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醫生

有點小病。本來還不大想去看醫生,不過咳嗽不止,無法集中精神做事,再加上現在變得十分怕死,便深明「病向淺中醫」的道理,趁午飯出去找相熟的醫生L去了。

醫生L儼然是我們的家庭醫生,一家四口,就是看他也看了十多年。他年紀大了,也不退休,還是自己跑兩家私人醫務所,上午佐敦,下午葵芳,幾個護士亦一直沒有轉變過,十分念舊。過了全盛的時期,他的診所亦門堪羅雀,不過他依然悠然自得,醫生袍也不穿,就在診症裡面閒時玩電腦。明顯地,他已不計較這樣繼續掛牌做生意,是賺是蝕,一切再不重要,於我看來,他此刻不像是工作,反而像享受人生。

(而事實上,我常常甫看見他,電腦的螢光幕不是踩地雷就是接龍。這樣消閒法,和燒銀紙有甚麼分別?)

(今天他在看金庸武俠小說。)

「點,今次有咩事……?」戴起聽筒聽幾下,拿電筒看看我的喉嚨,便說已經搞定,寫好開甚麼藥,「要不要假紙?」我說,有假紙也沒有時間放,所以不如免了。他眉一揚,托托眼鏡:「嘩,咁忙,咁唔開啦。」我微笑:「所以快D好就好喇。」

「想快,不如打一針?」他興奮起來。是不是所有醫生說起打針,都那麼高興?
「食完呢劑,唔好,先再打。」我立即九秒九推卻。

他看起來相當失望,感歎:「成日話,父子同心,睇黎都唔係完全岩。」

我問這是甚麼意思,他答:

「你阿爸一病黎睇醫生,就反而問有無針打!不過到時我又唔會俾佢。哈哈。」他是變態的嗎。

Share