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不知為甚麼,在某個很普通的日子,你會忽然碰到之前的舊情人。

整件事不會有很浪漫的色彩。所謂「再度重逢」那個地方,不會是羅馬的噴水池,或者是巴黎的羅浮宮;你和他雙眸交接的那一剎,不會響起大教堂的鐘聲,又或者有漫天的白鴿,直飛上湛藍色無雲的清空--

可能只是在路旁,十字路口的地盤工程,四周嘈吵不已;甚至發現他的時候,你和另外幾個朋友在某家連名字也記不起的餐廳進餐,而這時他也正一樣和他的老死有說有笑,其中某幾個的臉面,還挺熟悉的……

兩張桌子只有數步之遙,他卻懵然不知,當初所謂的心有靈犀自然一早已經失效。但是他的笑聲,仍足以令你剛剛咽下的牛扒不上不下。箇中的滋味難以形容,已分不清當前的甜酸苦辣,幸好旁邊仍有紅酒:不要緊的,別自亂陣腳,這個場面早該在腦海排演千次,驚甚麼?

一杯下肚,分不清甚麼Bordeaux、Burgundy,只覺得還是有點酸,但總算定下神來。告訴自己,一切只是魔障,所有事情已經付諸流水,奔向了茫茫的蒼海。重新再小心審視他一眼,呵還不是人一個,這廝和我,此刻只不過一場相識,他要是看見我,敢走過來跟我打招呼,我也可以從容應對。現在我當然不必幹甚麼,幹嗎自添麻煩?

這場面這樣平凡,就是要上天告訴你,過往情事,一早已經一筆勾銷,你還眷戀甚麼?人聲依然嘈雜,笑語連連,但你此刻心神明澄,垂下眼簾,提起銀匙,集中細味眼前的芒果雪糕,更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