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事

和專做按揭銀行T閒聊,她直斥最近那對醫生律師男女買不到樓是離譜。

「相對起我這些明明Saving rate已經幾乎達到九成也買不到樓的人來說,這些人根本不知道民間疾苦。」我當然同意,做醫生律師也買不到樓,只有幾個可能,要不他們就誓要住甚麼名鑄不可,要不就是一個月要去三四次旅行、加上每個週末也要在名店掃幾個手袋十數對高跟鞋為止的超級消費者。從本土經濟來說,他們落力振興Consumer Spending,倒也值得鼓勵,但是上層專業人士尚且說買不起樓,實在太搞笑了,我等低下階層,豈不遲一點要瞓街?

在亂世,謠言滿天飛,怪事亦頻頻而生。我們又談起最近大四(Big4)會計師樓的近況。我說:「聽聞現在入職,只有九千,還道是以前大學生畢業的金磚路呢。在天水圍居住每日乘車到中環太子大廈上班,也不知已經花掉人工的多少巴仙。扣除家用,剩下來的還有多少?」

「還不得自己帶飯呢,一定得出去吃午餐,稍不合群就玩完了。」

條件愈見苛刻,慘過行軍。做會計這一行,就算是Big4一開始也異常刻苦,多少女孩,花樣年華,就這樣在一大堆credit和debit的恆等式中付諸流水,曾經看過多少面容漂亮的,一晃眼幾年後再見,已經變得憔悴非常,面皮重新架構,只由Olay / Shiseido的粉底砌成,於是個個都白臉紅唇,像日本的藝妓,已經不能辨認誰人是誰?真不值得。

女孩子還是美貌重要,找一份較輕鬆的工作,物色有錢的男朋友便算了,別辜負了大好青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