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色彩聯想

我喜歡藍。所以只講這種,好不好?

  • 開心的藍:藍藍天空高掛我的夢。天色蔚藍,心情燦爛。
  • 憂鬱的藍:但相反又可以是失望、無奈的心情。英文裡可以說I feel blue,來直接表達自己不高興。
  • 高貴的藍:同樣,在英語中他擁有藍色的血(blue-blooded),不代表他是土星人方天(詳見衛斯理小說藍血人),而是表示他是一位貴族。
  • 氣憤的藍:微軟的視窗系統,如果嚴重錯誤,就會出現藍色的畫面,然後死機。通常在工作半途出現這個Blue screen畫面,剛好又忘記把檔案儲存的話,大家不單有想死的感覺,也很想一槍打爆阿Bill的腦袋。
  • 優美的藍:藍色多瑙河(The Blue Danube,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op. 314),圓舞曲之王。
  • 辛苦的藍:職業有藍白之分。白領就是在辦公室從事文書工作的職員;相反藍領是些從事較為體力勞動的工人,譬如是建築工人、器械操作員。
  • 罕有的藍:舊時英語教師說:Once in a blue moon,代表極為少有的事情出現;如果更為罕見的,甚至可以說Once in a blue sun!
  • 冷靜的藍:這和紅色相對。藍色代表冷靜、安全;紅色代表衝動、危險(熱血?)。
  • 男色的藍:世界性的顏色指示,藍代表男;紅代表女。但是為甚麼是這樣?不知道。
  • 好色的藍:這個最少人知。華文社會,皆以黃色代表色情,之前的「很黃很暴力」更一度成為潮語。但在西方,原來藍色才有這樣的含義:例如Blue film, blue magazine,皆有鹹書鹹片之意。XD

色彩,明明只有一種,但尚且有千變萬化的詮釋。所以多變的,其實始終還是人。

博友談「色彩聯想」:Dreamy Dots, Vince, 火羽, Wordy, Mandy, mad dog, 微豆 Haricot, RandomCoil, Just little something, Bakingmaniac, Kempton, wiwiana, milkcandy, blue, Vic

Share

神奇的書院

今天看報紙,訪問母校兩位師兄名人,在就讀時的遭遇。篇幅形容該校的學生,在自由發展的環境下,很多皆屬「文武全才」;我看了,哈哈大笑。

我自己也曾是該校的學生,怎會不明此理。最過癮的是,我們那時候,在家中自修,重溫,Book knowledge都搞定了,便大搖大擺,一副對知識完全不能通曉的頹廢樣,踏進課室去。被同學問及考試準備了沒有(這大多是刺深軍情),大家都唯唯諾諾說從未開始,到上堂時更果然是表現痴呆,不是睡覺,就是看報紙漫畫;只有比較積極的,才會明目張膽拿出另一科的課本來(譬如說Amaths,我們學校不教,亦得自習),苦讀鑽研。下課鐘聲一響,照樣踢球追逐去,生活看起來慵懶得緊,其實大家早有準備,精騎四出。

以上那種,已屬乖仔類。更多一早已經拎正牌(又或沒牌但扮有牌)走堂,在校園不知名的角落,搞出很多不為人知、但驚天動地的事業。其中大概在我還是懵盛盛的背木蘭辭的時份,已經有一班電腦奇才,創立了一個組織,為學校的數碼科技,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不久全部師生都有自己以學校為網域的電郵地址、虛擬空間等,這或一早就開創了中學的先河;而最瘋癲的是,該組織雖說仍有老師作為顧問,但只會略作指示,運作據說仍主要以學生為骨幹……

很記得在中學最後一年,大家有天沒有心情,一連幾課都不想上,那麼到哪裡去好呢?是不是旺角的潮特,又或者是信和中心呢?結果和同窗三五成群,躲進了電腦室。一人拿著心理學的書本,悠然自得;幾位利用DVD,播放Rachmaninoff的第三鋼琴協奏曲(很記得,是Horowitz版本,大家都看得如痴如醉),自顧自評論欣賞;另一個搞校刊、繼續在學校起Server……

這就是我們那時的校園生活,很不可思議是不是?XD

Share

再一天,我夢見了炸雞叔叔

那個頭髮紅色,身穿黃紅膠服的變態佬倖然離開後,來了一位白色西裝,外表斯文的老人。大家都知道他是誰,也無須多問了。明顯我對他比剛才那位,印象比較好些,所以談話時,語調也相對比較「客氣」:

「想不到還可以在這裡碰見你。話說,我也有好一陣子沒到你的店光顧了。」

白髮叔叔呵呵笑:「怎麼,不喜歡吃炸雞了?這是不可能的事!它對於人來說,就好像甚麼E 神對宅男一樣,有無可抗拒的誘惑。」

我又客套幾句:「這個當然。」靈光一閃,我忽然就問:「常常看見你鋪頭中,到處牆上都是We do chicken right 的標語,這和I am lovin’ it 的硬銷,好像有點明顯的不同,有沒有可能解釋一下?」

他激動起來,立即用力揮一下手,說:「別把我和那家垃圾食物供應商相提並論(我匆忙應是),We do chicken right,想必你們香港人英語文水平好,大家都明白了。就是我們做的雞,是好的。又或者是,我們做雞的嘛,對吧?」

我遲疑,大概他不明白我的問題--本來我想追問,「那,那即是甚麼意思?」但我發現他瞪起眼時,其實很像三色台的劉丹,一副隨時爆血管的樣子,令我有點害怕。我只好把問題硬生生吞下去,改說另一樣:

「怎麼可能炸一隻雞胸雞鎚,有那麼多雞肉?」

他回答:「你也知道姚明吧,他真高!這世事,是無奇不有的!」他托托眼鏡,似乎沒賣關子的打算。但過半晌,他卻沒有再解釋下去。我再問:

「為甚麼味道只在皮上,但裡面的肉卻仍然甚麼味道也沒有?這是甚麼秘方,是怎麼做到的?」

「你倒真識貨。但慢著,我應該這樣說--只是你吃了味重的皮,才覺得裡面的肉乏味。我告訴你,如果你可以先吃肉,後吃皮的話,這樣才可以了解我們炸雞的真正底蘊。」

吓,我心想,這是哲學課嗎。等於叫我吃蘋果從芯吃起,這是何等的食法?雖然不解,我還是由衷佩服這位老先生:「最後,究竟那個有上百種香味調製而成的味精--不,秘方,是怎樣做的?可不可以透露一二?」

他一怔,便立即答:「呀哈,老人痴呆,記性不大清楚了。你有空問問店員吧!」說著便向我道別,也走了。

門沒有再打開。但若是再度打開,下一個又會是誰呢?該不會是吉野家牛吧。

(待續)

Share

有一天,我夢見老麥叔叔

我問他:「為甚麼你經常笑著?」

他笑著回答:「我給你們那麼低成本的食物,賺那麼多的錢,不笑才怪。」

我氣憤:「所以我說最低工資立法是應該的!」

他擺擺手:「價,在悄悄的加;包的直徑,在靜靜的減少。對我來說,這個做法除了顯示我們是良心僱主以外,是沒有其他大用的。」

我很無奈:「你還真想得周到,把薯條換成粟米,竟然還要加錢。」

他很開心,咧開紅色的大嘴:「這是當然的。我就知道你們這班窮忙族,誰都開始害怕炸薯條。它給你們高脂肪高油量,而且還要疼痛的飛滋和暗瘡。拿錢來把它換掉,是很值得的。」

我悶哼一聲:「那最近大搞健康環保,看來也是假的了?不要以為把紅色重新漆成綠色,會把我騙倒。」

他眼光流露出佩服的神色:「你的想法還真夠獨到。綠給人的感覺很自然和友善,的確比危險和殺氣的紅色好多了。不過你看那個英文標誌,就是不會改,M stands for Money!」

我總結:「事實證明,我們叫你老麥的確無錯。誰也沒有你的老謀深算!」

他抹抹紅色大鞋上的灰塵,吹口氣:「這都是大家對我的客套之言,我時常也虛心受教。兒童都愛戴我,我不能令他們失望。」

我口出惡言:「就好像舊時的Tweens那樣?」

他笑了,牙齒是冷森森的銀白色:「噫,你剛才說我老,我又怎會很傻很天真?人總得為自己打算。這樣,才有著出色的人生。」忽然一道打開,他走了。

一位頭髮花白,穿白色西裝的老人走出,面容似乎相當和藹,他說: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咦,他不就是那個,那個,肯__叔叔嗎?我呆住了。

(待續)

Share

講個秘密俾你知

有時人這種動物,以假對假,真的討厭之極。偏偏這種劣根性,早已潛藏基因深處,變成「適者生存」技巧的一部分,揮之不去,就算是年紀小,無人教,仍然失驚無神懂得「君子可以欺其方」,以詐道相待。其中最Common最世界性的,或者首推這個莫屬:

「喂,講個秘密俾你知--但係我應承左人,唔可以講俾人知架!所以你要講我保守秘密!」

這句話,你在小學也已經聽過六七十次。可能是某死黨剛給老師責罰留堂,在廁所大哭卻被你發現;又或者是某某暗戀誰人(肯定是胡說的)的鬧劇;這些芝麻綠豆般的八卦小事,在同學間皆會如獲至寶,尤如是甚麼天大的驚世秘密,比得上大人之間哪股票傳出會爆升暴跌,收購配股的內幕。秘密得到手,好奇心明明已經獲得滿足,但很快又覺得不夠,便開始想到處分享自己的「獨家猛料」;但同時,又想在爆大鑊時彌補自己的罪疚感,於是在宣佈之前,往往便來一句這樣無意思的說話。

(其實說穿了,是異常鄙劣的行為!)

其實聽到這句話的另一位人兄,如果他夠忠厚,是老實人,事情理應還有轉圜餘地。只要他鐵面無私,廉政專員上身,一口回絕:「你不應該這樣做。沒興趣,不需要知道,你好好的守護人家的秘密才對,這是他/她對你的信賴。」然後再引經據典,說上幾小時,幾乎天上也為此分開兩半,射出千道金光,並有天使歌頌哈里路亞了,那個人一定覺得沒趣,訕訕走開。但很可惜,人是很PK的--相信大家都同意--於是,你往往贊成同流合污:

「好呀好呀,我應承你,唔會講俾其他人聽既!」

結果如何,可想而知。以上情況不斷重覆多次,秘密很快便成為流動四方,便成所謂「公開的秘密」,甚至只能稱為「資訊」。任人予取予攜。

就是小時候,已經訓練有素,到長大了,這些你陰我我爆你的技倆,更加是百花齊放,肆無忌憚。結果,做盡出賣別人的勾當的奸佞小人,反而就最能夠成功上位,而一直信守諾言,默默耕耘的老實人,卻似乎總站在被淘汰的邊緣。

嗚哇,你問一句,那這樣子,還了得?該怎麼辦?哦,那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只能看開點了。就好像看見人家插隊,你要不忍氣吞聲,要不立即號召群眾把罪人拖出來毒打,是一樣的道理。你選哪種?

Share

懷緬

15歲弒母殺妹的倫常慘劇,23歲勤奮青年過勞猝死,令人覺得,社會上各階層的人士背負的壓力,都很沉重。

我們在公司也一直忙過不停。部門和部門之間的同事互相因公事電話來往,但說到一半,總會變成「訴苦水大派對」,你說星期六日也要當班,我又說每晚九點十點才可以回家去。大家到最後都會提出「人生究竟有甚麼意義」的質疑(同事A一早為此提供了最佳的答案:我們都在等死!很直接了當)……不過似乎大家在心底都知道答案是甚麼,所以嗌完救命,又繼續各自苦幹。這樣的生活,顯得很無聊。

生活過得痴線,便會回想自己以前的「閒適歲月」,苦中作樂一番。

話說以前在大學時代,投資銀行家Y在科大,我在中大,讀者P則在港大,雖然彼此就讀的學府都不同,但偶爾便要約出來瞎玩。記得有次不知誰人即將Exchange,在出發前我們便湊齊人(加上生物化學W),去Y的宿舍打通宵麻雀。一直玩到六時許,大家本來都累了,卻恰好醒起正值日出時份,又立即雀躍起來,連跑帶跳的到Pantry的大露台看景色。那時的畫面,真的在現在仍歷歷在目。

五時,想看日出,但結果十二圈結束時才出去看風景。

四人走到向海的露台,面前的正是一片壯麗的水天交融之境。眼前彷彿只有藍色,但在不同的地方,都有著不同的層次,美得無法用文字形容。天才剛剛亮起來,沒有刺目的陽光,換來的是一片柔弱的、淡淡的藍色,點綴著一兩朵小雲,遠處有幾座小山,雲霧掩蓋下朦朧有致。遼闊的海面,微風吹起,水波粼粼,反著魚肚白色的光,再看真點,還有一隻停了的小船--大自然的傑作,一幅活生生的水墨畫,有誰可以把它完全表現在紙上呢?

可惡的是我沒有隨身的相機。問Y,Y笑一聲:「這風景將長留我們心中。」這是一句有意思的說話……

那時的日記是這樣寫。能夠有這樣的回憶真正好--好像這樣就有足夠的理由,讓自己繼續奮鬥下去了。哈哈。

Share

爭霸之地

醉翁之意不在酒,書展之名不在書。

香港書展舉辦多年,名揚四海了,貿發局一定很高興,多得o靚模,傳媒話題之多不在話下,刺激人流大增,又可以向外吹噓這香港文化界的盛事,獲得空前的成功,多好。

我們這些人,幾乎可以說是「搞陰謀論」出身的,這次o靚模踩場,鬧得沸沸揚揚,也很難不令人有所聯想。譬如說當局一早已經洞悉先機,先行辣招,禁絕諸位o靚模在場舉行簽名會;幾位妙齡女郎,天真無邪,真的沉不住氣,就是要自行買票入場、免費做工作員工,也要在內耀武揚威,扳回一城。結果當然中計。

有人說主辦單位多此一舉,明知不能禁絕她們進場,結果反而做成混亂;依我說,Keep the back-door ajar,是故意留有餘地才對,反正這樣的書展,沒了人氣,就是失敗嘛。互利共生,高層們就是太清楚明白,所以才有所部署,看,現在多成功咧。

書展成為名利場,大家都看得雙眼放光,結果更變成兵家必爭之地。昨天Post的那個youtube大家看了吧?現在想一夜成名,不需要報超級巨聲,也不再需要參選甚麼港姐港男,只要好像那位發燒友,花大概「二千元」買入大量的寫真集,然後對著各大傳媒,把嘴伸得像章魚般長,和封面的圖像零距離親熱一番,再模仿幾個o靚模的必殺招牌動作:托臉、刷牙……

嘩大佬,咁就上位,真係易過借火!

Share

所謂貢獻

之前有文章有講過,我們想透過寫博來為「香港的博客界創下一番前無古人的事業」,但結果經自己客觀的審視過後,自然覺得甚麼也沒有做成。不過好傢伙,竟然有人這樣提醒我:

「其實仔細想想,也並不一定真的一事無成。以我多年來看了香港那麼多Blog而言,就算留言寫照不是香港平均每日最多發文數目的博客,也可能是按年計總字數最多的網誌。試想想,單是一星期要有五篇不少於五百字的文章,環觀本市的博客,實在沒有甚麼人能做到;略為計算,數目也很駭人了,一年52週,一星期5天,天天500字,一年已經有十三萬字了,如果這樣繼續努力下去,到貴Blog三週年的時候,便已經接近四十萬字。三年寫四十萬字,試問在香港有哪個博能夠匹敵了?當然,也許亦因是我孤陋寡聞而已。」

或許這樣想,真的是對的。就以字數計,無論是大名鼎鼎的這雙手雖然小還是蘭開夏道,又或是空姐的行李篋,敝博也可能會贏出幾十條街。但緊記亦舒的說法:人不是論斤秤的,文章也當然一樣。若以斤兩計,便自我滿足,感覺良好,這和運送紙皮到回收中心得以賺取足以買幾個菠蘿包的心態差不了多少。是,或許數目還可以這樣計:以人次數除以文字數,得出「每字平均人次訪問數」,屆時這個統計數目之低,也應該可以大破全港、甚至全世界的博客紀錄了!XDD

所以有時有件事,有些人覺得是大貢獻,有些人覺得全無貢獻。其實一切還是在乎主觀的心。是故有人當這裡的文章不錯,有人也會覺得是不入流的廢話;有人覺得天天寫彰顯了無比毅力,有人覺得是多此一舉畫蛇添足全屬多餘,也是這個道理。其實寫著寫著,原有想法已經拋諸腦後,自己滿足,覺得是對心靈的貢獻,也就已經足夠了。在香港創下甚麼紀錄,誰還在乎?我喜歡寫字。看便留,不看便走,〔愛/寫/看〕都一樣,很簡單。

Share

國寶技藝

最近在友人的Facebook中,一連看了幾個關於化妝的文章和影片後,不由得大歎一聲:

眼界大開!

這類資訊,之前已經流傳太多,但偶爾看到,還是覺得嘖嘖稱奇。他們的做法大多一樣:先來,是一個樣貌極為平庸,甚至有點不太好看的女子,在鏡頭面前Say個Hi,給大家一睹其蘆山真面目,辨認清楚了,然後開始逐樣逐樣來:

先是眼影,眼線,然後是隱形眼鏡,假眼睫毛(上下也要有),就這樣小心翼翼的如像做中學美勞作業般,黏黏貼貼,把刷掃來掃去,綠豆般的小眼變成流光四射的Angelababy大眼,簡直如同表演魔術一樣;但這還只是剛剛開始,做好了眼,便要開始在面上掃粉,打底,上胭脂,每個部分都要很考究,所以介紹的女孩亦很不厭其煩的,把面上各部位要塗上不同東西的範圍都各自用不用顏色粉筆圈好,好讓入門人士能夠借鑑跟隨……

依我看,就像手術前醫生先要在皮膚上打記號作定位,不就異曲同工嗎!?竟然能做到這個地步囉……

而說時遲那時快,眼,臉,嘴,搞定,再加上橘式的假髮,配上耳環,碌起大眼,微微做一個翹起的貓嘴,手攤開放在臉旁,自拍一張,oh my god,已經成了另一個人。成了o靚模、日本娃娃,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神乎其技,真好,已經不是化妝,而是易容術,甚至可以稱為變臉了。

依我說,如果大技,失傳了就不好,要有所承傳之餘,更加要推陳出新,日益精進。事不宜遲,以日本為首,台灣中國大陸為副,立即向國際奧委,將其申請為奧運項目。屆時大家各自派小組參賽,比賽中,大會派出一個人來,大家就要扭盡乾坤,山雞變天鵝,最好能化成鳳凰,阿嬸也能變成柯德麗,然後評判各自像體操般,以十分為滿分,最高最低的剔除,看看到時誰人會拿金牌?

引發良性競爭,屆時各國一定更集中精力研發更多化妝護膚品,實乃女性福音!

REF: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XQnlATPfE0&feature=relate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