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路

在這裡住久了,你說還是有點受不了都市節日的喧鬧,是可以理解的。

夜幕縱已低垂,這不夜之城還在放肆地釋出炫麗的光,看久了,難道不覺疲倦的嗎?對,說穿了,這一切繁華,只是我們胡亂堆砌而成的海市蜃樓,總有一天,萬物會回歸沉寂,但在這刻,人們都但願長醉,不用早醒。街上滿是衣著光鮮的人們,大家都滿面笑容,為甚麼你卻覺得頭痛?沒關係,這時,只需要擠進一輛電車去。

你的心情,大概只有銅皮鐵骨的老電車會了解你,並且藉著此刻短短的路程,去撫平的煩擾的心靈。

電車緩緩向前,沿著既定的路軌,老練地離開這片五光十色的幻境。此刻這種安定,緩慢,是刻板的既定程序,正是你所需要的安全感,這彷如在茫茫大海中抓住的一只木筏。簡陋,甚至破舊,但卻是出乎意料的可靠。

你在心中默默念,向著還在沙甸魚罐頭街上胡亂穿行的人群說再見。電車開了又停,乘客如同流水,店鋪一列列的在你眼前飛過,不經不覺間,已經來到只有街燈的沉寂之境。終於重新聽見交通燈發出的滴滴聲,行人路上也只剩下零星的搭客。電車也忽然順暢起來,精神抖擻,不徐不疾,此刻涼風拂面,愜意之極,心情亦為之放鬆。一切煩憂,已經盡在腦後,何必庸人自擾呢。

寫到這裡,嗯,忽然覺得,以後有錢買樓,一定要可以乘電車回到家的。這樣很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