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知道要寫 D 咩

我仲要寫兩週一聚;

我仲要寫某人寫某事。但此時此刻已經支力爆,

所以都係週末先慢慢補番…… 訓先。XD

Share

陰德

老套電視劇例牌出現一個主角,極奸險,殺人放火,搶人妻女,無所不為。雖然最後必有慘淡收場,但至少在大結局前,起碼有十多二十集的風光。就算片中有人得悉大奸角的惡行,但總會因很多無謂的理由(或者是摯愛、親朋戚友、死黨),而放棄大義滅親;取而代之的只有這一句經典對白:

「阿x,你收手吧!就當是為自己/兒子……(或其他相關人士)積點陰德吧!」

把所謂的「陰德」兩字放在嘴邊,恐怕也有十多年。但甚麼叫「陰德」? 或者會考題目應該出這個,恐怕會引發更多的學生上街抗議。

有人會答,陰德,咪就係好野、好事囉! 這個答案只答中一半,而且也沒講中要害--關鍵在於那個「陰」字。所謂陰德,原來是指行了好事,但沒有大肆張揚,不為人所共知。只有這樣才可以有所加分,否則你上慈善星輝仁濟夜,身穿光鮮,拿出一張一百萬的大支票,也只是屬於陽善--

俱俱享有「明目張膽」行善所換來的名與利,但在功德薄上,最終還是得不到任何神明的庇佑。那,究竟是誰說積了陰德便有這樣的「長遠回報」呢?原來是劉向說的。他是誰?西漢人,著有《說苑》,卷五〈貴德〉有云:

夫有陰德者必有陽報,有陰行者必有昭名。

積陰德,就這樣口語相傳,繼續流行於二十一世代中西交雜的香港。語言就是這樣有趣的東西,就算潮語再潮,也淘汰不了這樣簡單的一個古語!

Share

自戀新世代


除了Wuby因教英文而聲名大噪,其聲勢之一時無兩,紅過當年劉家傑的英語一分鐘外(吓,你唔知劉生係邊個?對唔住,呢個Blog 唔岩你睇啦咁!XD),另外最近還有一位監犯衫憤青,亦同時紅爆Youtube,短短時間其短片點擊數已經超過二十萬。

為何那麼受歡迎?因為他身為香港的男性,卻一反常態,非但沒有如過往的無賴般痛陳港女的禍害,反而調轉槍頭,將矛頭指向一班平時極為自戀的潮爆男童:那些人,愛側面自拍,愛隨時隨地亦找上反光面為自己照鏡,而且在出門、準備上鏡前,怎也得用三十分鐘或以上,躲在廁所Set一個「飛輪海」頭,才肯干休。期後,還要死命一直維持著自己的髮型,彷彿那是神聖不可侵犯,像是小學學校黑板上那高高懸掛的十字架一般……

監犯衫憤青擠眉弄眼,唸對白時亦七情上面,手舞足蹈,看來相當享受這個數落的過程似的。老實說,我很同意他的說法,也實在覺得這種人在香港愈來愈多,亦相當惹人討厭,只不過,極度自戀的人,豈會僅此而已!好像那些吃飽飯,沒事做,拿起DC來作映像的自拍,還要在事後細心的配上字幕、各種音效特效,再慢慢剪輯成一段三分多鐘的短片,然後深呼吸一口氣,上載到萬維網,然後就天天等,日日盼,希望點擊人數、留言增加,這,難道不是更自戀的行為嗎?

似乎五十步笑百步,真的不是人人都懂得的道理。嘰嘰。

Share

一切都好

新一代,甚麼都比我們優勝。我由衷覺得他們厲害:

例如說在會考期間,怎麼說也應該是大難臨頭了,竟然還有閒情逸致,開群組,反考評局,罵已經考完的中文卷。要是說我在那時候,怎麼也做不到這高難度動作!每晚埋首案上,一邊複習,一邊望著時鐘,那溜過的每一分一秒,都令我無比惶恐,只能慨嘆一句時間不夠……難得這屆九十後雖然說是末代,卻有膽識,有天才,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甚至還可以拍片放上Youtube,以新世紀仿中亞細亞的另類英文口音,狠狠批評監考人員的英文水平,其精彩程度,令人拍案叫絕,比花錢買票入戲院看甄子丹惡鬥洪金寶,更具官能刺激。誰說他們沒出色,好吃懶做?我第一個反對。

至於中文的問題,我記得之前有本書,備受熱捧,叫中文解毒,陳雲著。聽聞很多人也買回來看門口,希望偶爾翻幾頁,就可以從錯誤中學習,為自己排毒,把混帳中文變回通順中文。但很可惜,若單憑一本書,就可以重新寫好中文的話,這本書大概可值千金,再成為莘莘學子的教科書,大家都熟讀,不就成了?要解毒,也得先了解,究竟中了甚麼毒,中了多久的毒,才有可能對症下藥。我看現在的情況,卻是中毒已深,早不能解的了,不如索性及早放棄了還好吧。

幾千年才醞釀出來的語言系統,要崩壞起來,是有點可惜,但無奈人人都一早唾棄了呀,何不又及早來招破舊立新?你現在在地鐵,如果還看到有年青人拿著李商隱詩集,反覆翻看,他準是個變態的毒男--始終還是頭戴Headphone,手執iPhone,吟唱著「夕陽無限好,卻是近黃昏」的金髮青年,才是順眼的好孩子。趕緊升呢,進一步以潮語口語,進軍教科書殿堂,才是正經。不然,屆時你問後生:

你知道Hea字有四個寫法嗎?人家恐怕要笑你!

Share

會考 (II)

今年會考生,抗議文言文太深,看不懂,做不了閱讀理解。一看,是列子.說符篇。

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下之邯鄲,遇盜於耦沙之中,盡取其衣裝車,牛步而去。視之,歡然無憂吝之色.盜追而問其故。曰:「君子不以所養害其所養。」盜曰:「嘻!賢矣夫!」既而相謂曰:「以彼之賢,往見趙君,使以我為,必困我.不如殺之。」乃相與追而殺之。燕人聞之,聚族相戒,曰:「遇盜,莫如上地之牛缺也!」皆受教。俄而其弟適秦。至關下,果遇盜;憶其兄之戒,因與盜力爭。既而不如,又追而以卑辭請物。盜怒曰:「吾活汝弘矣,而追吾不已,跡將箸焉。既為盜矣,仁將焉在?」遂殺之,又傍害其黨四、五人焉。

他們抗議得很對。試問在潮語、MSN 火星文、口語滿天飛下,文言文還學來幹甚麼?沒用的。要學生看得懂,得這樣出題目,才可以:

係上地,有條茂利叫牛缺,係個Professor黎。有次南下去邯鄲,係耦沙撞到班賊要打劫。結果撻晒佢d 衣衫財物,連車馬都笠埋。但牛缺竟然若無其事行左去,望下佢個樣,竟然仲開開心心,完全唔似俾人打劫咁樣。班賊偷完野,意猶未盡,居然仲問:

「喂,家陣我老笠你,你眼淚都唔見一滴,係咪Short左?」

牛缺話:「車,錢財身外物唶,係君子既,係無必要因為呢d 野而搞到打打殺殺既,你拎晒去咪算lor。」

D賊聽左,當然覺得佢戇居,但都話:「噫,你條友諗野有d Point。」但再過一陣,班賊又覺得有問題:「條友大粒ga wor,一陣去到趙國,告我地御狀,到時咪知道我地渣AK-47老笠佢,之前金鋪單野咪遲早穿埋,到時我地俾人Corner,咪P硬K?不如唔好夜長夢多喇。」結果就追番個傻仔轉頭,仲隊lum左佢添。

隔離國燕國人聽到,即刻開緊急會議,話:「再撞到賊,唔該唔好好似個傻仔咁癲喇,點都鍊過。」個個都收到。然之後屋企有個細佬去秦國,到關下,果然又遇到班賊,諗起之前班大哥咁講,梗係拚死一戰啦,死都要搶番d LV Gucci啦。D 賊邊有咁易肯俾,個細佬又再追,然後今次仲黎招態度軟化,低聲下氣問班賊……結果,d 賊就乘機發爛渣扯火話:

「我放過你,你唔駛死,都唔多謝我,仲要黎係咁追到我氣咳,你睇地下d腳印,九條街啦!依家我做賊呀,你估開善堂呀?」結果又多一個傻仔死埋,佢D 死黨亦RIP。

這樣,一定皆大歡喜。

Share

會考

今年舉行香港最後一屆會考。

對於我們這一代來說,這是絕不會陌生的人生一小難關。就是因為這個,十多歲的小伙子在生命裡可以擦新多個前所未有的紀錄。譬如說在下為例,竟然可以在那時痛定思痛,年初就把電腦的插頭拔掉,甚至連上網服務也終止了,其堅毅程度,已經教人相當吃驚。而為免自己一時衝動,開機想鬆弛玩一兩鋪踩地雷結果卻變成掃雷掃足一整個下午,特別設計一張Wallpaper,填滿會考試期和溫書的時間表,就算屆時成功開機,一望,也已經倒了胃口,不如繼續潛心修行去。

我這人生來愚笨,但緊急關頭總不願服輸。所以從不理人家說開夜車臨急抱佛腳是對溫書沒用的「善意勸告」,即使到考試次前一晚仍然堅持將所有課程的內容讀一次才肯睡。現在想來,肯定是那時”Chur”得太盡,導致現在真元有損,集中力不夠,時常疲倦得想死。其實那麼認真幹甚麼?真的很難以理解。中史四本課本加兩本天書和一疊答卷評閱,就是只是在床上一動不動背一次,也竟得由早上九時一直到凌晨四時半。完全痴線。

今天在地鐵上聽到另一位小伙子講得的會考經歷,可輕鬆得多了,還一臉如前輩的樣子,跟他的朋友說道:「中文呀,那時,二十六課書,你是不是那一代的?看你也不是。我那時堅持不讀書,Past paper也不做,就這樣就去考,結果,就是得了U囉,哈哈哈哈哈。」聽起來,還以為他在說甚麼豐功偉積,語氣相當自豪。想來,有人以為會考是難關,但卻也有人應該它根本不是甚麼一回事呢。年少就有如此氣魄,亦非池中物,實在了不起。

不知會考被廢後,遲一點的高中統一公開試又有何氣象?補習天王想必會繼續大行其道吧。因有這個,要在本市賺大錢,真的變得相當容易,因為靠自己埋頭苦讀的人,現今社會,實在已經不多了。

Share

微博

自從 Twitter 興起,最近兩岸三地亦捲起微博熱。總之就是大家以片言隻語,分享那一刻的所思所想,不深思熟慮,不刻意矯飾,就這樣真情流露,直接了當。因為不花時間,又可以如Facebook一樣一下子得到很多資訊,所以大家都愛用,你Follow我,我又Follow你。像煞魔笛中的小朋友,「跟」個不亦樂乎。

或者我們亦應該考慮把這裡微博化。第一件事是把博客的名字簡化掉,不然恐怕人家記不牢。還留言寫照?太長了,看不完,應該叫「留 / 寫」算了。起碼字數可以先省掉50%。

然後寫些甚麼不受限制,可以很簡單了事--

人物掃瞄嗎?這個人好厲害;
信手拈來嗎?咖啡打翻了;
傳媒生態:今天沒看生果日報;
寫作路上:我的筆無墨了;戀愛絮語:愛情死了,那……你也給我去死吧;
文藝創作:這是我的一篇最短的小說。「我要睡了,晚安。」「哦。」呯;
新聞速寫:地震火山爆發世界末日,Yeah!;
社會評論:樓價高,顯得人命愈低賤;
經濟學人:高盛被告?So what,我照派花紅;
網誌聯誼:下次我的兩週一聚可能會變成兩週一句,然後就用那句變成我在主頁裡的簡介;XD
職場手札:死了又死,人死不能復生,但能復死;
行旅短敍:別開玩笑,誰還有時間去旅行?

嗚嘩~真的短得不行。但很可觀,因為折算計,以上已經是整個禮拜的Post來的了,大家豈不是可以慢慢細意欣賞,不怕再有脫稿的情況出現了?不過,恐怕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準會有人立即留言狠罵,又或者對我投以蕉皮、蕃茄……所以或者微博計劃,還是像王安石變法一樣,到最後只有那一句:失敗了!

Share

吃東西才應該甚麼也不剩

「愛情死了,最好什麼也不剩。」這是我某天經過地鐵站的廣告燈箱,看到的舞台劇宣傳。

不知道劇裡講甚麼,但這句話不是有教壞細路之嫌嘛?現在報紙為情自殺的報導,多得駭人,看起來也如同交通意外的新聞一樣,即使哀愁,但感覺也是淡淡的,已麻木了。

不其然想,是否就是因為以上鼓吹的社會風氣問題?愛情死了,就應該包括自己在內,甚麼都不剩。年青人嚮往毀滅,所以這句話實在如失意的人碰上了烈酒,可謂對正胃口。

甚麼自殺也錯,但為情自殺最錯。曲解了愛情,大家則未能意會到它其實從來不會死。

它不如收入那樣,掉了工,便一無所有,而是像財富般,隨時也總有著積蓄;即使最不巧一鋪清袋兼傾家蕩產,但日後會不會忽然拿回六合彩頭獎,亦未可知。於過去,它一點一滴累積;於現在,它可以細味,或者揮霍;而在未來,它依然充滿無窮的可行性,彷如新造的佳釀。

人在,情在;人不在,情仍可永久長存。這種不朽的永恆,才是它值得被受歌頌的地方。

所以失戀,吃了檸檬,皆是一時酸苦,又何必傷春悲秋,夙夜憂嘆呢。短暫的消失,如同流星一閃即逝,但這不一定是壞事。有流星,自當有黑夜,有冷月,有天窗,一起加起來,才有味道。獨倚床邊,你應該興之所至,淘出新買的數碼相機,拍一張照,好好把此刻的風景,靜靜埋藏於自己的心田。再告訴自己:

日出之後,得快快開展新的一章,其他事,誰管它呢。

Share

獎門人2046

最不屑三色台自恃一台獨大,播雪花都有廿多點慣性收視,想節目的便不用多度橋,只要有一個成功的例子,不論是古今中外也好,即可無限複製。其中一個最引人髮指的,大概是「獎門人系列」。今天吃飯看電視,原來今晚三色台又開始「超級遊戲獎門人大爆發」……我的媽呀。

獎門人由1995開始,究竟有關當局製作了多少輯?你也許會記不起,但這可亦是「八十後的集體回憶」啊,上維基翻查,不難找到有關的條目。其資料之詳盡,令人歎服負責維持這條目的編輯,大家如果有興趣,不妨也可以看看:原來一共有九輯獎門人,橫跨95至02年、 04至05年,08年至現今。名稱分別有超級無敵獎門人、天下無敵獎門人、宇宙無敵獎門人……blah blah blah。猶記得那時Alpha台曾以還珠格格大捷,三色台竟出動獎門人為秘密武器,天天播映對撼……可見那時其實已經是瘋癲年代。

在抄完又抄其他中日台三地的遊戲節目、兼且遊戲的玩法又愈見低俗的情況下,我實在不知道獎門人還可以有甚麼看頭。不過,我預期該節目依舊會獲得高收視,即使又有甚麼家長投訴當中情節教壞細路,獎門人等還是可以一句「孩子要學壞自己會壞,根本不會因為單純一個節目」就輕易敷衍過去。十多年了,也無謂多作討論了?一切自有公論?那,在下只想問一個問題:究竟獎門人甚麼時候才會真正告一段落,由一個新節目所取代?

不,是不會結束的。不到曾志偉西歸的那一天,三色台也許還會繼續制作xxxx獎門人的節目。即使曾生老了,患病了,住進深切治療部了,也許,節目依舊會播放,一大堆穿水著泳衣的新晉女藝人,還是會一湧而進,玩各種各樣的球類,拋來拋去,一直到床頭那CRO發出”BEEP”一聲哀鳴(三色台交代死亡的經典定式場面),獎門人才真正圓滿結束。事後三色台還可能要搞甚麼獎門人最後一夜晚宴,再次總結過去幾十年的功德,把整件事封聖了,價值都榨乾淨了,才可以放手。

這樣看來,獎門人的集數,勢必有機會挑戰當初1129集真情、甚至是香港81-86的紀錄!!SUPER!!

Share

大家樂

寫回幾天前上班的一件軼事。

長江中心的大家樂,午市依舊人頭湧湧。上星期開始我們正值緊急存亡之秋,Lunch time到了也一直拖,拖到一時半才匆匆出發去大記吃飯。那麼多人,找座位很困難,只好兵分幾路,一人去排隊買飯票,一人預先去取餐處排隊,另外幾人,包括我在內,便東奔西跑,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人吃完便離開。

這個步驟,相信大家也經歷過,叫:站崗等位。過了好久,同事B終於在一角落處搶到一四人座位。重新集合後,正要開餐,卻看到同事B一臉忿忿不平,我們便問他,發生甚麼事了?他打個眼色,示意我們望看鄰近的另一邊。

只見隔壁有四位女士,一副Desperate Housewives的格局,正在風花雪月。飯吃完了,碗碟也盡數被收去,杯中亦只餘冰塊,卻仍然沒有離開的意思。幾個在討論一人手中拿著的iPhone,興高采烈,桌上還鋪著都市日報。完全是郊外野餐的樣子喔。

「我站在一邊等了那麼久,她們就談了那麼久。完全是離譜。」同事B的眼神散射著怨毒。

哎呀呀,是很灰,但你又可以怎麼辦呢。人家也和這裡所有食客一樣,給了錢,就有坐著的權利,就算是她們的屁股一直黏著座位不動,由下午一直到黃昏,你還是不能哼一聲的,因為她們到底沒有犯法呀!

這個講法雖然很中國式,卻很實用,如果你夠膽指著她們,罵一聲「佔著茅廁不拉_」,她們準會一同發難,說你沒有Gentleman的風度,又或者尖聲評理說「家陣我真金白銀俾左錢,係咪連位都唔俾坐呀!你係咪傷殘人士?係咪好似係地鐵咁讓俾你囉」,她們雖然在大家樂,卻深明自己在這個位置,一早就是必勝客。即使玉皇大帝,也沒她們的奈何。

但我理解同事B的苦心。換著是我,可能早就沉不住氣,即使好不容易按捺著,到吃完飯離開餐廳時,也要在側邊拋下一句「死八婆」,才算報了仇夠過癮。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