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我夢見了吉野家牛……

前事說完,果然我夢見了吉野家牛。牠是黑色的,披著一塊深橙色的毛氈,上面有著吉野家的標誌。

牠雙目炯炯有神,直視著我。我問:「你真的是吉野家牛?」牠繼續沉默,只是左顧右盼。

我說:「你不能說話?我以為在夢境裡,真的甚麼可以發生。」

牠開口了:「那也得看看是甚麼情況。譬如說,明明對著吃我肉的人,難道我還能夠笑臉迎人,愉快談笑嗎。」牠表情十分平靜,但語氣卻聽得出牠似乎相當生氣(?)。

我慌忙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想想,貴店遍佈世界各地,連阿尼美堅合眾國,也有你們的分店。要找到一個沒有吃過牛肉飯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那麼難道你就完全不和我們保持通話了嗎?」我就知道,拍幾句牛屁,總會有點效用的。果然,牠一昂首,低號一下,表情有點驕傲的說:

「這是理所當然的。當甚麼小丑叔叔還是賣甚麼垃圾快餐時,我們卻已經在提供有益有營養的食物,而且還是米飯。你們中國人,和我們大和民族一樣,都是稻米的民族。不吃飯,沒有米飯魂在心中,怎麼有氣力精神做實事,讀好書?」果然同牛唔同命,名牌牛語氣也高牛一等,特別有霸氣。既然難得遇上吉野牛,我立即追問一個藏在心底已久的問題:

「為甚麼明明店裡賣的是牛,香港的廣告卻以卡通豬來做演繹?箇中是不是有些玄機,還望大師……大牛指點。」

牠雙眼發直,像是看著我這個低能兒一樣,竟然問了一個那麼無聊的問題:「你難道不知道?吉野家雖然是牛肉飯專門店,在最困難的時期,也曾賣過豬肉飯,」牠雙眼望看遠方,似乎在講述一段傷心的情史,「03 年我們族群出現了大瘟疫,就是你們之間起的一個很不禮貌的名稱,叫瘋牛症。我們很多同胞在當時都壯烈犧牲了,而敝店因為供應短缺,也只好不賣牛肉飯,但又不能就此關門大吉,於是日本的店便以豬肉代替。所以用豬來賣廣告,其實沒有甚麼問題。到牛肉回復供應時,我們也在當地舉辦了大型的牛丼復活祭,市民都因此欣喜若狂,店外大排長龍…… 」

我委屈:「我們這邊的店裡從沒有豬肉飯賣,最多也只有東坡肉……」

牛怒視著我,「這是通識,你也不知道嗎?」忽然,牠一股腦兒朝我那邊衝殺過來,我躲避,又逃進一所大門之中,消失了。

(待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