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度的謎思

最近綠色蒸餾水廣告,大打「乾淨牌」。

一邊稱自己的純水經攝氏105度蒸餾而成,大家可以放心飲用之餘,亦同時對著競爭對手藍色礦泉水暗踩一腳。廣告中不難看到有個戇直男,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拿著煞有介事經馬賽克的藍色礦泉水,頭上出現一個雲狀的思考對白:「下咩未煲過架?」似發現了新大陸。

但以事論事,這個廣告看來捉錯用神。你要宣傳你的乾淨清純,高溫消毒,無可厚非,但暗地裡想畫蛇添足,誤導無知觀眾,灌輸沒有煮沸過的礦泉水則代表不乾淨的思想,則聽起來不是太合適,甚至令人覺得做法有點下三濫。蒸餾水和礦泉水,基本上就是兩種不同的水,怎麼可以做一個蘋果對蘋果(apple-to-apple)的比較?

讀初中化學也知道。要水完全毫無雜質,就是要把水徹底氣化,然後冷卻,變成純水。這種過程為之蒸餾(Distillation),經這個步驟的水,可用於製藥、化學實驗等要求水源極其純淨的工業。當然,在完全無菌的情況下,蒸餾水自然可以飲用,但是長期只喝這種水,不吸取其他身體所需的礦物質,一樣會出事。譬如說,牙齒的健康因缺少氟化物而出現問題。

正因為如此,才有礦泉水(Mineral Water)的冒起。故名思義,人家不用蒸餾的過程,就是為了保存某些對身體有益處的Mineral囉。但即使不經過高溫處理,也不代表飲用這種水就會較容易肚痛的呀?這個世界殺菌的方法不只有高溫,還可以過濾。品質控制只要做得好,礦泉水一樣沒有問題。這是常識,但想不到現在的廣告竟然可以扭曲事實來到這樣的地步,真教人吃驚。

就等於藍色礦泉水也不會調轉頭來詰問綠色蒸餾水:下咩你咩營養都無架?一樣。如此表達手法,實在很無聊。

Share

美麗的誤會

最近六合彩的多寶獎金曾一度累積到6,800萬,一剎那間,整個城市都為之沸騰。回想數天前,我和同事A、同事B就在攪珠當晚放工後,趕著在截止前到投注站買票,而地點正是「傳說中的頭獎旺地」士丹利街馬會。第一次看見門外出現長長的人龍,你就曉得,香港人在巨獎當前,不論男女老幼,人人都有僥倖之心,想要刀仔鋸大樹,然後就此退休,不愁衣食,環游世界。

好夢當然,往往成空。但事情竟然還有一件頗好笑的下文。正當我在網上看了結果,感嘆三十多塊又成為鋪草皮的原材料的時候,同事B竟然來電。我心想平時這廝通常是不會在下班時間找我的呀,莫非,他真的中了六合彩,現在來報喜訊說由明天開始正式休假?好奇之下,我立即接聽他的電話。他的聲音,顯得相當鬼頭鬼腦:

「喂,六合彩攪完喇喎,頭獎有六注中……」

我大聲道:「係啦,又無我份!你係咪其中一個!」多多少少有點開玩笑的試探性質。

「我買左六十蚊,收番二十蚊,結果都係蝕……但係我正話係馬會見到你張飛,好似中好多架喎,係咪呃我……」

原來如此,所以他才來一探虛實!真夠無聊的,我立即在心裡暗罵一句(XD)。事實上我只中了兩個號碼,離頭獎之路仍然有如冥王星離地覆般遙遠,只不過他大概把我票上的號碼,和同事A票上的號碼一併在腦海混合起來,才產生這個美麗的誤會罷了。我於是立時正色道:「真係中左,我諗我已經上網預訂機票,仲邊得閒聽你電話。」

同事B聲調極之沮喪:「唉仲以為你有機,咁聽日公司見啦。」 在這個晚上,實在有很多人患上這「後六合彩中空寶候群」,包括失望空虛、頹唐失意、幻得幻失、無所寄託……那六位幸運兒除外。

頭獎4 500萬時,我在Facebook 已寫了一文,是這樣子的:

六合彩,即將揭曉。今次頭獎,一人獨中,便有4,500萬。

世界是現實的。雖然偶爾便有一個看來回頭是岸的人,戴金絲眼鏡,出來說金錢非萬能,又甚或是說金錢是萬惡,之餘此類。但是道貌岸然的話,往往跟現代的婚約一般脆弱。當六合彩一期沒人中,兩期沒人中,三期也沒人中……以後,人的頭皮開始慢慢繃緊了,眼睛亦漸漸發紅了,有如再亂葬崗奔馳的咬著骨頭的獵犬。各區藍色光亮的店鋪,雖然矗立著一位英偉高大的少年,做出禁止的動作,但內裡的人龍還是慢慢的加長了,事與願違地。

這就是世界的真理。金錢非萬能,六歲也知曉,下一句便是「沒錢萬萬不能」。這是經濟學的基礎,貨幣學的根本。岔開一筆,有些人,大概已經不知道甚麼叫會考。也不知道舊時我們這批人,竟是以讀本來考核中國語文能力的。當中有課書,是王力寫的花潮,內裡有些人們為了看花,話題而漸漸營成壓力、話題的事。六合彩也是一樣。你看花,不會發達;但你買六合彩,隨時會變成巨富。於是:

「你買了嗎?」「還沒,我正想去。」「最近的投注站在哪裡?」事情就是這樣簡單。大家都以為,我買了,這次的頭獎,一定是我。和那些天后在紅館坐著,去到最受歡迎女歌手的環節,就脫外套,補妝一樣。好像已經蓄勢待發,待阿旦志偉之類的人物振臂一呼,就趕著上台要領獎。

全港的家庭觀眾,即將屏息靜氣,像白痴一般,看著紅色藍色綠色的圓球,在一個圓箱裡翻滾。今晚六合彩收視或許會高於亞視的晚間新聞。心跳血壓腎上腺素一起上升,等的就是這一刻。4 500萬,雖然機會少於千萬分之一,大家捏緊可能只值五元的彩票,仍一早都進入了妄想的階段:魚子醫、樓、環遊世界、華衣錦服。轉轉轉,也許奢望有時,亦會像花潮一般好看。

先恭喜我今晚,又和大家一起鋪草皮,為香港慈善出一份力。

Share

秘傳

有些文化、技藝,無法承傳,導致後繼無人,很多時候,就是因為「秘傳」累事。

這是人類自私自大的一種表徵,在社會之中經常出現。就算你去一家看起來極之普通的飯店,也許亦會看到餐牌上,有甚麼「秘製」 咖哩飯、又或者是「秘傳」叉燒麵。雖然在心底,就是知道沒甚麼了不起,但是如果你膽生毛,跑去問老闆,「這個飯究竟怎麼做的,可不可以教我」的時候,他準會陰陽怪氣,意味不明的瞟你一眼,然後就咕嚕一聲:

「好吃便再叫,不再吃便快點走,別阻著做生意!」好像你在覬覦他的遺產一般。

但這些事情,不是中國特有的文化。可口可樂的配方,肯德基炸雞的香料,豬骨濃湯拉面的湯底,這一切一切,都是當事人才知悉其真相,旁人,則莫能知其一二。這就是所謂的秘傳,較好的,或者會有秘方一張半只;更甚的,可能連秘方也沒有,只能口語相傳。有些甚至是家族傳承,有傳子不傳女、傳姪也不傳婿的不明文規定。

在這個資訊爆炸,消息瞬間傳千里的時代來看,很多事情也因為可以一起分享,才可以得以保存,並且加以改良,進步。但是總有些人以為自己成了愛迪生,做了些偉大的發明,可以因此生財了,為了不讓其他人分一杯羹,所以千方百計也要把所謂的獨門技藝包裝得如世紀大秘密一樣神秘。終於好了,所揀的人學藝不精,又或者搞錯根本,結果一樣好東西,隨著時代,慢慢變質,腐化,最後,灰飛煙滅。

記得很久前看書,講做廚,有一派最反對把廚藝「收收埋埋」, 就曾說:「不怕你偷師,最怕你學不來!」可謂深得我心。

Share

人性

三色台最近有套劇集,叫鐵馬尋橋。聽聞收視很差,這是當然的:因為「卡士」盡是些奇怪的配搭,看到橡膠穎的同時,卻又會看到元秋。女主角是楊怡,看來她的觀眾緣還是不夠,雖然近年她其實演得不錯。但很多情況下,也是時、命、運,缺一不可。所以她一直以來,似乎聲勢較弱,也比不上佘詩曼。呵,只得繼續努力吧。

但今天說的不是這個。故事中講述有個人在民初,顛沛流離,雖然是清朝的武狀元,曾經風光一時,但隨著革命成功,他名利俱無,只是一個空懷一身好武功、懷緬過去兼一事無成的中年漢。幸好,他遇到開跌打藥館的一家人,師傅有武功,亦開班授徒,桃李滿門,看出這人有本領,於是識英雄重英雄,收留他,給他人工當助教。這人覺得屈就,雖然勉強住下,仍周圍闖禍。但師傅仍然支持他,用盡辦法營救他。為了讓這人重拾尊嚴,甚至替他報名參加武術比賽,他沒合資格的戶籍,整家人幫他偽造身份,給他隱瞞……

這人照理,應該感激流涕,知恩圖報了?才不,因為師母看他不順眼,處處針對他,終於令這人按捺不住,親手殺了她。師傅發現了,他毫不猶豫,把師傅也幹掉了,然後才從容不迫的參加比賽,再勝出。聲名重新大噪,他還嫌不夠,把師傅的秘傳藥方,偷掉,自己開藥廠發達……

很痴線,很誇張?但亦很真實。這就是名副其實的人心難測。所以俗語亦有云,知恩不望報,不單只是說你做了好事就不應期待人家對你好,而是還有一句歇後語:你對人家好,人家分分鐘仍然當你仇人一樣,將來不是報答,而是報仇。你幫了他們,他們反而會憎恨你,覺得你當日就是發現到他們最弱小的一面,他朝有毛有翼,他們自然不會再對你尊師重道。所以古時皇帝,一但登位,就把昔日打江山的好兄弟一一除去,就是這個道理。

Share

停鎖封絕

美白廣告的畫面向來就已誇張見稱了。但最近甚至連文字的讀稿上也開始搞花樣,今晚吃飯時恰好聽到,笑得幾乎噴飯。

因為某廣告竟然聲稱,新推出的美白產品,只要使用後,就能夠以「停、鎖、封、絕」四個方法,把面上的黑色素徹底地擊退。真的要立時「嘩」一聲叫出來:

停鎖封絕,多麼的一氣呵成,當者無救呀。度稿人是看武俠小說多,上腦了嗎,還是自看葉問以後,開始醉心於各種武術、拳法?那麼那麼,會不會再晚點推出一整個 「太極掌洗臉乳」系列,以柔制剛控制油分水分;又或者是「獨孤九劍面霜」,以九招沖淡所有幼紋、色斑、暗瘡,從而「一統皮膚的天下,達到真正美肌的效果」?

最令我不解的是,假設廣告講的四步曲,並非開玩笑,而我亦一本正經,真的親自淘腰包買回來嘗試驗證,那麼我是不是真的可以明確分辨出「停」在哪裡、「鎖」在哪裡;「封」了甚麼、「絕」了甚麼?老實說,單從字面間,我就不知道「封」和「絕」 可以有甚麼分別。或者,贈送的說明書會給我們有一個詳細的解釋吧。是不是真的沒有人會去消費者委員會投訴,所以大家都捨棄客觀寫實,反而向著創意寫作進發?

真的要咕噥一句:有時老作都要有個限度架!就好像你說出前一丁竟可以吃到讚岐烏冬的味道,你打死我也不會相信啦!

Share

火舞黃沙

昨天在辦公室,除了工作,大家都興高采烈地做另外一件平時絕對不會做的事:

每隔五分鐘,按電腦鍵盤的F5,更新環保署的空氣污染指數。

這個指數原本從來也沒有人會留意。即使平時空氣污染指數超過100,已經是「偏高」,但因為影響實在不多,大家看到了天氣小姐的報數,只是聽過就算,也不會有甚麼印象殘留在腦海。但這次就不同了,受惠於祖國的「恩澤」,數字一早在上午已經達到了300的高位,這件新聞,立即在辦公室引起了轟動:

「300?係咪癲左呀?火舞黃沙?」「今日晏晝點出去食飯呀?」

大家都說得繪聲繪影,像是甫出外就會吸入輻射塵,或是甚麼alpha粒子死去。正當大家以為這個「聞所未聞」的水平,應該已經是最高峰的時候,空氣污染指數依然繼續拾級而上,更不斷「破頂爆升」!一些地區的監測,更一度無法顯示,於是我們解讀為「升爆標」。一時間,空氣污染指數尤如恆生指數般萬眾矚目。

到了傍晚時份,歷史的一刻終於來到:每一個地區的數字,都達到了500的頂點,這個情況,是何其壯觀,我實在很後悔自己沒有立即把螢光幕的畫面儲存起來,留為紀念。網上Facebook更不斷有朋友質問,為甚麼當空氣污染如此厲害,政府也不考慮停課、建議員工回家休息等事項,教人哭笑不得。其中有一位人兄的Status message更教人發噱:

「依家青年人仲駛咩吸毒。打開隻窗抖啖大氣,仲high啦。」

Share

棉花糖

參觀大型的嘉年華,卻沒有一大團那種的棉花糖賣,會否有恍然若失的感覺?

是的,那像是已經遺在回憶之中的食物。記得那如同琢琢糖、龍鬚糖一樣,總是伴著一個年紀老邁的伯伯,他會開啟那個沉重如旋風機一樣的東西,然後拿起木棒放在裡面來回打轉,很快就會有個小小的棉球出現,如同魔術一般。他繼續耐心的繞著如幼線一般的糖絲,很快就綑出了一個大大的粉紅色棉球。吃上去清清甜甜的、味道很快如風一般的融化……

不知何時,棉花糖漸漸在這個城市之中消失了。只記得有一段時期,我還在唸中學,中午回家吃飯,在窩打老道的真義里,曾看到過有個人拿著一大紮棉花糖,似乎在叫賣。說「似乎」,是因為我從沒有聽到他叫出聲來,所以我一直沒辦法搞清楚他是否真的在賣糖,還是其實他在等待某個人。

他拿著的棉花糖,有好多種顏色,一枝枝插在細長的白色架子上。他就這樣倚在架子旁,佇立著,如同樂園中拿著一大堆氫氣球的小丑。我曾經不止一次向他好奇地張望,但他神情平靜,看來根本對我這個人沒有任何興趣,甚至連一聲「是不是想買,五元一個」也沒有說。我只得也默然經過,但遠處看到,覺得畫面很好看,很平和,是鬧市中少有的色彩繽紛。

不久這人也不見了,至此以後,我再也沒見過棉花糖。

Share

震撼的一星期

這個星期的新聞,異常精彩。就是揀幾個最突出的,已經可以寫夠一星期,甚至更多。但是為了不想把這裡變成甚麼「閱報後評」的小學習作,我只多寫一個。

那會是甚麼?陳志雲開記招「真的假不了」?陳振聰決定就遺產案上訴?歲月神偷「令」永利街得到保留?還是更貼近社會政治的「八成通過強拍法案」,以及「釐定最低工資時會參考的全港僱員時薪分佈」 ?

都不是。我要講的是某強國大搞的「綠色生命科技」:循環再造食油。

各大報章都以「坑渠油」冠名之,令我更反感,怎麼這樣的一件環保的盛事,也弄得如此不雅、不堪!據當地的調查發現,有很多高學歷、有遠景的高級環保知識分子,他們在地下水道裡,取得一種神奇的膏狀物,經過了分解、建構、再提煉(怎麼說得好像某些強勁的步驟一般?),原本人人被視為惡臭一般的垃圾狀流質,便會重新變成清亮的油。因為偉大市場的自然調節,這種循環再造的油得以極為經濟實惠的低價,回到餐館的廚房裡去!

這是何等的技術啊!人人都說這國家不重視環保,發展重工業對自然生態破壞殆盡,但從這些事上,我們可以看到,其實人才、科技、材料,通通齊備。不但創意十足,這已經是走在世界、甚至整個銀河系的尖端了。「全國糧油標準化委員會油料和油脂工作組組長」(名字真的很長)更聲稱,有10%的食肆在使用這種油。覆蓋率竟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有一成那麼多了!這樣下去,還不很快就普及全國嗎?

當然,對身體有點影響,是一定的,但要記住,這在環保當中的人口控制,擔當了重要的一環。一切都是如此的心思細密,如此偉大的發明,一早就已經就多方面作出周到的設想。就是因為它有害,才有用--你不要驚怪,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如此,不然,怎麼以毒攻毒?超英趕美的時代,看來一早已經來臨了。

Share

地鐵特惠場

(寫標題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始終還未習慣把原來的「地鐵」稱呼為現時的「港鐵」。由此可見,人的言談,實在很容易就會把自己的出身年代背景通通暴露。如果對此還不了解,建議你去看Audrey Hepburn的My Fair Lady。)

最近各個地鐵站不分晝夜,也有長長的人龍。原來說有個讀卡機,可以免費抽獎,換領地鐵商鋪的優惠贈券、甚至是免費車票等等。

地鐵有時的優惠項目,也挺教人匪夷所思。譬如說「慳$2蚊」神柱,施行已久,但依然在港九新界各不知名地區之中矗立。只要一拍卡,就可以省下兩元正,對於一程車動輒十多元的過海上班族來說,實在相當吸引。所以一大清早,你就會看見神柱附近,遊人不絕,拍卡的「嘟嘟」聲,此起彼落,響過不停。有些人更厲害,一下子拿出四五張卡(大概是家族「生意」?)來一起「慳$2蚊」,屈指一算,這幾乎已是半餐午飯的飯錢了。我有時不禁亦這樣想:究竟設立了這個優惠已後,地鐵一天少賺多少車資?恐怕亦為數不少吧。香港人也真的十分熱衷小恩小惠。即使是我,也每天不辭勞苦的往地鐵站的反方向走上五分鐘……

但調轉頭一想,其實兩元又真的有多少呢?會不會在撇除交通費的考慮以後,那只是平時其他開支的九牛一毛?譬如說Lunch time 吃一個午飯,可能你就不會太計較熱飲凍飲的附加費;而燒味飯是單拼還是雙拼,你有時也會很願意因為多點肉而選擇後者。更加不要說其他奢侈品開支,例如定期Shopping、買衫買鞋買手提電話電子產品諸如此類等等等等。如果平時已經揮霍,那麼煞有介事的去排隊、去拍卡,意義又何在呢?

所以當我看見有些拿著GUXXI袋、戴ARMXXNI眼鏡的後生,拿出AXXX B的銀包打算也要來一劑「慳$2蚊」時,我實在很想哈哈大笑。別侮辱了我們的神柱啦!它只是供我們這些老式慳家人口膜拜使用的……(或者應該指著他們大叫:你不買這個袋,可以令你不拍卡超過三四千次!!)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