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閒話 (V)

(五)

一筐閒話寫了一個星期,粗枝大葉下胡亂拼湊成一個系列,也算是一項新的嘗試。很久沒短時間寫那麼多字,有點吃力,換著是以前,寫慣小說的我,絕對不會這樣,是老了嗎?

大概吧。人總得認老,既然是這樣,早點認了比晚了才認更好,原因?總覺得那些四五十歲的女明星,到用盡了全世界所有的美白護膚用品,也掩蓋不了面上一道又一道火車軌的時候,才終於感喟道「成熟美總究還有個期限」,無法不令人掩面駭笑。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有的大限,老愛遮遮掩掩,也終究敵不過時間,既然如此,為甚麼還不早早招了?

某天王早前因已結婚年多,卻始終不肯承認,結果受到千夫所指,在「輿論嘩然,各省通電反對」的情況下,才肯認罪畫押,我曾寫這是千年道行一朝喪;做一件事,有時很容易,但要承認,卻很困難。這和寫作的道理,完全一樣,看,很容易,有一個Idea,也很簡單,但是要寫出來,以文字作為見證,卻難於登天,千年以來的詩人墨客,也為一二字而一夜白頭,費煞思量。

但別擔心,我可不會因為這樣,而寫得吐血而亡。如果忽然有一天發現再也擠不出甚麼來,我便會立時向各位宣告,一切到此為止。總之,以輕鬆的態度,我寫來覺得好玩,你們看了很覺得有趣,便已經足夠。套最近取得下屆奧運主辦權的巴西總統一句話:

此生無憾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