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雨飯局

六百篇文寫完,剛好在網上看到言雨,便問:不如約個時間一起吃午飯?結果一拍即合,擇日不如撞日,就是今天。

言雨仍然在某大銀行身任要職,離我敝辦公室相當近。他來到我樓下等候,沒有遮蓋,而今天剛好又是一個熱辣辣的大晴天,所以他看上去亦份外的光芒四射(XD)。仍是同窗時,他不配眼鏡,樣子也已經夠俊朗的了,現在臉上再加上一對略方的鏡片,使他看上去更像一個銀行家,那種成熟穩重,真的迷死人!

「說那麼多幹甚麼,要比怎也比不上投資銀行家P的了。這廝賺錢比我多不知多少倍,可能很快就會買跑車,再去歐洲旅行。」然後,言雨亦一樣的強調,自己那一行前景十分灰暗。其實我很明白,認識很多朋友,大多很謙虛,甚至謙虛得有點兒過份。

(當然,投資銀行家P 是個例外。他從不諱言,自己實在太勁,所以才得以百折不撓,在變幻莫測的IBank界生存下去!)

兩人相遇,少不免談起他早已遺忘得一乾二淨的博務。「原,原來,已經寫了六百篇那麼多了嗎?」他還膽敢自己先提起這件事,面皮真的有隨時間鍛鍊過!我立即鬼叫起來:「你快點歸隊,再這樣下去我肯定撐不住。」

「不知應該寫些甚麼嘛。」他看起來狀甚委屈。

「花點時間想不可以?其實我覺得自己所有的時間隨時比你更少,但我還不是每晚一個字一個字這樣嘔出來?」

「好……好啦,我有空再想一想吧。不過……」他壓低了聲線,忽然爆出金句:

「你知道,有時這回事,簡直就像__唔出一樣,是很痛苦的。」

我聽了,也實在感同身受,只好說:「是了是了,這是我聽過最佳的形容。下次開始寫的時候,多吃點水果吧,可能就會好的了。」說罷,我倆哈哈大笑。

Btw,Beethoven,剛剛你所謂的激勵,根本一開始講來就多餘。只能說句:鹹魚白菜,各有所愛。XD

Btw2,看到Facebook有人Likes paragraphy.net,我甚感安慰,可見仍然有路人甲支持的。謝謝大家!XD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