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假如我是一本書

假如我是一本書,不必指明是何許書籍,因為自己貪心,單單用一本書就綁死自己,實在萬分不願意。所以,不指明道姓,反而只選一個類別,可以嗎?

思前想後,還是覺得如果自己轉世輪迴,竟然有幸變成香書一本,做漫畫書一定最好。因為我本來就膚淺,思想不經大腦,以文學巨著自比,實在太不知天高地厚;漫畫則比較貼近我的性格,有字有圖,簡單易明,看起來讀者多半心情亦較輕鬆,故此我所述之故事,氣氛亦不能太沉重,最好就好像小叮噹那樣,不論大人小朋友,都能笑破肚皮,引其中幾頁為一樂,已經足夠。

或許漫畫雖然在一些人心目中,難登大雅之堂,但是一部漫畫要成功而受歡迎,作者的畫功、故事鋪排,一定亦要痛下苦功,有出色過人之處才可。我最愛漫畫有精細的繪圖,出人意表的故事鋪排,有時其意想不到之處,設想之奇,比其他文學作品,完全不處於下風。漫畫人物的遭遇,亦一如人生,有高低,有跌宕,看起來,一樣有代入感。做漫畫,沒甚麼不好。

我是漫畫,淺白,但不低俗;如果和我在一起,仍然有所得著,你說多好。買我,亦不昂貴,只需二十多元,便能換來許多歡欣,甚至成為美好的回憶;偶爾不開心,就從小小木櫃中,再次拿我出來,細細賞看,鬱悶很快便一掃而空,對人類社會,也很有貢獻的啊。所以,別小看我。

其他書本:VinceC9讀與食athrunz加燦michelleHaricot火羽lomicheehevangel亞占小貓周游longqtcoffeewanni,陸續有來...

Share

訪 (IV)

晚上吃飯,人數達十二人,二叔嬸的女兒,即我的堂姊,和她的丈夫,以及新生的孩子,亦同是座上之客。幾年沒有見面,堂姊已為人妻、並榮升母親,其變遷之快,不下於之前所述的廣州城市發展。看著她逗著孩子玩耍,抱來接去,一會又要替換尿片,我都看在眼內,低嘆一聲,只得集中精神,吃飯吃菜。

家母談話藝術,已屆登峰造極,在親戚面前,談起紅酒這專長,更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輕易成為眾人的焦點。剛好在我們桌後,有一連幾桌,喧囂不止,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喝著長城牌的美酒,不論俊男美女,都滿面通紅,如入無人之境。家母評論,「這樣喝法,就似河水倒灌,只顧要喝得舌頭大起來,不如索性七喜溝紅酒!」言猶在耳,我細看一位女士,身穿一襲低胸紅花裙,左手還夾著香煙,右手便擰起紅酒的橡木塞,骨碌骨碌,就倒進一矮胖的玻璃瓶,緊接著,便加進可口可樂,滿滿的一壺,又逕自拿去再請酒。

看到這般情景,目瞪口呆之餘,心情再不好,也無法不笑逐顏開。很久以後,這團人終於離開,現場即時變得寂靜,家父罵一句:「蝗蟲!」這樣說也太過了,說到底也是這樣支持著全世界的經濟增長的哇。晚上按之前慣例,睡在八姑姐的家,一夜無話。新出爐的港姐,大家都看得大眼瞪小眼,結果,話題又順利進入「新不如舊」的高速公路。

(待續)

Share

訪 (III)

稍稍一歇,去吃中飯,少不了粵式的酒家,儘管選的都是些較為清淡的菜色,還是吃得滿嘴是油,茶添了又添,還是解不了沾在脣上的那種膩。精神不佳,加上腸胃最近有點問題,也吃得不多,聽著二叔、八姑姐等人又一再懷古,細說兒時歲月,我的老毛病又告發作,變得很想睡覺。

回到家中,才三時多。祖父母甚有興致,於是長輩竹戰,一觸即發。我躺在一排酸枝椅上,不知是不是太久沒有處於鬆弛的狀態,麻將聲、電視聲、人聲,此刻混合成一闕和平的組曲,聽下去不單一點也不聒噪,反而舒適之至,我合上眼,在連枕頭被單也欠奉的情況下,又進入了黑甜鄉。

六時起來,他們雀局未畢,正等著二叔在酒家找到桌子回電,舉家又再出動。這樣一醒,精神大好,有了心機,便從背囊中找出幾乎已在家中書架封塵的小書《成語探源搜趣》,偷得游生,看將起來。編者在報界校對方面,經驗豐富,歸根究柢的精神,令人欽佩。看到他說起十幾年前報紙的標題,依然以成語入題,文雅之極,再想起現在生果報方向報那些「海關無狗用」,不禁唏噓!

的確成語現在好像只淪為小學生補習認識用來炫耀的工具,現實寫作,不少人嫌麻煩、容易出錯,已經棄而不用。我實在不知道編者知道現在香港的語文情況,會有何感想,不過自己每次重看這書,都有溫故知新之效,況且筆者寫來對錯誤嘻笑怒罵,雖然引經據典,結構嚴謹,但用字淺白,看起來亦無須太用腦筋,絕對是這個時候消磨時間的良伴。

(待續)

Share

訪 (II)

在長途的旅程,這樣做就不會平白浪費時間,迷糊間,火車中途停了站,再走了不很久,就到了廣州東。甫下車的感覺是,好像沒了那種嗆鼻的硫磺味,不知是自己老了,嗅覺沒有那麼靈敏,還是城市的空氣質素真的獲得改善,抑或是相對變差了的是香港的空氣?第二,我發現廣州也不見得特別酷熱,這方面,大概也是香港青出於藍了。

小時候到廣州再乘車到祖父母的家,記得好麻煩,要到出面「搶」的士(說「截」實在太文雅了),車站情況混亂無比,後來即使有巴士轉乘,中間堵車情況嚴重,早上從香港來,到天全黑了,才到終點。現在?直接在車站出來,鑽到地底去,已是地鐵站,付上三元的車資,不到十數分鐘,已經可以下車。

廣州人衣著和香港人的穿戴,已無大分別,「移動電話」也全是簇新的牌子,以前祖父母居住一帶,都是舊區,路還未鋪好,沙塵滾滾,這幾年商業大廈同雨後春筍,不但有大型購物商場,甚至連著名的食肆如Pizza hut、肯德基,都已紮根於此。

回到祖家,大家都安好。家父在家排行第一,還有七兄弟姊妹,有些在港,有些在這裡,每逢冬夏兩次慶賀祖父母生辰,都會一大堆人湧現,尤如萬國大Show,單是叫喊親戚名字,已經口乾,所以我們家這次特意比正日早幾天來,只為探望家中兩老,還幸兩人精神都好,哈哈大笑起來時,中氣十足,彷如武俠小說人物,我們都十分寬心。

(待續)

Share

週末上廣州去探望祖父祖母了。每一次去,總有些新的體會。

工作走不開,家人結果要先上去,因為這樣,不能齊齊整整,結果又吵了一回,鬧了個灰頭灰臉。星期六,還得如同上班那樣,犧牲一週難得可以睡晚些的寶貴時間,早起梳洗,收拾行裝。我常懷疑,每次出門,就算只在外逗留幾天也好,母親總一大堆東西扛上去,到我現在,卻完全是草率了事。隨便找幾件衣服,已經可以出發。

打出呵欠,眼睛還含著淚水,星期六早上自己狀態極度不佳,相信所有上班一族都會明白我的感受。大廈電梯還剛好壞了,只得走樓梯,我是一邊咬著餅乾一邊下樓的,看上去就像走難。

很快到了紅磡火車站,為免節外生枝,買直通車票,便可一程直達羊城,免卻在羅湖出入境再買火車票的麻煩,但價錢卻貴一倍。發現候車室不乏外籍人士,有遊客,有經商人士,中國果然是前程一片錦繡哩。

上車,車廂洋溢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怪味。究竟從哪裡揮發出來的,實在很難明白,但是它絕不陌生,因為在舊式北上的火車,總會有這種「親切的」、莫可名狀的氣味。地氈沒有鋪好,隆起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波浪,很多乘客都不免踉蹌;但是服務員似乎若無其事,直行直過。

燈光黯淡,像是電力不足。雖然環境談不上舒適,但是幾年大學生涯,已經養成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睡著的本領,加上本身已經早起,安定好後,睡意直向上湧。縱使對面兩位阿太,對於高溫瑜伽和健身舞蹈的討論很熱心,我很快便呼呼的打起盹來。

(待續)

Share

週末北上探親,當然又累個賊死才回來。星期日近黃昏時分,本來高高興興,回到家中,填飽了肚子,開著了冷氣,想著把這一兩天的見聞,平平淡淡的寫出來,免去另外再多想話題的煩惱,不料,電腦竟然上不了網。

不明所以。網上爬之前已經說台灣地震把幾條電欖都震斷了,但是那幾天即使開不了MSN、Facebook……看個Yahoo! News倒還可以的。但到昨天,完全是給我Host not Found的絕望版面。那一刻,我很想把那台一早已經不快的老爺機(數上來有六年歷史),連同網上爬的Modem一同砸碎,以洩我心頭之恨。

香港人上不了網,如同沙漠中找不到綠州,沒啥分別。想到這裡我便覺得甚麼宅男宅女電車男這些說法,份外無聊,現今還有誰不會依靠網路來聯繫世界?它就是方便,大家才使用,即使不是終日沉迷,也忽然被標籤,就好像香港的女孩就等於港女一樣,同樣令人莫名其妙。

多番嘗試還不成功,放棄了,人如同死屍,看了一會電視,談一會電話,才十一時多,早點上床睡覺算了。 XDD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挺用功的把「遊記」的很大部份都寫出來了。可以分成五天連載,今晚下班點家,會把USB手指帶回家,這樣就算網路搞不好,我也不理了。這就是辦公室的最大好處!

Share

今晚也留在公司,留得挺夜。這不是甚麼新鮮事,只不過今晚同事們因為一起有些宴會,所以很早就離開了。結果只留下我一個。

平時雖然工作量繁重,但是大家嘻嘻哈哈,一起在黃蓮樹下合組管弦樂團,倒還不壞,就好像一起赴死也總有個伴,算是去得痛快。這次得我孤身一人,很有點不習慣。不過幸好我向來不愁寂寞,在這樣的環境下,靜悄悄的,沒有其他人亂說廢話笑話,說不定工作效率可能還有所提升呢。

我們公司很出名,過去給人的印象也是工作輕鬆,可以朝九晚五準時放工,甚至是永不會被解僱的鐵飯碗。但是身在其位,就知道這些觀念,全部大錯特錯。一些部門的文職,甚至下班時間可以和Big 4 會計師行、投資銀行看齊。所以這個世界很多時候還是你看我好、我看你好,其實大家表面風光背後,都有苦說不出。

記得那時有舊公司上班,情況更好笑。直屬上司是個工作狂,總留在辦工室,直至很晚很晚,就好像那裡有金礦一樣。他自己一個發瘋,這倒算了,他還不喜歡我們比他早下班。曾經有同事早了點回家,便立即收到他的電郵警告,說應該Fully contribute to work!大佬,我們偌小一個部門,又不是高盛大摩,沒事做就得回家去,總是待在這裡,難道會生金蛋不成?

所以我們,一到了某個時間,根本就不在做正經事,除了等。只要聽到他站起來推好椅子的聲音(好Organized的一個人,離開公司之前必定這樣做),心即使竊喜,但還是不動聲色,到他腳步聲漸遠,連關門聲也聽得見的時候,我們便會立即高聲歡呼:

「好野走得!!」

Share

幾載寒窗苦讀,披荊斬棘,才跨越大學的門檻。所以大學的迎新營,也向來以打破傳統思維見稱,務求令學生可以破舊立新,建立正確的人生觀,開創美好將來的康莊大道。

繼多年之前以情色口號或意淫遊戲鬧得人盡皆知,但學生籌委會仍堅持「此乃無傷大雅」、「有益身心」的迎新營活動之後,最近某大學的O camp又開創新猷,在校園內大玩噴奶、以口傳橙等遊戲,更成功令十五名學生感染豬流感。

這說明了甚麼?第一,諸位俊男美女告別中學生涯,正值風華正茂的黃金年代,大家衝破了重重障礙,過了高考的難關,當然應該大肆慶祝,一解之前封建禮教的束縛,大玩類似獎門人的高智能遊戲,享受熱情奔放的人生。這種遊戲,在水乳交融,口水互相傳遞的情況下,必定能體現團體合作精神,增加彼此之間的互信,同學感情一日千里,正是大學教育著重人文精神的充分表彰。

第二,迎新營深明白遊戲必須要有深度,才能夠啟發新生思考,承傳最高學府裡學術研究的薪火。縱使傳媒口誅筆伐,認為迎新營籌委思想低俗、了無新意,但實際上,他們大概要以最合乎經濟效率的辦法,研究新型流感於年齡層15-19的年輕人之中的傳播媒介,報告必會上呈有關機構的醫學院,作深層分析之用。需知道學術研究,非經過實驗階段不可;而實驗,就是以追求真理為至上,有所犧牲亦在所難免,現在僅十數人感染,佔整體新生大概不夠零點幾巴仙,何需大呼小叫?

有這樣的迎新營,集德智體群美兼備,大家都可以鬆一口氣,別總在說大學生不中用、不爭氣,香港的未來,有這些棟樑,還是很有希望的。

Ref: 迎新營喪玩 噴奶噴到豬流感

Share

我不太喜歡Facebook 的一些設計。

本來,誰和誰的關係(Relationship)如何,是否單身,甚或是正和誰人拍拖,這些在日常生活不可或缺、不論男女都熱愛打探的八卦事項,大家都有興趣知道。Facebook 充份滿足各位的好奇心,當某某和某某墮入愛河,而這兩個人大家都認識,這單熱辣辣的報導便會立即在自己的News feed出現。我們一看見,當然可以立即起哄,給一個「喜歡」,又或者在「牆壁」祝賀幾句,分享一下歡樂的氣氛,這些事,倒也無可厚非。

但是萬一情況恰好相反,一段戀情終結,兩人無可奈何地把自己的身份轉變回到「單身」(Single)的時候,這些事,還照樣隆而重之的浮現出來──縱使我明白,在這個速食文化的新世代,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實也不算甚麼特別事情──但會不會過於刺眼?

很多時候,人生的哲學,都是以「這個很明白,無須多說」的方式進行。或許外國人都看得開,無論生死離合,都可以輕鬆說明;但我們到底不同,有些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說穿了,就不好玩了。即使在Security Setting 內,可以慢慢調較,但一開始Default 就這樣子,不就更天下太平了嗎?(有多少人願意花時間好好鑽研那些選項?)

而更無奈的是,屆時,總有些好事之徒,一副「無線新聞,事事關心」的模樣,驚聞惡耗,立即就要在Facebook上,急問其故,如同公開詰問,多此一舉。這些人,不知說他們是毫無機心、熱切關懷朋友好,還是天生白痴好:你想我怎麼回答你?

Share

門不打開,試問又如何出去?

人總會因為一件事,把自己關起來,不見天日。加幾十個鎖,窗戶都要圍上多層木板。這個四方的斗室,就是外面風大雨大的時候,保護自己、讓自己療傷的地方。你心灰意冷,已經不想再出去,因為外面已沒有值得留戀的地方,待在這裡,很好,很安全,因為沒有任何事情會再傷害你。

但是,過了許久許久,會不會開始覺得自己的身心都會因此長出老繭?會不會對外面的風景,有一絲的盼望?或許風暴已經過去,即使天未放晴,那怡人的微風,重新長出的嫩草,悠悠的白雲,都值得你再一次探出頭來,一窺究竟?那莫名的清新,這裡無邊的黑暗又怎麼能夠比擬呢?

傷,應該早已經結痂。即使還有點痛,但是到底亦已經有點麻木了。不能再這樣下去,因為人生總是要冒險的,所有停下來的地方,往往只是路上一個小小的涼亭。是可以坐下來,歇歇腳,喝喝水,抹抹汗,但是它永遠不會是你的目的地,終點還在很遠很遠。

今天就起來。拿起你的大鎚,把之前的障礙,通通都打碎吧。找不到門?自己做一道好了。最重要就是這一步,光想是沒用的,一定要付諸行動,也不用多想了。只是想著往後的事會不會令自己後悔,只是浪費時間。真的,門不打開,試問又如何出去?Go go go.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