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

最近聽聞說,某國的學生準備開學時,不是要收拾心情,反而要大灑金錢。

他們的上學必需品,包括:名牌西裝、單鏡反光數碼相機、蘋果牌四代電話,甚至是高級的化妝品、跑車等。有家長認為,為免自己的孩子到學校,行頭不夠,讓人家瞧不起,所以這些錢,絕不能省;普通的,花費也數千,豪裝的,更以萬計。

由此可見,在教育方面,早就開創了新的局面,走在世界的尖端。不單早就對學生灌輸了「社會的多元現實性」,而且亦「以實證的形式為物質自身論作出了深層次的解讀」,在他們在網上炫耀自己的開學清單後,亦想必會更明白到這些事情,雖然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其實比探討學術更重要──當然別誤會,學術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但最後還是要向錢看(即發展經濟),才能為下一代帶來幸福,為社會推向新一個黃金年代!

這種做法,委實用心良苦。諸位父母們實在辛苦了,但大家都會感激你們,譬如商家、製造商,都樂於見到這種發展蓬勃的「開學型經濟」體系。想當年,開學有塊簇新的斯德流橡皮,或是Pental塗改液,已經樂翻天了?別當年今日,You’re out,還是快看看iPhone零機價需付費多少元吧。不然屆時小朋友回家,小嘴一扁,飯也不吃就自己大聲嘭門,誰也救不到你,畢竟這裡不是親子信箱喔。XD

Share

生日人生

人對於自己的生日,很有點莫名奇妙的情意結。在生命不同階段,這一日的輕重各有不同:

0-5歲:你甚麼也不需要知道。但總而言之你會強制性穿上七彩衣服,偶爾對著鏡頭,不需裝模作樣,搞甚麼豐富的表情,自然會有人替你打點一切;或許你也會高興的,但那份喜悅,還是比不上幾乎要感謝上蒼的父母。

6-10歲:你還是不太清楚生日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既然有一日,有禮物,有蛋糕,自己給捧上了天,何樂而不為?於是自動要求父母,要把派對愈搞愈大,你要是上一世積了德,可能還可以在麥當勞叔叔的簇擁下,粉墨登場:完美的生日,應該就是這樣子的!

11-15歲:要不父母已經開始沒興趣,就是你把父母在這天的劇本中自動排除在外。為了表示自己已經長大,你當然不好意思再開口問人家拿生日禮物,但還是會不尷不尬的提醒身邊的同學朋友們,好讓他們能及時給你「驚喜」。沒了汽球派對,蛋糕/飯局還是少不得。

高中至大學畢業:或者你不久就留學他國,生日變成和你的初戀情人,在星光及沙灘下故作浪漫的慶祝;但這只屬於少數,大部分不幸的還是在這天,孤獨一人的在Ulib/自修室中為不日舉行的Midterm而默默奮鬥。因為發現人生逐漸黯淡無光,生日是否還需慶祝這個哲學問題,對於須故作Critical thinking的高中/大學生來說,實在值得商榷……

打工時代:在辦公室渡過。生日?你只會說一句:Who fxxking cares!

而更可惜的是,對很多人來說,這已經是最後的了。不久你就發現連自己過了生日也不清楚,這種感覺代表你真正進入人生另一階段。當然如果你受幸運之神眷顧,到了60歲或以上,如果你又已經兒孫滿堂,這樣的話,你的生日便會再一次變得重要了!XD

Share

又是星期日雜談

和很久沒聯絡的朋友通話,整個過程神奇得沒法說明。

話說,幾天前我還在他Facebook 祝賀他生日,本來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很多人也不當一回事。但在某天,當我還在Office 開夜班的時候,我收到一個電話,來電顯示,雖然已經不在電話簿中,沒有預先鍵入的名字,但八個數字的組合,還是使我立即破開塵封的記憶,曉得這個人是誰。

於是我們開始了很hea 的談話,大家還是以前的一貫作風,語氣還是一樣的頹;搞的Gag,也是非一般的爛。他說要吃飯,我贊成,然後他問我細節問題,令我不禁有點啞然了,不過還覺得可以應付過去的(只屬個人猜想)。他說要把其他人召集起來,所以再去吹雞了。果然,事情立即很快的--正籌備中。XD

總會有時,心裡無聊,想想以前的事。多半是傷心的,高興的自動省去,好讓自己的心境能配合場面,譬如是窗外的大雨,或是電視情侶的生離死別哭叫。但想來想去,最後又覺得淡淡的,似乎都不重要了。心痛那部分,都感覺不到了,是因為在那時候大概已經壞死,狠狠的切除,整個人便放鬆下來。每個人都要找辦法處理自己的傷心事,稍有不慎,人就會瘋掉。幸好,我一早就已經瘋了,所以反而在關節眼上,問題不大。

不過有時真的觸及,還真的不是完全無堅不摧,可以顧若罔聞。像是1000 cc 的水,加一點醋,再加熱幾分鐘,仰頭嗅下去,總還是有點酸溜溜的感覺,也許。可能基本上在化學和生物的角度來說,你都不應該感受到這種滋味,但是大腦和心理還是畫蛇添足地給你加點填補,要你自己吃癟。

人始終是要把握現在的幸福,這種想法比較正面。雖然背後的道路可能曾有著太多荊棘,但我們都是這樣走下來的,不是嗎?

我總懂得在最苦的時候,還是暗暗的笑了。

Share

早起

我每天都比平常人早回到辦公室。原因,不是因為我勤力,而是不喜歡逼地鐵。

我曾經努力進行多次驗證,嘗試找尋一個最晚起床、但同時列車仍然接載最少乘客的時間,終於好不容易,才發現到把鬧鐘調較在七時十四分,才是最適合的。本來一直都好好的,自己可以在旅程中舒適的看著免費報紙,打打瞌睡,但我最近卻發現,就算我沒有遲起,也沒有花費了更多的時間去刷牙洗臉,車廂裡竟仍變得和以前一樣的逼人。有時甚至幾乎上不了車。

為甚麼?近日我不斷思考著這個問題,但可惜到現在,依然不得要領。可能,是所有上班族都忽然醒悟了,和我有類似的想法,所以大家一起早起,效果便因此而抵銷;又或者是因為,地鐵開出的班次比之前的少,直接令每個站的載客量增多;甚至可能原來是我的鬧鐘在不知不覺間時間走慢了,無法再捕捉那個Optimised的時間點,等等。

這個情況,令我很苦惱。因為我完全覺得長此下去,自己的睡眠時間都白白犧牲了:早了起床,但還是一樣要和其他人一起擠來擠去,那豈不是戇車?都是逼,不如多睡半個小時再逼,至少感覺上也經濟實惠些,沒有「蝕章」。但是,與此同時,我腦中亦閃過一塊雞肋:既然有決心,就不應放棄,早起本來就是好事,倒不如比現在的時間再早一點就好了,譬如說,把鬧鐘改成六時四十五分吧;只要夠早,自己必定能再一次拋離主流的上班慣性,將一切回復原狀。

但是,如果計劃又再度失敗,那麼還該怎辦?這問題,好像很難解決呢。

Share

悼 (III)

關於死亡,一位偉大的思想家曾這樣說:

「沒有哲學能安慰你,也不必要哲學來安慰你,因為這是你應有的悲痛。」

是的,正是因為這樣,一宗遠在菲律賓的慘劇,令香港無比憾動,整個城籠罩著一種揮之不去的黑色,短短兩日,一切都瀰漫著無比的沉鬱。報章是黑色的頭條,黑色的照片;在Facebook觸目皆是的,是那些朋友換上了漆黑的圖像,以及無數的哀悼群組。即使不是親人,但是大家都在此地,同根而生,從電視直擊港人無辜受害,大好家庭,剎那間支離破碎,哀傷之情,自然是應有的,不能輕易遏止。

但說到死亡,其實大家都應該清楚明白。只是都市生活,令我們漸漸盲目、粗疏之餘,亦不再意識到,生命的寶貴,原來就是建基於其無比的脆弱;久而久之,我們甚至亦開始忘記,或不再願意去面對,世界的真理,本來就可怕地殘酷。打開報紙新聞,每天都有致命的意外,不久又有倫常慘劇,謀殺情殺自殺不絕;你不會有一天看到A疊正章只有薄薄的一版,只寫一句No news today。就算世界無比和平,人也敵不過生老命死的最後一個大關,香港死亡率之低,在世界名列前茅也罷,每年還是有約四萬人仙去。背後牽涉多少眼淚,多少愀心,多少個人的無眠之夜,我們始終無法一一去清楚了解。死亡本來,就是這樣遠,那麼近。

要是翻開歷史,無數的戰亂,動蕩,春風吹又生的極權血腥統治,所傷及的人命、牽涉的冤獄,更是數之不盡。縱觀千年,人命果真可以如同草芥,不值一文:頭髮做肥皂,試刀賽殺人,坦克呼嘯過,大家又豈會陌生?只是和平的一代,僥倖沒受過戰火的洗禮,覺得烏托邦應該仍然存在,劫持人質導致傷亡的事,根本不應該在香港發生,結果潘多拉盒子此刻忽然轟然打開,無數黑手一擁而出,我們一時無法意識到背後的真象,才覺得無法接受。其實遊戲規則,早已訂定,這是個教人鬱悶的循環,所有人也逃不了。

再加上整件事荒誕莫名,錯漏百出,導致死傷枕藉,我們難免義憤填膺;但要求人家感同身受,有時也許亦得看清楚對象。只見總統談笑風生,國民一擁到事發現場,舉高手機,滿面笑容的拍照留念,一個國家,如此上下一心,掃乾淨門前的鮮血,你能要求些甚麼嗎?如此一口烏氣,要吞下,非得學會寬恕,再借助時間之神的大能,才可勉強辦到。現在只好待沉重悼念過後,更要懂得退一步抽身,慎防眼淚白流,因為世道本是炎涼,死的不是自己友,他們就沒必要為你做足一百分。所以我們亦不能輸──生還者要堅強,我們也要,香港人還得互相支持,努力,走下去。「你將從此對尚生存的親愛的人,表現你更深厚的愛……如是你的悲痛,同時幫助你有更大的人格之實現了。」

從傷痛中慢慢恢復吧,香港人。

Share

悼 (II)

蝴蝶啊 你縱是黑色
死亡 不一定是你最後的歸宿
可是啊 就是要在這晚
眼睜睜的看著你 看著你
在這條路上
緩緩的飄 悄悄的飛
靈魂忽然給抽離 火化
不知就裡的
竟就燒進了地獄

我雖聽不見 但還是看到
你的哭聲 哭著哭著
竟哭出了本來是滿車滿欣的通紅
終於明白 在這冤屈的黑夜
看恐怖電影還好了

人人現在都搶著說要看新聞
看著像閉路電視一樣的線條畫面
看那人命的大賤賣

看 我也實在不敢 看
看不下去 已經看不下去了
眼已經累了 濕了

窗外 還是那幾道黯然的火光
在這條路上 燒起的
除了紙錢的焦味兒
還有嗆鼻的硝煙

好多黑色的蝴蝶 還在
緩緩的飄 悄悄的飛
眼睜睜的看著我 看著我
都不說話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廿五

Share

星期日閒談

看見13號的黑色星期五還沒有寫,很好,就在今晚補回,那麼往廣州時的債項又告還清。

講點輕鬆的小事好了。好久沒談過廣告,因為最近竟沒有任何令我覺得喜出望外的佳作;相反,教人咬牙切齒的就有一大堆。

untitled-12.jpg

數其中兩個「經典」,怎少得了尖尖尖和切切切?

尖尖尖這個別開生面的牙刷廣告,在首播時隨即引起熱潮。許志安故作輕鬆的表演,立即遭到惡搞,Youtube還出現了十分鐘Karaoke終極字幕版。先不蓋棺定論說這一定會是他除了和Sammi糾纏不休以外的另一件晚節不保的瘀事,就是廣告把All I have to do is dream這首英文老歌改成這樣子,於我眼中已經完全不可原諒。

不說沒人知道,這可是The Everly Brothers於1958年灌錄的經典情歌。歌詞浪漫溫婉,情意綿綿,加上原聲絕妙的二部合唱,不單立即成為膾炙人口的熱播,更在其後入選為Rolling Stone 的五百首不朽金曲(The 500 Greatest Songs of All Times)。現在卻竟然變成幾句單調的尖尖尖,重現香港人眼前,向家庭觀眾瘋狂濫炸,其暴殄天物,尤如好好一架古董轎車給煎皮拆骨,重新打造成一個莫名奇妙的雕塑,教人不忍卒睹。許志安不是幕後策劃,他只為錢財粉墨登場,雖然無可厚非,但依然是幫兇。他給網友玩殘,很合乎天理循環,誰也不應同情他。

至於切切切,亦是無人不知。這個廣告和尖尖尖的共通點是,同樣以明星作為主角,亦同樣的煩人,教人想打爆電視。尖尖尖是許志安,切切切卻則是台灣的當紅藝人小S。或者創作公司都認為,只要有明星掛帥,就可以胡作非為吧?只看見廣告之中,除了看見小S像嗑錯藥那樣狂跳狂扭,以及那個勁樣衰的極大綠色標楷體寫著切切切如Spam mail那樣標出來,並且不斷聽到電視發出如錄音機食帶般的切切切國語以外,廣告究竟賣甚麼呢?不知道。哪公司推出的產品呢?不清楚。家兄已經很理智了,他問:「那支飲品究竟是甚麼味道的呀,怎得說明一下吧,不然教人怎麼敢嘗試呢,是不是變壞了也不知道!」總之就是「車車車,車」死你!

有好事人準會說:你理那麼多幹麼?病毒式推銷要義,只要能夠製造話題者,便是勝利。OK,但係,家陣鬧下唔得咩?

Share

It’s complicated!

Facebook中可以填寫自己的感情狀況。譬如說單身(Single)、正在拍拖(In a relationship),甚至是已訂婚(Engaged)、結婚(Married)……

但是有個選項,叫It’s complicated,令我很不解。很複雜,難以言傳,那即是甚麼?曖昧?若即若離?之餘此類?

錯綜複雜的感情,聽下去就不像是真的。以前看小說確實很多這樣的橋段,就算是三色台所謂的辦公室也動不動就三四角戀以上的多邊幾何關係。即使單對單,也要像Catch me if you can般鬥智鬥力,雙方寸步不讓不肯表態但又要友人戀人情人般如金三角交界般密不可分。嘩靠,當中得耗多少心力腦力?

可能在現實世界裡,也有人能夠樂此不疲吧,但是說在下就應該划不來了,只能打一聲哈哈,說句佩服佩服,五體投地。現代社會生活步伐如此急促,身邊要處理的小事瑣事已經多餘沙數,單是要管工作和家庭兩大項,已經疲於奔命,身體機能大走下坡,百病叢生(XD)了。試問,還有甚麼時間參加友人聚會,待有人終於追問起你和那個「邊個邊個」怎樣了,才喝一口泡沫咖啡,幽幽的嘆一句:It’s complicated,好讓其他人覺得言無盡意,韻味深長?

也許,畢竟年紀漸大,想法不一樣,以前還可能會覺得,這是浪漫,無容置疑;現在,在寫字檯前,只會爆一句「發神經」,然後頭也不回繼續開OT算數。感情生活,還是平平淡淡比較適合我,坐火箭的、玩核爆的,留給有能之士吧。反正,我承認我是個很納悶的人就是了。

Share

雲遮寺奇譚

嘻嘻哈哈,講完眾人的現況,少不免又提起母校W書院。

之前才舉辦過週年紀念的開放日,原來座上不少人也回去了。看到冷冷清清的景象,我們都感到很平常。畢竟學生有絕對的話事權,開放日他們要怎樣進行都可以,再加上老師鼓勵獨立、不干涉創作自由的情況下,所收到的效果,當然可以極為出人意表。譬如說,節目表上寫明某某時段,某某地方將有管弦樂團的表演,但到達後,竟然空無一人,找個工作人員問問也沒有。試問香港有幾家中學,能夠辦到這一點?這確實是不容易的!

會計D還一派悠然自得:「這些真的是特色。很有點後現代的風情,也教曉到外人,甚麼才是W的傳統書院精神。」

有人聳聳肩:「那乾脆就不要做節目表了,甚麼都即興,不用白紙黑字寫明,豈不是更好。大家也少點誤會,可以完完全全,用心來真正體會一下,這裡的開放日,和其他學校不一樣:不造作,不浮誇,不矯飾;就如空城計一般,只中門大開,內裡如平時一樣,把開放日搞得像沒有開放日一樣,才是正道。」

大家都失笑了,我道:「那我們學校,其實天天已經是開放日了,因為無論上學日子還是假期,兩邊大閘根本沒有鎖上,隨時隨地都歡迎遊客參觀。根本就沒有必要故作聲勢另外再搞。」

法律T呷了一口啤酒:「不過這次回來,還是覺得變了。學生的家境和我們不一樣,都富起來了!不單隨處看到有人用iPhone,還班班組Band玩電結他,一些還帶來了音響組合,全部是私伙!我聽聞現在學校還有冰上曲棍球隊,好像還得到了冠軍!」

我們都發出了讚嘆的聲音。大家都已經是舊人,往事如煙,滄海桑田,現在學校要配合時代,急促轉營,究竟後事如何,是成是敗,真的要拭目以待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