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冬甩

我喜歡吃甜品,但是對冬甩,卻不知為甚麼,沒啥好感。或者人夾人緣,那麼大概人和食物,也當可作如是觀吧。就我而言,甜品始終還是走些輕盈的路線比較好,就好像冬甩那種吃完一個就幾乎整天不用再吃飯的情況而言,它似乎只能稱為「甜的飽肚食物」。

它外形笨拙,胖胖的一個環圈,單是看上去已經覺得很飽,要是咬上了一口,甜味立即在口腔極速爆發,那種感覺,實在難以忘懷,因為就好像吃完不立即用李斯特林嗽口水的話,牙齒會以九秒九的世界紀錄速度蛀掉那樣。說實在,超甜的味道,不是很多人受得了,至少我就吃不消。吃過一兩次,就沒膽吃第三次,害怕晚上做夢,也會看到冬甩星人用超甜射線襲擊地球。

有時在街邊經過冬甩專門店,好奇將望一下,還發現有些品種的冬甩,表面填滿了巧克力漿,單是看到就連雞皮也幾乎直豎起來:本身已經甜到痴線的食物,想不到竟然還可以進一步升級(試想想,內裡還有Cream、Custard,全部都甜到漏油),我看一隻螞蟻要是鑽了進去,也應該立即可以發展成一個不滅的王國,當中的糖份可以供養幾千萬的蟻子蟻孫……

冬甩(doughnut)這個譯名,好奇怪。雖然發音極似,但是看上去完全不明所以,以為和冬天有關。我還是覺得甜甜圈比較貼切,至少譯者一早就發出了警告:稱為甜圈還不夠,叫甜甜圈才能真正表達它內裡的底蘊:除了甜,還是甜。

其他冬甩Fans:MaggiejoellaHaricotKempton, Vince, hevangle, Sam, 浪子m, 五點, 老子, 木棉, 周游, 凡鳥雛 , Mugen C, keepwalkingseeing, …

 *

第廿六期題目:寫給自己的信。15/11繳交。

詳情可以來到這裡

Share

得閒睇靚棚牙……

腮邊疼痛,微腫,只好預約牙醫W。他在區內很受歡迎(牙醫也有受歡迎的嗎?),所以一排期,也得等兩個星期。昨天終於到我,下午請了幾小時病假,外出檢查。

來到診症室門外,白色木門深鎖,內裡不斷有機器運作的聲音傳出。時而像尖銳的刮骨聲,有時像電鑽在天花板的開洞聲,更多的時間,根本是幾部大型吸塵機在同時運作,內裡竟似有無數氣流,再反覆亂響。我沒有關雲長般豪氣干雲,遇到如此派場,幾乎立即嚇得面無人色。

好不容易做了敲門的動作,器械聲戛然而止。迎門的是護士,當然是面無表情的那一種──看診嗎?多等一會吧(多說一句又不會死,為甚麼不安慰一下來求診的絕望病人?)。緊接著,門又重新關上,這些換來的是打樁聲,還有些波子跌落鐵盤的撞擊聲。我在一邊獨自坐著,像煞即將等候行刑的重犯。

不知過了多久,奇怪的聲音完全消失,內裡開始出現交談聲,從模糊的語音中,可以推論,談話的內容竟然相當愉快(啊,裡面的是人嗎?現在可不是去渡假啊,你在故作輕鬆些甚麼來著?)。終於,決定命運的大門打開,內裡走出來的,竟然是一個精神奕奕的老人!

看牙醫真的可以如此愉快麼?我腦海一片凌亂,就在這時,護士表情毫無變化,道:「xxx,到你啦!」

媽的,那麼快?

(待續)

Share

八萬五

樓價上揚,引起全城熱話。

有人說:現在是官商勾結,樓市必須調整,好讓大家能安居樂業。

奇怪的是,約十年前,樓價比現在還高的時候,大家也是這樣說,結果當時的董伯伯宅心仁厚,推出八萬五的重大房屋政策。從現在來看,措施完全成功,結果樓價大跌,加上亞洲金融風暴,造成大量負資產,香港走入長年通縮,經濟嚴重衰退。結果,大家都走出來示威絕食甚麼的,把八萬五標籤成建華之亂的最大罪狀。

本來直至董伯伯腳痛下台那一天,這件事還是會一直成為他從政的一大污點。但是現在可不同了,大家幾乎要重新懷緬他,原來啊,這是一大德政,德政……問題其實在哪裡?大家做牛做馬,只為供一層樓,樓價太高,得向銀行借貸做按揭,結果變成一生的包袱,頭洗濕了,樓價升則皆大歡喜,樓價跌則隨時破產訓街無家可歸,整件事拆開來,原來是個死症。

高地價定了下來,就沒有回頭路。香港其實甚麼都沒有,唯一就是推高求過於供的地價去推動發展,增加庫房收入。這條路,至少以殖民地時代而言,走得再對也沒有,但現在到了這一步,還可以做些甚麼呢?我想沒有。要不把所有東西推倒重來,但我想沒有人有承受後果的勇氣。

經濟學說,人是自私的。所以人對玩音樂椅遊戲,往往樂此不疲。

Share

拉麵線

朋友L和女朋友分手,我最近才知道。

最主要是留意到他MSN內的Status Message忽然寫上了「心跳1973天」,才立刻知道發生了甚麼的一回事。借用電影的名稱,宣告自己五年多的感情,就此付諸流水,教人為之扼腕。

電影中的男主角還只是談了500天的戀愛,已經如同世界末日,近乎2000天的旅程,就此忽然一句「無feel」而草草悲劇收場,又當如何?朋友L反而還很豁達,覺得事已至此,再強求復合,也無效用,最多只會增加彼此的痛苦,只得由衷致上祝福。能做到這個地步,我覺得很不容易,至少他從頭到尾也為對方著想呀!不由得令我對他再增添幾分敬佩。

他說:「其實愛情和時間沒關係,花多幾多時間、金錢、心力,和最後得到的結果,根本完全不成比例,大概是人一生裡面最糟糕的投資;」

「所以最好的是吃過虧就學乖,不要付出那麼多,也不要期望甚麼,就是玩玩就好;要覓得真愛,卻要負上沉重的代領,到頭來一無所得,就好像我現在那樣,哈哈。」我們同窗之間,之前常常覺得他最有可能成為先結婚的第一人,但結果還是斷纜,無法不令人心灰意冷。

始終時間一久,就忘掉了當初的承諾和彼此包容,就總挑剔著對方的缺點過日辰,然後又要求這樣那樣,愈來愈多,層出不窮,要捱下去,真不容易──一切像拉麵的麵線,愈拉愈幼愈拉愈幼,終於拿揑不準,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斷掉。希望朋友L盡快回復心情吧,我們兄弟一場,全部撐你。

Share

【Blog聚】香港二十

喜歡的事情有很多,隨便寫十件:

  • 首先不會忽然暴動,政變,恐怖襲擊機會亦微。沒地震,颱風總是打不中多,的確是塊風水福地
  • 我家住的地方,是廟街,儘管多年來在影視小說渲染下,變成龍蛇混集之地,但實質河水不犯井水,只是一道晚上比較熱鬧的街道罷了。冬天賣煲仔飯,比銅鑼灣還擠,有老有嫩,大排筵席,歡呼之聲,夜裡不絕,你可以說很擾民,但也可以說很開心。
  • 香港的鐵路,真的好得沒法說,由小至大已經愛死它。地鐵十多年來依然魅力不減,仍然是我上班出街最信任的交通工具,就算最近說事故多了,我依然盲目擁護:因為至少它多年來從沒延誤過我一分鐘(東鐵例外)。 況且不分晝夜跑了三十年,你還要求甚麼?
  • 雖然我們經常罵政府,但是某些地方的好處,總還會記住。例如法制、廉政公署、海關等執法部門……小時候到大陸,過深圳海關,總是害怕,但一過羅湖橋,心立即定下來。
  • 香港太多好吃的東西,吃之不盡,而且匯聚中西,吃甚麼都可以,只要你有足夠金錢。
  • 中環真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雖然和以前已經今非昔比,滄海桑田,但是商業和舊有文化融合,真是一個充滿了故事的好去處。政府說要活化保育,減低新廈樓層,我很贊成。
  • 搬到老遠的新機場,真的好精美。記得那時家兄出國送機,看見如此宏偉的建築,嘴巴張開了,幾乎合不上來。不過聽聞最近給失卻了世界第一位,好可惜。
  • 電車天星小輪,一對活寶具,見證香港的變遷。沒了他們,我可以的話,會立即搞移民。
  • 別忘記小學時讀香港地理,她是四面環海的!一個能看到海的城市,又有如此美麗的夜景,地球其實真的沒有好幾個。

不喜歡的也不少:

  • 樓愈起愈高,地方愈來愈熱,冷氣開得愈來愈凍。
  • 免費電視節目的質素,教人想把電視砸碎。
  • 以前已經覺得教育制度,尤其是小學,存在問題;現在似乎更一發不可收拾了。補習天王還千萬年薪,呵。
  • 傳媒生態已經完全痴線,大家像寫章回小說般,不論港聞或娛樂新聞,都可小題大造。八掛周刊封面像鹹書,算是合乎市場需要?
  • 在中環行走一段時間,亦仍然無法理解為甚麼一些東西可以賣得那麼貴?
  • 買一層樓,用一條命,甚至幾條命。大家供完樓,即可死而無憾。
  • 香港這個地方無中心思想可言,容易產生莫名奇妙的盲目跟風。小事也可以鬧一大回,還要調轉頭變成社會話題供學者深層次探討。
  • 香港人的那種傲慢、自大、貪小便宜、自以為高人一等,不太值得學習。
  • 人太多,舒適的空間太少,久而久之連外出的興緻也沒有了。要到老遠的郊野公園,談何容易?
  • 空氣就快可以毒死人。不論好天與否,外面一蓋灰濛濛。

不論如何,我愛這地方。

今期一起和香港十下十下有:

mad dog, 微豆 Harico, maggiejoellalomichee, 凡鳥雛, 火羽, Vince, kempton, hevangel, readandeat, michelle, cr, athrunz, 周游, 五點, Karelian, Bungy-Zoe , Maple, 軍師奶, 木棉, chilli mom

Share

現實

近日閱報,有婚姻介紹所比較亞洲地區事業女性的擇偶條件,竟發現原來香港女性的要求甚低,不但不講究學歷、職位,甚至不介意其人工是否比自己還低,和甚囂塵上的港女觀念,有明顯出入。

但即使如此,那又如何。時常認為,問題根本不全在女方本身,只是男方過於食古不化,未能與時並進。女子年過三十,即使身居高位,晉身管理階層,身光頸靚,折舊率還是會不斷上漲;若能及時找到良伴,傾訴心事則不愁寂寞,但必須合眼緣之餘,又得配合天時地利,如此難得,一但有目標出現,又怎會不願意紆尊絳貴?

但很多男人都是個白痴,大概是看得金城武的洗臉護膚廣告太多,通通覺得面子比甚麼都來得重要,一方面鼓吹男女平等,一邊大罵港女恃勢欺人太甚,但其實有糊也不懂得叫,有飯也不想吃。就是到樓下街上給上十元八塊吃和稀泥的潮州粥,也不忍背負食軟飯之名。呵,這樣看來,甚麼男女失衡,生育率偏低,這些男人通通都有責任。

回想起來,原來讀書好壞對社會穩定,實在有重要作用。書中自有顏如玉,嘿,你要是不屑吃軟飯,就拼死也要當個醫生律師甚麼的,就算有錢有地位不代表必然,始終有更多選擇之餘,也不用把自己困死在死胡同內。所以阿媽教落,要認真讀書,真是至理名言。又不肯讀書又不願靠女人過活的,只有繼續對著甚麼港大一級榮譽甫畢業即有七萬起薪的天之驕子,拖著一條長長的涎沫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