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麗

img_4959.jpg

不涼快的秋天,山頂的黃昏。瑰麗動人。

黃昏的美好,世人總會引李商隱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但因為句子用得太濫,不單忘了原詩的名稱,甚至只會想起陳奕迅。

想法太悲愴。黃昏本身並不令人愀心,只是我們一廂情願。

日出日落,循環往復,只是近黃昏,其實又有何要緊?

你要再看,只須再等,千個萬個,也可要你厭倦為止。

那麼現在,看著這幅圖,你還會慨嘆日暮西沉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