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

這個星期,忙得教人透不過氣。終於來到星期五,已經筋疲力盡。

不知清除了多少件工作,自己的白板上的備忘,不斷寫上又不斷匆匆擦去,多像短暫的人生寫照。來到這時這刻,大局已定,白板上的字,已經全部擦去,但是表面還是泛著微微的粉藍色。戰鬥的經驗值,就是這樣長年日積月累下,緩緩攀升;至於何時「升喱」,則已經不在考慮的範圍內。

真的累了,腦轉得好慢,就此只揀件比較特別的公事來說。我們公司有外客來訪,竟然一行三十多人的丹麥學生,電郵中道明來意,竟然「觀摩貴公司的研究方法和成果」。此時此際,正是一季一度的Quarterly Report奮戰之期,大家本來都沒有空,萬分不願意,但是大老細H看到了,二話不說,便把我踢了出來:

「你對這方面了解已經夠多,交給你去辦游刃有餘了。」結果當然只能當場苦笑,引刀成一快。

當天,在會議室(中空大長方形桌子,內裡還放著盆栽那一種),完成明白歐洲人果然較好整以暇,大軍竟然浩浩蕩蕩的,遲了一小時才來到。不過,還幸北歐人種,男的女的都長得相當標致,聞名不如見面,也算大開眼界。接下來我一個人全程大吹廢水,這批年青人看來都知道我廢廢貢,卻沒有說穿,全程微笑,客氣得很。完成演講後,還親切地送上有紅色緞帶綑綁好的巧克力呢。

「我聽你說,樓價香港在升,是真的嗎?全世界的樓市還在不死不活呢。」事後,有學生這樣問我,表情困惑。

「中國升,香港就升,就是這麼簡單。」大家做人,我面向北方時,你也應該面向東方。這就是真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