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

因為大老細H放假的關係,今天終於可以早點回家去了。在此,先歡呼一聲:Yeah!

(看見第一句已經如此神經質,因而現在望著螢光屏駭笑的朋友們,請不要見怪。

話說在昨天傍晚,碰到老細R,收到「好消息」的她已經立即說:「你聽日有假放,正啦!」說罷,哈哈大笑。由此可見,在她的心目中,大老細H放假已經等於我也在放假了──儘管其實我今天仍然在辦公室,工作依然排山倒海,但心情之輕鬆,的確無以復加。

分別真的有那麼大嗎?這個當然,她在,隨時一個電話,把我召進「飄流教室」,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飄流回到人間世。大白天進去,好不易再出來,天已經入黑。解決了她的工作,自己一直積存的東西,當然碰也沒碰;這時才得以重新開始,查看電話有多少Missed calls,電郵有多少個Unread……好像拚死得脫,扭開收音機,才曉得世界大戰才剛剛開始。死未。

今早天氣清涼,還下著毛毛雨,四周一片灰色,如同世界末日。十二月中,離聖誕節亦不過兩個多星期,氣溫還徘徊在二十多度,已經教人難受,這時份還不斷下著毛毛細雨,感覺如同春天,我實在很不喜歡。如果不是想起大老細H放假,我真的會仔細考慮不如請病假算數了。XD

好好享受暴風雨前夕的風平浪靜吧。但話說回頭,究竟甚麼時候才輪到我真正放假?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