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後,嚴重滯後

最低工資審議進入白熱化階段。聽聞有議員率一眾青年大鬧大家樂,大罵茶餐廳食肆身為僱主,卻為富不仁,為俱俱一兩元的最低工資水平斤斤計較。

我當然不擔心大家樂會因為最低工資而倒閉。但是既然有最低工資,薪酬開支就會因此上升,盈利減少是必然的事,說可能需要發出「盈利警告」,也很合理;既是上市公司,就得向股東交代利潤情況,要不然股價大幅波動,又說公司辦事不透明,沒及時披露,屆時股民蝕錢,又一堆苦主結集在餐廳前,天天廣播「還錢還錢」,這筆帳又該算在誰的頭上?

再者,大家樂尚且可以有辦法、有能力抵銷最低工資的影響,那麼其餘那些中小茶餐廳、食肆,他們又怎麼辦呢?那些高呼要最低工資多少多少元的勞工界朋友,又有沒有考慮這些盈利微薄,現時已經捉襟見肘的老闆呢?老闆見無利可圖,收手不幹,旗下的僱員又是否還可以因最低工資而受惠呢?更重要的一點是,現時的低薪僱員大多是低學歷年老的低技術員工。萬一最低工資定價太高,他們失業了,又有誰可憐他們呢?

不過,我們有時不能太苛求現時的so-called政治人物的。他們總會在不適當的時候,要求最不適當的政策。譬如,樓價高,又要壓抑樓市,到樓價不升反跌,他們又會自動隱形,又或叫政府出招托市。所以只管喊吧,我們靜看結果會是如何,仔細研讀世界荒謬之處,是人生寶貴的學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