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煩氣躁的時候,如果有空,會寫點字。甚麼也可以,不用正式,抓來一張報紙,就在上面來。懶的時候,用箱頭筆;極度無聊的時候,拿毛筆,倒墨汁。常弄到手指污黑,但不理了,總覺得只要把字寫好,就可以靜心養神。

我很久沒寫字了。其實現在大家日常寫字的機會,還可以有多少?想來填一份表格之類的,也許還得自己努力填,但畢竟甚麼都已經電腦化了,工作時打字不在話下,即使是報稅,那麼繁瑣的步驟,一樣可以在網上以etax解決。硬筆尚且已近乎無用武之地了,軟筆更加像古裝劇中才有的道具。一想起書法,大家大概只會想起農曆新年的揮春。

舊時會真的很認真的臨帖,現在人累了,又沒恆心,只顧亂寫一通過點手癮。例如今晚寫陶淵明的歸去來辭並序,就很即興。我不明白為甚麼時人總說現在寫書法,總要寫心經?寫其他文不行?開口閉口也心經,實在會把佛法搞得很俗。況且,刻薄點說句,有些人寫呀寫,連寫甚麼都不清楚,就一味觀自在菩薩,有何「頓悟」可言?就好像有次回母校,見學生,多口問,校歌講咩架,臺下大夥竟一同大叫:唔知喎!教人難過。與其如此,不如練床前明月光。

用心集中精神寫,才想起陶生的妙文精句,寫得實在精彩,比那時會考生啃硬嚼,多一分感悟,少一分(或更多)的厭惡。雖然也算是一種消遣,但字寫得很醜,加上沒有數碼相機的關係,我可不會胡亂貼上這兒來丟人現眼的。哈哈,各位晚安。And have a nice weeke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