大概真的很沒意思。但是看著家兄就是這樣毫無怨言地對著電腦螢光幕,我覺得自己大概還是很失敗。這樣拚命、賣力,到頭來是為了甚麼呢?我有時真想跑去問他,喂他一聲,看他有甚麼解答。但是我不敢問,因為這問題,我自己也覺得無聊,既然如此,那就不如算了。

賺錢,不外乎想家人和心愛的人開心滿足。但是如果他們壓根兒不高興,搞那麼多事情來幹嗎?好像辛苦都得不到甚麼回報呢。是不是我道行太低,竟然還奢望在這個已經不知所謂的現實世界裡,辛苦完至少應可以得到半句安慰的說話?大概我還是太天真了,又或者運道本身就是如此,好事,就會錦上添花;而壞事,亦有道「禍不單行」。

這種低落的心情就有如小時打電子遊戲機,很久也沒能破關,就這樣卡住了,進又不可,退又無路,這時候,便很想一鼓腦兒,擲下手掣,不玩了,又或是按RESET掣,從頭再來。可惜我們在這裡,都沒有可能重新開始過。既沒這樣的命,亦沒這樣的閒情,只得強自抖擻起精神,記住一句話:

我自求我道。

Share

邪惡的冷氣

冷氣很邪惡。沒了它不行,但人人開著它,世界又不斷被它慢慢侵蝕,走向滅亡。

這是宏觀方面的邪惡,微觀方面,它令電費急升,同時令自己的惰性增加,即使只是窩在家中,悶在沙發裡看無聊的電視節目,也不願意再出外,參加隨時熱死人的戶外活動。有時候,晚上回家,明明全身已經汗流浹背,但是只要有冷氣,隔不了很久,便已經渾身暢快,久而久之,連洗澡的意欲也沒有了!

不過有這等情況,也不能全怪冷氣。首先,工作時間偏長,日長夜短的感覺變得更明顯,常常回家已經十一時多,匆匆洗個澡翻翻報紙寫寫稿,經已夜深,急急上床閉上眼一睡,又到明天的上班時間。整個晚上,所餘無幾,便益發有「不洗澡」這個念頭,想著省回時間做其他的事。

再者,每天經過漫長的辦公室戰火洗禮後,人已經累得賊死,躺在床上,舒舒服服,零個願意再郁動,只想立即睡去,尋其好夢──當然,夏天不洗澡,明早發著屍臭去上班,屆時殺死幾個同事,是必然的了;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敢胡亂造次。

而正因為如此,現在每晚的起心肝去洗澡的時候,無論時間多早,我也會把牙也一併洗刷掉。因為我深知道,一但從浴室出來,回到房間後,再出去的機會,已經低無可低!除非你現在就把冷氣關掉吧,不過,我一早就已經把遙控器搶在手裡了,嘿嘿……

Share

面試廚房

經濟衰退,人浮於事,找工作份外艱難;然而,各大公司對一眾Fresh Grad依然毫不客氣,只要你夠膽遞上申請書來應徵,我等高層就夠薑把你玩殘。

最近中華煤氣公司請MT(Management Trainee),又有新花款,竟然在面試中加入烹飪環節,要求應徵者組成隊伍,在限時內決定菜色,然後自行買菜下廚。跟據有關方面指出,此項測試志在評估各人的領導才能及團體合作精神云云,至於味道方面,「反而只是其次」。

大佬,大家都係搵餐晏,駛唔駛玩到咁盡呀?分明是食飽飯無實務,看美女廚房看上腦。也不知道誰先始作俑者,若然引起其他公司增相效法,乖乖不得了,以後見工也不用帶CV和學歷副本了,直接拿著鑊剷奔赴試場吧。

最令我費解的是,既然不是聘請大廚學徒,「味道方面也不是考慮因素」,那麼又何須以做菜觀其「領導才能」那麼迂迴曲折、大費周章?況且,這情況下,懂得煮食的人有絕對的優勢可以Dominate一展領導才能,這不是在增加面試的不公嗎?假設有個連廚房也未進入過的工管碩士,他/她屆時可以做些甚麼?買菜時的Cost impact analysis?還是菜煮好上桌時,即場做的五分鐘營養簡佈會?

一千六百個知識分子,此時此刻爭奪五個職位。就像大屠殺一般,鬥獸場內的人互相廝咬,殺聲震天,而坐在高處的人們,卻喝著美酒,指指點點,視之為絕佳的娛樂,真可恨。

REF: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21/3/ct62.html

Share

見仁見智

近日所謂「o靚模」橫行,青春無敵,雖然無標準超模身材,但賤價出Show,密食當三番,樣樣有商量,肯露肯當街爆衫,一下子四方百面湧來大量供應,無法不受萬千少男歡迎,令一直居於神檯、走高貴路線,須以天價請其下凡的師姐級名模,節節敗退,面目為之無光。

這邊廂甚麼Angel甚麼Baby一邊翻江倒海,興波作浪,豬籠入水,護苗的蕭芳芳最近卻發話了,直指這班新秀袒胸露臂,相片充斥娛樂版頭條,有敗壞風氣之嫌。先別說會否敗壞風氣這回事,傳媒當然會樂於以身材為題呀!試想想,不用做狗仔隊日曬雨淋跟蹤,又不用勁扯煙在密室想獨家新聞,輕輕鬆鬆,找個理想的角度,拍幾張照片,回到辦公室,胡亂擠幾百字,來來去去用幾個特定的字眼,便可交貨,多好。這是互惠互利!

o靚模對於前輩的指責,可以有甚麼回應呢?為此我極之佩服最近紅透半邊o靚模界的千面周秀娜,因為她的回應,顯出了她是有智慧的人,而不是空有身材腦中卻塞滿蘆葦桿子的蠢豬:

「前輩講嘢就要聽,但作為模特兒,我只係尊重工作,其實都係睇工作需要,性唔性感係大家界定,見仁見智。」

第一句破題法,顯示出她對前輩的尊重,這樣說極之得體;但是不是說我要收山呢?當然不是,把自己的事,置身事外,推成是工作的一部分,拿,特首也說要做好份工,我也只是尊重工作,視乎工作需要,根本沒有問題。況且性感不性感,人云亦云,從來無絕對的指標。

不得不提,見仁見智,真的很好用,大家一有甚麼無法回答,說一句見仁見智,萬事應刃而解。我絕對相信周秀娜是一流的外交人材,做o靚模出寫真集太浪費了。

Share

再來一把

umbrella.jpg

技癢。我真喜歡畫傘,縱使技術毫不了得。

之前寫過傘,現在又畫傘,感覺很圓滿。

看傘多漂亮。有雨無雨,想生活舒服一點,還得依靠它。

是堅忍、不屈的象徵。不造作,不賣弄。但又隨時願意為你遮風避雨。

有這樣的伴,很難得。如果世間難求好知己,沒有人,到最後,記住還有一把傘。

Share

自戀狂協會

香港人不知是不是有點壓力過大,在車廂裡,偶爾便會碰到一兩個自戀狂。

這話怎說呢?

那就是即使你平時無心留意他們,但不經意把眼光停留在他們身上一兩秒(注意,只是一兩秒!),他們便立即覺得你有所企圖,垂涎他們的美色,意圖偷窺。在這個情況下,他們一定覺得很吃虧,甚至有被「思想上侵犯」、被「眼神脫光了衣服」之感。於是他們會無緣無故,對你目露兇光,甚至立即如躲避豬流感一般,遷移到另外一個車廂去,令你完全摸不著頭腦。

有朋友U曾對我說,有一次坐地鐵看見某位妙齡少女閱讀一本英文著作,正欲細細留意書本上的內容,豈不料少女看見他的眼神的視角異常曖昧,一時之間不知道他想「看」些甚麼,不單立即把書本合上,更急急整理好衣裳,好像一不小心,身上隨時有無限春光像核幅射般洩漏出來給朋友U那樣。對於少女思想上給予鹹濕佬的標籤,事後朋友U大感憤憤不平,樣子之委曲,令我現在想起啼笑皆非。

或許少女也可能過於敏感,但是畢竟朋友U本來就眼光閃爍,加上他當時看書的心情實在過於殷切,給人形色有份外猥瑣之感,被人誤會,尚算在所難免,不難全怪罪於少女。但是平時普普通通瞧上他們一眼,他們也覺得被人搶劫一空那樣,則太過份了。

對自己的樣貌身裁有信心,不論男女,誠然是好事,但因此以為自己是大明星,連其他人望上一眼也幾乎要立即回敬一句「你啤咩呀啤」,實在太過火了。畢竟,你所站立之處,周圍物事眾多,就算此時此刻,人家的目光在你那邊,也不一定單單在看你一個,有時,也實在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Share

碎紙機怪譚

辦公室裡,沒甚麼比碎紙機能更代表那種白色的血腥。

平日躺在毫不起眼的一角,平凡沉實的外表,看起來只像一個體積大丁點的垃圾箱,你不去打擾它的話,它就這樣安祥地歇息著,看起來像一隻品性溫馴的寵物。但是,只要你把獵物──一疊不必要的紙──放近它的嘴巴,它就會在一剎那間,原形畢露!

轟然一聲,綠色的眼晴充血,變成了兇暴的紅色,鋼齒來回伸縮轉動著,引起無比的拉力,一扯之下,就把白紙通通拖進了那無邊的黑暗、絕望的夾縫之中。機器大聲咆哮著,一邊需索著更多,一邊就把狠狠的那些廢紙,用那無數的利刃通通輾過,可憐的廢紙,為人類服務後,滿身花斑斑的傷痕,竟然還得受這般的極刑,全身上上下下,死無全屍,都切成了蘿蔔絲,這般光景,還不過是在幾秒之間發生。而更可怕的是,當你沒有更多食物提供之後,它便會停止殘暴的肢解,重新又再睡去,變回那個安祥的樣子,一切都掩飾得天衣無縫,若無其事得一如冷血殺手。

就這樣,多得這位殘暴的使者,你不欲其他人知道的事實,都可以一下子化成永遠的秘密。因此,碎紙機的存在,除了以上的血腥恐怖,還加上一份陰森,因為它就好像完全為了毀屍滅跡而存在於世上那樣。哼哼,說不定如果有人用碎紙機做題材拍成驚慄電影,會極之恐怖也說不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