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緬

15歲弒母殺妹的倫常慘劇,23歲勤奮青年過勞猝死,令人覺得,社會上各階層的人士背負的壓力,都很沉重。

我們在公司也一直忙過不停。部門和部門之間的同事互相因公事電話來往,但說到一半,總會變成「訴苦水大派對」,你說星期六日也要當班,我又說每晚九點十點才可以回家去。大家到最後都會提出「人生究竟有甚麼意義」的質疑(同事A一早為此提供了最佳的答案:我們都在等死!很直接了當)……不過似乎大家在心底都知道答案是甚麼,所以嗌完救命,又繼續各自苦幹。這樣的生活,顯得很無聊。

生活過得痴線,便會回想自己以前的「閒適歲月」,苦中作樂一番。

話說以前在大學時代,投資銀行家Y在科大,我在中大,讀者P則在港大,雖然彼此就讀的學府都不同,但偶爾便要約出來瞎玩。記得有次不知誰人即將Exchange,在出發前我們便湊齊人(加上生物化學W),去Y的宿舍打通宵麻雀。一直玩到六時許,大家本來都累了,卻恰好醒起正值日出時份,又立即雀躍起來,連跑帶跳的到Pantry的大露台看景色。那時的畫面,真的在現在仍歷歷在目。

五時,想看日出,但結果十二圈結束時才出去看風景。

四人走到向海的露台,面前的正是一片壯麗的水天交融之境。眼前彷彿只有藍色,但在不同的地方,都有著不同的層次,美得無法用文字形容。天才剛剛亮起來,沒有刺目的陽光,換來的是一片柔弱的、淡淡的藍色,點綴著一兩朵小雲,遠處有幾座小山,雲霧掩蓋下朦朧有致。遼闊的海面,微風吹起,水波粼粼,反著魚肚白色的光,再看真點,還有一隻停了的小船--大自然的傑作,一幅活生生的水墨畫,有誰可以把它完全表現在紙上呢?

可惡的是我沒有隨身的相機。問Y,Y笑一聲:「這風景將長留我們心中。」這是一句有意思的說話……

那時的日記是這樣寫。能夠有這樣的回憶真正好--好像這樣就有足夠的理由,讓自己繼續奮鬥下去了。哈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