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夢想之旅

旅行,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件很普通的事情。

如果家境小康,小時便可隨家人四處遊歷,增廣見聞;到了大學畢業,大家又流行搞畢業旅行,於是三五知己同窗,就在踏足職場的假期前,首次自己當家作主,不用再理會父母的說三道四,總之路線景點自己完全一手包辦,雖然麻煩辛苦,但精彩無悔,必可大玩特玩一場;到了領取首份薪金花紅,又可以動用年假到歐洲掃名牌,享受地中海風土人情……

所以可能好多人要寫夢想之旅,得特別費煞思量,因為隨著閱歷漸長,心目中的世界地圖已經插滿旗幟:譬如東京,可能已經去了N次,紐約去了Y次,感覺像旺角沙田;至於大英博物館,香榭麗舍大道,伊薩基輔大教堂,多次造訪過後,也已經失去了原來的震撼和新鮮感。所以既然是「夢想之旅」,就得再在地點、時間、人物之中挖空心思,費煞思量,最好要有一個前所未有的新角度,在絕妙的景點享受五星級的帝皇式盛宴……

不過對於我這窮家小子,既無出外留學,亦從無閒錢遊埠,以上很多人眼中看起來已是稀疏普通的「家常便飯」,對於我來說,是多麼的遙不可及。其實上班以後,即使薪金不高,但總還有點節蓄;講到去旅行,試問有誰不想?不過看見家中兩老,還一直堅持工作「幫補家計」,一想到這點,自己又怎捨得一個人,在外風流快活呢。

所以總有日,闖出一片天以後,家境好了。屆時去哪裡都沒所謂,只要重要的人在身邊,甚麼地方,都會成為我的夢想之旅。

博友「夢想之旅」分享: Mandy, 老子, , RandomCoil, Vince, Wordy, Just little something, C9讀與食, wiwiana, 木綿, Vic, milkcandy, lomichee, Bakingmaniac

Share

唱.飲.歌

香港的唱K市場,自從「新方式」鯨吞「紅盒子」「綠盒子」後,便理所當然的一支(咪)獨大,變成了獨市經營。話說最近剛好有同事離職,大夥便決定下班後到鄰近的一家「新方式」開歡送會,因既可大唱特唱,發癲鬼叫之餘,順便又可以看世界盃直播,可謂一舉兩得。不過已經很久沒踏足K場,基本工序已經忘得一乾二淨(連遙控器怎樣用也不知道),我們甚至K.O.了整個系統,要工作人員進來Restart(遇上這種像死機一般的情況,還是頭一遭 XD)。

此外,還有好幾件事值得一記:

  • 自從四大唱片公司的版稅問題和不少合作夥伴鬧翻以後,旗下的歌手都不再在三色台的勁歌金曲亮相;反而Alpha台卻會忽然在廣告時段播謝安琪。雖然有點不很習慣,但這種事我總算還知道,不過到唱K的時候,竟然很多歌手也被刪除了,卻實在令我始料不及。我很難想像選100大歌手竟然連《童話》的王光良也沒有,但譚炳文卻榜上有名。痴線的嗎?
  • 更變態的是,要選陳奕迅的歌,要翻很多很多頁才有(竟然排在尹光之後)!不如索性把文千歲也堆在前面吧,就第一版好了。
  • 不過我們一於很少理,因為大家也是老餅級,就算有新歌,也不懂唱,於是梁漢文、蘇永康等還是會滿天飛,然後再過了不久,呂方、王傑、陳慧嫻,甚至葉振棠、鄭少秋等,通通出場。高歌楚留香時,幾位老細跟著畫面起舞,真的好正。
  • 期間另外一團人起哄玩大話骰,不過,點解玩得咁窒既!?我為了滴酒不沾,所以完全沒有參與(XD)。不過話說回頭,我已經不能做到凌空搖骰盅但是骰子也不會跌出來的這種基本技巧了。

希望同事W能夠在新工作大展雄圖,事事順利!

Share

事後說起錨

政改通過,縱使曾特首說是全香港人的勝利,但坊間仍有人噓聲四起。首先,這件事肯定不是100%的人贊成,又如何說全?再者,寫「是xxx的勝利」,始終覺得,某種味兒(可能是北邊吹來工廠的二氧化硫味)有點太重,聽下去有點教人不舒服。

當初有關當局以起錨作為宣傳口號,引來一致劣評,歸根究柢,一來是書法累事。二來,可能本來就有意以「起來」作國歌式的激昂宣傳,但又不能過於畫公仔畫出腸以原詞入撰,只得另闢蹊徑,但是其實打開字典,以起作詞的其實又有多少呢,譬如:

  • 起兵:那麼敏感,又根本上沒有官兵,只有子弟兵;
  • 起身:是不是會再坐低?
  • 起程:那麼平凡,又有方向感,給人有誤會就不好了。
  • 起點:像是停留不動,也不行;
  • 起飛:太誇張,飛到那裡去了大家又怎會知道呢?又不知會唔會像失事的人造衛星般,在上空爆炸;
  • 起鬨:雖然的確左右兩派都在過程起鬨,但那麼煽動性,太胡鬧也不行吧;
  • 起火:不是政府帶頭暴亂,也會引起六七年的傷痛……
  • 起轎:八府巡按伸冤乎?
  • 起義/起事:公投因低投票率而失敗,怎能自己再用同一個口號?
  • 起舞:大家一起跳草裙舞嗎?

所以說到最後,他們一定覺得起錨最好,最有意思,最XXYY,所以千選萬選才起用的。果然用語吉祥,直通南北,一將功成,起錨萬歲。希望不會因此,整個政壇從此翻江倒海,泛民四分五裂,繼而香港沉沒吧。始終是福是禍,委實難料呢。哈哈,捧著茶杯,笑著笑著,流下淚來。

Share

難民營

最低工資還在立法程序中,議員就已經急不及待,要求政府亦快點規管標準工時。在這一個狗一般的職場生涯裡,其實工時長,算得甚麼?有時連飯也沒時間吃哩。

就在某天,因正在趕工,趕呀趕,時間眨眼過去了,已經下午二時多,正規午飯時間已經結束。座位的儲糧亦早已用光,不知怎辦,這樣捱下去,如此漫長的一個下午,未到下午茶時間可能短暫的生命已經匆匆玩完。明天榮登頭條,標題是「XX公司職員無飯吃夾生餓死 再度掀起勞工長期被資方剝削問題」。不過幸好,我還有一班心腸極好的同事,總在危急關頭出手,雪中送炭,使有重新感受到人生的溫暖……

首先是細老細E走過,問:「我買了咖啡,但竟然有買一送一,現在多出一杯,有沒有人想要?」我立即遞出乾枯的雙手,指向那得以吊命的飲品。「我一會把錢還給你吧。」「不用了,要是你真的堅持,那我象徵式收回五元的行政費用吧。」他笑了一下,便像英雄一樣揚長而去。這下子,能喝著甘香溫暖的Mocha,我怎麼能夠不感激流涕?

接下來,同事W見我可憐兮兮的樣子,也說:「我有杯麵,隨便吃好了,不然看你這樣,真的遲早會死。」一看,她拿出來的不是普通的合味道, 而是農心的大碗辛辣麵,她笑:「這個沖了水,很大碗,我自己可以當Lunch,雖然對於你來說可能仍然是不夠,但總比完全空肚好吧。」簡直是可以解燃眉之急啦!於是我有了飲品,也有了吃的,簡直就是一個Meal set,不是已經很豐富了嗎?

但來到四點,肚又再一次餓得直響,甚至有點頭昏腦脹,不過同事W還有絕招,就是:

「醒你一隻蕉,有豐富維他命和碳水化合物!」

吃完,精力完全回復,小命得保,一直無下班仍然相安無事了。我發覺即使在舊公司的時候,我遇上相似的情況,同事一樣會義不容辭的打救我,在下在此,真的只能說一句:感激不盡!他朝若有困難,在下定必赴湯蹈火,萬死不辭,以報「一飯之恩」了!XDD

Share

書展大反擊

一年一度的書展,又快將在盛夏舉行。主辦的貿發局,忽然宣佈,在今屆所有o靚模都會被禁止入場宣傳,原因是「不接納內容意識不良,品味低俗,有違老少咸宜」的大原則。

本來甚麼叫「意識不良,品味低俗」,是很難界定的。o靚模如果是有點想頭的,大可以身穿三點式水著(對,不能稱為泳衣的,更不能稱為泳裝,否則所有人都以為你只是停留在只懂得欣賞孫泳恩選港姐的老土麻甩),就在攝式三十多度的高溫下,到政府總部請願示威,示範甚麼叫「健康的性感」之餘,又可抗議有關當局堵塞言論,打壓出版自由;若再進一步,大可和幾百米外反對政改的青年沆瀣一氣,來個裡應來合。此招一出,起錨已起得筋疲力盡的政府,一定會立即重開綠燈,為萬千籠友宅男,派出一點點兒的甜頭,挽回日益下滑的浮雲民望。

不過明顯這次狠招一出,o靚模都一下子慌了手腳,就連大名鼎鼎、被譽為EQ其高的師姐周秀娜,也竟然沉不住氣,道:「這班顧問的評審標準是什麼?未看過就下定論,做法低能,好無聊。」嘖嘖嘖,這樣可不行呀,惡言相向,又未能拋出「見仁見智」的金句,是大失分。希望她可以盡快收拾心情,另施高明策略反擊,不然,恐怕不知多少男買了入場票,卻終與女神失諸交臂,因而終日寢食難安,採取更激進行動呀。這有損社會和諧哩。

Share

一窩蜂

和廷一起,偶爾經過路邊的廣告電視,看到電影宣傳。她問:「史力加明明好像已經拍了很多集,但為甚麼到時到候又會有新的一輯?」

這個問題,很容易解答。就拿葉問為例好了。甄子丹飾演詠春宗師,在戲中大吼一句一個打十個,拳如閃電,教人看得血脈沸騰,結果大受歡迎,成功刷下票房紀錄。好了,老鼠偷到油喫,食髓知味,於是又來一齣續集,而說是遲那時快,戲還未落畫,好像已經有公司找甄洽談《葉問3》,聲言非他再度粉墨登場不可。至於另一邊廂,又有《葉問前傳》匆匆趕在暑假大檔上映,演員還不怕肉麻,強調這才是真正的詠春電影。

是的,就是一直要榨取所有的利潤,直至大家徹徹底底的失去興趣為止,重覆,是要徹徹底底的。喂,我還未講王家衛夥拍梁朝偉的那套《一代宗師》呢,不過聽聞單是籌備好像又以十年計,應該和這個典型的一窩蜂現象無關。說實在,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整個系列會拍得似Friends那麼長,由葉問4,5,…一直到2046,此外,還包括番外篇之決戰史泰龍、葉問對葉問、葉問我問你你問我……

所以這次史力加的萬歲萬萬歲,真的是大結局嗎?先看看接下來數年會不會又出現萬歲萬歲萬萬歲的狂想變奏,才下判斷吧。

Share

包青天

看見現時的劇集如此垃圾,便會懷念以前的電視經典,例如包青天。

故事永遠是正義必勝,令人看得渾身暢快,和現時三色台那些奸人即使殺人無數仍可逍遙法外的痴線橋段絕不相同。冤獄雖然悲慘,但在包大人鐵面無私,公平審案,精確斷案下,平民百姓總能夠討回公道。包拯全身黝黑,既被嘲為黑炭,形象已經極為另類突出,額頭竟還有月亮之形,可在晚上審陰間之案,這無異是神奇的力量,不是和小哈利異曲同工麼?

包大人的下屬,也是鐵崢崢的好漢,擁有極豐富的人物色彩。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名字雖然求其,亦往往四人一體(或同色兩人行孖咇),但服飾搶眼,手持大刀,沒有了他們,畫面的整體平衡立即被破壞;公孫先生亦一樣,永遠是書生裝,不明白這樣諸葛亮式的人物也甘心做師爺算數。最後一身暗紅色,手持長劍的,就是御前四品帶刀護衛,稱為御貓的展昭。沒了他,包大人的人身安全,似乎會立即變得岌岌可危。所以劇中所有壞蛋想刺殺包大人,莫不會先向展昭先下手(最後失敗)。

最痛快的是經過無數的抽絲剝繭過後,犯人終被定罪,包大人大喝一聲_頭鍘侍候(我時常想看龍頭鍘出場)!一個單元中最高潮一幕,莫過於此。包大人大義凜然,大叫開鍘、鍘,然後一道血花沾上鍘刀,便曲線交代其人頭落地的血腥情節,正!無法不令人看得手舞足蹈。長大了,發現世間絕對沒有包青天,公道也不自在人心,更覺得這套劇給我的回憶,竟是變得異常可貴了。

Share

簡單的父親

或者是性格問題,在家中父親似乎比較通情達理。

因為他甚麼也沒所謂,對所有事情也採取樂觀的態度,這令他的日常生活,即使以前生活艱苦,現在已經退休,仍然一直過得很愉快。快七十了,對於他個人來說,也沒有甚麼Implications,唯一就是緊記下年要去政府登記,好讓自己可以向「可惡的政府」領取生果金!有些人愈老愈頑固,有些人卻愈來愈豁達,信焉。有時,我覺得他真的有點像衛斯理小說中白素的父親白老大一樣,動輒便說:

甚麼事情?沒甚麼大不了的!

他過著健康而有規律的生活。早起去京士柏晨運,然後上茶樓喝茶,十時一到,股票市場開波,他立即鑽到銀行下層,「開始營業」。家父現時有兩個主要興趣,股票買賣,以及網上象棋,四時收市過後,他便開始在Sina的計分室出沒。想不出一個老年人可以這麼時髦吧?很多人也是他的手下敗將。其實我和家兄的象棋也是他教,不過我們皆無天份,技術顯得很垃圾。他說:多點下棋,可以防止老人癡呆。所以我們都很贊成,但唯獨母親反對,因為說他整天掛著玩。但她事實上也常自己跑出去打麻雀,這明顯是兩口子之間的五十步笑百步。我們夾在中間,也理不了這麼多。

母親大人對他的評價一直是:極聰明,也極懶惰。如果能把他剷起來的話,他可以做很多事,由修理家中各電器、傢私、衣革鞋襪,以至是煤氣爐、廁所水箱、水龍頭也懂得作簡單的檢查和修理(不過電腦如砌機類,他投降)。他也懂得做中菜,是色香味俱全那一種(不過求其起來,便會做出垃圾,給母親痛罵,而且把廚房搞得很不堪),他本來就是工藝出身,擅造手術儀器,不過為甚麼連那麼多雜碎事項也能搞定呢?他說:

「好難咩?舊時隔離鋪 D 人整,望下都識啦?」這樣說來,他原來是張無忌?XD

而更教人津津樂道的,自然是他的「中國民間玩藝」技術超卓,曾打遍天下無敵手啦。年青時好像參與大小戰役,似乎有很多豐高偉績,有著精彩的過去。不過為免教壞小朋友,這裡不作詳細的披露了!雖然說自己年紀老邁,精神力集中力已經大不如前,不過有時他偶爾還是會嘲笑母親:「牌不是這樣打/十三張不是這樣擺……」聽下去,還是有一番氣派。

Share

拆局

被稱為香港有史以來的「世紀大辯論」(雖然其實辯題是甚麼,到最後可能所有人也不清楚)結束。幾乎一致裁定曾特首慘敗。但今天有報導竟然以「政府試圖以辯論扭轉劣勢,但最終慘淡收場」為題,這樣說,我絕對不同意。因為我根本不覺得這件事是為了「扭轉劣勢」、又或者是「爭取更多民意支持」而設。自從政府宣佈邀請余大狀出席「賽事」開始,整件事就像一個謎,背後的政治動機,一如細老細E所言,「抓破了頭也想不清楚」。

因為事前怎樣預測也好,大概連小學生也知道,余大狀必勝。口才奇佳的律師,身經百戰,語言能力超班,而本身身份是議員,代表反對聲音,她的詞鋒、論點,都不受先後天的任何限制。她可以暢所欲言,一如當初梁家傑競選特首一樣,毫無包袱,只管放開懷抱一戰;曾特首情況剛好相反,從政以來,外界都普遍對他的情緒控制方面有所保留,認為他容易心浮氣躁;而他雖自詡為政治家,平時的演講和談吐,卻及不上英國政場中人那些流麗或眉飛色舞。本身就不是這方面的材料,卻偏偏要找上高手越級挑戰,結果當然可想而知。

而除了先天不足以外,很多人更會忽略一點的就是,曾特首的所有言論,根本脫不出特定的套路。行內人叫這種東西作Line-to-take,所有人一致的口徑。他既是首長,就代表整個政府,當中就受極多的制約,最簡單想也大概有這樣的估計:他不可能說出一些北方未得同意的內容呀。所有的句子也可能不是他的心底話,只是一大群所謂智囊日夜推敲以後得出的一篇經過無數大人批閱的「最終定稿」。可以說的,就是這些,這麼下來,當然會變成錄音機。除非,他有能力把所有舊有材料煮成一堆新菜,不過明顯,如上段所講,他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在情在理,未開波,已輸十比零。怎樣盤扭射,戴志偉上身也無用。

就是這樣,曾特首事後宣稱:「這場辯論不在乎輸贏。」那究竟整件事在乎的,是甚麼?假如現時民調的初步結果正確,民意看完電視,更傾向反對方案,政府在這次龐大的公關戰略之中,得到些甚麼?輸了民意,對政府打擊不是更大嗎?當初的精心策劃整件事的「程式設計員」,究竟是另有殺著,還是……?完全想不透!

Share

【Blog聚】邊境

記得不久之前,有一次在辦公室和老細R偶爾講起「邊境」。

我說:「關於羅湖口岸,政府統計處那邊有些Cross-border 的Statistics……」

不料老細R一聽,便立即打斷我:「你說甚麼,再說一遍?」

「我說有些Cross-border的Statistics。」

老細R慧黠的一笑:「哦,想不到你也會犯這個小錯誤。No no no,這不是叫Cross-border的Statistcs。」

「嗄?」我一頭霧水。

老細R 娓娓道來:「如果你在1997年7月1日之前,說這句話,是一點問題也沒有的。因為Cross-border所指的邊境,是國與國之間的邊境,所以在香港還未回歸祖國之前,羅湖是中英交界,Cross-border當然可以用;但是回歸過後,這樣說,卻是政治不正確了!所以應該要改稱為Cross-boundary,而不是Cross-border。當然,很多普通人聽下去還是差不多,大概也不容易發現這個問題,所以平時說起來因為習慣,還是會繼續說Cross-boundary,和『港鐵』、『地鐵』原理一樣。」老細R授課完畢,便向著我一指:

「不過在我們公司,這件事就必須搞得清清楚楚,你要記住了!」

我恍然大悟,急忙道:「是是是。」做事有不懂的,真的要虛心受教。想不到簡簡單單的英文,內裡有這麼多學問。還是中文好,邊境就是邊境,應該沒有其他分別了!

 *

想紀錄邊境感覺的博友包括 : RandomCoil, 逸之, Kin Yan, Wordy, Haricot, C9讀與食,Maple, 木棉, 火羽, 楚雯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