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取栗

高錕教授窮畢生精力,研究玻璃纖維,另闢蹊徑,突破物理之樽頸,以光速傳訊於千里,原有的綠山藍海,天崖地谷,種種地理屏障,在一道如髮的光纖之間,盡皆化為烏有,大千世界的無窮無盡,在他手上通通解放,無遠弗屆,如萬千信鴿,一剎那脫籠而出,飛往了高遠的天際,成就了新時代的建臨。

Facebook、Blog、Youtube、Wikipedia……老是提在口邊的單字,電腦每天都會瀏覽用到的網頁,沒有他的發現,一切似乎皆盡不可能。但他沒有理會到往後的豐功厚績,甚至達到不屑一顧的化境:不把光纖申請專利,把世俗人一往向錢尋看的眼鏡,摜碎了一地。

近日,他登上科研的頂峰,榮獲諾貝爾獎,但傳媒卻因此得悉教授患上老人痴呆症,不單須專人悉心照料,而且過往一切研究,也隨時忘了個乾乾淨淨。世人盡說惋惜,甚麼即使是奇材也敵不過病患衰老,又或者詰問皇家科學院頒獎來得太遲云云。其實,這還有甚麼值得說呢:普羅米修斯偷取了火到人間,結果換來了一個怎麼樣無理的懲罰呢?為愚昧的人類帶來好處的,往往為神明所忌憚,沒有那幾個能夠受幸運之神眷顧而例外。

更何況,任務完成了,一切前塵往事,又是否還重要呢。我看教授接受訪問,笑客輕鬆忘憂,愛妻又在身邊,執子之手,一句簡簡單單的「她很好」,道盡數十年的深情。夫復何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