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字

昨天寫完文,貼上Microsoft Word看看寫了多少。發現竟然只差幾字就恰好五百字。

以前開Blog 的時候,寫的文章偏長,結果給很多朋友批評說,沒心機看。所以便開始有意識的限制自己,每晚盡量像中學作文那樣,寫五百字就夠了!於是,通常我也要開著Word一邊寫一邊檢查著字數,然後看到差不多了,就收筆,再貼到Wordpress去。但不知從哪時開始,又覺得這樣做,有點多此一舉,連寫篇文也不能隨心所欲,那怎麼行?還是直接寫直接publish算了。

所以昨晚當我寫完、再計字數也剛剛好達到「五百字」的標準,不禁失笑:這大概是日常訓練有素吧。終於來到這刻滿師,可以從此得道下山了。通常如果有話可說,以我極長氣的性格,五百字其實大概只有一個開頭,所以真的要很精煉很自制。XD

雖然有人覺得這樣寫很無聊,但是在我心目中,這卻是最有意義的事。天天五百字,也許醫生也會遠離我。況且平時字也不寫一點點,難保中文水平不會一直穩步下降呀。試想想,我們現在經常都會聽到年青人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哎呀!中文/英文唔識寫架啦,太耐無寫啦嘛!」是的,當然我們還可以繼續MSN “ok r u free? nei hai bin r”,但中文那麼美,這樣就完完全全還給老師,太笨了吧。也太浪費了,我才不要這樣!

所以我建議大家,平時如果有時間,還是找點東西記下來吧,甚麼也好喔。

Share

嘩然

前幾天,在房內工作,忽然聽到客廳傳來驚呼聲,立即出去察看甚麼回事。照理家人都在看電視,沒有理由會忽然發生甚麼意外的呀?

是的,他們還在看電視。但電視有甚麼畫面值得他們驚呼的?照常理,他們一早已經練成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功夫才對。所以我很好奇,立即把目光移向小小的螢光屏,看看是那個電視節目,有這麼大的神通。一望之下,才驀然發現,原來那個不懂煮食的蘇絲黃,又跑出來一展廚藝啦!

農曆新年期間,大概為了應節,她親自示範甚麼才是真正的「煎年糕」。不用多想已經知道,她必先把其他人所煮的糕批評得一文不值,所以自己才來一展身手。但從鏡頭內看,不難發現,她的「糕」經已不像是「糕」,而是一大堆炭類物體,是一點火就會立即熊熊燃燒可作沙灘燒烤用的那一種。恐怕把這種東西吃下肚,患鼻咽癌的機會會大大提升吧?難怪家人看到這個情況,不由得異口同聲,一同駭笑驚呼了!

所以我常常都說她這個不是飲食節目,而是搞笑類型的綜藝節目。明明不懂廚藝也掄起鑊剷,煮起食物,批評這個那個,不是很有趣嗎?另外,僅僅看煎糕,亦可以明白,有些東西,是很主觀的。你以為自己煮得好,偏偏那個人,喜歡食炭。煮食一樣,做人處世亦一樣。所以簡單而言,不要太自作聰明,因為這個世界--並無定式答案。

Share

今日食咩野?

本來昨晚寫完皮蛋,今天繼續寫另一個食物。但是下班回來卻發現已經忘記了那是些甚麼,不如暫且擱下算了。

但值得一提,今天在公司卻吃了一樣更美味的東西,所以一定要跟大家分享,那就是:食死貓。

話說回頭每次有幸食死貓都是一次難得的經驗。它可以告訴你,你道行未夠高,竟然還可以給人有位入,成功質死貓你食。在辦公室哲學中,道行可指你細心的程度,以及你的太極功夫是否了得。不夠心細如塵,當然看不到陷阱所在,而借力打力不足,不管是真的不關你事的也好,沒能及時給上合理解釋,也十分容易被人因此一鋪清袋,給置於死無葬身之地。

但來到這裡,有熟朋友準會問,吓!你喎,都會Hi到野架咩?

咩唔會,成日添,你估我真係全能咩。

可以坦白講,我做事或許真的還不夠小心。畢竟,人家Send來的Request A,我怎料到要的是Request B呢?而事實上,我根本無可查考,除非連別人問你要Input的時候,每次也事事問:「喂,你個要求咁寫,我懷疑唔係咁,係咪真係咁架,會唔會其實要第樣架?」所以,或許還是太願意相信人,所以出事了。於是以為大功告成,交回功課,結果老細A和細老細E收到,立即打回頭:「我地唔係要呢樣野喎!

甚麼叫千年道行一朝喪,就是這個意思,我還得重做,再給自己的老細R審閱一次才可再交。雖然老細R明白這大概不是我的問題,但到底還是樣衰。最令我覺得有點生氣的是(不是有點,其實我很生氣 XD),肇事者連一句「唔好意思」都無。喂大佬好彩我地都叫同級啫,好彩我有E-mail留底啫,如果唔係我呢鋪咪完全係被跣鑊杰之餘仲要硬食!?

這次教訓,獲益良多,不怪別人,先反省自己的缺失。以後還得學習別人,事事Consult一下上級再做,比較穩妥。況且我知道,公司總還有人是可靠兼且值得信賴的,例如我那些萬能的(細)老細們。XD

Share

皮蛋

這個星期不知為甚麼老是想寫些吃的文章。昨天講完盆菜,今天講皮蛋。

有天早餐,在餐廳,想吃粥,拿起餐牌,剛剛看到「皮蛋瘦肉粥」 。這才曉得,皮蛋的英文,叫thousand-year egg!

千年蛋,多麼恐怖,但是它的樣貌又的確恰如其名:外面本來好端端是白色的,竟然變成了烏黑色,大概得稱為「蛋黑」(egg black),而剖開了以後,也不變得情況會有所好轉,因為連蛋黃也變成非固體非液體的流質狀,親切的淡黃色變成了渾沌的淤綠色。總之簡而言之,就是天鵝逆轉變回醜小鴨,情況要有多可怖就有多可怖。

外國人一定當初看到,嚇壞了,覺得蛋一定是放上千年之久,才會變化成這般模樣。這種蛋,不能吃的吧?大概吸收了天地的所有污物才提煉而成?即使不含鉛,便應該一定有水銀了。What a crazy country… 但是你別理,瘦肉粥沒有皮蛋,等於吉野家的飯沒了牛肉,就是不像話。當然皮蛋是怎麼發明出來的,實在無可查考,但這就是中國飲食文化的匪夷所思的地方:有時各種各樣的煮法做法,其複雜刁鑽,到達一個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再想深一層,西方人或許覺得皮蛋古靈精怪,但是文化的差異就是這樣。上些年代的人,難道又會喜歡吃生的食物?不如索性說討厭極了!譬如就說生蠔,在他們心目中,那只是一隻隻深黑色的醜陋骨殼,上面堆著一堆滑潺潺、不可名狀呈灰色、如同嘔吐物的東東。還要加點檸檬汁,然後一整隻吸吮在嘴裡慢慢品嘗它的鮮味?他們會寧願去死。

這種心理,其實可能和外國人看我們津津有味地吃皮蛋,大概是一樣的。

Share

盆菜

家兄公司春茗回來,嚷著說盆菜不好吃。我很同意。

雖然說原來吃盆菜是很有氣氛啦。那是圍村人表現出一族人無比團結的發明,一大個竹盆,把各種各樣的食物都放進去,層層疊疊出十多層,然後三五知己,大家圍坐著一張大桌,就這樣在露天的地方,有點寒意的晚上,觥籌交錯,笑語連連,搶著吃盆中的食物,的而且確是一件很高興的事無錯……

但是我向來是一個很奄尖的人,吃東西如果只是吃氣氛的話不如到我樓下吃煲仔飯?只需十八元正呢。現在香港的商業式盆菜宴,就算只是普通的貨色,也要三數百元。何況是那些連鮑參翅肚也加進去的?偶爾在xx快餐看到推廣,竟然也會上千元,實在貴得誇張。

還有,盆菜雖然煮起來很簡單,就是甚麼都掟進去一蒸就成啦。有的還是煮好了,才放進去。但是要吃起來各種食物還有它原有的鮮味,是很困難的事。通常,會出現的情況只是,你不論吃的是蝦,還是燒肉,還是最底的蘿蔔,也是同一種味。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分子料理」嗎?明明吃著的是菜,卻竟然有肉味。難為有人還會為此大讚:百味紛陳,互相交織而成,真的是太好了!如果追求的是這樣,則恕我不懂得欣賞。不如把年糕全放進去算了吧。每一層亦一樣是同一種甜味,我敢保證。

還有在這個味道歸一的情況下,食物是否還新鮮呢?製作的過程是否衛生呢?你一概不知。曾經有年過年,四處也是吃盆菜食物中毒的新聞,好可怕。世間有很多美食,原本好好的,但經過甚麼加工呀、改良呀,又有甚麼開運版、如意吉祥版,就糟了。或許傳統圍村的盆菜,還是有點秘訣的,所以不敢亂批評原裝。有機會還想試試再下最後判斷。

Share

夜,從不漫長

我們經常說長夜漫漫,但其實夜晚有多長呢。

以六時日落六時日出計,十二小時,聽起來有半日之多,但如果沒失眠症狀,人總要睡覺的,當只有一半時間,也已經花了六小時。然後再用一小時吃飯,一小時洗澡(有些人甚至不止),七除八扣下,其實屬於自己的夜晚,亦只有四小時--還有,別忘記,我們這裡還沒有把加班工作所用的時光計算在內。

換言之,長夜漫漫雖然意境浪漫,卻其實不太合乎我們這類機械式都市人。

除非真的極端害怕寂寞,大概才會感覺到晚上的時間無可打發。但是,人總不能老是害怕寂寞的,反過來說,它應該是我們內心的好朋友才對。靜靜的,不再胡鬧,細想生活點滴,趁機提高個人修養,編排未來的工作安排,也許才是正道。所以其實我一早已經做好會孤獨終老的準備:自小就愛看書,學懂撰寫散文小說詩詞,最好遲點能重拾棋藝,研究畫畫,再苦練書法,從此即可自號南杏齋人,自此閉門不出……外面第三次世界大戰,我也管不著了。XDD

不過話說回頭,現在有互聯網,拜高錕教授所賜,Facebook、Youtube,一click即達,暢通無阻。就算沒有琴棋書畫,短短一個晚上,只要有電腦,又可輕易渡過。這樣下來,即使失眠,又怎麼樣呢?要怕大概也只是怕第二朝醒來,照鏡時看見自己的特大黑眼圈而已!

Share

游冬泳

年青一輩常常都會取笑老一輩機能衰退,力不從心,但是有時取笑別人也得先看清楚對象。因為還有很多老人家,事實上體力和精神都比我們這些so-called「活力充沛」的年輕人強多了。君不見偶爾在冬天才會出現的游冬泳新聞?每一次看到,都不由得要嘆一句:有時不只是後生才會可畏,老年人的毅力,尤其在這個難得的寒冬下,亦十分驚人!

游冬泳是不會有甚麼年青人參與的,因為通常進行的時份也是天曚光的五、六點,絕大部份的人可能還攬住棉被,在黑甜鄉,即使有敢於挑戰寒流的勇氣,也敵不過睡魔,以及晚睡晚起的自己。換句話說,單是這點,老人家已經先勝一仗,因為他們一向就習慣平時早起喝茶行山!

至於要在早上只有三四度的天氣下,赤著身子,穿著單薄的泳衣,跳進冰冷徹骨的海水之中暢泳,這種做法,對於我們來說,不但是瘋狂的行為,而且和在玩命無異!試想想我們現在要是不穿上三四件衣服,再圍上厚厚的領巾、冷帽、長靴等物,也不敢走出家中的大門口,還說只能穿泳衣?游冬泳,單想像已經覺得毛骨悚然了,即使有東華三院的周總理、陳總理跑出來,每人捐出三十萬,也大概沒有人肯願意「受罪」。

人的身體雖然會因時間而退化,但他們卻會因此更珍惜健康,鍛鍊出強健的體魄。所以我說,年青人,自愧不如吧!XD

Share

個位數字

好久沒見過香港的氣溫低於十度。上一次出現在何時,印象模糊,已經記不清楚。

今早看天文台說只有錄得7.7度,是入冬以來的最低溫。其實在破曉時份,已經覺得好冷,不斷抓著棉被,還是覺得不知哪裡來的一股寒氣,在四方八面的鑽上被窩之中,完全睡不穩!換衣服上班的時候,甚至有股衝動,不如穿兩條褲出門去!這是小學的時候媽媽教的殺手鐧,因為那時候的西褲真的很薄很薄,大概像紙一般(真誇張),內裡先穿一條運動褲,身子便暖和得多了。不過這招現在當然行不通,回到辦公室後窗戶緊閉,穿得太多「不能除掉的衣服」,大有可能因此焗死。

曾經在唸大學的時候,於某個春天出現一個很長的寒流,天天上學,都是這樣的天氣。自己一向是「勤力」的學生,每一個學期都擠滿了各色科目,人家不愛選的清早第一課,我反而立即上前搶佔,因為空缺多,選科容易成功。結果,七時多冒著寒風細雨,在馬料水大學等校巴,這種經驗,真的慘過__(請自行填寫)。很有些時候,還趕不上校巴呀,或者晚上在圖書館讀書太晚了呀,要自己步行下山回火車站去。很記得那時,經過如此冰鮮的過程,由上火車,到九龍塘轉車,雙手還是一直維持著冰條般的狀態。

那時宿生同學還常常告訴我這個笑話:在山上的宿舍,比水平線還要低若干度。如果天氣只有五六度,那麼即使在室內,溫度還不是如在雪櫃差不多嘛!因此,他們常常會稱自己住在雪櫃。而且床上一塊冰那樣,睡上去像楊過,隨時可以提升內功。

讀者V: 對不起啦!

Share

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六

上回提要:大老細出現,沒有為主人公帶來一絲光明,反而令巧克力事件快要變成公司在新年的第一宗腥風血雨。主角見勢色勿對,立即趁機逃遁。究竟事情會有怎樣的發展呢。一晚內一連追加四篇然後收爐!】

因為主角已經離開,但他回家路上沒任何事情值得描述,所以我們把鏡頭繼續留在大老細家吧。我們把第一身人稱暫時改成全知敘述--

大老細終於完成他的Radiocast過後,再度出場。「咦,Alvin 走了嗎。」

東城答:「走了也有十分鐘了。他說忽然有急事要辦,所以要先行告退。依我說,這分明是藉口嘛。」人家才走十分鐘,你便暗箭傷人了!?

「哦。」大老細重新坐下來,扇子輕敲案上。「依你們說,究竟巧克力是怎麼一回事。我要認真的答案。」原來主角一走,他們就停止發瘋了啊。

「我甚麼都不知道,或許經理知道得多一點。」會計先生脫口而出。這種脫口而出也太假了吧。

「我甚麼也不知道,或許分析師先生會知道得更多一點。」經理立即三角短傳。

「怎麼啦!一看就知道我是無辜的。東城……」 分析師一控,大腳傳入禁區……

「夠了,還未回到辦公室就互相分工合作。我閱股票無數,現在這個情況和蚊型股從高位急跌以後沒有兩樣。已經變成仙股,都是空殼了,你們覺得它還會忽然爆升二三百個百仙嗎?就算是宏霸也不是這樣的啦!這背後一定有人在搞鬼。搞不好就是你們。」 大老細果然明察秋毫。

東城人眾,誰也沒敢出聲。「嘖,」大老細只好話鋒一轉,「單告訴我就成,我會保守秘密的啦。」這個人,無所不用其極!

東城噓出一口氣,「說到底,我們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明明我們只打算送普通的生日禮物,怎麼會變成情人節巧克力的啦?」

「是不是委託的公司出了點問題?」

「還是郵遞公司把收件地址搞錯啦?」

「還是物件被調包了?」

大老細大喝一聲:「別七嘴八舌的,煩死人!你們委託了甚麼公司?」

東城嘆了一聲,「我也只是從朋友給我的一張卡片開始去做而已。」接著,從銀包拿出咭片。公司的名稱是:

TC Romantic Disputes Settling Company Ltd.

(似曾相識的名字!!週末有機會再待續 XD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